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元尊 > 第五百三十五章 龙涎真水

  吼!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万丈水兽仰天咆哮那自其体内爆发出来的源气波动直接是将四周的海水狂暴的推开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而其庞大的身躯上暗黄色的液体流转宛如一层水罩覆盖在其身体表面。

  低沉的龙吟声若有若无的传出令得此时万丈水兽的凶悍气势都是节节攀升引得空气震荡。

  众圣子望着这一幕面色都是有些不太好看显然也是发现此时的万丈水兽比之前更加的凶悍了。

  不过万丈水兽变得再凶悍他们此时也无法后退所以众人对视一眼下一瞬几乎是同时间暴射而出。

  轰!轰!

  雄浑惊人的源气一波波的自众圣子体内横扫开来一道道威力惊人的源术在他们的手中施展而出最后宛如长虹贯日一般铺天盖地的轰击在了那万丈水兽身躯之上。

  不过面对着众圣子的攻势那万丈水兽却是躲也不躲立于原地任由那些源气攻势落在身躯上。

  嗡嗡!

  然而那些威力惊人的攻势落在其身躯上竟只是令得那暗黄色的水衣绽放出阵阵涟漪然后便是被尽数化解而去。

  万丈水兽庞大的身躯稳如磐石。

  李卿婵他们见到这一幕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们显然没想到这“龙涎真水”竟然如此变态。

  吼!

  万丈水兽发出长啸六臂虚握滔滔源气席卷而出卷起万重水浪竟是化为了一道巨大无比的水柱水柱呼啸长空震裂了虚空狠狠的对着高空上的众圣子挥砸而去。

  那般速度快若奔雷。

  众圣子急急避开唯有那赵烛晚了一步被那巨大的水柱重重扫中。

  砰!

  他的身影顿时狼狈的倒飞了出去在那海面上划出万丈长的痕迹面色微白间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显然是有所受创。

  轰!

  万丈水兽得势不饶人直追赵烛而去试图先行将其击破。

  不过在其身形刚冲出的瞬间海面忽然炸裂有着一条巨大的水龙咆哮而出张牙舞爪的缠绕而上将其捆缚在原地。

  那水龙之中流转着诸多源纹赫然是一道源纹所化。

  高空中夭夭玉手握着源纹笔冷声道:“还不攻击?”

  其他圣子见状也是再度出手澎湃源气冲天而起再度化为连绵不尽般的攻势狠狠的轰向万丈水兽。

  轰!轰!

  整个海面都是在此时被轰裂开来形成巨大的真空海水都无法倒灌而回。

  远处无数弟子望着这一幕都是暗感骇然诸圣子出手果真是凶悍得无法形容。

  轰轰!

  诸圣子的狂暴攻击持续了十数分钟方才渐渐的平息下来而在这等狂轰猛炸下就算是连绵山脉都将会被夷为平地。

  狂暴源气造成的震荡渐渐的消散无数道视线投向那源气轰炸之地。

  只见得那里万丈水兽的身躯似乎是缩小了一些不过在其身躯表面龙涎真水缓缓的流转依旧是将其守护得固若金汤。

  虽然万丈水兽有所受创但显然远远未曾达到众圣子的预料。

  吼!

  万丈水兽被这般源气轰炸也是怒啸出声身体上龙涎真水爆发出光芒只见得源池中有着滚滚源气涌来迅速的灌入其体内。

  于是短短数息间那刚刚还被众圣子轰炸得身躯有所缩小的万丈水兽便是再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不行那龙涎真水太麻烦了!”李卿婵银牙微咬道。

  他们如此猛攻都未能将万丈水兽击溃而只要它撑了下来立即就能借助龙涎真水汲取源池中的力量恢复自身。

  如此来说只要拥有着龙涎真水这万丈水兽在源池中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

  而反观他们不管源气再雄厚总有枯竭之时。

  这样拖下去对他们极为的不利。

  “如果破不开它那护体的“龙涎真水”这场战恐怕也没必要继续下去了。”孔圣面无表情的道。

  “就算破不开龙涎真水也不能放弃!”商春秋沉声道。

  “那你说怎么打?它能从源池中汲取力量耗下去我们必输无疑。”孔圣冷声道。

  商春秋眉头紧皱显然也是感到头疼万分。

  众圣子对视一眼皆是沉默下来这万丈水兽的“龙涎真水”让得他们有些束手无策。

  而在他们这里沉默的时候那后方七峰的弟子也是能够感受到这边的僵局一时间也是有些骚动毕竟他们同样是看见了众圣子联手似乎都无法对那万丈水兽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如果连众圣子都是无法对付那万丈水兽的话那此次的源池祭恐怕所有人都得空手而回而这对苍玄宗七峰弟子无疑都将会造成不小的打击。

  周元也是察觉到了那边的状况当即眉头微皱眼中掠过一丝忧虑他其实看了出来那万丈水兽实力虽然强但众圣子联手再加上夭夭吞吞不见得就不能对付它。

  只是谁都没想到那万丈水兽身躯外的暗黄水衣如此的厉害不仅防御力惊人还能够吸收源池的力量。

  正因为这东西的存在众圣子方才会感到如此的棘手。

  周元轻叹一声那边的战斗层次颇高此时的他怕是还难以插手而且想必就算插手了也是毫无作用所以眼下还是只能希望众圣子能够打败万丈水兽不然的话他们此次也将会空手出局。

  高空上。

  面对着无果的商议李卿婵银牙一咬道:“若是不行也只得硬来了我倒真想试试在我们源气耗尽前能不能将它这乌龟壳打碎!”

  其他人闻言眉头皱了皱这个办法最为的粗暴直接但说实在他们并没有多少的信心能够跟这万丈水兽比持久力。

  毕竟不论如何这里都是源池水兽拥有着无法想象的地利。

  “要破解这龙涎真水倒也并非是没有法子。”而就在此时忽有一道清澈的声音传来。

  众人一怔目光转去然后便是汇聚在了夭夭的身上。

  “夭夭你有办法?”李卿婵喜道。

  其他人也是眼神有些惊疑。

  “万事万物自有克制之法这龙涎真水虽然霸道但要将其压制并非是没有办法。”夭夭不急不缓的道。

  “哦?你能做到?”商春秋惊讶的道。

  夭夭摇了摇头道:“我做不到。”

  其他人一滞孔圣冷声道:“那你说什么?”

  夭夭唇角微掀似笑非笑的道:“我做不到自有人能够做到。”

  众人疑惑的对视一眼倒是那赵烛忽的冷笑一声讥讽道:“难不成你又要说那能做到此事的人会是那周元不成吗?”

  夭夭看了他一眼螓首微点。

  “看来你倒还并不是蠢得无药可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