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21 团团围住

  “信你才怪哦。”赵铁柱嗤的一声,狠狠吸了一口,红光闪耀,香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短去三分之一。

  吐出一口绵长的青烟,赵铁柱炫耀似的朝秦泽扬起眉头:“看到没,哥哥是当过兵的,身体棒着呢,肾不好?不存在的。”

  秦泽低头,看了看烟,也吸了一口。

  “但是嘛,浪子回头金不换,年轻的时候浪一浪,年纪大了,就该顾家,顾媳妇,不能再找妖艳jian货......”赵铁柱愣愣的看着他。

  只见,秦泽嘴里的一整支烟,咻的一下就见底了。

  赵铁柱:

  “我这肾也就一般般。”秦泽装了个暗逼,好奇道:“既然不信我,你为什么还要帮我?”

  赵铁柱没回答,默然片刻,无奈道:“还不是为了子衿,这丫头虽然小时候机灵古怪,你别看我们叫她姐啊,那是小时候的打下的交情,其实现在都把她当妹妹看,人是聪明的,可再聪明的人,没谈过恋爱,缺乏感情经历,很容易就因为一念之差做出错误的决定,那可就是大半辈子的心结了。她啊,还是忘不掉你。”

  “虽然你是个渣男吧.....但我觉得比王明诚要好那么一丢丢,那小子喜欢王子衿是真的,但再喜欢,也不会纯粹,王子衿的家世背景,能力手腕,最适合当他张家少奶奶。我们这种大家族的婚姻大事,不得不考虑很多东西,很难用单纯的喜欢来选择结婚对象,嗨,跟你一介草民说这些干嘛。”赵铁柱说最后一句话时,语气满满的优越感。

  秦泽面皮抽动:“真对不起哦,原谅我只是一介草民。”

  “虽说这也没错,择偶嘛,当然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可你知道为什么当初我在沪市看到你之后,我就不反对你俩了?”

  “不知道。”

  “你虽然是个渣男.....”

  “能别提渣男吗?”秦泽很辛苦的压住沸腾的洪荒之力,别人说他是渣男就算了,你这个老司机有什么资格一脸高高在上的姿态唾弃我?

  “行,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给你留点面子。”赵铁柱说:“因为你对子衿的喜欢,没有掺杂太多的利益,第一次她带着你来见我,我看出你心里是抗拒的,甚至觉得有点丢脸,所以你当着我的面握碎骨瓷杯,尽管有点幼稚,但我还蛮欣赏。你很自信,自信的觉得自己不需要靠女人也能越混越好,这种男人的自信和抵触,王子衿是看不懂的。”

  “听说你新捣鼓的什么游戏设备,核心技术被人偷了,如今盗版遍地横生,大家都以为你这次来沪市是因为给人欺负了,又回来抱王家大腿。”

  “你不这么觉得?”秦泽好奇的看他,心说,铁柱哥莫非还是我的知音?

  “当然不,因为我暗示你,你才来京城的嘛,要不然你现在还在沪市缩着做亀頭。”赵铁柱拍拍他肩膀:“我还是很欣赏你的,你很有前途,阁下和不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八百年前我就说过了。”秦泽翻着白眼拍开他的手臂:“那要不你去子衿姐那里给我求求情?”

  “我才不嘞,这不是讨骂嘛。”赵铁柱一口拒绝。

  “那你带我进王家?”秦泽改口。

  “我才不嘞,这不是讨打嘛。”赵铁柱依旧拒绝。

  秦泽愣了愣:“那你过来干嘛,你这个友军有什么用。”

  赵铁柱:“我过来看热闹啊,你啊,继续演你的苦肉计,这招是渣男老公百试不爽的绝招。”

  秦泽:“......”

  赵铁柱起身,拍拍屁股:“我先进去找子衿玩啦,你慢慢熬,咱们京城的冬天,滋味挺不错吧。”

  秦泽追着路虎跑了两步,拍打车窗:“喂喂,你忽悠我过来,束手旁观不管了?”

  赵铁柱:“呸,渣男,我凭本事忽悠的,为什么要我负责。”

  路虎渐行渐远。

  而秦泽被警卫拦在外面。

  敲你马哦,赵铁柱。

  赵铁柱走后没多久,一辆秦泽看不懂标志的轿车缓缓驶来,透过轿车的前挡风玻璃,他看见里面坐着的男人,王承赋,王子衿的爸,他的未来岳父。

  下意识的,秦泽挺直了腰杆。

  但轿车毫不留恋的与他擦身而过,未来岳父似乎没看到他。也对,他戴着口罩。

  另一边,赵铁柱畅通无阻的进了王家,在王家大院里停好车,直奔主楼大厅。

  王家老爷子是赵铁柱父亲的老首长,赵铁柱是王子衿小学和初中的马仔,他进来甚至不用警卫传话。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王家一家人聚在大厅,保姆在厨房准备午饭,赵铁柱进了大厅,首先看见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的王老爷子,他立刻端正神态,举止规矩,踏进客厅,先喊一声:“老爷子!”

  王老爷子睁开眼,和颜悦色:“嗯。”

  王妈妈笑道:“赵彪,吃过没。”

  赵铁柱坦然:“没呢,我过来蹭饭的。哦,对了,子衿我在门口碰到秦泽了,嘿,他被我揍了一顿,哭爹喊娘的求饶。”

  杨萍眼睛一亮,大为振奋:“打的好。”

  王子宁也跟着高兴:“铁柱哥你早该来了。”

  一屋子大人摇头失笑。

  王子衿瞟了他一眼,“下手重吗。”

  “当然重啊,都哭出来了。”赵铁柱哼哼道:“我就是为你出气,你要不解气,待会出去我再揍他一顿。”

  王子衿“哦”了一声,翻出一瓶云南白药丢过去:“擦擦吧。”

  “好嘞!”赵铁柱脱了外套,把里衣撸上,小腹一片淤青,龇牙咧嘴的擦着:“真特么的疼,差点老命没了。”

  杨萍和王子宁一脸懵逼。

  杨萍垮着脸:“铁柱哥,你打不过他么?”

  赵铁柱忙摇头:“我让着他的,毕竟不好以大欺小。”

  王子衿翻了个白眼。

  擦完药,他坐在王子衿边上,手肘子轻轻捅一下子衿姐的小纤腰,被后者瞪了一眼。

  “人还在外面呢,是死是活你给句话啊。”赵铁柱压低声音。

  “是死是活关我什么事。”王子衿板着脸。

  得,看来心里还有气。

  赵铁柱为秦泽默哀三秒,心说,兄弟,你继续在外边吹冷风吧。

  吃的苦中苦,方能睡美人。

  于是他又转移话题:“吃完饭爬长城去,待会张明诚他们要过来,话说这小子最近还来吗。”

  王子衿摇摇头。

  赵铁柱嘿了一声:“挺聪明的啊,故意不过来。”

  正说着,王承赋回来了,他今天工作不忙,能挤出时间回家吃饭。

  王承赋的外貌比他年纪更大,两鬓斑白,眉心的“川”字纹极深。哪怕有很好的保养身体,也难掩他日积月累的疲态。

  除了那些因为年纪大而身体发福的大佬,其实一个官,是好是坏,能从外表看出端倪,不能说绝对准确,但确是有几分道理。

  比如刚到中年,便红光满面肥头大耳的官员,不用说了,肯定是个享福的。

  而殚精竭虑的官员,通常都能在外表上直观的看出来,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女人的肚皮上殚精竭虑,所以说这个说法不准确,但有几分道理。

  只要我开车快,河蟹就追不上我。

  还没到饭点,在几个晚辈的叫声中点点头,王承赋和父亲打了个招呼,径直上楼去了。

  他人刚走,不到五分钟,张明诚来了。

  张明诚比王子衿大一岁,比赵铁柱小,是个极其俊朗的年轻人,透着一股让长辈非常赏识的温文尔雅。

  “哎呦,明诚来啦!”张灵燕笑容满面。

  “明诚哥。”

  “明诚哥。”

  一屋子的人都显得很高兴,相比起外头那个吹着冷风的可怜虫,这才是王家中意的女婿。

  张明诚很会来事,懂得讨长辈的欢心,他其实来王家的次数不多,但每次来都会带点礼物,嘴巴也甜,小姑二姑的叫。

  王老爷子就说过,他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儿,非常看好。

  “怎么才过来。”张灵燕低声道:“你倒是别来啊,子衿让人偷走了,看你后不后悔。”

  王子衿皱了皱眉。

  张明诚尴尬道:“小姑,别开玩笑了。”

  饭桌上,王老爷子破天荒的指点迷津,提点了赵明诚和赵铁柱几句,顺便考了考他们。张明诚认真给出看法,赵铁柱则是哼哼唧唧,左顾言他。

  这就是个不争气的。

  王家对他的看法比较一致,倒是王承赋对赵铁柱评价还算不错。

  做事莽,不够心细,粗鲁的毛病和他老子几乎一脉相承,但很奇怪,能和他交朋友的,大多都能掏心掏肺。

  就比如王子衿一大堆朋友里面,就赵铁柱能够和秦泽打的火热。仅从利益角度来说,赵铁柱今年发大财了。而且是没后顾之忧的财富。

  这样的人将来也许走不了太高,但会走的很稳,很舒坦。

  吃完饭,歇了歇,和约好的朋友联系过后,王子衿上楼换了身衣服,和张明诚赵铁柱离开王家。

  马上要过年了,他们这群发小准备在过年前聚一聚,爬爬长城,看看风景,吃饭聊天。交流交流当年的往事。成年人之间的聚会有着岁月洗礼后的平淡。

  搁几年前,可能还会飙下车,ktv里不醉不归,顺带踩几个不懂事的二世祖,可劲儿闹腾。

  但现在,大多都奔三了。

  王子衿坐在赵铁柱的路虎上,张明诚的车跟在后面,开到小区门口,恰好看见几辆车停在路边,一群发小把那个站在寒风中等了三天的可怜虫团团围住。

  ps:啊,客厅里没有空调,热的要死,只能抱着笔记本在坐在床上码字.....年纪大了,我的腰啊。另外,劝大家一句:珍爱生命,远离世界杯。我有环球金融大厦的天台门票,想要的qq联系,都是朋友,就不收费了,天台跳楼业务,百分百上天堂,安全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