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曼姐生日?!

  假的吧。

  我可能还在梦里,肯定是昨晚玩游戏入魔了,一定是这样的。

  秦泽看了眼身边吃着小笼包,竖着耳朵“旁听”的王子衿,没有一丝丝犹豫,一巴掌就呼在她白净可爱的鹅蛋脸。

  “啪!”

  力道不大,但清脆。

  王子衿惊呆了,表情凝固,嘴里的小笼包啪叽一声掉进豆腐脑里。

  子衿姐脸色渐渐狰狞。

  “疼嘛。”秦泽柔声道。

  “疼!”王子衿瞪眼。

  “嗯,我最疼子衿姐了。”秦泽说。

  看来不是梦!

  “......”王子衿看了眼手机,又看看秦泽,面无表情:“你这样会失去我的。”

  “说话呀,等你回答呢。”苏钰在电话那头喊道。

  “去,什么时候。”秦泽回复。

  可能是巧合吧,总不该是系统助攻他吧,不,不是助攻,是唯恐天下不乱,他自己一堆破事没解决呢,再加一个裴南曼?

  曼姐不下场,秦泽自信还有一点把控全局的能力。

  “当然是晚上呀,下午我们去挑几件礼物。”苏钰道。

  挂断电话,秦泽秒怂,扑过来,在王子衿脸蛋上吧唧一口,再揉揉,“不疼不疼。”

  王子衿板着脸,傲娇的不说话。

  秦泽凑她耳边,一边注视着专心玩游戏的姐姐,一边低声道:“那晚上让你坐上面,换我被你啪啪啪。”

  他那挤眉弄眼的模样,王子衿没憋住,嘴角不受控制的荡起一丝笑意,忙收住,哼道:“想得美,晚上自己靠双手。”

  不是吧,又要我学盲僧,用双手成就自己的梦想?

  秦泽心说此风不长啊,我要只有子衿姐一个媳妇,铁定被她吃的死死的。

  中午在家无事可做,抽空关注了一下甄嬛传,卫视播放已经进入尾声,一个星期内迎来大结局。

  网络版的才播放一半,天天有性质恶劣的家伙在弹幕上剧透,网友一边抗议“剧透死全家”、“关弹幕保智商”,一边认真的看弹幕,对剧透内容欲罢不能。

  甄嬛传所带来的利润远超秦泽预期,乍一看去,似乎不如一部畅销的电影,但后续它还会有零零散散的版权收入,不算多,胜在细水长流。

  此外,参与拍摄的几个艺人名气大涨,流量为王的时代,随之而来的是片酬和出场费广告费的大幅增长。

  明星收入重头绝不是拍戏,而是广告、商演这些收入。

  天方娱乐旗下的艺人越来越多,姐姐也不用那么拼了,尽管相比圈内劳模,她只能算咸鱼,不用隔三差五的做代言,商演,以后只要居于幕后就行了。

  秦泽希望看到这样的转变,姐姐以后越低调越好,毕竟将来肚子大了,曝光率会小一些。

  提到孩子,用苏钰的话说:老娘真是子嗣艰难!

  她有点心急了,想着啪一次就怀孕,隔月就生孩子,十月怀孕肯定又要说:老娘特么怀了个哪吒。

  从心而论,秦泽还不想要孩子,总觉得自己才十八岁,还没有当奶爸的耐心和觉悟。

  王子衿亦然,姐姐相比也是如此,她心里年龄比秦泽还小,一直觉得自己是小仙女呢。太早生孩子,家里就两个嘤嘤怪了,大的抱小的,相互嘤嘤嘤。

  熬到吃完午饭,在姐姐的要求下,给她俩做了两盘水果冰激凌,盛在水晶器皿中。这样姐姐们就能在暖烘烘的空调房里吃冰激凌,女孩子爱吃甜品,秦泽喜欢看到姐姐吃甜品时,幸福的把眼儿弯成月牙的样子。

  至于裴南曼的生日,她俩自然不会去,大家又不熟,裴南曼也没请她们。

  但王子衿要求秦泽十点前必须回家,这个要求被秦宝宝加固加牢。

  下午一点,他在地下停车库等到了苏钰的车,搭乘她的玛莎拉蒂离开小区。

  “买什么礼物呢?”苏钰边开车,边绞尽脑汁的想:“你觉得香水怎么样。”

  “如果香水不是国外限量版,那它就失去了做为礼物的意义。”秦泽摇头。

  “你姐姐不是有一支香奈儿限量版么,”苏钰怂恿道:“我调头回去,你把它带出来。”

  “你是想我们姐弟俩恩断义绝嘛。”秦泽白她一眼。

  那支香水是通过戴维斯的人脉关系才买到,现在有钱都买不到了,姐姐小心翼翼的珍藏着,好闺蜜王子衿偷偷看一眼她都要张牙舞爪。

  “买手表吧。”苏钰道。

  “曼姐手上那块手表几百万,了解一下?”秦泽说。

  “礼轻情意重,那就.....”

  “买根电动劲博。”

  “啊?”不懂日文的苏钰没听懂:“那是什么东西。”

  “没事,我就皮一句。”秦泽耸耸肩:“想送什么你自己决定。”

  “哦....不对,我们一起去的呀,难道你不送礼物?”

  “夫妻俩一起的话,好像只要送一个礼物就行了吧。”秦泽皱眉:“我记得小时候爸妈是这样礼尚往来的。”

  “讨,讨厌啦....还没领证呢,不算的。”苏钰开心到爆了,恨不得猛打方向盘和路边的绿化带钢一波。

  好辛苦才忍住!

  苏钰带着他来到商场,逛了一个多小时,没买,开车又到另一个商场,一直到下午四点半,眼瞅着再不敲定礼物天要黑了,她拉着秦泽轻车熟路的来到一家专柜,轻车熟路的买了一支dir香水。

  轻车熟路的让秦泽怀疑她之前是故意拉自己逛商场而已。

  “所以你其实早就心里有数,故意拉我到处跑了半天?”秦泽一头黑线。

  “难得出来,陪人家逛逛么。”苏钰大方的承认,顺手一发养刀....呸,是撒娇。

  明摆着知道他吃软不吃硬。

  香水是消耗品,所以什么时候送都合适,不嫌多,再者以裴南曼的富裕程度,买太贵的东西完全没必要。

  “你的礼物我也帮你想好了,买盒化妆品吧。虽然曼姐偶尔才画个淡妆。”苏钰拉着他朝另一个专柜走。

  秦泽心里一动:“等会,我的礼物不在这里。”

  苏钰茫然看他。

  “咱们几点过去?”

  “七点前呗。”

  “那开车带我回家一趟。”秦泽道。

  到了家,发现自己钥匙没带,他通常不带家里的钥匙,和姐姐一起回来都是姐姐带着,敲门没人开,只好打电话找妈妈。

  秦妈在小区的另一头,和区里的大妈们云淡风轻的吹牛逼,送一些女儿从米国带回来的特产和面膜。

  在小区里,秦妈是风云人物,享受着大妈大婶们吹捧和羡慕。偶尔接几个签名照的任务,替孙子孙女儿子女儿要签名照的小区大妈们就会感激不尽。

  秦妈以前可不爱往这群大妈大婶里头扎,尽管关系维持的不错,但她们总是隔三差五的就会聊到秦宝宝,然后问一句:你女儿有对象了没?

  多糟心!

  之所以一直记得秦宝宝,主要是这闺蜜太出挑,别人是从小看出美人坯子,她是从小就有一股“不正经”的妖媚气。

  初高中那会儿,小区里还有年轻人偷偷往家里门口地毯塞情书的呢。

  胆大的等秦宝宝背书包放学,初长成的窈窕身段笼在校服里,马尾辫一甩一甩。他们在小区一路追问要手机号,这时候秦泽的作用就体现出来,小马仔见谁就吼一句“滚!”。

  于是小马仔从小到大交心的玩伴都是隔壁小区的。

  秦妈接到电话,无奈道:“我先回家了,今天儿子回来了,没带钥匙,门口等着呢。”

  大妈们虎躯一震。

  “哎呦,秦泽回来了?”

  “真孝顺啊,这么忙都没忘记回家看你。”

  秦妈一边应着一边起身,脸有点红,心说孝顺个鬼哝,好像他不在沪市似的。

  “签名照记得哪一张哦老许。”

  大妈们商业互吹结束,没忘记目的。

  “好的。”秦妈说着,人已经走远了。

  ......

  一百四十平米的套房,三室一厅一厨两卫,再加一个小小的储物室和阳台。

  储物室里有秦泽和秦宝宝儿时的玩具,以及一些小学、初中、高中的课本。这些东西是老爷子收着的,里面藏着他一对儿女的童年。

  一些玩具坏了就扔了,一些玩具经历了十几年,也只是蒙了一层灰而已。

  苏钰站在储物室门口,看着秦泽在里头翻箱倒柜,头发、肩膀、手臂沾上灰尘。

  “你在找什么啊。”苏钰没好气道。

  这时,她看见秦泽从箱子底下摸出一根秃光了的鸡毛掸子,怨气深重道:“就是这个东西,它整整支配了我一个童年。”

  咔擦!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秦泽手刃了当年的仇人。

  苏钰:“.....”

  别告诉你带我回家就为了看你手撕鸡毛掸子。

  这时,秦泽把鸡毛掸子的残骸丢在苏钰脚边,“报仇这种事,得夫妻一起上阵才过瘾,快,钰儿,踩两脚。”

  苏钰:“......”

  她红着脸,羞涩的看了眼身边的秦妈,夫妻两个字让她心里仿佛有蜜化开,但又有些忐忑不安。

  “找到了!”秦泽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苏钰按捺住心里的异样,看过去,秦泽手上拖着一枚.....这东西好像是陀螺?

  小时候经常看见男孩子挥舞着小皮鞭,对着陀螺啪啪啪。

  它和现在孩子玩的陀螺不一样,是用木头车出来的,底部镶嵌一粒滚珠。

  木陀螺呈暗色,灰不溜秋,表面有一丝岁月留下的裂缝。

  秦妈忍了好久,终于开口了:“你回家就找这东西的?”

  “是啊,妈你不用管我,马上就走了。”秦泽说:“晚上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宴。”

  秦妈失望的“哦”一声。

  见鬼的孝顺哦。

  儿子女儿一个德行。

  “那你走之前把名字签一下。”

  “好的。”

  家里有两叠秦泽和秦宝宝的艺术照,专门用来应付这种情况。

  苏钰懵了:“别告诉我这东西就是你的生日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