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塑人生三十年 > 第619章 谢谢提醒

  好友顾盼说了个让骆之怡觉得挺有意思的一个东西,最后似乎可以归结为男人的征服欲与占有欲。

  第二天与表姐龚晓洁去公司的路上,她边缘试探了一下她的想法。

  开着车的龚晓洁略微思考了一下,“这应该不是男人独有,对于我们女人来说,如果男人的层次越高,那种征服感也是不一般的。吸引一个平民和吸引一个王子,能一样么?”

  她说的更清楚了一点,骆之怡受到的鼓励也多一些。

  顾盼讲的对,当她是万众瞩目的明星,那么拥有舞蹈学院学生骆之怡和女艺人骆之怡,显然是不同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龚晓洁问。

  “没什么。”骆之怡坐在后面,没有回应。

  “有心思?”

  “想着怎么演好这次的角色,我的人生经历不多,很随便的一个身份对我来说就是一道很难的考题。”

  龚晓洁道:“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你不止是骆之怡,你还是盛世集团骆之怡。”

  她目视着前方继续讲:“前段时间认识一个姓崔的姑娘,为了一个机会,几乎睡遍了剧组,你能结识陈子迩,这个转折点,比你考上这个大学有意义多了。”

  这些事的确比较少的烦到她。

  结识陈子迩……

  她有一些回忆出来了,第一次他们在泳池相见,那时候人多,她都没注意到陈子迩。

  后来在外面,他的室友无缘无故狠狠踹了一脚顾盼的轿车。

  那件事中,陈子迩一直在旁边看着她。那个眼神告诉自己她惊艳到了当时的大男孩。

  她还记下了那个手机号,尽管他只说了一遍。

  “……得好好感谢一下你们董事长。”在自己回忆的时候,表姐嘴巴一直没停,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最后以这句结尾。

  龚晓洁看她没反应。

  “小怡,跟你说话呢?”

  “啊,好,是得好好感谢,这一次这个机会,金总说,也是他决定的。”骆之怡回应道。

  “你怎么了?压力这么大?”龚晓洁觉得奇怪,不过看她似乎不太想说,于是没有深问,只是说道:“那这事你记在心里啊,别忘了约人家,还得尽早,好让人安排时间。”

  骆之怡听了进去。

  今天是不行了。

  薛博华找上陈子迩了。

  直接到地下停车场等着他。

  陈子迩同史央清一起从电梯里出来,薛博华推门下车之前现在里面观察了一会儿,因为他看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动作。

  离开了这么许多天,似乎发生了些意料之外的事。陈子迩的外套领子没有理顺,史央清非常亲昵的帮了他一下。

  微微皱眉,然后下车。

  “史总,好久不见!”

  史央清同他打了招呼,之后上了自己的红色宝马。

  车走之后,陈子迩对他说:“走吧,我们也出发。”

  薛博华却没动,而是含着颇有含义的笑容看着他。

  陈子迩觉得奇怪,“怎么了?”

  上了车,薛博华说:“我能问问你和史总,怎么回事吗?”

  “很明显吗?”

  老薛颇为惊讶,不是惊讶于这件事,而是惊讶于陈子迩的坦诚。他露出个哭笑不得的表情,大佬的风格真是不一般。

  “怎么做到的?”

  “硬做到的。”

  薛博华一迷糊,视线往下看了看,“有多硬?”

  陈子迩无奈。

  “说说今晚在哪儿吃吧。”

  车子继续往前开,外面的天色已黒,黑夜下的中海灯光总是让人觉得充斥着金钱的浮躁诱惑。

  载着两人的银色跑车穿梭在车流里,异常的引人注目。

  “还是你的车开着舒服,”薛博华感叹,“豪车美人……不错。不过老陈,咱俩是朋友,我必须得提醒你。”

  “说。”

  “少年风流我可以理解,但是,你现在树大招风,做这些事,要思虑周全些。”

  陈子迩觉得他话里有话,他是指,会有人暗中使绊子。

  “你觉得会有人以此来攻击我?”

  薛博华说:“人们总喜欢站在道德高点去指责别人,这让他们一个个都看起来体面。”

  陈子迩也理解。

  他在想一定会有这样的人,只是他不知道是谁。

  “谢谢提醒。”

  驱车半个多小时到一家中餐厅,终于见到了秦韵寒,今晚的女人穿的休闲,仗着屋里暖气,她只简单穿着白色衬衫和牛仔短裤。

  旁边还有一个男人。

  “我来介绍一下吧。”薛博华主动请缨,“这位是陈子迩,老陈,这一位也是我和小寒姐的老朋友,姓赵,名由之。”

  他说的很正常。

  陈子迩却是眼睛微闪,昨天说的就是这人啊。

  “陈先生你好,我是赵由之,”他有两分小帅,面皮细嫩的让人觉得像是偶像小生,“其实不用介绍,陈先生我想没有几个人不认识的,早已经如雷贯耳了。”

  陈子迩简单笑笑,“你好。”

  还没等两人说完,秦韵寒悠悠道:“没想到小华子真能把你带来!”

  她转头对薛博华,“你知道吗?现在我都约不到他了。”

  赵由之摆着微笑脸,眼眉往下垂了几分。

  老薛则问:“是吗?”

  陈子迩翘着二郎腿摇头,“不是。”

  不一会儿四人开始用餐。

  秦韵寒刚刚只是小开一下玩笑,其实他俩四天前才见过,只不过她想要的东西,陈子迩没有告诉她。

  她想知道盛世地产对新项目的规划,陈子迩又不傻,她想参与这个项目,陈子迩没有很干脆的答应,甚至有点婉拒。

  他当然把秦韵寒当作是朋友,可是盛世地产的前景就如同盛世电子一样,对于这两家以及盛世投资在内,股权的开放都是很谨慎的。

  除非你真的有陈子迩自己不具备的资源或优势,并且能对推动公司发展有战略性作用。

  他性格大方归大方,但这和把一车一车的钞票往人家家里运,是两回事。

  说的直白点,这个资本和权利双密集型的产业,他陈子迩兜里揣着钱,旁边坐着官二代,脑子里是先知,这么好的形势,对面坐着的又不是我老婆,给你进来占个股,图什么?

  图这份友谊?拉倒吧,朋友的确是朋友,但必须给她输送好处不然就翻脸的朋友还是少来点儿好。

  当然,直接对朋友拒绝也显得很不义。

  所以陈子迩今晚来了,听她几句抱怨,耳朵又不会很疼。

  但是赵由之很不开心你在我这里被爱的那么高贵,却在别处显得那么卑微。

  尽管秦韵寒才说了那么一句话,但是他感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