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 第2240章 来来来,给你咬(1)

  “哈哈……”云依依看着眼前的斐漠和儿子斐云寒大笑着。

  此刻,她胸腔中不管压抑还是憎恨都随着她的喜悦而彻彻底底消失,整个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只感到了开心。

  “你想打我?”斐漠见云依依笑容更加灿烂,他故作板着一张冷脸,抬起左手的一根食指轻轻地敲打斐云寒朝着自己挥动的小手。

  结果他这刚要敲打斐云寒,他的食指顿时就被斐云寒两只小手给捏住了。

  他眼中多了一丝惊愕,因为被斐云寒给捏着的手指上力度对于婴儿还说还挺不小的。

  “这么小就这么大力气。”他看着斐云寒说着。

  “哈哈……”云依依看着儿子斐云寒抓着斐漠的手指,她笑的双眼都出现了眼泪宠溺的看着怀里儿子:“老公,你儿子长大以后绝对要翻天,不亏是小恶魔。”

  斐漠没有抽回手,他冷着脸故作严肃对斐云寒言道:“快松手。”

  斐云寒并没有听着斐漠的话而松开握着的手。

  反倒斐漠挑了挑眉,他看向云依依说:“他还真的听得懂,我让他松手,他两小手力度更重了。”

  云依依笑得眉眼弯弯,她看着斐漠语气带着调侃道:“儿子都随爸比的,我猜你小时候肯定也是这样的,扬着两小手抓住妈妈的手不松开,哈哈……”

  斐漠听着云依依这话眸底闪过一道复杂,而后他垂眸看着被她抱在怀里却一脸严肃望着自己的儿子斐云寒。

  此时,斐云寒一双乌黑凤眸盯着斐漠,似还在不满他刚刚没有让妈妈云依依开心,他就大力捏着斐漠的手指。

  不过,他仿佛还真想教训斐漠,可他还是婴儿没有力气,这让他握着斐漠的手就往嘴巴递,似乎要咬斐漠。

  斐漠一看这般,他急忙很轻松的收回了手挑着眼角看着斐云寒。

  “你是小狗啊,还想咬我。”

  斐漠这话不说还好,一说似是更惹斐云寒不高兴,那粉红的小嘴巴抿成线,小手再次朝着斐漠挥动着,连带小脚都开始踢腾起来。

  斐漠:“……”

  他看着眼前儿子斐云寒这一幕,他轻咳一声看向云依依:“依依,你要为我讨回公道啊,他要打我,还要咬我。”

  “这不怪儿子啊。”云依依被斐漠和斐云寒父子俩的互动给逗的更加乐呵,她眼中晶亮看着斐漠:“谁让你说他是小狗的,他明明是你这位大恶魔的儿子小恶魔,恶魔咬人正常啊,所以子承父名是名正言顺,你这么说他,他不高兴咬你是对的。”

  “他要是咬我,那你是他妈妈,那我要咬你。”斐漠这话是说的一本正经的,“毕竟母子连心啊,我咬你,他也心疼你。”

  云依依顿时一愣,然后笑得人都要坐不住了。

  “来来来,给你咬。”她当即就把脖子伸向斐漠,“人家说恶魔吸血啊,我给你。”

  斐漠还真是当即就低头在云依依脖子亲了一口。

  云依依只是逗斐漠,结果她就感到脖子一阵刺痛。

  “嘶……”她顿时她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一刻,斐云寒是看到妈妈云依依一张脸带着痛意,他两只小手拍打着近在咫尺爸爸斐漠的胸膛,怎奈他的小力气对于斐漠来说根本不存在。

  斐漠在亲了一口云依依后,他抬头瞬间便舌}||尖舔||了一下她脖子,瞬间他就感到她身体绷紧。

  待他抬眸看向她的时候,就看到她白玉的脖颈上一个很明显的草莓小吻痕,心里特别满意看到她脖子上有着自己的极好。

  不过,他视线与她对视的时候,他就看到她嘟着嘴看着他。

  此时云依依委屈巴巴看着斐漠,语气却带着娇嗔对他说:“老公,你真咬我啊。”

  “是你让我咬的。”斐漠神情特别一本正经看着云依依。

  云依依:“……”

  斐漠这话,还真是堵得她一句话说不出来。

  她噘嘴望着斐漠,“你是小狗,咬人。”

  “这话就不对了。”斐漠一脸正经看着云依依,“我这不是小狗是恶魔,你说了恶魔咬人正常。并且……”

  他垂眸扫了一眼她怀里抱着的斐云寒。

  “你看看你儿子气坏了,还打我。”他说的意有所指,而后他继续警告斐云寒:“我告诉你,你妈妈是我的女人,她说什么我听什么,所以你不服就憋着!”

  云依依低头一看怀里儿子斐云寒,还真看到儿子抬手打斐漠胸膛,不过他太小,那小手的力度最多打到了斐漠的衣服。

  而她听着斐漠这话,她当即再次笑出声,她白玉般的脸颊没有刚刚被斐漠那一咬的痛意而是幸福的光彩。

  “老公,你这从他在我肚子里就威胁他,现在他出生了你还当着他面这么威胁儿子,等他长大了,到时候你都老了,那时就是你不服给他憋着。”她笑着打趣斐漠。

  “我不服憋着没事,反正你是我的就够。”斐漠抬眸对上云依依晶亮带笑的双眼,他心里带着爱意对她说:“我只要你。”

  云依依听着斐漠这话,她笑得特别幸福的将脑袋靠在他肩头。

  “老公,放心吧,有儿子我不会忘老公的。”她语气带着笑声却说的很是真挚。

  斐漠侧头在云依依乌黑发上落下细碎的吻,他心动对她柔声说:“乖。”

  此时,云依依和斐漠趣闹过后是甜蜜的相依偎,这让斐云寒直接被无视,他乌黑的大眼睛盯着不管自己的爸爸妈妈。

  “哇……”下一刻响起了尖锐的哭声。

  云依依正甜蜜将脑袋靠在斐漠肩膀上,忽然刺耳的哭声让她咧了咧嘴。

  “额滴神啊。”她急忙直起身看向怀里长着嘴哇哇大哭的斐云寒,然后对他说:“不哭的时候是天使,哭的时候是小恶魔啊,我的耳膜都要被你震碎了。”

  斐漠在听到斐云寒哭声的那一刻,他如同上一次一样吓得身体一抖。

  虽然妻子云依依一直都在调缓他和斐云寒之间的气氛,但是他还是心理上还是没能彻底接受儿子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