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田园食香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打算

  杜玉娘想,或许就是因为跟如锦练了武功的关系,所以她的体才会越来越好,连特殊时期也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对她来说,是个非常好的消息。都说习武能够强健体,看来是真的啊!

  而且啊,她发现自己的力气明显比以前大了很多,而且她现在会打拳了呢!

  杜玉娘越想越开心,决定以后都不喊苦累了,一定把功夫练好!就算不能像如锦那么厉害,但是最起码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万一真遇到点什么事儿,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不过,彩蝶姐的心上人到底是谁啊!?

  她年纪也不小了,要是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还是应该尽快张罗亲事才对!再拖两年,她都二十了,可真就要变成老姑娘了。

  邱彩蝶绝口不提那个人,是害羞了,还是觉得自己的条件不好,不敢开口。

  毕竟她有一个体不大好的母亲,还有两个弟弟,论家里的条件来说,确实差了点。但是彩蝶姐能干啊!她那么善良,谁把她娶回去,可是享福了呢!

  杜玉娘越想越着急,可是这是人家的私事啊!况且彩蝶姐的自尊心那么强,估计也不想让别人掺和她的事吧?知道了,可能会不自在。

  要不,今年过年的时候,多给彩蝶姐几块料子吧,让她做新衣裳!

  嗯……她要是不要怎么办?

  杜玉娘苦恼起来。

  转眼就到了二十五那一天。

  天刚亮,杜河清就动了,准备去接杜小枝和杜小碗这小姐俩。

  马车是昨天就雇好了的,到了约定好的时间,车夫就停在胡同口等着了。

  杜河清吃完了饭,穿上厚皮袄子,背上一只小小的褡裢,坐着马车往水渠县赶去。

  这个时候,街上行人非常少。

  杜玉娘的小子也过去了,她早起帮家里做事,先是将一大家子的早饭做了,随后又帮着铺子里切料。

  这个时候许多人都返乡回家过年,所以来往客流量非常大,食铺和酒楼的生意也很火爆。

  用不了几天,这种火爆就会变淡,街上的人流也会变得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孩子们的欢笑声和鞭炮声。

  杜玉娘一边和面,一边期待起来。

  杜家小院也很快闹起来,李氏,刘氏相继起,两个孩子也闹腾起来了。

  杜安盛飞快的洗漱,先生已经给他们放假了,要等过了初八才开始复课。

  虎子很读书,但是毕竟还是个孩子,子又很活泼,平时玩的时间不多,所以还是很期待放假这件事的。

  哪个孩子不盼着过年啊!所以他这两天特别精神,早上起得也早,完全没有要睡懒觉的意思。

  书读得多了,人也懂事了不少,还知道帮忙做事,这样的孩子哪个长辈不喜欢啊?

  杜家人的新衣都已经做好了!全家老少都是从头到脚置办了一,罩衫,新袄子,坎肩,新棉鞋,就等着过年的时候穿了。

  年货已经备齐了,写对子和福字用的红纸也准备好了。每年杜家都是到街上买对子,但是今年有所不同。杜安盛的毛笔字已经有模有样了,所以家里人一致决定自己裁红纸,让虎子写对子。

  杜安盛觉得自己现在担重任,所以没事的时候就躲在屋里练字,不想写对子的时候出丑。

  全家人吃过早饭以后,就各忙各的地了。到了年根底下,事实在太多了。

  不光是杜家有了过年的气氛,家家户户,大街小巷全是年味儿,炊烟里似乎也带着几分不同以往的气息,让人觉得陶醉万分。商贩们的叫卖声特别欢快,能传出好远好远,杜玉娘在灶间里做饭,都能听到街上传来的闹声。

  真好!

  家人都陪在她的边,过年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多闹。

  杜玉娘一边想一边勾了勾嘴角,心很好的样子。

  要不是厨房里还有别人,她都想哼哼曲子了。

  杜安康凑到她边问她,“玉娘,今天咱们卖什么菜?”杜家小炒,每天限量提供两个,销售火爆,因为很可能你犹豫一会儿的工夫,菜就没了。

  杜玉娘想了想,突然道:“做红烧吧?”昨天送来的五花,肥瘦相间,油厚膘肥,拿来做五花最合适不过了。

  杜安康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了,红烧他也做过,但是火候和味道都不及玉娘做的。而且他做的红烧,无论色泽,口感,都很一般,打不出名头。

  杜安康也不知道为什么,别的菜他都做得好的,但是到了红烧这块,他就像遇到了阻碍似的,总也做不出那个味道。

  杜玉娘想了想,就道:“你把洗净切出来,我来做,你打下手,看一天总该能看出点什么来吧!?”

  杜安康忙不迭的点头,收拾五花去了。

  红烧可不是快手菜,准备起来颇费工夫,杜玉娘想着,今天就做二十份,多一份都没有。

  越是糟蹋,稀有的东西,人们才越会趋之如骛,菜也是一样的。

  好吃的东西,人人想吃,但是只有二十份,吃不到,会怎么样呢?

  杜玉娘越想越开心,不过,这个道理也是前世师傅告诉她的!师傅做的素菜,当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菜。可惜山上无乎无,有许多菜,她只听过做法,并没有亲自看师傅做过,否则的话,她的厨艺应该会更好才是。

  杜玉娘一边做菜,一边想着前世的事,神无比认真。

  她做的菜,都是最大制度保持了食材本的味道,讲究搭配出彩,所以即便是家常小炒,也能吃出高级感来,仿佛在吃大酒楼的菜一样。

  做菜最难把控的则是火候。

  杜安康有些菜做不好,就是因为掌控火候的本事还不到家。

  杜玉娘做的红烧软烂弹牙,色泽油亮,咸鲜香滑。那香味儿离着老远都能闻到,勾得人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将做好的红烧分别盛到敞口小砂锅里,添上汤汁,放在灶上用小火煨着。有客人点菜的时候,就直接把小砂锅端出去。

  杜玉娘看着那比普通饭碗大不了多少的小砂锅越想越美,心想还是她有先见之明啊,早早的定了一批这种小砂锅,不然的话,就要用普通的盘子来装了。那样一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凉了,汤汁凝结以后,会变得非常油腻,而且质表面也会微微发硬,降低口感。

  “玉娘,你说这不能一直在灶上煨着吧!要是没人点,这不都炖干锅了嘛?”

  杜玉娘就笑,“你急得什么?”

  兄妹俩正说话呢,就听邱大成隔着帘子道了一声:“杜大哥,杨大哥来。”

  这个杨大哥,必是杨峥无疑。

  杜玉娘突然就有了一个好主意。

  “哥,你等着,这红烧啊,很快就会卖光的。”杜玉娘一边说,一边掀了帘子走了出去。

  来的人果真是杨峥,正在柜台前跟马二喜说话呢。

  “杨大哥,你吃饭了没有。”

  马二喜还是很有眼力见的,连忙躲到一旁去了。

  杨峥只道:“早饭吃过了,这午饭……”还不到时候吧!

  杜安康也走了出来,跟杨峥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没事,我做了红烧,想给人尝尝。”杜玉娘让杨峥坐到比较明显的位置,道:“你等会啊!”

  杨峥看了杜安康一眼,杜安康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她的打算。

  杜玉娘盛了一碗米饭,又拿了一份红烧,装了一碟子泡菜,亲自端了出去。

  砂锅的盖子一打开,红烧的香气便飘了出来,使劲儿往人的鼻子里钻,勾得人饥肠辘辘,口水直流。

  杨峥本来是不饿的,可是闻到这个香,哪里还忍得住,当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也闻到了香,顺着味儿就找过来了。有熟客看到杨峥在吃红烧,便知道杜家这是又出亲菜了,当下也点了红烧,点了米饭和别的菜。

  没过多久,就到了用饭的高峰散,店里的人明显多了起来。

  有熟客往柜台后面挂流水牌的地方看去,却发现今天墙上的红纸只有一张,上面写着酸菜炒粉条。

  难不成另一道菜已经卖完了?这也太快了吧?

  把菜名写在红纸上,贴在店里醒目位置的主意,还是虎子想的呢!杜玉娘觉得不错的,也新鲜,就照作了。

  所以经常来杜家的人都知道,红纸上的菜名,就是今天能吃到的小炒。可惜今天就只有一张红纸了!

  “今天就一道菜吗?”

  陶庆山摇了摇头,“还有红烧,卖光了!”

  旁边有一桌客人吃到了最后一锅红烧,就扭过头来说,“一共就二十份,我抢到最后一份。不瞒你说,真的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红烧了,那特别软烂,好像所有的汤汁都被收进去了似的,哎哟,真的……”

  “就二十份,没了吗?”

  陶庆山摇了摇头,“您点别的菜吧!”

  那位客人似乎对酸菜炒粉条这样的菜不是很感兴趣,当下点了一份什锦鲜味面,又点了猪头和酸萝卜。

  陶庆山不敢怠慢,小跑起来。

  之前还担心红烧卖不出去会干掉的杜安康,这会儿笑得像朵花似的。杨峥那碗红烧端出去没多久,剩下的十九碗红烧就被抢购一空了。

  食客们吃得非常高兴,可惜就是太少了,很多人都没吃到。

  “玉娘,咱们就不能多做一点吗?”

  就二十份,不够卖啊!有钱都不赚吗?

  “钱是永远赚不完的,物以稀为贵,菜也是一样的道理!越少,越显得珍贵嘛!接下来直到过年都不卖红烧了!非得馋他们这些人一下子不可。等过完了年,咱家这红烧就正是写个牌挂到墙上去,一准儿成招牌。”

  杜安康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朝着杜玉娘竖起大拇指,一副十分佩服的模样。

  “不过,哥,这菜你得赶紧练,总不能一直让我做吧!?”将来她不在家了,他找谁做红烧去。

  杜安康一个劲儿的点头,“你放心,我肯定用最快的速度把它学会。玉娘,你多指点我,可别嫌烦!”

  杜玉娘点头,“我歇着去了,这儿交给你了!”

  “杨峥在前头呢,你不招呼一下?”

  杜玉娘这才想起来,忙不迭的往前面去了。

  杜安康摇了摇头,这丫头,平时看着稳重的,一遇到杨峥多少就有点失态。

  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吧。

  饭点一过,铺子里就清静不少,杨峥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喝着杜玉娘煮的山楂茶,简直不要太惬意。

  杜玉娘走过去问他:“你怎么得空了?家里都收拾完了?”

  杨峥道:“嗯,早就收拾完了!”

  “你怎么瘦了?这几天没好好吃饭?”

  杨峥就笑,“我和胡大哥都是对付一口,做出来的东西勉强能吃。”跟玉娘做的东西比起来,他们做的东西简直就是猪食!要不是有腊和酱菜撑着,他们早就不过去了。

  杜玉娘笑,突然听到后院有动静,她愣了一下,才道:“肯定是我爹回来了。”

  杜河清把人接回来了,杜小枝和杜小碗进了门以后,就一直十分忐忑。等发现家里人并不排斥她们,反而真心真意的欢迎她们时,小姐俩忍不住眼窝发酸,差点掉下泪来。

  这才是家的感觉啊!

  杜河清知道李氏有话要跟两个孩子说,他扭头就往前面来了,看到杨峥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陪我喝两杯!”

  爷俩往那一坐,天南地北的还真能聊到一起去!

  杜河清主要是怕怠慢了胡咸,杨峥一个人过来了,把胡咸扔老宅那儿,算是怎么回事。

  结果杨峥告诉他,那是自己人,不用太客气,况且家里有吃有喝的,不要太舒服。

  杜河清心里就有了成算!

  “他打算在哪儿过年,今儿他姐夫还跟我问起他呢,说是让我给他捎句话,让他回去。”

  杨峥摇了摇头,“胡大哥自在惯了,怕是不会回去的。”

  杜河清点了点头,又问:“你呢?”

  杨峥只道:“我回五岩镇过年,新家嘛,过年得有人气!”更主要的是,那里是他和玉娘的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