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嫡女虐渣手册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什么都知道了

  苏茵浑身滚烫,已经有些神志不清。

  “阿茵。”容华垂眸看了她一眼,轻轻的唤了她一声,才发现她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头一蹙,眼中闪过一抹担忧,抱着她转身就走。

  出乎意料的是所有金吾卫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根本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

  所有百姓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容华心中恼怒,多年身处上位者练就的威压,尽数释放出来。

  他所过之处,所有百姓无不纷纷避让开来。

  姬玉跟着容华身旁,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盯着容华的背影,生怕他会突然倒下。

  她自然不会告诉他,她与苏茵之间的事,更不会告诉他苏茵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他什么都不知道。

  便是她旁敲侧鼓的提点了他一下,苏茵承袭了他半身的功力,武功自不必说,一般人那里近的了她的身,蓟城还有她十五万黑甲军,她如何会沦落到这个地步。

  如此粗鄙,又漏洞百出的计策,她一眼便看了出来。

  许是关心则乱,又或者他不允许她有丁点的闪失,所以纵然她百般劝阻,他还是来了。

  犹记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面色煞白,一脸暴怒,这一生何曾怕过任何人的容氏少主,脸上竟满是惊慌。

  她早知道她输了。

  却是在这一刻输的心服口服。

  纵然他与她分别数年,纵然她与他朝夕相伴数年,可依然走不进他的心中。

  因为他的心早已被一个人填满,在没有地方搁置旁人。

  都说薄情的人,一旦深情起来,便执着的可怕,他大约就是如此。

  与他相处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她知道他一直都是一个薄情的人,几乎没有什么人入了他的眼。

  苏茵闻着他身上干净又熟悉的味道,双手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袍,整个人连呼吸都是痛的。

  她心心念念的盼着他。

  他来了,纵然身子不适,可又怎么会昏过去。

  她没有这么脆弱。

  可她若是醒着,救下她之后,他一定会离开的。

  不得已,她只能装昏。

  这一次,说什么她都不会离开他了。

  容华垂眸看了苏茵一眼,带着她去了他住的茅舍。

  苏茵在城中遍寻不到他,不过是因为他住在城外的一处茅舍之中。

  容华将苏茵小心翼翼的放在他的榻上,屋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容华轻叹了一声,看着榻上的女子,轻声说道:“你还不肯醒来是吗?”

  他这个人一向心细如尘,苏茵派出黑甲军在城中四处寻他,他如何不知,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出了这样的事。

  他不是傻子。

  只是不敢拿她的命冒丁点的险。

  所以他去了。

  他声音一落,苏茵睁开了眼,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泪如雨下,她始终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袍,整个人缩成一团,先是呜呜咽咽的哭着,而后放声痛哭起来。

  整个茅舍都是她的哭声。

  “阿茵。”容华轻叹了一声,终究对她还是做不到视而不见,他抬手轻轻的顺着她的背,不知她的悲伤从何而起,故而也不知如何安慰。

  时间好似静止了一样。

  她在榻上放声痛哭。

  他坐在她身旁,细细的拍着她的背。

  什么话都不必说,便胜过海枯石烂,天荒地老的誓言。

  姬玉站在窗边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

  她愿意放手成全他们所剩无几的幸福时光。

  “容华。”苏茵哭着,一下扑入容华怀中,一句话都不肯说,只是放声痛哭。

  眼泪染湿了容华的衣襟,他眉头轻拧,看着苏茵,低声说道:“阿茵,我已娶妻,男女授受不亲,有什么事你且说出来,总会有办法的。”

  他一句话令得苏茵瞬间抬起头来,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容华,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

  容华身子骤然一僵,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茵,瞬间恢复如常,勾唇一笑:“你也是见过阿玉的,何来骗你一说。”

  苏茵根本不理会他的话,她双目血红,眼泪一行一行落下,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袖,声音哽咽的说道:“你说什么事,总会有办法的,那你告诉我,如何才让你活下去,你告诉我啊!”

  苏茵声音徒然一高。

  她所说的话,字字诛心,诛的是她自己的心。

  同时诛的也是容华的心。

  容华唇角抿的死死地,他一脸平静,淡淡笑道:“你胡说什么,莫不是梦魇了,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怎么会死,我还要与阿玉生儿育女呢!”

  他垂着眸子,不敢看她的眼。

  殊不知便是这副摸样,令得苏茵瞬间跌入谷底。

  容华这人向来自负,不喜欢的人杀了也就是了,如他这样人的从来不会说谎,以至于他说谎的技术粗鄙不堪。

  她一眼便看穿了他。

  看着他这副摸样,苏茵忽然就笑了起来,她那一笑灿若烟花,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轻飘飘的说道:“容华,你死,我陪你一起死。”

  容华没有感动,面上更是没有一丝表情,他伸手推开苏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淡漠的一笑:“你有什么资格陪我一起死,阿玉才是我的妻。”

  说着他转身就走。

  他欺她,瞒她,就是要让她好好的活下去。

  他知道以她的性子若是知道他不久于人世,一定会随他一起去。

  他怎么忍心,怎么舍得,让她陪他一起赴死。

  容华的步伐恁的僵硬。

  苏茵大声笑着,从榻上跳了下来,她一下扑入容华怀中,这一扑险些把容华扑到在地,由此可见他身子有多虚,苏茵不等容华开口,她踮起脚尖,一口吻上他的唇。

  她死死地抱着他,以容华现在的状况,竟是一丝也动弹不得。

  容华眼睛瞪的大大的,冷眼看着苏茵,一丝也不为之所动。

  没有人知道他坚硬的表外之下,心中早已软的一塌糊涂。

  这是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呀!

  他多想陪她一起活下去,与她一起慢慢变老,生上几个孩儿,等他们都老了,她走不动了,他就做她的拐杖。

  可惜他不能了。

  他的一生已成定居。

  可她不一样,人生尚有一万种可能,

  他不能自私的让她陪他一起赴死。

  “阿茵,你回去吧!”容华用力推开苏茵,他一脸平静的说道。

  苏茵看着他固执的说道:“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一步。”

  容允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出声喊道:“阿玉。”

  姬玉缓缓走了进来。

  容华没有发现姬玉面色异常,他扭头再不看苏茵一眼,对着姬玉说道:“阿玉,送客。”

  竟是要赶苏茵走。

  哪知姬玉一动不动,更没有开口。

  容华这才看到姬玉的异常,他微微蹙起眉头,张口说道:“阿玉,你……”

  他想问的是姬玉怎么了?

  在苏茵的注视下,姬玉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容华,轻声说道:“华哥哥,你不用在演戏了,她什么都知道了。”

  容华一瞬不瞬的看着姬玉,面色一白,大声的咳嗽起来。

  “华哥哥。”……

  “容华。”……

  姬玉与苏茵一同出声喊道,眼中满是惊恐。

  苏茵大步朝容华走去。

  姬玉看了一眼苏茵,站在那里没有动。

  “你不要激动,也不要生气。”苏茵抬手小心翼翼的给容华顺着气。

  姬玉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说道:“是我告诉她的。”

  容华缓缓的闭上了眼,他忽然明白了苏茵为何会这样不顾一切的把他找出来,也明白了姬玉这几日魂不守舍,时常发呆是怎么回事。

  他轻轻的推开苏茵,再不看苏茵与姬玉一眼,沙哑无力的说道:“你们都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华哥哥……”姬玉满目愧疚的看了容华一眼,没有勉强他,抬步走了出去。

  苏茵面色比容华的还要苍白,她深深的看着容华,缓缓的垂下眸子,一步一步走了出去。

  待他们离开之后,容华走过去将门合上。

  一扇门,已是他的态度,他将苏茵与姬玉全部拒之门外。

  日光灿烂,可苏茵却觉得浑身冰冷,整个人如坠冰窟。

  苏茵与姬玉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视线撞在一起。

  苏茵率先开口说道:“姬玉,谢谢你,对不起。”

  谢她救过他的命,把一切实情告诉她,让她不至于抱憾终身。

  对不起的是,让容华迁怒于她。

  姬玉凝神看着她,几步上墙,她眼眶微红,轻声说道:“苏氏阿茵,这一个月,他就交给你了。”

  说着她转身就走。

  苏茵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要去哪里?”

  姬玉抿着唇说道:“我不信这世上有无解之毒,等我,一定等我。”

  “一路小心。”苏茵能说的只有这一句话。

  苏茵眼睁睁的看着姬玉消失在她面前。

  她从衣袖拿出一颗信号弹,抛往空中,信号弹随即在空中炸开一朵绚丽的花朵。

  他们还有一个月,只要找到解药,他就能够活下去了。

  不是吗?

  若是什么都不做,就不是她的性子了。

  不到最后一刻,她说什么也不会放弃的。

  苏茵始终站在容华门前,一动不动,听着从屋里传来的几乎细不可闻的咳嗽声,眼泪无声无息的趟过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