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曹魏 > 第五十九章 迷雾四溢廷尉狱!(2/3)

第五十九章 迷雾四溢廷尉狱!(2/3)

  一番话问出来,曹冲可以知道这家伙就是在胡编滥造了。

  或许里面有真话。

  但是假话或许更多。

  要在真话假话里面将真相勾勒出来,曹冲表示自己上辈子上的是警察学校,虽然有教一些推理,但还当时只是学一些皮毛,要做到这种程度,曹冲表示还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曹冲也停止了一句句的问题,闭口不言起来了。

  贾校尉明显是知道自己失言了,所以现在惶恐的看着曹冲,他心里不清楚曹冲有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他之所以在廷尉府中,自然是有原因的。

  不然他也不会在杀了一个人之后还如何淡然。

  可是有杀人偿命这一条的,要是曹冲真想自己死的话,一句话就够了,他身后的贵人不一定救得到他。

  因为曹冲毕竟是占礼的,而且他的身份不一般。

  这也是贾校尉一直回答曹冲的原因。

  当然,其中有些答案,不一定全部都是真的就对了。

  “君侯....”

  贾校尉小声的叫了曹冲一声,倒是让曹冲从沉思中苏醒过来了。

  曹冲深深的看了贾校尉一眼,说道:“校尉,你之所言,看来是有些言之未尽啊!”

  听到曹冲这句话,贾校尉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色。

  他赶忙跪在曹冲面前说道:“君侯,我见君侯,实在是紧张,是故很多事情都忘记了。”

  “好一个紧张。”

  曹冲却不买账。

  这哪里是你紧张的原因,分明事你不想回答的问题。

  在这个时候杀人犯事进入廷尉府,而且是不通过邺城狱直接进入廷尉狱,在这个节骨眼上,就很有意思了。

  曹冲可以大胆猜测一二。

  其实这个贾校尉根本没有杀人,或者说是杀了人,但是不在晚上,而是在不久之前。

  他以身试法,进入了廷尉狱,给贾诩的三儿子机会进入廷尉狱,此刻说不定已经做了布置了。

  毕竟,廷尉以前的老大是钟繇,而钟繇是属于中立,但是更偏向曹丕的,贾诩在廷尉狱中有势力,这一点都不稀奇。

  “那你之前所言,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这个...”

  贾校尉迟疑起来了。

  他来这里,本来就是探探路的而已,要是因此把命配上了,那实在是不值。

  但是要把所有事情全部说出来,那自己即使是回去了,也只是死路一条。

  前是死,后也是死!

  只能搏一搏了。

  自己说一些七分真,三分假的话出来,让洛阳侯分辨不出来,之后自己出去的时候,那些大人物也不能怪自己。

  毕竟,自己说的话也不全是真话啊!

  想到这个关节,贾校尉眼睛一转,对着曹冲说道:“君侯,你现在重新发问,末将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曹冲点了点头,光看他的表情,看不出此刻曹冲的想法,这也是贾校尉胆颤心惊的原因之一。

  “你后面的人,是谁?贾诩,还是曹丕,还是其他人?”

  第一个就是这样的问题。

  贾校尉顿时有些迟疑起来了。

  “这个...这个....”

  看到此人如此作态,曹冲脸上的表情看得见的变得狰狞起来了。

  “贾校尉,希望你看清形势,你是要做一条忠狗,不久后成为一具尸体,还是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呼~

  贾校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对着曹冲说道:“好,我说,背后指使我的人,是.....是贾公。”

  贾诩?!

  真的是贾诩?

  曹冲脸上还有些不可置信。

  “你说一说事情是始末,贾诩如何叫你来的。”

  说了第一句之后,便有第二句,贾校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贾公待我恩重如山,是故,他要我设法进入廷尉府,我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是廷尉狱非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况且是这个时候,所以我便直接犯案进来,之后,我便遇到君侯了。”

  曹冲点了点头,问道:“你杀人不是在半夜?”

  贾校尉点了点头,说道:“不到一个时辰之前。”

  好效率啊!

  曹冲点了点头。

  “那贾诩要你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贾校尉却是摇了摇头。

  “此事,末将却是不知了。”

  曹冲深深的看了贾校尉一眼,倒是把贾校尉的心看得有些虚。

  “既然如此,你便好好在廷尉狱中呆着罢,我日后还会找你的。”

  说完这句话,曹冲拔腿就要走。

  贾校尉却是赶忙说话挽留了。

  “君侯,那我这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讲,要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别说是古代了,就是在后世也不可能。

  特权阶级是永远存在的,起码在曹冲已知的历史中,是这样的。

  总有人努力,总有人颓废。

  社会的差距总是会有的,同样的,在你手上有了权力之后,别说是杀一个人,就像是像韩国的朴总统,血祭了世越号的三百青年人,她不也一样没事?

  沉船也是她倒台了三年后才开始打捞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有社会的地方就有阶级。

  在古代更是如此。

  贾校尉若是平民,很可能就是秋后问斩,但是他不是,而且他可能得到曹冲的帮助,要是曹冲从中擀旋,他说不定一根毫毛都不会掉。

  这就是社会。

  像包青天那样的事情,只能说是无限虚构的了。

  尊重了法律的权威,必然会撼动统治者的权威。

  所以在这个时代,法律也只能约束平民,很难约束贵族。

  “放心,我留着你有用。”

  曹冲丢下这句话,径直的便走出去了,留下一个瘫倒在地,不断深呼吸的贾校尉。

  太险了,实在是太险了。

  还好我蒙混过去了。

  贾校尉在心中狠狠的舒了一口气。

  而走出了这条牢房通道的曹冲,很快就见到辛华与狱曹了。

  “大人,一切可还顺利?”

  曹冲脸色黑沉,摇了摇头。

  那狱曹听了,脸上露出了可惜的神色,说道:“那真是可惜了,不过君侯不必气馁,总会有突破了,小人在廷尉狱呆了有些时日了,所谓的难案,随着案情进展,总会破解的。”

  曹冲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出去了。

  曹冲没有和狱曹多说话,并非是曹冲不想从狱曹那里学一点经验。

  是因为他怕在廷尉狱呆久了,自己的判断会失误。

  不论是那个刺客,亦或者是贾校尉的话,曹冲都没有全信,也没有全然不信。

  这其中的水,似乎是深的很。

  曹冲拍了一下辛华的肩膀,说道:“走,去马腾府上看看。”

  辛华有些疑惑的看着曹冲,但还是顺从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