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元尊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完了

  当周元那清朗的声音响彻在天地间时那首席峰外的寂静无声也终于是在此时被打破那一道道近乎呆滞般的目光渐渐的回神…

  他们的视线望着那还在不断缓缓崩塌的首席峰在半空处周元凌空而立虽然衣衫破碎略微有些狼狈但那隐隐间散发出来的威势却是让得诸多弟子都是微微一滞。

  此时此刻他们方才恍然间的感觉到这个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个新弟子的周元竟然已经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中成长到了这种惊人的地步…

  甚至连袁洪这种级别的老牌弟子都是败在了他的手中!

  这一刻众人方才明白过来眼前的周元已再不能以过往的目光去看待了…谁若是还仗着一些资历在其面前摆高高在上的姿态恐怕真的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首席峰外圣源峰三脉的弟子也是回神过来。

  沈太渊一脉的弟子还有些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他们面面相觑最后有些犹豫的道:“我们赢了?”

  那陆宏一脉给予他们的压力太大了所以就算是此时他们还觉得眼前这种结果美好得有些难以接受。

  沈太渊那张苍老的面庞以往的古板与冷肃在此时一点点的消融他的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激动涌出来重重的点了点头颤声道:“没错周元赢了!这场首席之争我们赢了!”

  面对着这种结果即便是沈太渊的定性都再也保持不了平静。

  因为在之前周泰三人联手狙击袁洪失败时沈太渊的内心其实就已经有些绝望因为袁洪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了。

  周元虽然屡屡出人意外但在沈太渊看来周元毕竟入门不久此时就要挑战袁洪这等老牌弟子恐怕胜算不大。

  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几乎没人看好的周元最终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

  甚至最后力挽狂澜生生的将袁洪给踩了下去!

  沈太渊望着半空中那道年轻的身影眼中有着无比欣慰之色流露出来他很庆幸当初执意将周元收入门下并且力排众议给予了他诸多支持。

  而如今周元也是给了他最大的回报。

  随着沈太渊那句话说出来附近的弟子们也终于是清醒过来周元竟然真的打败了袁洪夺得了圣源峰首席之位!

  于是下一刻有着惊天动地般的喝彩声响彻起来。

  “小元哥无敌!”一道兴奋到极致的尖嚎声响起来。

  众人吓了一跳看过去发现是沈万金此时的小胖子圆滚滚的脸庞涨红一副激动得要晕过去的模样。

  “我我买了两万源玉啊!”沈万金激动得打起了哆嗦。

  此话一出众人就又是一静然后那眼睛就通红了起来呼吸加重的盯着沈万金他们此时才记起来之前沈万金可是投了两万源玉压周元获得首席的!

  那得多少倍的赔率?!

  他们之前还在调侃沈万金两万源玉打了水漂但谁能想到最后会是这般结果?算上那些赔率沈万金这一次得有多少回报?

  那种数额就算是紫带弟子都是有点发蒙。

  诸多弟子望着面色涨红激动的沈万金忽然感觉心阵阵发疼这小胖子一通瞎操作后竟然变成了苍玄宗内排名靠前的大富翁?

  这究竟是什么运道啊!

  而当他们这边诸多弟子喝彩的时候那不远处吕松长老也是率先轻轻的鼓起掌来朝着沈太渊送出祝贺的笑容。

  那门下的弟子们也是回过神来于是也是有着喝彩声响起毕竟相对于袁洪取得首席位置他们无疑还是更加倾向于周元。

  两脉弟子的欢呼喝彩声汇聚在一起震动如雷。

  在他们这种欢呼声中陆宏一脉则是犹如死一般的沉寂众多弟子包括着卫幽玄他们这种之前曾经与周元交过手的弟子都是面色惨白的望着这一幕。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在圣源峰近乎无敌般的袁洪竟然会败在周元的手中!

  这对于陆宏一脉的士气打击可谓是毁灭性的。

  在那沉寂中陆宏苍老的面庞也是一片灰白身体都是在颤抖着他的脚跟都是软了一下最后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座椅上。

  “怎么可能…”陆宏喃喃道。

  “他怎么可能打败袁洪?!”

  陆宏干枯的手掌死死的抓着椅背坚硬的椅背都是在此时破裂开来显然这种结果远远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袁洪是他倾尽心血培养的大弟子而且还受到了灵均峰主的指点在这圣源峰根本没有弟子能够与他抗衡。

  这也是陆宏染指圣源峰首席位置的信心所在但眼前这一幕让得他所有的信心都是崩裂开来。

  他脑袋中一片混乱因为他可是很清楚他们这一脉来到圣源峰背负着怎么样的重任。

  那是灵均峰主与其他峰主一番博弈之后的结果。

  如果他们在这里失手未能夺得首席位置那么剑来峰则是会有着巨大的损失那种损失即便是他这种长老都是不可能承受的。

  他跟随灵均峰主多年非常清楚这位峰主心中的执念那就是想要剑来峰成为苍玄宗最强大的一峰。

  但眼下一切的谋划都在这里失手了。

  陆宏此时甚至都不敢看向高空处他可以想象此时那位灵均峰主必然心中震怒无比…

  陆宏眼神呆滞他望着峰顶半空的那道身影忽然心中生出无比的后悔之意若是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将周元拉入他的门下。

  但他当初根本就没有对周元抱有多少的注意也并不觉得这位新弟子能有什么让他在意的地方…再加上陆玄音的缘故他对于周元显然是恶感居多。

  那时候若是收了周元就算是将其冷藏最起码也不会发生今日的事!

  可眼下…再回想起来当初的事陆宏终于是明白什么叫做悔意。

  “完了…”他喃喃道通体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