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造个武器来玩玩 > 第六百三十九章 新的任务

  伤者,指的自然是布查亲王了。布查亲王的伤势比劳达想象中更重,前前后后将近1年时间才苏醒,克鲁夫的炼狱战刀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强。说来也有点可惜,劳达最后把那9.8级的武器给毁了,不然捡回来多好,当然,更可惜的是他把9.8级的塔盾留在了主会场,损失惨重。

  话题似乎说偏了,在得到消息后,劳达离开把布莉叫了出来,一同前往医疗所。

  黑骨龙的医疗水平十分高超,比起超级文明不遑多让,当布莉见到她的父亲宛如蒙上了一层灰的金色瞳孔时,眼眶再一次湿润了。

  活着,便足够了。

  “父亲,能听到我说话吗?”布莉凑近布查,稍稍提高了音量。

  布查转动了一下眼睛,刚才眼中还有一丝茫然,此刻突然恢复了光彩,这一年的恢复期,布查的身体伤势基本上痊愈了,只是意识还没有苏醒,这一次的意识苏醒,便代表他已经康复了。

  见到布莉,布查的记忆瞬间回到之前在南涧婚姻会场发生的画面,对布查来说,那或许就像是几分钟前发生的事情一样,所以他的情绪不免过于激动!

  “布莉!你快走!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布查想要仰起身子,可长时间的卧床,使得他还没有适应肌肉的力度,自然全身无力。

  布莉抱住了布查的肩膀:“父亲!没事了!我们现在都已经离开那里了!我们都很安全!你受伤昏迷了一年,你现在终于醒了!”

  布查的头禁不住地抖动,半晌,他才镇定了下来,应该是把布莉的话听了进去,只是他仍然不相信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也不相信时间居然过去了一年,可眼前的一切都告诉他,似乎他不在自己所熟悉的地方。

  “没错,这里很安全。”劳达是时候地走到了布查的面前,这一次他没有吃任何变种丸,展现的便是他原本的模样。

  “你是……”当看到劳达的模样后,布查的眼睛瞪大了一些,虚弱中带着思考,思考中带着惊讶,半晌,他认出了劳达,“你是……劳达劳大师?!”

  布莉噙着眼泪,回头朝着劳达破涕一笑:“看吧,我说我父亲一定能一眼就认出你,他以前可是很欣赏你的!”

  劳达莞尔一笑,摆摆手:“布查叔叔,叫我劳达就可以了。”

  “你没有死?!”布查显得很意外,但好像意识到自己唐突了,连忙道歉,“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家伙注意力的转移还真是快,刚才还在纠结着自己有没有死,现在都把注意力放他身上了,不过劳达还是回答道:“命大,没死成。叔叔,你和布莉先好好聊一聊,我一会儿再过来。”

  劳达说完,朝着布查示意了一下后,便走出了治疗室。

  迎头又碰上了特林。

  “怎么样了?”特林问候道。

  “布查亲王醒了,正在和布莉聊天。”劳达回答道,他看了特林一眼,“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找我有事?”

  特林摸了摸头,道:“还真是有事,迦让你去一趟他那里,他可能有新的任务给你了。”

  “行吧,我现在就过去。”劳达知道黑骨龙的任务是一阵一阵的,自己休息了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这任务差不多也该来了。

  虽然曾经要暗杀他的大佬——南涧的至高王已经死了,但他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东西,亦或者没有报仇的那种感觉,再加上南涧至高王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想要自己嗝屁的家伙,自己还有其他的敌人,所以复仇之路远远没有结束。他必然还要回到星域联盟,去报仇。

  劳达轻车熟路地来到己土组,迦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坐,劳达。”迦和劳达同为一组的领头羊,同是钻石级的成员,不过迦的级别是钻石4段,比劳达这个钻石1段要高上一些,所以劳达还是得听对方的。

  “又有什么新任务了?”劳达坐到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都是老熟人了,他用不着顾及什么礼节。

  不过,他看到迦的心情似乎并没有那么愉悦,便把二郎腿放下,又问了一遍。

  “南涧至高王,没死。”

  劳达的表情猛地怔住,寥寥的几个字,令他乱了方寸,他皱着眉头看向迦:“是哪里得到的新消息?之前不是得到消息说,南涧至高王已经死了,星域联盟官方介入了南涧主城,打算稳住城主府和王贵族界么?”

  “烟雾弹而已,”迦皮笑肉不笑,道,“这是酒织亲自传回来的消息,本来我们已经准备叫她撤退了,但她突然发现了这个秘密,决定留下来继续打探。这次袭击事件太过轰动,至高王没死的消息如果被荒洪鹤鸣王知道,难保又会来一次暗杀,所以对外都说至高王已经死了。”

  劳达紧了紧拳头,这和他想听到的消息不一样,他以为至高王已经死了,所以暂时没有重新去南涧星域寻仇的打算,可至高王居然没死,下一次进入,必然更加危机重重,想要报仇,就更难了。

  “你叫我过来,是什么任务?”劳达问道。

  迦顿了顿,说到:“和王族有关。南涧文明的王族没有被鹤鸣王彻底端了,一定会加强戒备,根据酒织传回来的消息,南涧星域已经开始打算关闭星域之门,只开通和金叶星域以及其他5打超级文明的通道。

  金叶星域也是这一次王贵族伤亡惨重的一方,因此,金叶文明和南涧文明,极有可能会趁着这一次耻辱事件,结合成为一个新的武装势力。”

  劳达疑问道:“他们组建新的武装势力,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即便是组建新的武装势力,该担心的也应该是荒洪文明,但荒洪文明有星域钥匙,其他的武装势力再多,也根本攻不进去。”

  “话不是这么说的,如果仅仅是金叶和南涧新建武装势力倒还好说,怕就怕这七大超级文明被这件事敲响警钟,形成星域联盟之外的一个超级武装势力体,那时你觉得会怎么样?”

  劳达眼中闪过明悟:“你的意思是,他们会拿我们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