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元尊 > 第四十四章 苏幼微的进步

  “这玄芒术有两个层次称为青芒与紫芒如今你这个应该算是勉强达到了青芒的门槛。”在那一旁夭夭瞧得周元将玄芒术修炼而成开口说道。

  周元点点头他望着指尖吞吐不定的淡淡青芒道:“这玄芒术的杀伤力的确惊人不过缺点就是凝炼起来麻烦而且太消耗源气了。”

  如果不是他施展龙吸术狠狠的吸了一口天地源气恐怕就是折腾再久他都没办法将这一缕青芒给压缩凝炼出来。

  以他如今这开四脉的实力倾尽全力也只能凝炼出这么一缕所以若是用来对敌就必须一击毙敌否则一旦拖久了玄芒就自散了。

  “若是能够踏入养气境就好了。”周元感叹道踏入养气境才能够真正的算做登堂入室开辟了气府体内就能够储存修炼而来的源气远比如今这样每次要动用源气都只能可怜巴巴的从天地间汲取一缕缕并不精纯的源气好无数倍。

  而体内有了足够的源气支撑这些玄源术才能够真正的发挥出威力。

  不过感叹了一会周元就沉下心来毕竟路要一步步的走如今他要做的就是将八脉尽数打通为以后的修炼打好根基。

  “好了我先去将那头畜生给宰了敢耽误我修炼真是不可饶恕。”周元站起身来对着夭夭招呼了一声便是身形疾射了出去直奔那片山林。

  他已是要迫不及待的试试这玄芒术的威力了。

  进入山林周元直奔深处半晌后他站在一棵大树之上直接就盘坐下来他知道那炎甲犀对气息极为的敏感当他一进入深处时恐怕就察觉到了他所以只需在这里守株待犀就行。

  周元双目微闭十来分钟过去他便是察觉到地面开始抖动起来目光看向山林深处只见得那里一颗颗大树被撞断一道火红的影子狂暴的冲来带来轰隆巨声。

  约莫数丈高的火红影子最后停在了这片空地间那猩红的兽瞳锁定大树上的周元嘴中发出哼唧哼唧的暴躁声音。

  正是那炎甲犀。

  在其身躯表面犹如是披着火红的炎甲炽热而坚固将其牢牢的覆盖。

  “来了吗?”周元居高临下的望着这炎甲犀微微一笑没有再如同以往那般躲避反而是身形一跃落下地面。

  “来吧畜生。”周元对着炎甲犀伸出手指勾了勾。

  似是察觉到周元的蔑视那炎甲犀赤红的兽瞳中顿时狂暴剧增再然后其兽足猛的一踏地面裂开而其庞大的身影便是化为一道火影携带着可怕的冲击力直接对着周元冲刺而去。

  与此同时其身躯上那层厚厚炎甲也是散发出赤光犹如在燃烧。

  空气都是在它的冲击下发出爆炸声。

  面对着一头炎甲犀的死亡冲刺就算是七脉者都唯有暂避锋芒。

  然而周元却是纹丝不动半点没有退后的意思只是眼目低垂经脉之中源气形成漩涡不断的压缩凝炼。

  数息后周元缓缓的伸出手掌只见得手掌上一层淡青色的玄芒缓缓的浮现出来。

  玄芒伸缩不定周元的身形也是在此时暴射而出眨眼间就与那炎甲犀正面冲撞。

  在即将撞击的那一瞬周元手掌成刀宛如力劈大山猛的挥下斩在了炎甲犀那狰狞的脑袋之上。嗤!

  一掌斩下仿佛是有着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下一瞬鲜血暴射而出只见得那气势凶猛的炎甲犀庞大的身躯竟是在此刻一分为二!

  因为身体巨大的惯性力量那一分为二的炎甲犀依旧对着前方冲击了好远的距离最后方才轰然倒塌鲜血染红了地面。

  而周元立于原地动也不动保持着手掌劈下的姿势血雾飘落下来沾染在脸庞上令得其显得有些妖异。

  手掌淡青色的玄芒渐渐的消退周元的身躯微微摇晃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先前那一斩将他的力量消耗得干干净净。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那变成两半的炎甲犀忍不住的咧咧嘴。

  这玄芒术杀伤力真的是太恐怖了。

  而接下来这片山林中的小霸王就该是他周元了。

  ...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而在周元待在深山中安心苦修时那齐岳却是过得极为的不畅快只因这段时间不论他们如何的搜寻都是无法找到那罗浩的踪迹玄芒术更是毫无影子。

  “二公子我们已经将搜寻范围扩大到了许多城市了但却依旧没有半点罗浩的踪迹这个人就像彻底消失了一般。”房间中齐陵面色难看的道。

  齐岳眼中寒芒闪烁半晌后方才道:“这种搜寻力度都找不到我想这个罗浩恐怕连尸体都没了。”

  齐陵眉头微皱道:“你是说他已经被杀了?”

  齐岳咬着牙道:“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被谁杀的但我却有着预感玄芒术恐怕就在周元的手中!”

  齐陵面色变幻莫测道:“若是如此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自从上次的事后周擎加大了对周元的保护力度陆铁山也是将周元所在的区域所有陌生人都驱逐了出去根本就不可能再上演上次的事。

  齐岳眼中阴狠之色浮现沉默了片刻寒声道:“你去帮我将柳溪找来。”

  齐陵看了齐岳一眼虽然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还是照吩咐去做了。

  ...

  夕阳斜下霞光笼罩了大周城。

  大周府苏幼微完成了课程后便是出了府沿着街道往城南的家中而去因为最近周元都不在大周府中所以她每日也没有在府中过多停留。

  少女身影纤细笔直长腿轻轻的跳过路边沟壑马尾跳动间青春活力倒是偶尔引得来回的路人投来欣赏的目光。

  她轻车熟路的穿过一条条的街道而就在她再度转过角落时脚步忽然停了下来抬起美目望着前方。

  只见得那里柳溪斜靠着墙壁在其身边还跟着数道身影。

  柳溪俏脸冰冷美目冷漠的盯着苏幼微后者那副清丽的模样令得她眼中掠过一些妒火冷笑道:“苏幼微跟我走一趟。”

  “你做什么?”苏幼微柳眉微蹙。

  “哼周元偷了齐岳的东西将你带走让他来换。”柳溪冷哼道。

  苏幼微闻言俏脸也是微冷道:“笑话殿下也看得上齐岳的东西?”

  “牙尖嘴利的贱丫头!”柳溪柳眉一竖喝道:“给我抓起来。”

  她声音一落只见得其身后顿时有着两道人影暴射而出周身隐隐有着源气波动赫然是两位开了五脉的实力。苏幼微美眸冷冷的望着那两道射来的人影却是纹丝不动只是待得那两人手如鹰爪一般对着她抓来时她陡然出手。

  只见得其修长玉指点出指尖玉光萦绕凌厉的源气缠绕仿佛漩涡撕裂了空气。

  嗤嗤!

  两指落下那两道人影猛的倒飞了出去肩膀处有着鲜血涌了出来。

  苏幼微玉手微垂一股股源气光流缠绕在周身令得她气势也是节节攀升。

  柳溪睁大美目的望着气势大涨的苏幼微银牙都险些咬碎:“你竟然都打通第六脉了?!”

  她明明记得苏幼微在那一个多月前才打通第五脉怎么会如此之快就将第六脉也打通了?

  “十天前就打通了。”苏幼微淡淡的道。

  在周元离开大周府的这一个多月间苏幼微也并没有闲着她得到了府主楚天阳的全力培训毕竟与爆发型的周元不一样在楚天阳的眼中苏幼微这种稳定型的才能更让人放心一些因此这些时间中也是在倾尽全力的训练着她。

  所以当周元进步的时候她也并没有原地停留。

  柳溪俏脸铁青眼中的妒火几乎要涌出来她修炼多久耗了多少资源才在半个月前打通第六脉然而眼下这苏幼微时间比她少了一倍却是已经追赶上了她这如何不让得她眼红嫉妒。

  “你以为打通六脉你今天就走得了吗?”柳溪寒声道。

  “柳叶给我抓住她最好把这小狐媚的脸给我划花了!”

  随着柳溪声音一落只见得一道人影缓缓的从其身后走了出来雄浑的源气散发出来赫然是七脉的实力。

  苏幼微见状俏脸终于是变得凝重了起来不过就在她心中想着办法的时候忽的心头一动只见得两道身影忽然从那后方射了出来落在了她的身前。

  那是两名看似普通的男子但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源气波动都是达到了七脉的层次。

  “你们是?”苏幼微见到这两人也是一怔。

  那两人低笑一声道:“苏姑娘我们是殿下派来的人殿下就担心那齐岳气疯了找你出气所以一直让我们暗中护着你。”

  苏幼微闻言俏目眨了眨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红唇忍不住的微微扬了扬被柳溪搞恶了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两名男子抬起头看向了对面的柳溪漠然的道:“柳姑娘还请自重莫要被那齐岳当了棋子。”

  柳溪被这两人坏了好事也是气得俏脸铁青不过她也知道有了他们的保护她也不可能再对苏幼微怎么样。

  “该死的周元!”

  柳溪恼怒的骂了一声也没有僵持下去一跺脚便是带着人退走而去。

  “苏姑娘我们先护送你回家吧。”两名侍卫转过头对着苏幼微低声道。

  “麻烦两位大哥了。”苏幼微闻言也没有拒绝顿了顿方才道:“不知道殿下怎么样了?他都消失两个月了。”

  “苏姑娘放心殿下修炼正入佳境半个月后的府试一定会赶回来。”

  苏幼微螓首微点不知道殿下此次苦修结果如何因为据她所知那齐岳如今已经打通第七脉了所以年底的府试他们甲院要夺回第一恐怕少不了一番苦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