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工业霸主德意志 > 第461章 华沙争夺战(十七)

  从凌晨4点30分开始,德、苏两军在拉济明的大决战已经持续了十几个小时。在强大的炮火和数百辆坦克的攻击下,双方伤亡不计其数,整个战场已经一片混乱。

  中午时分,两军在几十公里的战场上交织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犬牙交错,撕杀声不绝于耳。

  伊万诺夫的远东第14集团军第220师从涅波伦特的纳雷夫河出发,向拉济明侧翼进攻,刚刚进入威廉·勒布指挥部的外围,立即便遭到了德军第10集团军第74师的包围切割。

  一阵猛烈的炮火打击后,220师知不妙,慌忙退兵,但是,早有预防的德军步兵第114师已经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虽然部份苏军残兵突出重围,但速度极快的四型坦克,追上去又是一阵狂碾和炮击,苏军220师已经失去了十之八、九。

  此时,苏军221师从沃沃明小镇向部署在恰尔纳地区的德军前沿阵地发起冲击,也不顺畅。因为主战场的失利,221师的攻击与增援如同杯水车薪。师长马瓦霍夫匆忙改变攻击方向,直插威廉·勒布指挥部的右翼,试图以这样的方挽回主战场的败局。

  当苏军第221师攻击到拉济明西南部的水网地带时,正好与霍夫曼提前设置在这里的一个128毫米k43重炮师遭遇,受到强大炮火的打击后,已成强弩之末的221师残部又遭到了事先埋伏在这里的一个轻武器营的沉重打击。

  苏221师四面碰壁,伤亡惨重,面对以逸待劳的德军轻武营,只得掉头就逃。好在德军轻武营不敢离开重炮师,没有乘胜追击,否则221师只能被迫压缩到华沙城里。

  此时,德军平时最不喜欢的sk·18加农炮反而成了功劳炮,在阻击了苏军is-4坦克前进的同时,也将苏军正面冲锋的骑兵阻塞在德军的阵地前沿,并给德军步兵师和装甲师150加农重型火炮创造了极佳的攻击机会。

  在德军150加农重型火炮的沉重打击下,苏军西北方面军骑兵第三军死伤过半,幸好苏军远东第14集团军第220师及时充当了替死鬼,这才避免了全军覆灭的危险。

  尼科诺维奇在前线指挥所亲眼目睹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心痛得要命,但是,箭已离弦,他也只能让部下听天由命。

  从早上七点钟开始,图哈切夫斯基就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着整个战场的形势。对于这样的大仗,他曾在一战中经历过,虽然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但许多往事还记忆犹新,只是因为当时的武器没有现在这么精良,伤亡的倍率也没有这么惊人。

  指挥部的作战参谋们都劝他休息一下,但图哈切夫斯基的神经似乎已经麻木,变得异常固执,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了,并时常莫明其妙地冲大家发脾气。

  此时此刻,西南方面军总司令达得诺夫也在孤注一掷,他的第12师和第15师担任了这次对拉济明德军的主攻任务,但是,直到下午时分,战场仍然处于胶着状态。

  因为战斗十分惨烈,许多进攻部队已经接二连三地与指挥部失去联系,但是前线一直没有间断的炮火和密集的枪声又似乎证明所有的士兵们还在血奋战。

  图哈切夫斯基这次几乎将自己毕生的心血都倾注在这一次大决战中,虽然还有相当一部份西方面军武装力量驻防华沙西北,但此时也正在与德军第14集团军和第15集团军进行拼死决战,如果这两个方向同时失利的话,整个华沙丢失就成了定局。

  相比之下,德军也好不了多少,在第一波炮火打击中,拉济明前沿阵地几乎被苏军122重型火炮变成一片焦土,接着,苏军骑兵部队突破环形工事后,深入到了德军纵深地带,并对德军步兵进行了几次猛烈的进攻。

  德军第11集团军利用5个步兵师先后从主阵地向苏军发起十几次反冲锋,但都被达得诺夫的两个师拼死顶住,双方一度短兵相接,并在双方炮火覆盖的前沿阵地数次展开惨烈的白刃战。

  当一抹残阳即将西下的时候,战斗慢慢趋于理化,苏军边打边撤,而德军也在炮火中边战边找寻自己的残余部队。

  经过一天的激战,部队已经精疲力竭,就算不是战死,也会被活活累死。图哈切夫斯基一边重新部署防御阵地,一边令各个部队统计伤亡数字,并主动派人与德军统帅霍夫曼、威廉·勒布和隆美尔联络,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进行协商,然后各自派兵打扫战场,安葬阵亡将士。

  一场大决战,双方在领土上彼此都没有丝毫进展,唯一的收获就是严重减员、劳命伤财。霍夫曼想了想,同意了图合切夫斯基的意见。

  当晚,双方士兵均不带武器,开始打扫战场。

  此时此刻,苏军西北方面军骑兵第二军向东突击也并不顺利,冲出德军的层层包围后,部队已经受到重创,虽然并没有拉济明主战场那么惨烈,但部队所经历的苦战也同样可歌可泣。

  第二军不断接战,加上是天,方向感不强,在失去所有的方向仪之后,他们一直从沃沃明打到图,然后莫明其妙地折返,改变方向后,往南打到了古拉卡尔。

  相比之下,苏军骑兵第一军虽然在莫克雷与德军第11集团军维特的三团和波兰独立军两个团发生激战,但伤亡相对没有那么严重,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当拉济明主战场被血染的残阳照耀时,斯捷潘同时收到了康拉德送来的通知。他看了看康拉德,发现来人并无恶意,这才打开西瓦尔亲自书写的便条。

  康拉德因为语言不通,只得不停地向他们打手势,斯捷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两百多名士兵奔向莫克雷公园。

  此时,维特与西瓦里的酒也还没有正式开喝,但两人似乎已经非常熟络,直到斯捷潘带着士兵过来打扫战场、并给阵亡士兵收尸时,两人才开始慢慢喝酒吃菜。

  天色渐渐黑暗,但两人似乎谈兴正浓。舒马赫令人在草在上点燃了一堆冓火,一是缓解夜间的寒气,也是为给他们提供有限的照明。

  收拾完阵亡士兵的尸体后,斯捷潘在离维特、西瓦里喝酒的地方一箭之地留下了一个班的士兵,然后带着部队回到了营地。

  “阁下,我相信你的诚意,但是,你在外面的一个营也应该可以收回了吧,不然,我的部队将无法安睡,你说是吗?”西瓦里说。

  “实不相瞒,为了防备阁下这只猛虎,我当时确实派出了一个营的部队,不过,只要我这里不发出任何信号,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举动,主请阁下放心。”维特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