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10 怀孕是不可能怀孕的

  微光时分,秦泽从梦中惊醒,近来失眠多梦,时不时会被惊醒,系统说的没错,他的确有点神经衰落。

  怀中软玉温香,他从身后搂着姐姐,两人身体紧密无缝的贴在一起,肌肤触感细腻温润,宛如搂着一尊玉美人。他能清晰感受到姐姐的美妙弧度,紧贴他的小腹。

  秦泽松了口气,把噩梦从脑海中屏蔽。

  梦里他和姐姐因为迫于压力,最后分开了,各自过着彼此的生活......幸好梦是反的。

  这段感情走的很累,非常累,对于未来的茫然和惶恐,挤压在心里,日积月累,已经成为心病一般的东西。

  想来姐姐也是如此。

  而现在,终于不用再纠结,他们已经坦诚相见,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

  秦泽心里充满了幸福的味道,终于知道姐姐的深浅了。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弟弟。

  他们经历了少年、青年,而今走到这一步,没落个相忘江湖的结局,这很好。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姐弟。

  姐姐美好的娇躯就在怀里,秦泽渐渐又有反应:

  一物从来六寸长,有时柔软有时刚。

  软如醉汉东西倒,硬似风僧上下狂。

  搂着蛮腰的右手顺着光洁的小腹上移,单手抓球。

  秦宝宝娇憨的嘟囔一声,悠悠醒来,揉着眼睛,回头看秦泽:“几点了....嗯.....”

  秦泽在她耳边,说:“五点。”

  “那早着呢,别闹,我再睡会。”秦宝宝往边上挪了挪,避开被窝里的杀气。

  “再来一次吧,然后你再睡.....”秦泽精神振奋,毫无睡意。

  秦宝宝娇躯一僵,羞涩窘迫,她其实没完全从尴尬和别扭的情绪中挣脱出来。身后的男人既是她深爱的人,也是她弟弟,尽管青春期后,对他弟弟的身份越来越淡薄,但毕竟在一个家生活二十几年,喊着同一个女人妈,同一个男人爸,要说没点亲情是不可能的。

  有朝一日就和弟弟滚了床单.....

  心里那股异样的情绪,很难用言语表达。

  有尴尬,有羞涩,有别扭,有甜蜜,还有一丝背德的刺激。

  “我累了。”秦宝宝夹紧双腿,侧着身,僵硬着身子,秦泽掰了几次也没把她掰正。

  “你看着一点都不累,”秦泽抱怨道:“你怎么和......”

  猛的顿住,差点说错话了。

  本想说你怎么和王子衿一样,想谈恋爱又害怕被日。

  这时候要是提王子衿,姐姐估计得翻脸,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能主动提子衿姐,一提就会犯姐姐的忌讳。哪怕姐姐和他滚在一张床上,做着夫妻间最正常不过的交流,浑身上下都是他的气味......这么形容不对!

  有了,用李清照大佬的词形容:桃花深处一通津。

  对,就是这样。

  “我就是累,你再碰我,我就回房间睡。”秦宝宝吃力的掰开他按在胸口的手,粗糙的手掌传来炽热的温度,再让他逗弄下去,自己估计得屈服了。

  秦泽不信姐姐体力不支,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其实身体早就发育的很好,能够忍受风吹雨打,逢门今使为君开始时,吃痛推他,主要是秦泽的丁中龙凤委实不同凡响。

  姐姐的体力,绝对比王子衿和苏钰要强很多,身体素质远胜后两者。

  秦宝宝百般不愿,但秦泽早已不是当年的咸鱼,今时今日,他终于成为了强硬的海泽王:“年轻了吧,你蜷缩身子背对我,我就没办法了?怕是没见过一招从后突袭的如来棍法吧。”

  秦宝宝闷哼一声。

  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

  ......

  再次醒来时,已经中午:40,秦泽和姐姐被手机铃声吵醒,姐姐一脸疲惫,睁开眼,起床气特大,怒道:“又是你的那个小贱货么,把手机给我,骂死她。”

  秦泽眯着惺忪睡眼,伸手到床头柜摸索一通,抓着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

  来电人:妈妈!

  秦泽一激灵。

  秦宝宝:“傻了啊,把电话挂了,吵死,我还没睡够。”

  秦泽沉声道:“你说的那个小贱货,是咱妈,确定要挂吗。”

  秦宝宝一激灵。

  姐弟俩猛的从床上坐起身,动作整齐划一,都是一脸惊慌,秦宝宝起身后,顺手把被子拉上,裹住胸前两颗36D的球。

  “我接电话,你别出声。”秦泽不自觉的压低声音,像一个做了亏心事的小贼。

  姐姐用力点头,紧张的盯着他。

  深吸一口气后,他接通电话:“妈,什么事。”

  “这都到饭点了你们还没回来,饭还吃不吃了,宝宝呢,打她电话也不接。”秦妈在电话里头一叠声抱怨。

  你的宝宝....在我床上啊。

  姐姐手机在自己房间里,并没有带过来,秦泽咳嗽一声:“那个.....我姐她身体不舒服,就不过来了。”

  “又怎么了!”秦妈拔高声音:“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这丫头真是烦的要死,以前死活不肯找对象,现在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又被人家甩了,你姐就是个惹事精你知道吗,一把年纪了还要给她折腾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秦妈的脑补里,女儿肯定又被情所伤了,估计是找人家和好,被人家拒绝什么的.....

  秦泽和秦宝宝对视一眼,姐弟俩尬的一匹。

  “晚上你们回家后,你和我好好说说,她对象是谁啊。问她也不说,神神秘秘。”秦妈道。

  秦泽正想说晚上回家,姐姐却在一旁猛摇头,秀发飞舞,于是话锋一转:“改天再回来吧,姐她....真的身体不舒服。”

  “严重么。”

  “嗯嗯,挺严重的。”

  “那好吧。”

  结束通话,姐弟俩紧绷的神经得意放松,齐齐吐出一口气。

  虽然隔着几十公里,但他们谁在一张床上和自己老妈通电话,心里实在虚的厉害。

  “再....睡一觉?”秦泽见她神色疲倦,能不疲倦吗,他俩后来早上九点多才睡下去,看狼藉的床单就知道有多疯狂。

  “妈一通电话,吓都吓醒了。”秦宝宝嘀咕道:“睡什么睡啊。”

  “那晚上为什么不回家....是不敢面对爸妈么?”秦泽想了想,开解道:“咱们虽然瞒着他们,但迟早要和爸妈见面,姐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不要瞎比比。”秦宝宝一手刀劈在他脑门:“我疼,回家会被发现的。”

  初经人事,昨晚折腾到凌晨,早上又不知节制,梅花二三四五六.....铁杵有没有磨成针不知道,反正她的磨刀石不堪重负了。

  “我去洗个澡。”秦宝宝俯身捡地上的衣服,一只手在地上摸索,另一只手抱着被子。她光洁的脊背在秦泽眼中一览无余,弧线曼妙,紧窄收束的腰肢线条性感优美,雪白的臀部露出一半,另一半裹在被子里。

  没得比,不管是苏钰高挑窈窕的身段,还是子衿姐比例完美的娇躯,和姐姐这只妖精比起来,都逊色一筹。

  秦泽移开视线,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姐姐何止是小妖精,简直榨汁机,她的身体对秦泽诱惑太大,面对苏钰和王子衿,他能做到克制,但在姐姐面前,他只能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不能再来了,即便海泽王日进斗精,也得且行且珍惜。

  再说姐姐的身体也扛不住了。

  秦宝宝勾到的浴袍是秦泽的,她自己的在远处,昨晚被秦泽丢的有点远,只好掀被子下床,单手抱着胸,颠颠的跑去捡,蹲下时,两瓣桃花勾人心魄。

  秦泽干脆把头蒙被子里,眼不见为净。

  秦宝宝披上浴袍,凤眼凝光,沉吟片刻:“怀孕了.....怎么办?”

  秦泽蒙在被子里,声音沉闷:“你想多了。”

  “说不准的,”秦宝宝红着脸,拿脚丫子踢他屁股:“你进来这么多。”

  “生孩子哪这么容易。”秦泽没好气道:“洗澡去吧你。”

  苏钰眼巴巴了大半年,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造娃这么容易,就没那么多不孕不育医院了。

  “一炮而红”是小说里的桥段,一点都不符合生理学知识。就算在受孕期造娃,也不是百分百能成功的,概率是60%左右.....嗨,跟你们一群单身狗有什么好解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