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16 系统的任务!

  事实证明,这个开车姿势是很安全的,河蟹神兽和爸妈根本发现不了。搭配秦泽强大的耳力,几乎可以做到万无一失。除非妈妈鬼畜到在女儿房间安装监控......

  但秦泽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不能专心的缘故,体验就变差了,虽然心理上的刺激很酸爽,总之直到秦妈回来,他还没对姐姐开炮。

  秦宝宝体验感也不好,腿快站断了,俯着身子特别累。但心理上的刺激让她差点来的很快。

  两腿发软的躺在床上,娇喘吁吁。

  秦宝宝低声在弟弟耳边说:“感觉还不错哦。”

  秦泽没说话,无奈的叹口气,也压低声音回应:“咱们还是猥琐到春节结束吧。”

  食髓知味的姐姐讶然:“为什么,不是很安全么。”

  秦泽不想说话,就是摇头。

  安全是安全,但你不懂男人开弓不shè箭的悲伤,就像白天不懂夜的,你不懂我的伤悲

  “我要洗澡去了,冷水澡。”秦泽刻意强调。

  姐姐果然没理解他的悲伤,反而白眼道:“自己洗去,还指望我跟你一起?sè胆包天。”

  秦泽进浴室冲冷水澡,他的体魄并不怕在寒冬腊月时这样作死。

  系统馈赠的体cāo《时代在召唤》,好归好,但就是容易让人冲动。生理需求放大了无数倍。

  这就很折磨人了。

  你好歹也给我附赠一本yu女大法什么的。

  这样我和姐姐们还可以双修成仙,美滋滋。

  “废物,以你的身价和财力,完全可以rìrì做新郎,夜夜换新娘。”系统不屑:“自己画地为牢,怪谁。”

  “那样岂不是变成种马文了。”秦泽道。

  系统:“几个意思,要跟我谈节cāo是吗。”

  秦泽:“节cāo我还是有的,在这个全民掉节cāo的年代,出门随手就能捡好几吨,但你这个系统就没节cāo了。你甚至连啪啪啪的快乐都感觉不到。”

  宿主和系统rì常扎心互怼。

  “哼,凡人,”系统道:“你永远体会不到我的愉悦,计算让我开心,研究让我愉悦。愚蠢的凡人才会贪图男女之欢。”

  “丁丁都没有的家伙,酸的要死。”

  系统沉默几秒,突然,反手就一个任务丢过来:“叮,请与姐姐秦宝宝交配满三小时,并保证出货。任务时间:今晚24点之前,超过则算失败。成功奖励200积分,失败扣除相应积分。”

  秦泽措手不及。

  秦泽怒道:“我抗议,你这是公报私仇,**发任务。我拒绝接受这个任务。”

  系统:“并不是公报私仇,这是你心里的yù求,你不敢否认吧,而且做满三小时,并不是说一次xìng三小时,长夜漫漫哦,最后,你的安全开车确实挺安全,所以这个任务并不是不可能完成任务。只不过风险比较大。”

  秦泽:“时间太长了,晚上也不安全,万一我爸妈起夜.....”

  “这个我不管。”系统:“反正你只要知道这个任务是合规合理的就行。”

  秦泽:“.....”

  系统悠悠道:“好叫你知道,你大爷还是大爷。”

  秦泽咬牙切齿:“......我,选择放弃。”

  姐姐已经很累了,而且这种刺激事,做多了不好。

  继上次差点被妈妈撞破之后,他又因为类似的事,被系统坑了两百积分。总共三百!

  我特么的!

  老子忍着心里不适装逼赚积分,我容易吗我。

  也不看看市场,现在装逼文不吃香了好吗。

  洗完澡出去,秦妈顺带把晚饭的菜给买回来了。

  “宝宝呢?”秦妈道。

  “在房间睡觉。”秦泽道。

  “昨晚没睡好吗,一回家就躺床上。”秦妈抱怨两句,“儿子,妈给你说啊,今年肯定会有很多人来家里拜年。不该见的你就别见,妈和爸帮你们挡回去。”

  秦家一只麒麟,一只凤凰,如今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可以预见,估计那些偏的有些远的亲戚,今年都会来串门。含蓄点的,先拉拉关系,增进一下情谊,然后过段时间借钱或者找你帮忙。直接点的,估计就要伸手要钱了。

  蹭一蹭!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什么都能噌,亲戚中有人飞黄腾达了,就过来蹭一蹭,要点好处。

  朋友中有人飞黄腾达了,也要蹭一蹭,占便宜占福利。

  古代的苟富贵勿相忘,现在的“发达了不要忘记兄弟”,一句道尽。

  “不缺这点钱,没事。”秦泽道。

  现如今,十几万几十万的,已经不被海泽王放在眼里。

  毕竟国情如此,你发达了,不让亲戚们占点便宜,反而是你不讲道理。别人只会说,哇,都这么有钱了,一点小钱都不借,太不会做人。

  再又是一个国情:如今生活的基础需求是满足了,不愁吃不愁穿,但再往上一点,那就难了。比如房子,现在沪市哪个姑娘愿意和公公婆婆一起住的?不买房谁嫁你。

  买房的话......沪市房价了解一下。

  当父母的一辈子都得为子女cāo劳,就今年,来秦泽借首付的就有三四家了。

  秦妈选择xìng的借了两家,是真买不起房的。而家里有小房子不舍得卖,又想买大房子的,没借,指不定背后被怎么腹诽了。

  秦妈嗔道:“说什么傻话,万贯家财也经不起这样的慷慨。妈心里有数,想着占便宜要钱的,想都别想,真有麻烦有困难的,还是得帮。长辈找你确实是不好回绝,就交给我和你爸知道伐,在外面不要**应,人心不会知足了,以后三姑六婆麻烦事一大堆,全找你。你外公当年发达的时候就这样,后来你舅舅负债累累,也没从亲戚那里借来多少钱。”

  秦泽摸出烟,叼在嘴上:“你和爸自己把住门就行,你那些三姑六婆,见不到我的。”

  亲戚也是分远近的,血缘近的亲戚,就如坑货舅舅,秦泽不一样带他装逼带他飞?

  哦,其实也没血缘关系。

  但我将来的孩子有血缘关系呀。

  想着,秦泽起身朝房间走:“我去看看姐姐。”

  “你叼着烟去啊。”

  “.....”秦泽把烟收好。

  开门,站房门口看了看,姐姐手里拿着手机,人已经睡着了。

  空调呼呼输送暖风,保暖丝袜已经脱掉丢地上了,还有一条黑sè的蕾丝边胖ci。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是妈妈过来了。

  秦泽当机立断,一脚把丝袜和胖ci踢进床底。

  这东西被妈看到了,肯定捡起来拿洗手间去,可是上面有“湿迹”啊,妈妈是过来人.....

  秦妈站在门口,看了眼女儿,“待会记得喊你姐起床,睡太饱,晚上就得失眠。”

  秦泽点点头,“知道了吗。”

  秦妈转身又走了。

  秦泽舒口气,好险好险。

  姐姐还是太年轻了,秦泽决定把她往老司机方向培养。等她醒来后,抓紧一波培训。

  纸巾也不能**丢,至少在家里不能丢垃圾桶里。

  想到这里,秦泽没来由的叹口气,目光怅然。

  他的纸巾丢了。

  心里正念着纸巾,晚上他就收到了赵铁柱的信息。

  准确的说,是赵铁柱在朋友圈发了一首词,特意@他,让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