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崩坏神话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老君门下有一徒弟名为灵宝**师,法力也是极为高强的,只不过平日不怎么露面,为人低调,但他就这么一个关门弟子,绝非因陀罗可以抵挡的。

  因陀罗知道得罪了圣人门徒,不由吓得满头冷汗,拱手道:“请悟空道友宽宏大量,告饶,告饶!”

  悟空就道:“你不拿点东西出来表达心意,我又如何饶你?”

  因陀罗又吓了一跳,道:“道友有所不知,那奈何圭、修罗镜、修罗剑等法宝都是老祖的,我只不过是拿来一用而已,这却不敢给道友了!道友有什么别的意思,倒可说来,在下一定尽量满足。”

  这因陀罗是真怕了,得罪了圣人门徒,那不是找死吗?不说圣人出马,单凭灵宝**师一人就能让他化为劫灰。不过,他又哪里能想得到悟空并非是老君的徒弟,只不过是借着虎皮扯大旗而已。

  “嘿嘿!”悟空怪笑两声,听得因陀罗毛骨悚然,“因陀罗道友,我也不为难你。在下久闻幽冥血海盛名,不胜往之,只要道友把这拿来给老孙一看,此事自然一笔勾销,绝不会跟掌教老爷多说半句你和冥河老祖的不是。”

  悟空手中而今已有了,这端的神妙,不过他却不准备修持,而是准备拿给齐天道人修持,但最近齐天道人忙于奔波佛教东渡之事,所以一直没空修持。他知道幽冥血海中的极为神妙,修炼血神子分身,尤其冥河老祖最为厉害,修炼出了四亿八千万分身,在圣人之下简直就好似无敌的存在了。

  因陀罗听到这话,脖子又是一缩,道:“不好,再换一个!我家老祖要是知道我将外传了,肯定得打死我。”

  悟空便冷笑一声,道:“因陀罗道友放心,你若给了我经书一看,我定然不会外传,自己修持便是了。而且,我若不说,冥河老祖怎知道是你将外传了的?呵呵,你若不愿意,那我便也懒得与你分说了,待会儿我家师父来了,你自去跟他老人家说为何要拿我来你血海。”

  因陀罗吓得亡魂大冒,要他去圣人面前说道理,那不是找死吗?而且,他也是深刻见识过元始天尊护短的手段了,在上古第五场杀劫封神大劫当中,元始天尊便为了门下弟子出手几次,而且一出手就是下的死手,基本没有能活下来的。他心中早将三清当成了同元始一样护短的人了,要是让悟空真在老君面前说两句坏话,那岂非真是“吾命休矣”了?

  小命要紧,而且就算传了出去,那恐怕也是许久以后的事情了,而且他也保证了绝不外泄不是吗?到时候老祖询问,自己只要咬紧牙关说并没有外传,倒也还有活命机会,如果让圣人逮住了小辫子,那就别想着能活了,甚至投胎转世都不可能,直接就是个灰飞烟灭,千万年修为落个画饼的下场。

  因陀罗咬牙道:“道友可敢保证,不外传?”

  悟空发誓道:“绝不外传!”

  因陀罗便道:“那好,这我就给你一看好了……”

  说着,便将那拿了出来,悟空得了经书,翻开一看,上面都是古篆,不过却也都能认得,于是一目十行,将内容全部记了下来后,便将经书还给了因陀罗。

  “呵呵,多谢因陀罗道友,而今总算是了却在下的一桩心愿了!道友放心,回去之后在下绝口不提此事,只说是被道友请来做客的。定然在掌教老爷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悟空道。

  因陀罗松了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此事关乎在下性命,还请道友千万不要外传,免得被老祖知道,我也就该死了。”

  悟空笑道:“放心,放心。我已经跟你发誓了,这经书我绝不外传就是了!”

  好个美猴王,手段果真了得,也是因缘际会,加上自己聪慧,抓住了机会,一下就从因陀罗手上诈得了幽冥血海的无上修炼法门!这经书就是讲述如何修炼气血,然后将气血转化为血神子分身,从而提升修为法力的,悟空嫌自己防身技能太少,得了这,心中不由暗暗欢喜,想着等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参悟才行。

  因陀罗见悟空一再保证,也略微宽下心来,拱手道:“既然道友这么说了,我当然十分信服!一看道友便是守诺之人,不愧为道德天尊门下弟子。”

  地藏王为了悟空和冥河大打出手,已经让冥河和因陀罗两人先入为主,认为悟空大有来头,悟空一说自己是老君的徒弟,两人便信以为真了。

  悟空心中暗暗好笑道:“这厮竟然也会说这种委婉的话来,嘿嘿……”

  “因陀罗道友,一会儿我家师父就该来了,不用担心,我定然会为你美言几句,说不得我师父还会赐你两颗丹药呢。”悟空继续哄骗因陀罗。

  因陀罗听得心花怒放,谁不知道太上老君炼丹手段天下第一,随便一颗仙丹都能增长许多法力,这是举世难求的。

  因陀罗道:“不敢当,不敢当。只求道友不要提及我们的误会就好了,以免圣人老爷多想。”

  悟空道:“嗯,此话有理。”

  他也不担心没人来救自己,自己事关如来大计,到时候三清肯定是要来找冥河要人的。

  话说冥河出了血海,在外边等待老君驾临。

  地藏王和老子各自乘着坐骑而来,风驰电掣一般,不时,便已到了幽冥血海。

  冥河站在血海上面,看到来者果然是道德天尊,不由拱手道:“冥河见过道德天尊。”

  老子坐在青牛上边,淡淡道:“冥河,你拿了那魂魄,现在可还在?”

  冥河忙道:“我并非拿他,乃是见那小友天赋异凛,遂请回血海做客。只不过,地藏王菩萨误会了我,所以才劳动天尊大驾。”

  伸手不打笑脸人,老子看冥河说话得体礼貌,倒也不好发怒动手,只是淡淡点头。

  老子就道:“那你便放了人吧。”

  冥河笑道:“放人容易,不过好不容易能见道德天尊一面,却是要求天尊你指点一下道术了。”

  老子心里犹如明镜,冥河什么心思,他怎么不知道?便笑道:“好说,好说。”

  这冥河是想了个好计策,把姿态放低,美其名曰与圣人切磋,然后再放人,输了,也不丢面皮,不会有人说他冥河老祖太怂。这样一来,得了面子,又得了里子,何乐而不为?毕竟冥河老祖也是得道于天皇时期的老家伙了,都说人老成精,这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神通者那就更加精明了。

  地藏王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他为人低调,虽被冥河偷袭打伤,但却也不想再计较了,最近好不容易与冥河安静相处了一段时间,更何况,这里还有圣人在场,轮不到他出头。

  冥河架着一朵血云飞了起来,稽首道:“那就请道德天尊你指教了!”

  自己也想要认识一下和圣人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于是,便将元屠、阿鼻两口神剑祭起,屈指望老子一点,两口神剑就已经飞射了过去,但老子却不慌不忙,顶上现出三花来,花上托一朵玄黄玲珑宝塔,这宝塔号称防御无双,就算是诛仙剑都难以斩开。冥河两口神剑落下,宝塔发一阵黄光,摇晃两下,锵锵两声脆响,便将两口神剑弹开了。

  “道德天尊依仗如此法宝,我却是难以得手。”冥河高声说道。

  “好说,好说!”老子笑呵呵地说道,收了玲珑宝塔去,双手拢在袖子里,显得十分和蔼。

  冥河心中暗暗恼怒,将那两口神剑一指,又朝着老子杀来。

  老子只将袖子一捞,拿出一把刚练成不久的八卦扇来,呼的一声,一阵恶风吹来,立刻将两口神剑吹飞了。

  冥河便道:“道德天尊法力无边,又依仗如此厉害的法宝,恐怕也胜之不武。”

  老子又道:“好说,好说!”

  依旧是笑呵呵的模样,将芭蕉扇也跟着收了,还是坐在青牛上面一动不动,那青牛百无聊赖,不由打了个响鼻和呵欠,气得冥河三尸神暴跳如雷,这也实在是太欺负人了!冥河想不落面皮,但人家道德天尊却根本就不怎么买账,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来对付他。

  冥河这次是真的动了肝火,手中现出一方莲台来,十二品业火红莲,先天至宝,将宝贝祭起,一下就朝老子扔了过来。

  老子面色也略微凝重一下,随即将一方金刚镯拿了出来,随手扔出去,当的一声打在红莲上,又把红莲打飞出去,然后金刚镯落下,就将红莲给套了个瓷实。

  冥河脸色一阵红白,说道:“还请天尊以道术指点!”

  老子微微一笑,收了金刚镯,道:“好说,好说!”

  冥河气得五气郁结,三昧直烧喉头,等收回了莲台,直接就提着两口神剑杀了上来。

  老子盘坐在青牛上面,手捏法诀,空中画了个圆,然后又画了条曲线,画成个太极图来。

  冥河的剑已经斩了下来,这两口剑极为厉害,杀人不染业力,不沾因果。

  老子将那太极图往前一推,这可不是他的法宝了,而是单纯以法力演化出来的,冥河两剑落下,正正斩在太极图上面,却仿佛砍进了棉花里一样,丝毫没有着力的地方。老子手中法诀一变,那太极图旋转开来,随即在太极图上摁了一指,黑白光芒喷溅,直接就将冥河给震飞了出去。

  冥河心中震惊,忙踩了十二品业火莲台在脚下,手提双剑再次杀来,头顶又悬起一方修罗镜。

  “冥河!”老子忽然舌绽惊雷,大喊一声。

  “啊?”冥河下意识回应道。

  “糟了!”

  登时,一股庞大吸力就传了开来,只见老君腰间的葫芦飞了起来,起在空中,葫芦口打开,正对着冥河。这葫芦又是他的一方厉害法宝,呼喊人名,只要应上一声,顷刻间就会被葫芦吸进去,然后化为脓水。

  冥河忙运转法力,血神子分身一个个扑杀上去,砰砰砰爆开,炸得血雾漫天,才将那葫芦口给堵住了。

  冥河刚准备开口说话,老子就道:“好说,好说!”

  只见老子一摁自己脑门,立刻出现一个黄袍道人,一个青袍道人,一个白袍道人,三个道人哈哈一笑,道:“道友,找我们何事?”

  老子随手就指了指冥河,三个道人大笑一声,朝着冥河杀来。

  这正是老子一气化三清的厉害手段,三个道人排列三才,向着冥河而去,冥河大惊,急忙将法宝祭起,运转修罗镜发光射来,但那道人却在空中画个太极,借力打力,反将光芒弹射了回去。

  三道人围住冥河,一人抢攻,一人掠阵,一人施法,有条不紊,不过似乎都是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态,也没用全力,逼得冥河额头见汗,左支右拙。然后那黄袍道人一下上前,给了冥河一掌,正中背心,打得冥河一声大喊:“痛杀我也。”掉下莲台来,又被那青袍道人接住,轻轻一推,呼啸一声就撞在一座山头上面,把山头一下撞得崩塌,白袍道人手一挥,阴阳二气化为一条锁链将冥河给捆了。

  冥河被这一连串攻击打得头昏眼花,已经没了抵抗之力。

  老子笑吟吟道:“你可服气了?”

  冥河闷哼道:“圣人手段果真非同寻常,若有一日我证得混元大道,还要找天尊你赐教的!”

  老子和三个道人齐声笑道:“好说,好说!”

  冥河气得几乎快要昏了过去,道:“今日多谢天尊指点,我这就让他出来。”

  “好说,好说。”老子收了那三个化身,解开冥河身上的锁链。

  冥河逃也似的遁入了血海当中,地藏王看得抚掌而笑,道:“妙哉,妙哉!好说,好说!”

  老子收了三个化身,道:“走吧。”

  地藏王道:“不等他放人吗?”

  老子笑道:“量他不敢不放。”

  说罢这话,老子已经乘着青牛上了天去,地藏王拨转谛听脑袋,下了地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