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最强地师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第一轮结束

  秦远一个人静静站在场中,大戟立于身侧,直冲房顶,身姿挺拔如松,直冲天顶。

  玉尚书抬起头,花白头发随着不知哪里来的风微微飘动,眉头皱着,面上浮现一缕意味深长的笑容,片刻之后,带着些喟叹,带着些许久不曾有的兴奋,叹了一声:“这特么才有点意思嘛!”

  “兄弟,牛逼!”

  周啸虎一直没有落座,将近两米的身高加上的那粗壮的肌肉,使其看起来如黑塔一般高大有力,而便在此时,那黑塔又爆发出了一阵十八人抱紧撞锤撞钟之轰响。

  清秀不知何时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玉手放进嘴中,憋足了气息,吹出一个响亮而悠长的口哨,小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她没有看到秦远的全部,但是仅仅是这一场所展现的,就让她感觉没有白来,那绝对是个高手,前后三戟,轻松将朱文生斩落在地,无论是战斗技巧,还是战斗意识,亦或是那一往无前的雄性豪迈气息,都让她生出了浓浓的激动,激动之后便是强烈的战意。

  “酣畅淋漓,酣畅淋漓!”

  “秦供奉威武!”

  “炸天了,秦供奉炸天了,下一场我不想遇到你,你要是选我你就是王八犊子……”

  ……

  场中响起了经久不觉的掌声,掌声之中叫好声,笑骂声不绝入耳,秦远那酣畅淋漓的三戟,就如三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将所有人的热情点燃。

  一些人甚至生出,能够看上这么几场高手对决,哪怕不去争城主也值了的感觉。

  有人欢喜便有人忧。

  欢喜的人很多,忧的人也不少。

  那诸葛文志与侯俊沉沉地陷在椅子柔软坐垫之中,面沉如水,心沉如石,他们看到了秦远的酣畅淋漓,也看到了朱文生的不堪一击。

  他们不得不承认,朱文生输得应该,但是却不想看到秦远赢的那般轻松,他越轻松,就证明他越强大,而他越强大,他们几人距离城主的位子便越远。

  侯俊看着那坐在做前排,正在起身准备宣布结果的费长明,又看向他身边处于正中央位置的锦袍老人,英俊的面颊上浮现出一抹苦涩之情。

  变天了。

  或者说,他们的天变了。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更换试题,将他们几人排在最后,并不是为了给他们一个不咸不淡的教训,而是要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场毫无争议的对决,也没有任何争议的宣判,费长明站起身来,用那他肥胖的身体发出响亮的宣布:“第一轮优胜者,秦远!”

  听到这个声音,秦远冲费长明与中间几位可以说是裁判也可以说是考官的修者,恭谨鞠躬致谢,将大戟收回,步履方正的走下了台,回到原先座位之上。

  秦远这边下来,坐在最后面的一位老者紧接跑上去,神色慌张,步伐凌乱,来到朱文生身边,匆匆检查一番,神色一喜又一惊。

  他抬头看向一惊落座的秦远,昏黄的眸子之中怨恨无比。

  朱文生死不了,哪怕是放到凡人医院之中也能活下来,但是他的损伤却又极难彻底恢复,识海与经络本就重创,又被他强力镇压而下,雪上加霜,可没等片刻,就被秦远刺穿胸腹,那被镇压下识海与经络再次翻腾,损伤更甚,当真是伤及根本。

  这等伤势哪怕放在四象商会之中,想要完全治愈,也要大费手脚,只要遇到合适之人,所耗费的药材的价值,至少可以再培养出三个朱文生。

  治好一个还是再培养三个?

  如此“性价比”,在四象商会中似是不难选择。

  秦远没有多看那老者一眼,他跟四象商会的梁子解不开,又是那朱文生数次挑衅,秦远相信即便是他不开口挑战,那朱文生也会拉他下场。

  他并没有做错,所以无需愧疚。

  他们真要有怨恨的话,也应该怨恨自己学艺不精,本事不够。

  “兄弟,这修为,这戟法,老哥看着都服!”

  周啸虎扬起蒲扇大小的厚实手掌,一巴掌拍在秦远肩膀,咧着大嘴,用那破锣嗓子嚎道。

  秦远险些没被周啸虎一巴掌拍在地下,龇牙咧嘴道:“虎哥,咱能不能轻点?没被那朱文生的珠子弄死,倒是要被你一巴掌拍残了。”

  周啸虎哈哈大笑,“你刚才不是说泥腿子够粗够硬吗?咱们俩泥腿子还怕这些?”

  秦远也是大笑,他能看得出来,周啸虎是真高兴,既为秦远高兴,又为他们这血管中流淌着的真武神族的血脉而骄傲。

  “秦远,你不该这么快就结束。”清秀扭着小脸,看着秦远那稍稍汗湿的脸颊,认真说道。

  秦远些微诧异,道:“为什么?”

  清秀一板一眼道:“那朱文生的算盘不止这点本事,算珠与金挡飞出,可以在空中组成阵法,非常有意思,你该再让他施展一会儿,就能看到了,真的很有意思。”

  秦远翻了个白眼,这等奇葩逻辑估计也就只有清秀这等战斗狂人才能拥有。

  紧接着清秀又灿然而笑,道:“不过嘛,从争取胜利的角度来说,你这般做是最完美的,三下五除二砍瓜切菜,甭管他后续有多少大招,一顿爆锤下去,是龙要盘着,是虎也要卧着。”

  “额……”

  秦远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才好。

  “哈哈,很快就要下一轮了,到时候你可要邀请我哦,咱们两人之间,肯定比刚才你和朱文生有意思的多。”

  清秀捏着小拳头,兴奋到了极点。

  秦远更加无语,武试初轮才进行了第一场,哪有那么快结束?而且,秦远怎么听她的话怎么觉着别扭,若是不了解前后因果,怎么听怎么像是一场舞会的邀约。

  可这里是舞会?这里是鲜血飞溅的角斗场啊!

  几人说说笑笑之间,武试第二场已经开始,下场的是文试第二的千门高手李浩,他较秦远相比就要谨慎的多,挑了一位修为刚刚到四品辟海境年轻女性修者。

  相比起秦远与李文生的酣畅淋漓与声势浩大,这一场的对决要本分许多。

  千门高手李浩用的是两把无柄飞剑,与其说是飞剑,倒不如说是两片细薄狭长的金属片,那金属片通体黑色,飘忽不定,灵动异常。

  而那位女性修者则是用的一把雪亮飞剑,剑柄缠丝,与主人一样,端庄优雅。

  只是这端庄优雅放在平常世界之中是一种极致的美妙,放在这不压于战场的城主角逐之中,并不能有多少助力。

  两人战斗了来回约十几个回合,那女子本事用尽,飞剑刺杀,暗器偷袭,缠丝松解如刀切割,可不能奈何那位千门高手,被他以两把飞刃抵住咽喉和眉心,再无反抗余地。

  众人反应平淡。

  其实这场战斗可以说是很精彩,尤其是那女子飘逸优雅的身形与战斗路数,放在平日里,也会让众人津津乐道一番。

  然而这里刚刚发生过秦远的那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如高明厨师酿制出来的大鱼大肉,却又只能让人浅尝辄止,于是便回味无穷,于是便对接下来的点心小菜难生太多感觉。

  “哎呀,有些无聊啊。”

  清秀打了个哈欠,兴致不是那么高。

  秦远没有理她,或者说并没有听见她在说什么,他看的津津有味,不止是因为那女性修者的飘逸端庄之美,更是因为那千门高手飘忽灵动的战斗手法。

  千门本就是以机巧计谋为长的门派,那位叫李浩的修者自然不会在第一次角逐之时便动用全部实力,而秦远也能够看得出来他没有动用全部实力。

  不过,即便没有动用全部实力,可是秦远依然希望能够从这场对决之中看出些东西来,清秀是战斗狂人,对战斗有着火热的兴趣,对不如自己的修者却没有多大兴致。

  秦远恰恰相反,他不是什么战斗狂人,但是却可以对修为战力或许不如自己的修者感兴趣,因为这些新鲜的战斗方式,总会刺激到他的认知神经,让他以一种极度专注的状态研究下去,或者说是欣赏下去。

  接下里的几场,便没有这两场这般的轻描淡写了。

  飞剑长戈纵横切割,鲜血飞溅,怒吼惨嚎,最严重的是第五场,两人竟是同时被抬出场外,无论胜者还是输家,都再难参加下一场的角逐。

  终于轮到周啸虎,剩下的可供他挑选的修者不多,他是个豪爽之人,可也是个极其精明之人,他在这第一轮中也是稳妥为主,挑选了一位剩下的相对较弱的修者。

  不到五招,那位修者就被周啸虎长刀逼迫着,自行跳下圆台,极其光棍儿的俯首认输。

  这反而让周啸虎觉得十分扫兴,没太大意思。

  接下来的最后两场,剩下的那两位文试靠前之人,算是倒了血霉,这两位绝对是翘楚的存在,哪怕秦远与他们很不对付,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强大。

  而更有意思的,其中一人竟是那十方宗之人,也就是说,他是那侯俊的帮手之一,然而到了此时,帮手全然没有作用,点了主子的名,装模作样过上几招,一脸郁闷地了事算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