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魔法世界录 > 第十一章 这里有问题

  博格斯苏醒后,诺亚开始在雪城适合修炼的深山老林中,苦修魔法,博格斯的伤,不能白挨,那份痛楚,毕竟是因为他遭受的。

  “哈勒,你惹怒我了!”

  既然哈勒不拿博格斯当兄弟,诺亚也自然不会把哈勒当博格斯的哥哥,有机会的话,他要当着博格斯的面,将哈勒打倒,只是为了能让博格斯心里爽一下。

  可这件事说来容易,想要实现,呵呵,则相当困难,通过博格斯与哈勒战斗,所受的伤势来看,哈勒实力远在博格斯之上。

  尽管诺亚实力有所提升,可打败哈勒的可能性并不大,除非他能像在花都时一般走运。

  但哈勒,是一定要揍的。

  不管是否打得过,诺亚都要和哈勒狠狠地打上一架,无关输赢。

  打探古老传送阵的事,诺亚拜托给博格斯来办,他专心修炼,诺亚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他最多在雪城待两个月。

  两个月后,无论他实力增长多少,和哈勒还存在多大的距离,他都会去和哈勒正面打一架,在这之后,离开雪城,回家。

  时光飞逝,十五天时间,转瞬即逝。

  被皑皑白雪覆盖的雪城,犹如女孩子梦想中的水晶城堡,每个角落都透着纯净之美,再加上婀娜多姿的各色抗寒植物,给它添缀上许多惹人陶醉的姿色。

  高大的紫月林中,诺亚矫健的身影,在一棵棵参天大树之间跳跃,在其身后,呼啸奔腾着数十头雪鸟兽。

  雪鸟兽并不属于鸟类,它浑身上下没有一片羽毛,滚圆的身子,包裹在柔软的乳白色毛发里。

  个头不大,仅有半人高,四只脚丫倒腾得飞快,许多行动敏捷的鸟类,和雪鸟兽比速度都相形见绌,雪鸟兽的名字就是由此得来。

  “差不多有一百头了吧。”诺亚悠哉悠哉回头瞥了一眼后,猛地凝身不动,脚掌在厚重的树干上踩出一双脚印。

  这群雪鸟兽,是诺亚故意吸引过来的,他想试验一下,自己的海妖,究竟能化用敌人多大规模的魔元力。

  “吼……”

  “吼……”

  近一百头雪鸟兽,一齐冲面前这个胆敢招惹自己的人类,发动了强悍攻击。

  雪鸟兽大嘴一张,森寒獠牙清晰可见,一个雪白色光团,自它们口中涌现,随即一道蕴含霸道能量的光柱,冲诺亚轰击过去。

  “轰隆隆……”

  近一百道强横光柱,摧枯拉朽地将沿途阻碍的枝叶,尽数碾成粉末,刹那的工夫,浓郁的魔元力波动直抵诺亚身前。

  “镇定,凝神,静气……”

  微闭双眸,诺亚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很快他产生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四周静悄悄的鸦雀无声,仿佛他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然后,在他眼前,出现一道凌厉的光,好似一把大刀砍来,但转眼间,自诺亚身上,飞出一缕缕像是丝线的能量波。

  能量丝线迅雷不及掩耳地,攀附在那耀眼的光上,一瞬间,它们俨然又变成了一头头饿急的野兽,疯狂地啃噬起那蕴含磅礴能量的强光。

  随着啃噬的进行,能量丝线逐渐加粗,变得恍如绳索,可猝然,丝线嘣断,已微弱不堪的光陡然迸发出锋锐光芒。

  “闪!”

  诺亚睁开双眼的同时,人已迅疾地向一旁躲去。

  “轰隆隆……”

  如同惊雷炸响的轰鸣,伴随着一连串数十棵巨树的倒塌,响彻四野。

  每一棵倒下的巨树上面,都有一个一米粗细的圆洞,那是雪鸟兽的攻击造成的,圆洞周围是纵横交错的裂纹,这是巨树倒塌的原因所在。

  “又失败了,唉,看来还得把雪鸟兽的数量减少一些才行,就减到九十头好了。”诺亚无奈叹息一声。

  在经过短暂的休息后,诺亚又瞄准了一群精力充沛的雪鸟兽,再一次做起实验,一边摸索着自己海妖的极限,同时也在一点点提升着海妖的极限。

  不知不觉,月上树梢,天已黑。

  诺亚拎着两只天云兔,飞奔回家,天云兔是诺亚为卡洛洛准备的。

  在博格斯请来一位强者的帮助下,卡洛洛魔元力觉醒成功,此后就一直要诺亚教导她魔法,诺亚也很耐心地教了她一招。

  天云兔是很低级的妖兽,和正常兔子一般大小,没什么攻击力,诺亚准备先用这两只天云兔考教一下卡洛洛的修炼情况。

  “小兄弟,你是迷路了吗?你家在哪里呀?”

  昏暗月色下,在深林中穿行的诺亚,冷不丁望见下方,有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小男孩。

  “你一个人吗?天都黑了,你单独在山里面不安全,这样,哥哥带你回家如何?”诺亚轻盈地跳跃在小男孩身边。

  小男孩穿的衣服很简陋,上面有一处处醒目的补丁,但洗得很干净,不过小男孩脸上黑乎乎的,似是抹了一层黑炭。

  面对诺亚的询问,小男孩一声不吭。

  小男孩目光有些呆滞,正常情况下,诺亚突兀发声,于夜色下,在老林中走路的人,会被吓一跳才对。

  但小男孩双眼始终古井无波,即便是诺亚突兀地出现在他身边,他平静的目光,也没有产生一丝波动。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呀?”

  “你看,那是麋鹿,怎么样,好看吧。”

  不善言辞的诺亚,着急忙慌寻觅着能和小男孩说话的机会,然而,他说了不少,但小男孩还是沉默不语。

  “他怎么了?”诺亚疑惑地皱紧眉头。

  虽然不被理睬,但诺亚并未就此离开,将小男孩独自一人丢下,而是跟着小男孩,保护对方周全。

  一路上,两人耳边,只有他们踩在雪地里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等小男孩到家时,至少走了有两个小时,可小男孩一字未说。

  “原来你家就在山里呀。”

  前方出现的灯火辉煌小村庄,让诺亚感到一丝温暖,等在村头的两人见到小男孩,都高兴地迎了上来,至于诺亚,他们视若惘然。

  “不对。”

  转身正要离去的诺亚,忽然身子僵住,眉头复又紧紧皱起,不知为何,一股诡异的感觉涌上他心头,让他很是不安。

  他缓缓转过身来,看向之前距离自己很近的小村庄……

  哪里有什么小村庄,呈现在诺亚眼前的,是一具具白骨,堆积如山的白骨,那些白骨有的还在怒号。

  可等诺亚一揉眼睛,白骨什么的,又消失不见,也没有小村庄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荒芜的平地。

  “这里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