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15 安全开车

  经过这次险些抓奸在浴的风波后,秦泽就产生了心理阴影,之后几天里,每次都得先把门锁好才能安心对姐姐疯狂输出。且并不局限于姐姐,有次和苏钰造孩子,正是紧要关头,苏钰在一**冲刺中即将攀上巅峰......秦泽忽然停下来,二话不说跳下床,跑出房间、客厅,把门给锁了。

  突然拔出.....苏钰在床上懵了半天。

  “怎么了?没听见有人敲门啊。”苏钰茫然。

  “......”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秦泽想了想,解释道:“我只是出去遛鸟。世界杯射门后,球员不都要在球场绕几圈嘛。”

  他老是说些奇怪的话,苏钰习惯了,喜滋滋道:“我怀孕了。”

  秦泽挠挠道:“又怀在胃里了?不对啊,咱们孩子好久没进你胃了。”

  苏钰打他一下,扭了扭纤腰:“我这个月姨妈没来。”

  秦泽一愣:“去医院查了吗。”

  苏钰:“没有啊。”

  秦泽:“不用想了,绝对是姨妈失调。”

  苏钰怒道:“你不能盼我点好?”

  秦泽:“你好歹快奔三了,不比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她们怀孕容易,所以肯定是姨妈失调。回头去医院看看,好好调养一下。”

  自己肚子不争气,怪我咯?

  以前是国家人口压力大,所以提倡晚生晚育,女人的年纪最好在24周岁以上,但苏钰快奔三了。

  女人年纪越大,怀孕越不容易。生产风险也越大。

  “扯嘞,二十岁的姑娘皮肤也没我好。”苏钰说:“去年体检,我身体各样指标都很好,反正我是没问题的。”

  说着,怀疑的目光看秦泽:“你23才找女朋友,强撸灰飞烟灭的,会降低那个活性......”

  秦泽大怒,甩起18厘米就啪啪两巴掌。

  什么时候23岁才找女朋友是很low的事了?

  这才是人类正常合理的交配年纪好不好。

  00后不算,他们返祖。

  等姐姐脖颈上的吻痕消失后,姐弟俩放心回家,并牢记此时,引以为鉴。

  开车回家,提着大包小包的补品、礼物,里面有给秦妈准备的各种面膜、除皱面霜等护肤保养品,还有老爷子的领带、钢笔、衬衣皮鞋等,他是大学教授,以前穿的虽然体面,但一身最得体的衣服也就几千块而已。老爷子在教授圈里,算是朴素节俭的了,也没办法,前些年家里一直欠债,给舅舅擦屁股。

  而现在老爷子的衣服,最少也是五位数,全身行头加起来,十几万很正常,全是秦宝宝买的。

  “宝宝,把东西给我。”站在门口,秦泽回头,看着高挑娇媚的姐姐。

  雪地靴、御寒丝袜,百褶小短裙,外套一件粉色大衣,脖子上围着丝巾,素面朝天。

  “都说了别叫宝宝,”秦宝宝心里毛毛的,倍感羞耻,嗔道:“叫姐啊混蛋,没大没小。”

  宝宝这两个字,从别人嘴里吐出来没什么,从秦泽嘴里吐出来,那种羞耻感.....

  就好比你在朋友面前可以肆意的摇摆身体,做出浮夸姿势,嘴里念着:药药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如果把朋友换成你爸你妈,你七大姑八大爷,你怕是只会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秦宝宝被弟弟喊“宝宝”,就是这样的感觉。

  “玩玩么,到家了,我不会叫了,”秦泽把姐姐手上的东西接过来,尽管自己身上已经挂满礼品,然后他摆了摆臂弯,说:“来,搂着老公的胳膊。”

  老,老公.....

  秦宝宝俏脸一白,缓缓打了个寒噤。

  犹豫一下,她选择乖巧的抱住秦泽的胳膊,他们平时就是这个姿态,知根知底后,反而下意识的避开亲密接触,心虚的缘故。但变化太突兀的话,如果被心细的妈妈看出点什么.....不能小觑了中年女人的脑洞,况且他俩本来就有前科。

  妈妈会想,女儿藏在外面不肯透露姓名的男人,会不会是自己儿子?

  掏钥匙开门,进了家里。

  饭后两点半,爸妈在家里大扫除,秦泽和姐姐帮忙贴春联、福字。

  秦宝宝手里捧着春联,朝厨房擦洗油烟的母亲喊道:“妈,你和爸要不要换房子啊。我给你们再买套新房。”

  秦妈回应:“你小区还有空房么。”

  秦泽立刻瞪一眼姐姐,秦宝宝道:“没啦没啦,我是说帮你们在松江那边买套别墅。”

  爸妈搬远一点最好,这样他们开车时更安全,不用提心吊胆。

  秦宝宝心疼弟弟,都有心理阴影了,再来几次,岂不是......真正的弟大勿勃?

  秦妈兴趣缺缺:“买那么远干嘛,算了,还是老房子待着舒服,要不然,我和你爸搬到你那里也可以,阿泽该自己再买一套房子了,你俩不能老住一起。”

  “买买买,”秦泽道:“妈你说买就买。”

  秦妈在厨房里嗯了一声。

  秦泽扯着姐姐就走:“你别瞎比比了,他们住这里不是挺好。”

  现在两人世界过的多开心,秦泽已经搬到姐姐房间去了。

  每天都搂着姐姐睡觉,什么事业啊,赚钱啊都不去想了。

  想当年唐玄宗李隆基也是如此沉迷杨玉环美色的吧。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

  **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出牝入阴为本事,腰州脐下作家乡。

  红颜祸水呐。

  “高一点....再稍微往左,再往左一点,好,就这样....”

  秦泽指挥姐姐贴福字。

  得力于秦妈平时有好好搞卫生,大扫除很快就解决了,秦妈出门找小区相熟的大妈窜门聊天,顺便听她们吹一波自己闺女和儿子。

  老爷子拉着儿子聊经济,老爷子是很专一的男人,对事业对感情都很专一,痴迷于百合花,痴迷于经济学。

  秦宝宝痴迷于弟弟,或许是得了老爷子的遗传。

  秦宝宝挨着弟弟坐,听父子俩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她自己低头玩手机。

  突然,秦宝宝浑身僵了一下,继而大怒,一只狗爪从她腰上滑下,在臀部抚摸。

  他怎么敢?

  真不怕腿被敲断吗。

  秦宝宝含怒看向弟弟,却见他专心和父亲交谈,面色如常,他....似乎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下意识的摸我屁股....

  在家里,俩人客厅独处的时候,秦泽就是这样,也就是说,可能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秦宝宝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父亲,他俩紧挨着,秦泽的手在后面抚摸姐姐的屁股,老爷子目前是看不到的。

  姐姐板着脸,默默把抱枕放在膝盖上,挡住两人之间的缝隙,然后竖着耳朵,努力听门口的动静。

  爸爸看不到,但妈妈如果回来,从门口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儿子猥亵女儿的一举一动。

  秦宝宝绷着身子,感觉到那只手在短裙外流连片刻,轻轻掀起百褶小短裙的下摆.....

  渐渐的,老爷子跟不上儿子的节奏了,顿感无味,问道:“今年苏钰来吗。”

  还是和苏钰聊天有意思,苏钰从来不会像儿子这样反驳他的观点,并抛出一大丢他暂时不明白的理论和数据。

  秦宝宝想都没想,应道:“她不来,她来干嘛。”

  老爷子看她:“空调很热吗,脸这么红。”

  秦宝宝:“是,是挺热的呢。”

  姐姐把抱枕紧了紧。

  秦泽:“回头我问问,她过年家里都没人的。”

  老爷子点头:“就让她来家里过年吧,对了,子衿过年应该不回沪市了吧。”

  姐弟俩沉默。

  “客厅太热了,爸,我回房间去。”秦宝宝道:“阿泽你过来,咱们讨论一下明年的新专辑。”

  他们离开客厅,来到姐姐的房间,秦宝宝关上门,二话不说,操起手刀一顿砍,嘴里骂着“黑了心的蛆”、“黑了心的蛆”。

  “我没反应过来啦姐姐,都是手熟的锅,等我反应过来时,它已经找到它喜欢的净土了。”秦泽一边躲,一边狡辩:“别打了,发型乱了。”

  “你想死是不是,爸会打死你的啊小赤佬,求生欲强大点行吗。”秦宝宝继续砍。

  “可是很刺激不是么。”秦泽说。

  秦宝宝:“......”

  “在家起码得待半个月吧?半个月不能碰你,想想就煎熬。”秦泽唉声叹气。

  “那还能怎么办,家里隔音也不好,你动静太大,半夜不能跑我这里来的。”秦宝宝无奈道。

  他们正处在蜜月期,如胶似漆的很,但回家就必须保持距离,老房子隔音效果太差,瞒着爸妈生孩子不被发现的几率几乎为零。

  “咱们家隔音效果不好,但有弊也有利,我可以听见走廊外的脚步声。更远一点的也能听见,比如现在咱爸进厨房了。”

  “我怎么听不见。”

  “我从小听力就比你好,爸妈房间的声音我都是我先听到的。”

  “闭嘴,别提那么羞耻的事。”

  “我有一个比较安全的开车姿势,你先转过去,扶着墙.....对,再把屁股撅起来......短裙不用脱,穿着就不会有声音......”

  “行不行啊。”

  “试一试就知道了,我来了,你千万别叫啊。”

  “嗯.....”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