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18 京城(二)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我的姐姐是大明星最新章节!

  京城这地方秦泽来过好几次,小时候觉得天安门广场前的路好大,宽敞到不可思议,现在再看,又觉得并不怎么样.....身为魔都的人,应该有蔑视全国城市基建的底气和傲气,事实也是如此,京城的城市建设在一线城市中并不算出众。

  但只要你在这里多走走看看,就能深刻的体会到一种历史长河中积累的底蕴和沧桑!

  这是秦宝宝说的,秦泽没来得及细看这座城市,他在机场打了辆车,直奔王家。

  京城不是他的地盘,业务范围也没扩充到这里,就别指望有人专车接送了,又是春节假期,找个跟班都不容易。裴南曼说的没错,他的能量终究太浅。

  把这个世界比喻成金字塔的话,顶层是从政的,下面是从商的,再往下就多了,而程序猿这些生物,应该在最底层了。

  而一堆金字塔顶尖的人所住的地方,并不是他能进去的,秦泽理所应当的被警卫拦在外面。

  他们和其他小区的保安不同,身上的制服更加考究,身姿更加笔挺,神色更加坚毅,最重要的是他们腰间的东西,是真货。

  没人带路,外人是进不去的,甚至在门外流连久了,就会被当做可疑分子逮起来,接受质问。

  “北方可真特么冷啊。”岗亭里,秦泽吹着暖气,狠狠打了个寒颤,忍不住爆粗口。

  在外头站了半小时后,他被逮了。

  秦泽暂时联系不到王子衿,便给赵铁柱打了个电话,但赵铁柱没接,显然是和系统一样养成了不爱搭理他的臭毛病。

  顶着寒风站在外面,寻思着怎么办。稍不留神待的久了,便有两个警卫过来质问他。

  好在他这张脸,刷卡都没问题,严肃的警卫见到海泽王庐山真面后,便相信了他并无不轨企图,顺带把他带回岗哨暖暖身。

  “最多待五分钟,我们有规矩的。”中年警卫道。

  “这样,要不你们帮我联系一下王家?”秦泽揉着鼻子,说:“我是王家的女婿,相信我。”

  京城的冬天,又冷又干燥,待久了鼻子很难受。他身上穿的衣服是沪市标准,在京城显然不行。他的口罩也不是那种御寒的口罩。

  今年京城特别冷,白天最低温度-8摄氏度,晚上最低温度-13摄氏度。等到1月下旬还会更冷。

  海泽王的身体也扛不住了。

  “我们知道,网上看过了。”一个年轻的警卫说。

  作为流量小生,娱乐圈最受瞩目的小鲜肉,前段时间的女朋友曝光事件,那可是轰动整个网络的。除非你家刚联网,不然多少都听说过。

  而警卫之所以知道,是因为照片里的女主角是王家的千金,就住里头呢。警卫之间聊天时,少不得要提一嘴的茶余饭后的谈资。

  秦泽的要求,这个当然是没问题的,警卫只知道王家千金和秦泽是男女朋友关系,但他们闹掰的事就不知道了。

  中年警卫多问了一句:“你打她电话啊,让人出来接不就行了吗。”

  秦泽苦笑:“吵架了,不理我。”

  原来如此!

  几个警卫恍然大悟。

  于是便连线到王家,片刻后,王家给了答复,说不认识秦泽这个人。

  这特么就尴尬了。

  几个警卫怜悯的看向秦泽,像这种低门娶高户的现象,男人少不得要受媳妇的气,娶回千金大小姐当菩萨那样供着。又当老公又当孙子。

  秦泽尴尬的抽了抽嘴角,受不住警卫的目光,强笑一声:“那算了,我先回去,明儿再来,麻烦你们再帮我通知通知?”

  中年警卫说没问题,只要不逾越规矩,在职务之便的范围内,都是可以的。

  出了岗哨,在外头抽了支烟,寻思着先到酒店入住,然后去商场买几件御寒的大衣,秦泽已经做好大持久战的准备。他没考虑任务给的“七天”期限,相比五百积分,他更在意王子衿。

  酒店倒是有提前预定,包括机票也是有人帮着预定的,姐姐的助理,那位相貌平平的女助理。

  那助理头是真的铁,或者说对他心有怨念,当秦泽打电话通知她订机票订酒店时,自诩高学历人才的相助理顶了一句:“秦总,现在是节假日期间,就是说并非正常工作时间,我在休假。”

  顺带一提,高学历是指美国名校毕业的学历。

  秦泽回她:“哦,那真是不好意思,对了,过完年回来写辞职报告吧。”

  那边沉默了片刻,相助理说:“秦总,你不能这样,你这我违反劳动合同的。”

  秦泽:“嗯,钱多,赔的起。”

  相助理的骨气仅限于以上几句话,迅速服软:“秦总,我现在就帮您订机票,酒店的话,您需要京城那个区的。”

  秦泽:“这就很懂事啦,在米国待了几年,脑子待傻了?跟我谈民主自由是吗。好的不学学坏的,中国国情了解一下?”

  沉默几秒,那边很委屈的声音:“我知道了秦总。”

  .......

  抽完一支烟,秦泽戴好口罩,用手机软件叫了专车。这时,里面开出来一辆宝马,价位不高,小资也能入手的代步工具,和这地方住着的人身份明显不符,车里坐着两个少男少女秦泽认识,王子衿的堂弟和表妹。

  名字叫什么来着的?

  秦泽忘了。

  王子宁见到秦泽要走,立刻鸣笛两声,等秦泽站定,回头看来,他停下车,从驾驶位钻出来,气势汹汹的大步而来。

  “你还有脸来?”王子宁怒目相视。

  “就是。”杨萍跟在身后,附和一声。

  秦泽看他:“我为什么没脸来。”

  “你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王子宁道。

  “我做过什么?”秦泽试探道。

  “我.....”王子宁哑然,继而大怒:“你滚不滚,再不滚我喊人打你。”

  秦泽松口气,看来子衿姐没有把自己和姐姐的事大肆传播,甚至都没告诉家人在沪市发生了什么。也对,她的性格,不会说的。

  王子宁深吸一口气:“姓秦的,我警告你,以后别再来找我姐,不然我弄死你,你以为自己会写几首歌,拍了几部电影,就是天王老子了?在京城,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待不下去,你还无可奈何。别给脸不要脸。”

  要不是知道你姓王,我还以为你叫叶良辰呢。

  秦泽想着对方是子衿姐的堂弟,那就是小舅子,小舅子的存在,就是在姐姐受委屈时,代表娘家站出来和婆家撕逼的。

  确实是他亏钱王子衿,被小舅子骂几句应该的。

  他沉默着,没有反驳。

  杨萍眼珠子一转,笑道:“秦泽,你要不和我们说说,你和表姐闹了什么别扭?咱们回去也好帮你说说话。”

  秦泽依然没说话,这回眼中带着丝丝不屑。

  没记错的话,这妮子在他第一次踏入家门时,半点都不给好脸色。

  王子衿说她和张家的张灵情同姐妹,所以理所应当的成为了王张cp党。

  对了,她叫什么来着?

  “大人的事,你们小孩子不懂。”秦泽看向王子宁,“我明天再来。”

  “等等。”杨萍冷笑道:“秦泽,其实是表姐让我们出来的。”

  秦泽停下,回头看她。

  杨萍悠悠道:“表姐给你两个选择,一:你就站在这里,到明天早上。如果她气消了,就出来和你见一面。二:做不到就现在滚回沪市,别在来京城。”

  王子宁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秦泽沉默片刻,“回家和你们表姐说一下,我明天再来。”

  杨萍上前两步,高声道:“秦泽,你敢走?”

  秦泽转过身来,无奈道:“挑拨离间的话,你不妨想个高明点的说辞,表姐夫吃过的盐比你睡过的男人还多,不要在我面前耍心眼。对了,表妹,你叫啥来着?表姐夫有个坏毛病,不漂亮的女孩我都记不住名字。”

  杨萍脸色铁青,眼神闪烁,见整蛊不成,又道:“表姐确实没说,她甚至懒得理你,听说你来了,她转身就回房间。你再想想,待会我回去会怎样编排你?会在表姐面前说你一些什么坏话?”

  “她会信?”秦泽淡淡道。

  “她信不信不重要,舅舅和舅妈信不就行啦,外公信不就行啦。”杨萍笑眯眯道:“惹怒了舅舅舅妈,你猜猜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女人真不愧是天生的阴谋家啊。

  秦泽:“你想说什么,或者说,你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