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国际制造商 > 第752章 千年乌龟和拉普拉斯妖

  接下来几天,韩义泡在了金陵大学图书馆。

  物理、天文、气象、电子信息、光信息、环境科学、高分子材料与工程、热能与动力工程、通信工程、生物医学与工程,五花八门,什么都看。

  强悍的记忆力赋予了他过目不忘的本领,所有东西看过一遍之后就仿佛印刻在脑海里一般,随时可以调取。

  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的体能消耗量急剧增加。

  人类大脑的主要活动是神经元通过电子运动传递信号,以及维持神经元的膜电位,它的重量虽然只占体重的2%左右,但消耗的能量占整体消耗量的25%以上。

  这还只是正常情况下。

  而像韩义这样的学习强度,那不是25%,而是250%,十倍都不止。

  本来一颗可以维持一天高强度运动的能量胶囊,他现在基本上每1个小时就要吃上一颗,要不然整个人都会虚脱。

  ……

  泡在图书馆整整一个礼拜,直到沈心打电话过来,问他什么时候去南郡岛,韩义才缓缓合起手中的。

  本打算回江心岛,半路上又转道去了雨澜花苑。

  进门前韩义想到了物理界四大神兽之一的,继而联想到地球跟地外文明的差距。

  拉诺的乌龟是说,假如你前方有一只乌龟,你和它同时出发,那么你想超过它必须先到达它原先处的位置,这时它己向前走了一段路了;

  然后你继续追,必须到达它在这一时刻所在位置,此时乌龟又向前走了一段路。这样你永远也追不上那只乌龟。

  当然,这个问题已经被牛顿和莱布茨尼创造出的微积分破解了。

  所谓“永远”应该是时间的无限,而不是时间接近某一个数的极限,拉诺乌龟只能证明当时间无限接近某一值时,我运动距离“总是”小于乌龟运动距离。

  总是不等于永远!

  那么这个定律放大到地外文明,是否也能实用呢?他是否也能成为超越那只千年乌龟的“阿喀琉斯”?

  这个问题还萦绕在脑海,等防盗门自动打开时,韩义又想到了物理界四大神兽之一的。

  法国数学家皮埃尔-西蒙·拉普拉斯于1814年提出的一种科学假设:“我们可以把宇宙现在的状态视为其过去的果以及未来的因。

  如果一个智能知道某一刻所有自然运动的力和所有自然构成的物件的位置,假如他也能够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那宇宙里最大的物体到最小的粒子的运动都会包含在一条简单公式中。”

  简单说就是,如果谁能破解了这头“恶魔”,那么他就能知道宇宙中每个原子确切的位置和动量,能够使用牛顿定律来展现宇宙事件的整个过程,过去以及未来。

  比如,他通过测量空气中电子和光子的撞击值,就能知道宋芸香现在在不在屋里?她的意识形态?甚至于思想。

  因为思想也是一种电子运动的表现方式。

  是不是恐怖如斯?

  ……

  ……

  看过唐伯虎点蚊香……点秋香吗?

  唐伯虎找了7个老婆,天天在家打麻将,然后他遇到了自认为很懂他的丫鬟秋香,经过九九八十一关,终于把秋香娶回家了。

  然而唐伯虎还是太天真了,那个之前欣赏他才华,醉眼迷离读“桃花坞里桃花庵”的秋香,结婚后刚好凑了两桌麻将……

  至于诗集则拿去垫桌腿了。

  这个故事不是要告诉我们女人有多么善变,而是要向我们说明,婚前跟婚后是两码事。

  宋芸香当然没那么夸张。实际上她还没被韩义给彻底俘虏,但身上那股子“雪河清清水,空谷幽幽人”的气质还是被破了。

  当韩义进门后,宋芸香穿着素色家居服,腰间系着围裙在客厅里拖地,那个画风让他不忍直视。

  在他印象中,宋芸香就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代佳人,她就应该跟人谈谈诗词歌赋,又或者穿个无尘服埋首在实验室,当那个“扫地僧”。

  “你怎么有时间过来啦?”撅着屁股的宋芸香头也不转的问到。

  韩义站在转角的铁树旁,随手拿起水壶喷洒着,“我要去一趟新西兰。”

  “噢~我还以为你来问我为什么不去研究所呢!”宋芸香不带一丝烟火气的说到。

  韩义就不喜欢她这个口吻,放下水壶走到她身后,然后“啪”的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

  宋芸香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蹦老远,转回头不可置信的盯着他。

  那副表情就像看到了史前色狼一样。

  韩义面不改色,坐到沙发上说:“别拖了,我帮你重新找了个房子。”

  上次想着让宋芸香临时住一下的,结果忙忘记了。

  宋芸香迟疑了一下,然后放下拖把走到韩义斜对面沙发上坐下。

  “我想去新西兰。”

  “为什么?”

  宋芸香转头看着窗外花园里的松柏说:“在国内我很别扭。”

  韩义点点头。

  他感觉自己现在又向“人渣”迈进了一大步。

  想了想说:“也行。我正打算在南岛那边建造一个大型研究所呢,你顺便帮我负责一下。”

  宋芸香扭回头盯着他看,“你……拉我回来就是帮你做事的?”

  “废话……当然不是。”

  顿了一下韩义又跟道:“人与人之间,除了相互吸引力之外,也要拥有共同的兴趣爱好,那样才能走的更长更远。

  我说的长可不单单是人类的三五十年时间。”

  “那是多长?”

  “起码28厘米。”

  “……”宋芸香感觉这个天没法聊了。

  韩义特别喜欢看宋芸香无语的表情。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能这就是调教吧。

  不对,用“撩骚”比较恰当一点。

  ……

  本来当天下午走的,但是宋芸香爸爸打电话过来让她回去一趟。

  韩义想想也一块跟了过去。

  宋芸香家在浙省海岛市,家里也是独生子女,父母确实是企事业单位普通员工,但是人家爷爷可不一样,多年前曾是浙大数学系的着名教授,发表过很多有影响力的着作。

  可惜,在宋芸香5岁时就去世了。

  所以宋芸香的天赋也有一部分是隔代遗传。

  五点钟韩义和宋芸香登门时,宋芸香爸爸宋钰,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一副学者模样的中年男人,眼珠子差点没惊出来。

  “这位是……”宋钰看着自己女儿问到。

  宋芸香有些尴尬,她真没想让韩义过来,是他厚脸非要跟过来的,而且还用了一些卑鄙的手段逼她就范。

  “伯父您好,我叫韩义。”韩义自我介绍到。

  “还……还真是啊~”宋钰也是非常意外,“那个……韩总您坐。香香,快,给韩总倒茶去……”

  “噢~”宋芸香应了声便去厨房了。虽然韩义不请自来,但好歹也是客人。

  这边韩义坐下后笑道:“怎么没见伯母啊?”

  “呵呵,她单位今天临时有事加班。”说着宋钰又热情道:“韩总,你吃水果。”

  “嗳,我自己来就行……”

  坐了不到半小时,宋芸香母亲回来了。

  等知道韩义的身份后,自然也是一阵惊讶。宋芸香从来没跟他们说过自己认识韩义,更别提两人的关系了。

  中间母女俩进了房间,大约十分钟后又出来了。

  “香香啊,你陪小韩出去逛逛,等下回来吃饭。”

  “噢~”宋芸香走到韩义身边道:“走吧。”

  韩义知道两口子要说悄悄话,便很识趣的跟着宋芸香出了门。

  他今天过来也是为了安宋芸香父母心。毕竟女儿出国是件大事,总要知道跟什么人去的?以宋芸香的性格不可能说出来。

  宋芸香家房子是那种带四合院的自建小洋房,不过有些年头了。

  两人顺着门前的水泥路朝前面的区商业街走去。这里是城西,离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

  走了十几分钟,见韩义一直不吭声,宋芸香忍不住说:“你就不想知道我妈说什么了?”

  “嗯,说什么了?”

  见他随意的样子,宋芸香有些失落,“没什么!”

  韩义感觉自己现在都快练成“他心通”了,宋芸香嘴一撅他就知道她想什么。

  但是懒得去开解,因为很快她就不会再为这些小事去烦恼了。

  茫茫星辰大海等着去他们去征服呢,感情之事实在微不足道。

  刚好前面有两个大冬天穿着腰身很低的牛仔裤、露出一抹白皙的水蛇腰。

  韩义用下颚朝其中一个女孩腰上的水晶链示意了下,问:“知道为什么挂链子吗?”

  宋芸香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摇摇头,“为什么?”

  韩义以专业的口吻说:“意思是脱光了衣服身上还有一件东西,不至于一丝不挂,这是特殊行业从业人员最后的尊严。”

  宋芸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