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65 天字号花瓶的心机

  Σっ

  影帝竟然不是我?!

  喂喂,是不是拿错题词卡了?

  黑幕吧,这绝对黑幕吧,我可是嗑过高级演技精通的。难道我嗑的是假技能书么。

  姐姐都能拿影后,为什么我不是影帝,光腚光腚,我要举报金马奖和张耀有肮脏的py交易。

  此时此刻,秦泽内心戏爆炸。

  可直到张耀满脸激动的在掌声中离席,一路与相熟的艺人握手,而后登台,秦泽终于排除主持人拿错题词卡的猜测。

  “那个,可能是拿的奖有点多了。”秦宝宝尴尬道:“大话西游拿的奖太多了,评委团肯定有平衡奖项的心理,总不能所有好奖都让我们拿,就算公正权威,也是相对而言。”

  这个道理秦泽懂,毕竟给了秦宝宝影后,以及那么多其他奖,最佳导演和最佳女主角都给他们了,金马奖分量最重四大奖占了一半,再给秦泽影帝就说不过去了,别人也会有怨言。

  再加上秦泽只是半个圈内人,这个道理早该想明白的,可是影帝诶,国内娱乐圈最大的殊荣,秦泽心态再稳,难免也会憧憬一下。

  “道理我都懂,就是脸皮有点烧。”秦泽默默捂脸:“刚才的逼就当我没装过好不好,就算咱们是亲姐弟,我也会尴尬的。”

  “metoo”秦宝宝难得的没嘲笑弟弟,拍拍他肩膀:“姐姐也尴尬,金马奖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今日的你它爱答不理,明天的你它高攀不起。”

  秦泽:“......谢谢姐姐。”

  被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种自己是吊丝的既视感。

  登台领奖的张耀非常兴奋,捧着奖杯,惯例感谢评委,然后说一些自己的经历和拍电影时的辛苦历程。话锋一转,目光投向秦泽方向:“现在捧着奖杯,站在这台上,我有种虚幻的错觉,大家都知道我被提名很多次了,但在最后揭晓时,我一直觉得这次金马奖会是秦泽秦总。”

  众人忍不住瞄向秦泽,确实,在知道秦泽入围最佳男主角后,很多人都这么认为。包括宝岛本土的不少明星。

  而在名单揭幕前,经验丰富的老人已经知道秦泽与影帝无缘,因为四大奖中的一半归了天方,出于平衡的考虑,评委不太可能再把影帝颁给秦泽。

  而拿了这么多奖项,谁还能说金马奖不权威公正?

  不过张耀这话说出来,秦泽和一部分在他面前笃定说他能拿奖的明星就尴尬了。

  “大话西游我看了,非常精彩,我相信秦总的演技是应该被肯定的,这次的奖我先拿了,希望明年有机会做颁奖人的时候,能再看到秦总。”张耀以老前辈的语气说出这番话。

  他自得意满,春风得意。

  秦宝宝皱了皱眉,嘀咕道:“瞧,多得意。”

  秦泽面带微笑:“人家的话说的没毛病,挑不出错。”

  心里自然不爽,你得奖就得奖,扯上我干嘛。

  拿软钉子刺我一下。

  这副胜利者的姿态做给谁看。

  下一个奖是最佳影片奖,最后一个重量奖项。大话西游在入围作品中,但没获奖,意料之中,提名也是变相的一种肯定,最后被一部台湾本土的电影夺了奖。

  导演上台发表的获奖感言很有意思:“有一种剧本叫案头本,就是说它写出来,永远不可能出书、拍电影,只能摆在案头。就是这样一种剧本,它一部不正向的电影,在这个提倡正能量的时代,它没能在大陆上映。但我觉得,揭露一些社会的黑暗,才能警醒世人,才会有进步。”

  的主题是揭露政商勾结,它票房不算高,但内涵绝对高,备受文艺片狂热粉的金马评委喜爱。

  而这部荣获最佳影片奖的电影,在场几乎所有大陆明星都没看过。

  秦泽默默记下影片名字,回头让人找一找枪版片源。

  之所以觉得他的获奖感言有意思,是因为这位导演的话中要表达想法,秦泽比较认同。这个社会是需要正能量,好好改善风气。

  但有句话叫做“上头的意思永远是好的,下面的人永远在画蛇添足”。

  现如今,很多“下面的人”对提倡正能量的理解其实偏了,他们提倡正能量的方法,就是封杀。但凡稍微有点负能量的人或东西,封杀封杀封杀。

  就好比地主家的傻儿子对百姓们说:笑,都给我,都特么给我笑。

  不允许哭。

  但他们忘记了,这个世界永远是光和暗共存。

  过犹不及之后,表现出来的现象,用正经的成语形容: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比如这部,不让它上映,政商勾结就不存在了么?

  这不是掩耳盗铃是什么。

  负能量过重的东西,当然应该封杀,但能引人深思的东西,即便夹杂着负能量,也是在警醒和披露,并不该被封杀。

  在导演发表获奖感言时,秦宝宝把奖杯丢给弟弟,提着裙子上厕所去了。

  整个颁奖典礼期间,不断有人离席又返回,只是观众永远不可能看到这一幕,荧幕上展露出的镜头,永远是一群人安安分分的坐在席位上等待颁奖。

  秦宝宝其实不是很急,但她知道,如果等颁奖典礼结束再来,正如秦泽所言,女厕所就会很挤,趁着大家专心看颁奖时出来上一趟厕所,待会儿她就可以避开高峰期。

  在人满为患的中国,在从小生在沪市的她而言,高峰期是很可怕的一个词儿。

  穿礼服上厕所对女人来说是很麻烦的事儿,裙子太华丽或裙摆太长,撩起来就吃力,而且上厕所也不可能有人帮你撩裙子。

  礼服、旗袍、连衣裤号称厕所三大杀手。

  其中连衣裤最可怕,上厕所和洗澡似的,要脱衣服,而不是脱裤子。

  马桶边有浅浅的一层烟灰,女明星里也有不少烟鬼,秦宝宝可累了,尽量的抬高裙摆,不让烟灰沾在上面,还是短裙好,各种方便,老弟还喜欢。

  踩着高跟鞋离开厕所,正要洗手,听见对门的男厕所传来谈话声:“张哥,恭喜恭喜,影帝实至名归。”

  “这次有点险,我还以为秦泽和得奖。”

  “嗨,他资历太浅,再厉害也只是个新人,得影帝,不怕烫手么。”

  “是啊,虚惊一场。好多人都说他可能得影帝呢,呵呵。”张耀对秦泽的忌惮和敌意,以及紧张的心情,此时终于松下来。

  两人说话声不大,聊聊几句就转到别的话题,只是秦宝宝恰好出来,给听到了。

  张耀和同伴出来时,看见男女厕之间,在那里玩弄自己手指上的粉色油蔻。

  两人相视一眼,有点尴尬,不知道刚才的话有没有被她听去。

  谁知秦宝宝嫣然一笑,朝张耀点点头,很友善的语气:“恭喜了,影帝。”

  张耀也露出笑容:“同喜同喜,我们算是同一届影帝影后,缘分。”

  心里松口气,看来刚才那段话,她并没有听到,或者听到了,但假装没听到,这样也好,张耀也可以假装自己没说过,还是朋友。

  但他低估了女人的小气,秦宝宝可以无视那些说自己狐媚子、不要脸的坏话,但不能容忍有人说她弟弟。

  三人并肩走过长长的过道,推开两扇大门就是会场,接下来还有闭幕式。

  秦宝宝忽然说:“张哥也会唱歌吧,但是没有在乐坛发展。”

  张耀倒是给自己主演的很多电视剧唱过主题曲,也开过市级的演唱会,只是歌星一途,不像影星这样大红大紫。

  张耀道:“不是很专业,而且好歌难求,不过以后肯定会试试的。”

  秦宝宝随意道:“我弟弟最近写了好几首歌,不适合我唱,不过我觉得有一首很适合你,要不我帮你要来?”

  张耀大喜过望,觉得这是秦宝宝示好和拉拢之举,好歹他现在是影帝了。

  秦泽的歌啊,在娱乐圈意味着销量保证,以及闪闪发光的金梯子。

  张耀期待道:“可以吗。”

  “可以的,我觉得行,”秦宝宝说:“我唱几句你听听。”

  张耀忙竖起耳朵。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

  节奏很好,应该是副歌部分。

  “在我的右边是你曾经最好的兄弟。”

  单听这两句副歌,精品无疑。

  到了门口,秦宝宝推门而出,娉娉婷婷的身姿走远。

  张耀一边咀嚼歌词,一边跟上。

  “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

  “在我的右边是你曾经最好的兄弟.....”

  诶?

  好像哪里不对,刚才光顾着嚼旋律了。

  一段很遥远的往事浮上心头。

  脚步猛的顿住,反应过来了。

  张耀愣愣的看着秦宝宝回席的背影,身姿高挑,小腰纤细,那么漂亮的女人,唱出来的歌词却句句诛心。

  被漂亮女人狠狠扎心的张耀,脸色都涨红了,超级想追上去打秦宝宝一顿。

  你给我回来,我一定能打死你。

  哎呦喂,好气啊。

  这会儿同伴也反应过来了,再看张耀难看的脸色,心里怜悯,沉默着不发表看法,假装自己没听懂。

  所以,刚才那段对话,还是被秦宝宝听见了吧。

  这女人可以啊,长的天字号花瓶似的,实则是个心机婊,一路装的惟妙惟肖。

  张耀现在心态都炸了吧。

  她会不会回去吹秦泽的枕边风?

  这么一想,心里还有点慌。

  他只是个二线垫底的明星。

  秦宝宝扭着小蛮腰,疾步回座位,弟弟在身边,放心了,小手拍着大胸脯,一脸侥幸的模样。

  “怎么了。”秦泽问。

  “没什么。”秦宝宝想了想,心有余悸:“还好姐走得快,不然可能被打了。”

  “谁敢打你。”

  “没事没事。”秦宝宝不说。

  她要保持自己在弟弟心中的形象,那么刻薄的一面,他还是不知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