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人正在说话,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陆槐急促的走了进来,看到陆老爷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和惧意。

  “爹,您怎么来了?怎么也没派人来说一声。”陆槐走过来。

  “怎么?我来看看我女儿,还要跟你打报告不成?”池老爷冷着一张脸看向女婿。

  “爹,我不是这个意思。”陆槐连忙解释。

  “你来的正好,我倒想问问你,湘湘受伤了,你不照顾她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平时就是这样对待我女儿的?”

  “爹,我不是不照顾湘湘,我生意忙,一有空就来看湘湘了。”陆槐说道。

  “生意重要,还是老婆重要?”

  “爹,我饿了,我从醒了到现在还没吃过饭,我现在好饿。”平安拉了一下身旁的男人。

  她是真的饿了,不知道这池湘湘饿多久了,她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没力气。

  “混账东西,我女儿嫁给你,你竟然让她挨饿?”池老爷差点被气死。

  “来人,马上去给夫人弄吃的!你们再这样怠慢,我陆家可不养你们这些懒人!”

  陆槐也很生气,觉得池湘湘太娇气了,不过他现在可不敢发火,陆家的生意还全总指望池家呢。

  “夫人,你饿了怎么不让人给你弄呢?让爹误会我。”陆槐忍不住抱怨。

  “我受伤了,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让谁去帮我弄饭?”平安十分无语。

  “这……”

  “陆槐,你到底把我女儿当成什么了?我女儿的丫鬟呢!”池老爷是真生气了,脸色也非常的阴沉。

  毕竟是首富,身上的气势很足,陆槐有些招架不住。

  “爹,虎妞被相公要走给表妹用了,他说表妹身体虚弱,需要人照顾,我这边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平安立刻说道。

  “混账!虎妞是咱们家的人,卖身契还在你手上,凭什么去伺候旁人!陆槐,你什么意思!”

  “爹,不是这样的……哎呀,湘湘,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让爹误会我呢?”陆槐皱眉看着床上的女人,感觉这个女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他觉得特别陌生。

  “爹……”平安只是委屈的看向一旁的池老爷。

  池老爷只感觉自己的气血上涌,他站起身走过来一巴掌打在女婿的脸上,把陆槐都给打懵了。

  “你亏待我的女儿,现在竟然又来指责她?!我把女儿嫁给你,不是让你来作践的!”

  “爹,我想回家,我不想待在陆家了!”平安直接装哭。

  陆槐已经懵的不能再懵了,但是他知道绝对不能让池湘湘回家,要是真让她回家,陆家就完了!

  以池老爷宠女儿程度,陆家的生意一定会受影响。

  “爹,我错了,湘湘,你跟爹说说呀,我没亏待你。”陆槐还以为池湘湘是那个非他不可的女人。

  “我在这里受伤了没人照顾,饿了没饭吃,你觉得还要怎么样才叫亏待?”平安冷冷的看着他。

  “走,爹现在就带你回家,陆家既然容不下你,咱们就不待了!”池老爷也是个爆脾气,立刻就要带女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