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703 我可能不会娶你

  秦泽揉了揉脸,对着衣柜上的镜子照,姐姐打的虽说不轻,也不算重,没留巴掌印,否则待会儿被老妈注意到,问起来的话他不好回答。

  到了厨房,秦妈在盛烫,姐姐眼巴巴的在一旁看着,可想吃了,撒娇道:“妈,那我不喝汤,我吃鸡肉好不好。”

  不等秦妈说话,秦泽走进厨房,开心道:“好香啊,妈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这碗先给姐吧,我喝一点就够了。”

  鸡汤用那种小号的陶锅熬,不算鸡肉和配料、药材,最多两碗鸡汤,男人的饭量,喝两碗鸡汤玩儿似的,所以秦妈是真的没把女儿的份算进去。

  秦宝宝一听,顿时板着脸:“谁要喝,我等妈给我下面。”

  秦妈愣了愣:“刚才不是馋的口水快流下来了?不喝最好,儿子你喝,都是你的。”

  当了这么多天的小公主,突然被老妈在弟弟面前落了面子,委屈的不行,秦宝宝咬了咬唇,气恼道:“没你这样的妈,面条我也不吃了。”

  说着跑客厅去了。

  秦妈一头雾水:“怎么了。”

  秦泽:“.....可能大姨妈来了吧。”

  秦妈:“你姐的日子不对。”

  秦泽端着两碗鸡汤到客厅,姐姐和老爷子挨着坐在客厅看电视,他把鸡汤放一碗在她面前,讨好道:“姐,喝鸡汤。”

  秦宝宝面无表情,看电视。

  老爷子看她一眼,“阿泽跟你说话呢。”

  秦宝宝冷冰冰道:“不喝。”

  她不喝,秦泽就自己喝,汤的味道很浓郁,药材和调料的香味并没有喧宾夺主掩去鸡汤的味儿,在经历一个多小时候的熬煮后,反而很和谐的融合在一起。枸杞是上好的枸杞,颗粒饱满,吞下烫后,咀嚼枸杞,甜滋滋的。

  客厅里飘荡着诱人的香味。

  秦宝宝向来没什么骨气,尤其肚子饿着,偷偷咽了几口唾沫,便把锅甩给秦泽:“都说不吃不吃还要捧过来,烦不烦的。”

  一脸嫌弃的模样,假装很为难的端起碗。

  老爷子见状,劈手接过碗,说:“没事,不想喝就别喝了,爸帮你喝......嗯,你妈的手艺就是棒。”

  秦宝宝:“......”

  看到姐姐光洁的额头凸起两条青筋,秦泽嘴角也跟着抽搐起来,他心说老爸,你不给助攻就算了,你还落井下石,和系统一个德行。

  他还想等姐姐吃饱喝足,心情变好之后,说几句甜言蜜语看能不能缓和一下关系。

  现在没指望了,至少今天没指望。

  凉凉。

  好在秦妈煮面条的手艺也不错,汤汁香浓,切了肉丁、红萝卜丝,上面铺一个荷包蛋,两边洒了油炸肉。

  秦宝宝扑到茶几狼吞虎咽,真香。

  秦妈煮完面,又切了一盘水果端来,有一个全职妈妈,最大的好处就是永远不愁客厅茶几上没东西吃,也永远不愁衣服没人洗被子没人晒。

  秦宝宝吃到一半,停下来,抽出纸巾擦擦嘴,“妈,你有合适的相亲对象么。”

  秦泽眉头狠狠一跳。

  秦妈和老爷子对视一眼,心说女儿果然是失恋了。

  “不用这么急吧....”秦妈说。

  这才刚失恋.....虽说一直觉得女儿再不结婚过两年就成大龄剩女了,可秦妈希望女儿能慎重考虑,认真面对感情,而不是这样“随意”的心态。

  “好笑了,一直就你最急,这会儿又不急了?拿我寻开心啊。”秦宝宝没好气道:“急的嘞,过了年我都27啦,再不嫁人难道当老姑娘?现在谈个男朋友,我还有自信30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

  秦泽沉声道:“不急啊,你周岁才25,早着呢。”

  秦宝宝淡淡道:“姐姐想嫁人,碍着你了?”

  秦泽哑口无言。

  “吃饱了,”秦宝宝起身,“妈,回头给我看着点,不要多有钱,人好就行,千万不要是那种三心二意的渣男......我没眼光,是个瞎了眼的,得劳烦您多给我把把关。”

  “我,我去和她聊聊,姐她心态不是很好。”秦泽找了个借口,跟了上去。

  儿子女儿走后,老两口说话便少了顾忌。

  秦妈忧心忡忡道:“真失恋了,看样子还是被人甩的。”

  老爷子垮着脸,怒道:“阿泽不是说他在娱乐圈很有能量?就看着姐姐被人欺负?改天我找他问问情况。宝宝爱钻牛角尖,要不你帮着找找相亲对象?分散她注意力。”

  秦妈白老公一眼:“傻了吧你,就是爱钻牛角尖,才要缓缓,怕她抱着玩玩的心态。”

  秦泽赶在姐姐锁门前拧开了把手,里面用力挡着不让他进来,但蛆宝宝怎么可能和他较劲,轻而易举的推开了门。

  房间里,姐弟俩默然对视,秦泽低声道:“你说什么傻话,相什么亲,妈会当真的。”

  秦宝宝冷冰冰的语气:“我没开玩笑。”

  “好好好,你没开玩笑,是我不让你相亲,好了吧。”秦泽说:“你相亲了,我怎么办。”

  “你?”秦宝宝冷笑:“找你子衿姐去呗,都给我气回京城了,这星期是不是熬的很辛苦,妈都说你瘦了一圈,想她就去找,我没不让你去。”

  “好姐姐,你别生气,是我错了。”秦泽拉住她的手,顺势环住姐姐小蛮腰。

  “啪!”

  谁知秦宝宝一巴掌拍开他,神情激动,嗓音尖锐:“秦泽你是不是以为没你我就活不了?”

  她反应很大,恶狠狠的瞪着秦泽,眼眶突然红了,带着一丝委屈到极点后的歇斯底里,不怕被爸妈听见,破罐子破摔。

  秦泽愣了愣,这样子的姐姐他从没见过,有点不知所措。

  沉默之中,秦宝宝眼里滑下两行泪,连忙用手背擦去,神色凄苦:“王子衿说的对,我自私惯了,从小就自私,想要什么,喜欢什么,全凭心意,不去顾及别人的感受。我从来没有想过妈会怎么办,也从不考虑你的感受,我不想你找女朋友,觉死活缠着你限制你,但凡我有点良心,就不会这么任性,不该死守着你不放。当明星也是,因为虚荣心不顾爸妈和你的劝阻,就这么当了明星,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个地位。”

  “你知道吗,我有多后悔出道,悔的肠子都青了,是我自己一步步把我们推入了深渊,一步步走上这条不归路,一丁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但这个世上不会有后悔药,时光也不会倒流,这几天我不停的想,我该怎么办啊,我不当明星了还不行么,我出国还不行么,可这些办法都没用,我又想,是不是这段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是错的,它的存在只会刺伤我自己,也刺伤身边的人。这都是我的错,我认了,阿泽你放过我吧,我好累....”

  秦宝宝看着他,哭了。

  “我从来没有束缚过你,是你自己不肯放过你自己,我懂这种感受。”秦泽伸手,去擦她脸庞的泪痕,秦宝宝受惊小鹿似的退了一步,手顿在半空,他涩声道:“有个孩子,从小就喜欢自己的姐姐,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和姐姐没有血缘关系,孩子天真的以为姐姐才是捡来的那个,所以哪怕她已经被父母和亲戚宠爱着,自己仍然应该照顾她,因为她是捡来的嘛。真正爱上姐姐是在初中时期,从发现自己爱上她开始,就已经沉迷姐姐不可自拔。她那么漂亮,那么优秀,具备了孩子对“美好”向往的一切条件。很庆幸,那个姐姐也同样爱着他,胆子不大,却能在他被狗咬时发疯似的扑上去。讨厌打架,但只要谁欺负弟弟,她就立刻把场子找回来,绝对不留到放学后。可以为了他从大学到现在,不找男朋友,不和任何男人暧昧,大学毕业后,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自己花,但永远记得要给弟弟生活费,给他留一个季度四套衣服的钱。”

  “男孩很爱自己的姐姐,却不敢说出口,最开心的是姐姐对他撒娇、香吻奖励,骂一声小赤佬或者黑了心的蛆他都开心。最期待的是姐姐来学校找他,因为那样他就可以把自己装成姐姐的男朋友,而不是弟弟。其实弟弟在飞黄腾达之后,想过要和父母摊牌,他放不下那段刻骨铭心的喜欢,那是他的青春。可是后来,他终于知道,原来那个捡来的孩子是自己。”

  “他是一个还没出生就受尽白眼的孩子,生母未婚先孕,父亲至今音信全无,镇上的人甚至用最大的恶意揣测生母的怀孕,按照原本的人生轨迹,他应该生活在乡下小镇,受着继父的白眼,过着和他一样平庸的生活,不,可能这都不会有,因为相比起孩子,生母更爱自己的弟弟,毕生的愿望是供弟弟读完大学,改变命运。为了改变命运,她付出了自己的一生,她不吝啬再付出一个孩子。”

  “是母亲收养了他,把他带出许家镇,含辛茹苦二十四年,给他完整的家,给他最好的教育,把他当亲儿子养。他很小的时候,睡觉要摸着妈妈的耳垂睡觉,他困的时候,母亲就会放下所有的事陪着他,知道他睡着。初三高三这两年,害怕学校的伙食营养不够,她每天中午提前做好菜,坐一个小时的公交车给儿子送菜。”

  “母亲当年或许做错了事,她撒了个弥天大谎,欺骗丈夫整整二十年,可能是愧疚,可能是不甘心,可能是寻求心里慰藉,不管她当初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咱爸的性格你知道......纵使我有千般理由,也不该那样待她。所以......”秦泽低着头,轻声道:“对不起,我可能不会娶你。”

  秦宝宝紧紧捂着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