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雪落关山 > 第1744章 对岸是秦国

  雪落关山正文第1744章对岸是秦国赢重威不愿率领大军,气势汹汹地回到秦国,原因是,赢重威没有那么多嫡系军队,他手下的秦人联盟只有两千多人,要率领大军回秦国,只能依靠石正峰的峰军。

  赢重威要是在大量峰军的簇拥下回到秦国,第一,峰军是外国军队,容易引起秦国军民的反感。第二,自己要是当上了国君,石正峰就成了第一功臣,到时候,石正峰手握重兵,再自恃从龙有功,容易尾大不掉,成为权臣。

  赢重威拿定了主意,率领两千秦人联盟官兵,再加上一千峰军官兵,五天之后,渡河前往秦国。

  军营里,响起了一片欢声笑语,赢重威麾下这些秦人,跟随赢重威流落国外三十年了,有的已经是父子两辈人了,父亲当年追随赢重威出国,现在,父亲去世了,儿子继续辅佐赢重威,要追随赢重威回国。

  赢重威也是感慨万千,三十年,整整三十年啊,当年离开秦国的时候,自己还是个风华正茂的青年,现在已经是个两鬓斑白的老者了。

  石正峰从驻扎在长城的黄景升景字营那里,抽调了一千将士,来到军营,准备渡河去秦国。随这一千将士前来的,还有七彩。

  石正峰和七彩是久别胜新欢,两个人骑着马,来到军营外闲逛,傍晚时分,两个人累了,就停下来,坐在一面山坡上,看日落。

  七彩偎依着石正峰,说道:“我们俩要是永远这样在一起该有多好呀,可惜,过几天你又要去秦国了。嗨,你整天这么东奔西跑,到底为的是什么呀?”

  石正峰抚摸着七彩的秀发,说道:“这次我们到秦国,安定了之后,我就不会再东奔西跑了,每天都陪着你,看日落。”

  “真的假的?”七彩目光里满是怀疑,看着石正峰。

  石正峰说道:“当然是真的了,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呀。”

  七彩撇了一下嘴,说道:“我看你是专门骗我。”

  “这次绝对不骗你,”石正峰望着远处缓缓下落的夕阳,说道:“等我到了秦国,赢重威登上了君位,我就把峰军全都调到秦国来,辅佐赢重威一统天下。”

  七彩说道:“你们这些男人真是令人搞不懂,整天提什么天下,让你们称霸天下又能如何?”

  石正峰头枕双手,斜躺在了山坡上,说道:“称霸天下之后,我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这个天下。”

  七彩看着石正峰,说道:“改造天下又能如何?和自己所爱的人,相持相扶,共度一生,这才是人生的真谛。”

  石正峰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有时候不是人选择命运,而是命运选择人。”

  “什么意思?”七彩眨着一双大眼睛,有些茫然。

  石正峰说道:“我当初只是一个要饿死的流民,阴差阳错,被乞活军裹挟进了队伍里,那时候,我每天想的就是怎么活下去。后来,我接受招安,成了杞国的军官,在命运的牵引下,一步一步往前走,走到了今天。”

  想着自己穿越到这个中古世界之后的经历,石正峰感慨万千,这么多年过去了,石正峰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中古世界。

  七彩说道:“我以前跟着我爹四处流浪,每天忙忙碌碌,只为求一口饱饭。现在,我衣食无忧,住着宽敞的大房子,小箱子里藏着几张银票,平时还有人伺候着,我很知足,小时候我做梦也不敢想,有一天我会拥有这样的生活。”

  石正峰说道:“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当乞活军的时候,我也没想到会有今天。”

  七彩说道:“那我们就选一处清静的好地方,盖一座大宅院,从此不问天下事,幸福地生活吧。”

  “那峰军怎么办?”石正峰问道。

  七彩说道:“把峰军交给武叔、鲍大哥、黄景升他们呗。”

  现在,峰军一共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在夷洲,由武云阔统领,一部分在中山国,由鲍尽忠统领,还有一部分在长城,由黄景升统领。

  石正峰说道:“峰军弟兄们都是和我出生入死闯过来的,把他们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呀。”

  七彩撇了一下嘴,说道:“你年纪不大,操的心倒真不少,你看看,白头发都出来了。”

  七彩在石正峰的头上用力一拔,拔下了一根白头发。

  石正峰说道:“我这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什么意思?”肚子里没有多少墨水的七彩,又变得一脸茫然。

  石正峰说道:“意思就是说,我要在天下人忧愁之前忧愁,在天下人快乐之后快乐。”

  “为什么?”七彩问道。

  石正峰被七彩问得一愣,想了想,说道:“这就是做人的担当吧,谁让我是大英雄呢。”

  说到最后,石正峰朝七彩做了一个顽皮的鬼脸。

  七彩看着石正峰,说道:“你这些话都是从哪学来的?”

  石正峰说道:“小时候跟着老师学的。”

  七彩迷惑了,说道:“你不是出身于贫寒人家吗,怎么还有老师?”

  石正峰已经习惯了编造谎言,掩饰自己的身份,他想在和七彩归隐山林之前,一直保守自己的秘密,不告诉七彩。

  石正峰说道:“小时候我们村子里有一个儒生,农闲时节,他就免费教村子里的小孩子读书。”

  七彩点了点头,说道:“那儒生真是个好人,我小时候要是能遇到这样的人就好了。”

  石正峰心中苦笑,在现代世界里,很多人都把“老师”当做了一个发财的行当,赚得盆满钵满。

  七彩目不转睛地看着石正峰,石正峰有些诧异,说道:“干什么,是我长得比以前更帅气了吗?”

  七彩伸出手指,戳了一下石正峰的额头,说道:“不害羞,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为什么说这个话。”

  “因为你有时候说的话,总是那么稀奇,好像和我们不在一个世界似的。”

  石正峰面露微笑,说道:“我就是经历得多了,思考得多了,不管是什么世界,这人性总是相同的。”

  七彩说道:“现在世道混乱,人心叵测,你能改的了吗?”

  石正峰说道:“我现在正在努力去改,早晚有一天能改正。”

  七彩语气里有些揶揄,说道:“你的志向蛮大的嘛。”

  石正峰说道:“当我在乞活军的时候,我每天想的就是吃饱饭活下去。当我在杞国的时候,我每天想着怎么保卫杞国,在大争之世生存下去。当我拥有了峰军的时候,我每天就想着怎么改造这个世界。

  “人都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果有人成为富豪,每天还像穷困的时候一样,锱铢必较,那这个人活得也太无趣,太可悲了。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地位有多高,志向就有多高。”

  七彩说道:“你说的这些大道理太深奥了,我这样的小女子有些理解不了。”

  “那我说什么你能理解?”石正峰问道。

  七彩嫣然一笑,说道:“你以前讲的那些笑话很好笑,讲几个笑话,解解闷子吧。”

  石正峰说道:“我肚子里的那些笑话,都讲给你了,已经没有什么可讲的了。”

  七彩抓着石正峰的胳膊,撒娇似的说道:“不行,我就要听你讲笑话,就要听。”

  石正峰很是无奈,想了想,说道:“从前有一个大王,有一天,大王叫来了丞相,两个人坐在一起议事,议着议着,丞相突然想放屁。

  “丞相抓耳挠腮,坐立不安,心想,自己要是把屁放了,在大王面前失态,自己要是不放,憋不住呀。想来想去,丞相想出了一个高招,撅着嘴巴,学着鸟叫,玩起了口技,趁机把屁给放了。

  “放完了屁之后,丞相一身轻松,问大王,大王,我这口技模仿得还可以吧?大王呆呆地看着丞相,说道,爱卿,你再学一遍吧,刚才你那个屁放得太响,我没听清。”

  石正峰讲的这个笑话,在现代世界算得上是老掉牙了,石正峰要是讲给女孩子听,女孩子肯定会翻个白眼给他,七彩听了,却是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流了出来。

  “太好笑了,太好笑了,谁这么有才,编出这么好笑的笑话,我的肚子都笑疼了,”七彩一边笑着,一边抹眼泪。

  看着七彩这模样,石正峰也嘿嘿笑了两声,应个景。

  石正峰陪七彩在军营里玩了几天,到了渡河的日子,石正峰派大牛、秦舞阳护送七彩回长城,自己率领一千峰军,护送赢重威,渡河前往秦国。

  秦国与赵国之间隔着一道黄河,石正峰和赢彦良他们站在岸边,向对岸望去。

  赢彦良指着对岸一座若隐若现的城池,说道:“那座城就是胡林城,现在,索琳是胡林的太守,胡林一府三县均在索琳的掌控之中,咱们渡河之后,就以胡林为根据地。”

  石正峰问赢彦良,“索琳这个人可靠吗?”

  赢彦良说道:“索琳是个逐利的小人,我父亲登上了君位,他就成了从龙功臣,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是靠得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