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小说 > 绝对荣誉 > 第960章 雅库扎公主

  FJ车队到达庄园,停在了喷WWW..lā

  “是谁来了?”加西亚警惕地转过头,死死盯着几辆FJ越野车。

  车门开处,一个穿着黑色工装裤,上身穿着紧身T恤,一头栗色头发,长着一张甜美的东方面孔的年轻女郎出现在视线中。

  “哇哇哇!”

  奥列克谢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作为俄国afia党魁的弟弟,这家伙从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从前他是从来不管理家族业务,三兄弟中,他的年纪最轻,所以从前都是大哥安德烈.伊万科夫和二哥维拉.伊万科夫俩人在管理着生意,他只负责吃喝玩乐。

  很不幸的是,维拉最后死在了埃里克的兄弟西门手里,安德烈必须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处理一些重要业务,这次是个世界贩毒集团中顶尖的几个老大聚拢在卡瓦龙镇,他不得不代表抽不开身德安德烈过来这里和维尼托见面。

  就连一向警惕性极高的加西亚,目光也变得有些色迷迷起来,死死盯在女郎傲人的身材上,就像被黏住了一样扯都扯不开。

  趁着维尼托去迎接女郎的时候,加西亚扭头看了一眼奥列克谢。

  “奥列克谢,那个妞是哪的?看起来像是个亚洲人。”

  “不知道……”奥列克谢摊了摊手:“我也是刚到,之前维尼托也没说请了谁。”

  “你们不用猜了。”

  一旁的卡特尔忽然开了口,他端起酒杯,狠狠喝了一大口葡萄酒,指了指那个女郎道:“那个女的是倭国人,叫做山本美智子,是雅库扎老大的千金,这次过来是代表他的父亲山本元一过来开会的。”..

  “噢!”奥列克谢笑嘻嘻道:“不错,我总算这次没来错。”

  话语间,奥列克谢已经一扫之前昏昏沉沉的慵懒睡意,变得精神抖擞起来。

  他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质盒子,用长长的指甲挑出一点点白色的粉末放在鼻孔下,猛地一吸。

  “舒服!”

  他仰起头,十分享受着这一刻。

  加西亚冷冷看着奥列克谢,他见过这个家伙,从前安德烈曾经带他来过哥伦比亚,这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不过个人能力却不怎么样,用别人形容奥列克谢的话,如果他亲生大哥不是安德烈.伊万科夫.彼得诺维奇,恐怕早就横尸街头了。

  换做往常,加西亚还真不不屑于和这种一无所长的纨绔子弟坐在一起,不过这次是维尼托牵的头,必须给几分薄面维尼托而已。

  山本美智子落座之后,维尼托进行了一番热情洋溢的介绍。

  在座的大毒枭们忽然都变得彬彬有礼起来,毕竟在美女面前,野兽也会暂时边绅士。

  不过他们的目光落在这个雅库扎公主身后的几个保镖身上,顿时又感到一种无形的杀气。

  这些人一个个目光锐利,气定神闲,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别看一个个有点儿木讷,但凡这种人,杀气人来连眼皮都不会眨一眨。

  “美智子小姐,令尊身体抱恙还真的是很遗憾,不过也好,我能够一睹你的芳颜,也是我的荣幸。”

  就连一向穷凶极恶的维尼托也忽然变得斯文了起来。

  “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

  山本美智子点了点头,嫣然一笑道:“维生,你说得没错,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之前我倒不是没和家父来过墨西哥,不过那是我很小的时候,而且当时的维生也不是坐在现在的位置。”

  维尼托想了想,一拍脑门道:“没错,我记起来了,十年前,你曾经和令尊山本元一先生来过这里,当时我还是刚刚进入塞塔没多久,只是个小喽啰,我记得当年你就是个美人胚子,没想到长大了更漂亮了。”

  山本美智子坐在藤椅里,微微欠身鞠了一躬,算是答谢维尼托的恭维。

  “维生,很抱歉我今晚有些迟到,在机场的时候有些麻烦,办手续慢了些,还请见谅。”说完,又是欠身鞠躬。

  倭国人一向礼仪周到,即便在国外也不例外,这让维尼托倒是有些不适应,因为美智子一鞠躬,他就要跟着还礼,对于他这种懒散惯的集团首脑,真的浑身不自在。

  “好了好了,咱们都是生意上的亲密伙伴,就没必要太客气,来到这里就当这里是家,不要那么拘束。”

  说完,他拍了拍手。

  很快又有美女端着美酒佳肴出来,将这些东西摆在桌上。

  “一边吃,一边说。”

  说完,主动拿起烤肉盘里的刀子,给每一个宾客割下一块墨西哥烤肉。

  “今天把你们都请来,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的。”

  “什么大事?”加西亚嗅出了维尼托语气中的不寻常,他拿着那块烤肉的手又垂了下来,将牛肉放在了盘子里。

  “是这样的,加西亚,很抱歉地告诉你,这次你和我合作的那批货,在美墨边境的地下通道里出了问题。”维尼托说到这里,眼睛逐渐冒出了怒火:“DEA的缉毒人员和FBI的突击队在那边出口给我们设置了埋伏,一举截获了我们整批货物。”

  加西亚看着维尼托,并没有说话。

  不过他这次将牛肉重新举起,放进了嘴里。

  “维尼托,你从前是很少会出错的,而且你曾经向我保证过,货物以最优惠的价格给你,你会确保它们的安全,绝对不会出问题。”

  “没错,我是这么说过,这次二十吨货被截,无论是俄国、倭国还是北美,供货都要暂时受到影响。”维尼托无奈道。

  “你把我们千里迢迢召集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你的货要迟点供应?”奥列克谢的口气中顿时充斥了不满的情绪。

  在他看来在,这简直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犯得着让自己从俄国绕了半个地球飞过来?

  花花公子的心中有了怒气。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打个电话和我联络就可以,何必兴师动众让我们过来?”加西亚抬头望了望天上:“现在我们出门都很不安全,你这是拿我们的小命在开玩笑。”

  “不,我维尼托不是没脑子的人。”维尼托一边说,一边为自己切下了一块牛肉,然后用叉子叉住送到嘴边,一口吞进嘴里,“我把你们叫过来,除了告诉你们交货和返款日期需要拖延一阵,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所有人的目光盯住了维尼托。

  “去,把人带出来!”维尼托直起腰,稍稍拧过头,对站在身边的部下丢了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