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26 滚吧(终章一)

  腊月三十,除夕。

  秦泽赶在大年夜前回到沪市,王子衿不肯跟他回沪,当然也不会跟他回来过年了。他答应过姐姐,要回家过年的。王子衿也不愿意他待在王家过年,王家的人不待见他,待着受气么,王子衿不舍得。

  往后的日子估计少不得沪市京城两地跑,王子衿没和他约定多久去一趟京城,一副你自己意会的意思。

  秦泽的根基全在沪市,姐姐和苏钰也在沪市,他不可能陪王子衿留在京城。以后难免要做一对异地夫妻。好在沪市到京城,乘飞机也才两个半小时的路程。

  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回来的时候拎着一只行李箱,先回了趟家,姐姐见他孤身回来,暗暗松口气。绝口不提京城的事,绝口不提那个永远不想再见的闺蜜。就好像弟弟真的只是出去旅游一趟,回来了,就又属于她了。

  趁着老爷子在书房,妈妈在客厅,姐弟俩在房间里热吻。

  “怎么不穿裙子,你这样我很难开车门。”秦泽一手搂着姐姐纤腰,另一只手在她浑圆结实的臀部游走。

  姐姐今天穿的是白色针织衫,配一条修身铅笔裤,这种裤子特别显腿,又直又长,好想给她量量。再就是能很好的勾勒出完美的臀型,屁股不翘的女人不适合穿修身的铅笔裤。

  秦宝宝恹恹的推开他,“你别,我身体不舒服。”

  秦泽紧张道:“感冒了?来,我给你把把脉。”

  装模作样的扣住姐姐手腕,沉吟一下:“嗯,是有点小感冒,不过无妨,我来给姐姐打一针就好了。”

  其实他把不出任何病情,把脉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卵用。中医靠把脉来对病者血管进行粗略评估,仅此而已,基本上单靠把脉其实无法下任何正确的诊断。

  秦泽下半身贴着姐姐的滚圆的臀部,蹭了蹭:“十八厘米的大针管,可能有点疼哦。”

  “呵。”秦宝宝不屑的笑一声:“脑子里就这点事。”

  “一日为姐姐的炮手,终生为姐姐的炮手。”秦泽一脸认真。

  两人分别一个星期,本该天雷勾地火,恋奸情热,在爸妈眼皮子底下疯狂开车才对,但秦宝宝身体确实不舒服,秦泽虽然把脉不出,但看她神色能看出一些。

  “就是头有点晕,乏的厉害,老想睡觉。”秦宝宝皱着小眉头,可怜巴巴的神色看弟弟,道:“可能是没休息好。”

  “那你睡一觉吧。”秦泽搂着她上床:“我就在边上守着。”

  秦宝宝脱掉铅笔裤,两条大长腿白嫩白嫩,修长性感,白花花的皮肤衬着蓝色蕾丝边的胖ci,她察觉到秦泽火热的视线,趁他魔爪伸过来之前缩进被子里,嗔道:“我可真睡了,上了床就不能开车了,不安全。”

  上床开车的行为不啻于以200码的时速绕着交警打圈,妈妈和老爷子就是交警。

  .......

  下午五点,天早早的暗下来。

  裴南曼别墅,苏钰懒洋洋的蜷缩在单人沙发,房间里空调输送暖风,黑色的秀发披散在肩膀,精致的脸蛋满是倦意,昏昏欲睡。

  裴南曼从外面走进来,皱了皱眉,把角落里的加湿器打开。她有点鼻炎,冬天开空调如果没有加湿器,鼻子会很不舒服。

  “别睡啊,下来帮我剁饺子馅。”裴南曼说。

  “累,不想去,”苏钰眼睛都没睁,语气慵懒:“让东来和紫琪帮你呗。”

  “他们不会。”

  “说得好像我就会是的。”

  裴南曼也不生气,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一口,“他还没回来?”

  “不管他。”苏钰语气幽怨:“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呸,隔壁老王。”

  “现在怕不是在京城乐不思蜀咯。”裴南曼酸溜溜的感慨道。

  苏钰幽幽叹口气。

  一想到秦泽心里就火,那家伙估计是怕她有情绪、阻扰,悄溜溜的跑京城去了。飞机落地才发短信告诉她。

  这是去认错了吧。

  这是要复合的节奏么?

  苏钰当时就气的在床上360度打滚,加尖叫。

  苏贵妃只差一步就能登上皇后宝座,从此母仪天下。谁料那个王家废后竟然回光返照,卷土重来,杀了个回马枪。

  老王不死,本宫永远是妃么?

  真特么想丢她一百个蕾姆,砸死她。

  因为秦泽的事,先后和父母吵了好几架,算是半决裂了。苏家和外婆家都不能去,她也不愿意去,大年三十的,除夕夜只能跟着曼姐过了。

  还好曼姐是只单身狗,自己可劲儿的噌除夕,不用看男主人脸色。

  “不剁饺子馅是吧,”裴南曼斜眼:“我也可以选择带东来和紫琪去李家过年,奶奶很想他们。”

  苏钰紧张起来,苦着小脸:“曼姐,大家都是单身狗,单身狗不应该相互取暖,并且舔毛吗?你不能做这么过分的事。”

  单身狗....

  裴南曼眼角跳了跳。

  “你这个小三当的,我都替你心酸。”裴南曼唉声叹气。

  苏钰神色一暗。

  苏钰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接通电话,然后脸色阴转多云,多云转晴,瞬间明媚起来,撒欢的跑出门去。

  裴南曼跟着下楼,听见苏钰大长腿不停连跨台阶的脚步声,到了客厅,果然如她所想,那个男人回来了。

  她那个没什么骨气的闺蜜一个乳燕投林扑到男人怀里,傻笑。

  “你来我家干嘛。”裴南曼没好气道。

  “接我老婆回家过年。”秦泽道:“哪有过年在朋友待的道理。”

  “你正牌女友呢?”裴南曼问。

  “在京城,没回来。”

  “呵,千金大小姐,请不动了吧。”

  秦泽也不解释,抚摸苏钰的秀发:“我们回家吧,我爸老挂念你了。”

  “可以吗?”

  “当然可以,”秦泽柔声道:“以后每年的除夕咱们都一起过.....除非我去京城了。”

  “京城.....王子衿她.....”苏钰顿了顿,懂了,不再提,眉眼中扬起明媚的笑意,改口道:“走吧。”

  “诶,”裴南曼叫住:“走之前先帮我家把菜做了。”

  苏钰转头,不悦道:“我们又不在这里过年,你自己做呗,我们要赶回去吃饭啦。”

  裴南曼柳眉倒竖:“我一巴掌打死你这个见色忘义的小蹄子。”

  苏钰一缩脑袋:“帮她做帮她做,瞧她可怜的嘞。”

  秦泽寻思着做一顿饭顶多半小时,便同意了。

  裴南曼进厨房做他帮手,砰砰砰的剁饺子馅。

  “花样还挺多的,”秦泽看了眼饺子馅,啧啧两声。

  有韭菜的,有牛肉的,有蛋黄的,有白菜猪肉馅的,连驴肉都有,但量都不大。

  “你就负责把肉剁好,调料交给我,包饺子会吗。”

  “我有什么不会的,我这十几年的厨艺。”裴南曼自信满满。

  结果包出来的饺子毫无美感,就是强行捏在一起的,更像汤圆。

  “反正能吃就行了对吧,我本来就是实用主义者。”裴南曼狡辩道。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秦泽点头。

  你乃子比我大,你说的对。

  顺便再给她做了一桌丰富的家常菜。

  裴南曼嗅着菜香,反思道:“我的厨艺是不是真的不行?”

  秦泽敷衍:“棒棒哒。”

  “得了,”裴南曼翻白眼,“紫琪和东来都不喜欢吃我的菜,但他们不敢说,苏钰倒是经常打击我。”

  秦泽讶然道:“吃错药了吧,你竟然承认了?”

  裴南曼当即扬起眉,抓起锅勺作势要打,随后无奈叹口气,放下来:“王家那边搞定了?”

  “算是吧。”

  “打算什么时候办酒席?”

  秦泽沉默几秒:“领证,不办酒。”

  “王家人能同意?”

  “我管他们同不同意,等子衿姐怀了肚子,他们不认也得认。”

  裴南曼莞尔:“将来少不得要被王承赋穿小鞋,寒门娶千金,想要能大声说话,就少依赖他们,将来啊,小事找王家帮忙无所谓,大事别依靠他们,明白吗。”她柔声道:“王家枝叶繁茂,能量大,但总有他们的短板,只要你生意越做越大,就会他们请你帮忙的时候。记住,可以合作,不能依附,这是曼姐的经验之谈。”

  秦泽点点头:“以后会多向曼姐取经的。”

  裴南曼和李家的关系,值得他借鉴和参考。

  “李家终究比不上王家,你的路子,还需要自己摸索,曼姐再给你提点意见,灰色产业链千万不要碰。以后别只想着赚钱,努力去提高自己的影响力,是商人的影响力,而不是明星。让更多的人离不开你,离不开你的东西。虚拟现实技术就是很好的一条路子,争取做这一行的龙头企业,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以后不妨多试着做实业,不要怕臃肿,臃肿也有臃肿的好处,等到哪天你把政府给“绑架”了,想你死的人都忌惮你死,你就安全了。”

  “最好再把影响力扩充到国外,把自己打造成“民族骄傲”式的企业,这样你才算真正高枕无忧。只在国内摸爬滚打,终究是不保险。做到这一步,你就做到了以商克政。”

  秦泽若有所思。

  “有时候挺羡慕苏钰,虽然男人不怎么靠谱,但也不赖,该疼的时候疼,该宠的时候宠,反正她自己也觉得这样挺好,嘴上要面子嚷嚷打倒王子衿,其实也就那样了。”

  “你也可以找一个靠谱的男人,外头追你的男人不少吧。”秦泽挤眉弄眼:“有碰头让你心动的男人吗?”

  “有啊。”裴南曼淡淡道。

  “真有?”秦泽吃了一惊。

  裴南曼促狭的目光:“是不是心里不平衡,不舒服?”

  秦泽忙摇头:“我就是很好奇,什么样的男人让您老人家动心。”

  裴南曼一个板栗敲他脑瓜,杀气腾腾:“老人家?”

  秦泽咧嘴。

  裴南曼恍然,目光闪动:“当然是很优秀的男人,聪明、睿智,初见时并不起眼,但以极快的速度成长,从一株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偶尔会像不成熟的孩子,说话做事对待感情,都稚嫩的让人恼火。可这些都不足以掩盖他的光芒,他站在哪里,哪里就会为他喝彩。你会发现,在他面前,其他男人都显得平庸且无趣。”

  “世间还有这种男人?”秦泽挠挠头,小心翼翼道:“曼姐,不会是我吧?”

  “不是。”裴南曼道。

  “那我就放心了。”

  裴南曼嫣然一笑:“滚吧。”

  “好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