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23 不是一巴掌的事

  晚饭定在京城一家很有名的竹香园,江南庭院的装修风格,很受京城达官显贵的喜欢。出入此地用餐者非富即贵,高昂的价格摆在那里,普通人即便进来,看一眼菜单,也会默默离开。

  临近春节,竹香园的生意并没有因此冷清,反而更加火爆,那些或在外打拼,或被丢到外地历练的官富二代等等,都已回了京城,在假期里吃喝玩乐。

  王子衿一伙人来的有点晚,订的位置因过时作废,到竹香园时已经没有雅间,最后一个大包间刚刚也被人订走了。

  “都是赵铁柱啦,非要打牌,来晚了。”

  “多大的事儿,换地方呗。”

  “可我就想吃这家。”

  小团伙叽叽喳喳着,正准备离开,张明诚突然被人叫住了。

  张明诚回头看去,喊他的人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也是二代,叫唐文兵,两人平日里走得很近,张明诚八面玲珑的性格,跟谁都能走得近。

  “文兵,好巧。”张明诚笑道。

  “你也来这儿吃饭?哪号包间,待会我过来找你。”唐文兵也笑起来。

  “正准备走,没包间了。”

  “没了吗.....”唐文兵想了想,道:“要不跟我们一起?我们在大包间。”

  “方便么。”张明诚犹豫道。

  “方便,只要你们方便,我们就没问题。”唐文兵看向一群与自己并非一个圈子的二代,都是惹不起的二代们,至少他是惹不起的。

  王老爷子当年便已是大佬,能和他同事的,职位何止不低,都是些实权人物,十几年过去了,自然也就爬的更高,走的更远。

  大包间宽敞,足以容纳两桌人,两桌之间隔着一个水墨画屏风。包间四角摆着兰花,东侧是一个博古架,西侧是一个书架。窗户是古代那种木质镂空窗。

  这本来是用于大型聚会的包间,今天被以黄巍为首的二世祖们包下。

  一流的二代从政,二流的二代从商,三流的二代混吃等死。在座的七八人里,商政都有,皆以黄巍为首。

  黄巍是京城人,但老子以前在江南地区任职,慢慢攀爬中,调到京城,直到朝廷更新换代,作为庞大班底中的一员,如期得到提拔重用。

  属于新生派势力。

  黄巍依仗父亲的权势,在商场如鱼得水,在京城,地位也水涨船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一点都没错。

  最心高气傲的时候,一度觉得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二代们不过如此。在商城磨砺几年,稳重了,但也更自信了,不再把倨傲摆在脸上。

  “黄总,有没有兴趣搞实业?”一个被父亲丢到山东小县城历练的二代,打趣道:“只要你过来投资,我就给你开绿灯,你拿钱我拿政绩。”

  黄巍笑道:“你少害我,你那破地方,搞房地产都得血亏。现在做实业的,要么亏,要么举步维艰只求生存,做大做强的,又太过臃肿,傻子才做投资你。”

  其他人纷纷大笑,插科打诨。

  因为是老朋友,说话不怎么顾忌。

  正说着,房间的门推开,说要出去抽烟的唐文兵回来,身后还领了一票的人。

  “给你们带了几个朋友过来。”唐文兵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情况。

  黄巍等人自然没意见,甚至有人很欣喜,官二代也分三六九等,一个个小圈子,没有熟人“带路”或者父辈官职不到,很难融入高等圈子。

  他们自身已经算很不错,但比起张明诚一伙,要差点。

  黄巍第一眼就看到了王子衿,愣了愣,先皱眉,继而神色如常的笑了笑。

  根据他打听到的消息,王子衿和秦泽已经分手了,一个失去王家做靠山的草根,何足挂齿。而且之前的想法是错误的,秦泽并不是王家的白手套,甚至他和王子衿的情侣关系王家也是不情不愿。

  如果和王家有利益牵连,他自然不会动秦泽。

  黄巍相信,不止自己一个人注意到秦泽,不是他的明星光环,而是他创下的一个个令人咋舌事迹。

  以前他在娱乐圈、金融行业混的风生水起,嫉妒他的人,能力不够,能力够的人,又嫌他规模不够。毕竟把秦泽的产业拆分出来,虽说都不错,但也不至于让黄巍动心。

  真正动心的是虚拟现实技术,那才是好东西。黄巍觉得就算自己不动心,别人也会动心。只不过他更早的看到这一块利益。

  前景绝非娱乐公司和私募能相提并论的。

  秦泽比他想的执拗,护着盘子里的食物不允许任何人分一杯羹,既然不要入股,那他就自己拿。

  目前看来,他做了件损人不利己的人,如秦泽所言,只要撑一段时间,盗版的影响就会缩小,他也确实没办法,时代在发展,法律在完善,没以前那么好操作。

  但只要秦泽继续做大规模,黄巍就有很多办法卡住他,逼他就范。

  两桌人隔着屏风吃饭,在唐文兵的带动下,身边的人陆续过去敬酒,攀谈。

  王子衿小团队里又有张明诚这样八面玲珑的人,其他人情商也不低,迅速打成一片。

  但黄巍注意到一个细节,过去敬酒的都是自己身边的朋友,而对方似乎一个都没过来。

  地位落差就显出来了。

  黄巍暗暗皱眉,以家里老子现在的权势,他比隔壁桌最大的二代也差不了多少。但也知道人脉比意气重要,便端着酒杯过去。

  他和张明诚谈笑风生,和赵铁柱拍肩大笑,每一个人都很给他面子。端着酒杯打圈,到了王子衿,黄巍笑眯眯道:“子衿姐,上次在沪市碰到没来得及喝一杯,来来来,满上,干一杯。”

  但王子衿没搭理他。

  这就很不给面子了。

  黄巍那几个朋友或许不知道,王子衿的发小们却是知情的,黄巍在沪市搞得小动作,因为事关秦泽,秦泽又事关王子衿。

  发小们都觉得秦泽是被黄巍整了,所以又跑京城来抱王家大腿。

  十足的一个渣男。

  “滚一边去。”王子衿面无表情,但言辞犀利。

  黄巍笑容渐渐消失,看了看王子衿,又看看她的发小们,嗤笑一声:“看不起我是吧。”

  大家都是二代,我老子现在位置不比你老子低,或许说比你老子还要高,你有什么底气在我面前高高在上说这样的话。

  王子衿当他不存在,自顾自的夹筷吃饭。

  王家嫡孙女的目中无人气焰,那可比谁强,比谁都嚣张。

  这是秦泽和秦宝宝永远都见不到的一面。

  黄巍面皮抽了抽,“懂了,为秦泽啊?啧啧,你俩不是分手了吗。难道余情未了?那你早说啊,他要是你王家的人,我就放过他。可惜他不是,你又何必?被人家始乱终弃,灰溜溜的跑回京城,我搞他是为你出气。我都没让你说谢谢......”

  “啪!”王子衿抬手一巴掌。

  包间顿时寂静。

  想着要不要当中间人出场做和事老的唐文兵彻底傻了。

  二十几号人,目光全落在王子衿的脸上,以及黄巍渐渐狰狞的脸上。

  黄巍面色狰狞:“你再动个手试试。”

  王子衿反手又一巴掌:“啪。”

  被人扇巴掌的滋味,别说现在,就算以前他都没经历过。黄巍当场炸了,一挥手,把酒杯碗筷扫落在地,“我特么.....”

  他话没说完,一桌人,十四个,“哗”一声站起来,每个人都冷冰冰的盯着黄巍。

  赵铁柱和张明诚伸手握住啤酒瓶......

  黄巍脸色微变,进退维谷。

  王子衿瞅着他,冷笑:“打你怎么了,你是想和我打架,还是和我王家打架。和我打架的话,可以的,你现在动手试试?我不知道你朋友敢不敢动手帮你,但我的朋友能把你打残信不信。”

  “要么试试和王家打架,看你老子愿不愿意,看他愿不愿意为你和我王家掀桌子。下一届开会,老子或许希望再往上挪一挪屁股,我爷爷虽然退休了,但他要是出面“提点”几句,你猜家里老子能顺利吗。”

  赵铁柱咧嘴:“算我赵家一个,反正我老子就我一个崽。”

  “呦,黄家多厉害啊,吓的要死。”

  “姓黄的,你舅不是在我外公手底下干活嘛,悠着点啊,好久没找乐子了。”

  “啧啧,得了几年势,嚣张的嘞。”

  一群人冷嘲热讽。

  黄巍顿时不说话。

  黄家崛起的快,根基不稳的弊端也随之而来。盟友少,人脉不足,这是每一个新崛起家族不得不承认的短板。

  反观王家,那尊定海神针撇开不谈,王家是京城老牌家族,就像四合院里的老榕树,根深蒂固,你永远不知道它的根茎蔓延到什么地方。

  盟友、姻亲、世交、门生.....枝繁叶茂。

  别说扇一巴掌,就算把他打进医院,黄家也未必愿意和王家掀桌子对着干。

  “废物,难怪只能通过家里的关系捞点钱,腰包鼓了,就觉得老子第一天第二,开始目中无人了,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先不提秦泽和王家有没有关系,即便没有,最多十年,你就会被他远远甩在后面,连背影你都看不到。紫晶科技是我的,东风有我的股份,你记好了,再敢动我的东西,下次就不是一巴掌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