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61 躺枪

  指头粗的大雨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雨刷器疯狂的摇摆,视野不断的模糊、清晰、模糊、清晰.....因为大雨的原因,车子开的很慢。

  宝岛东部的年降雨量很丰富,伴随大雨的还有狂风,两次宝岛之行都是雨天,并非偶然,而是季节问题。

  因此姐姐口中的好兆头,实则是自我安慰。

  十五分钟的路程开了半小时,临近中山堂,秦泽看见门口的广场上搭着挡雨大棚,举办方显然早就料到天气变化,做好了准备。

  明星自然不用淋雨,记者也不用,少数的粉丝也可以挤进大棚里,但更多前来给自己偶像助威的粉丝就没这么幸运,他们只能自己打着伞,或穿着一次性雨衣。

  因为是“不请自来”的吃瓜群众,主办方只安排了保安维护秩序,也不可能搭起一个容纳数百人的临时雨棚。

  大风大雨,雨伞只能保证脑袋不被淋湿,大部分人裤管和鞋子都湿透了。

  保姆车不能驶入现场,而是在外围的雨棚边停下来,他们待会儿要乘坐赞助商的车子进入广场,然后走红地毯。

  三个助手立刻下车,撑开两把大黑伞,迎接秦泽和秦宝宝下车,最后一名助手负责为秦宝宝提裙摆。

  他俩下车的瞬间,边上的粉丝爆发出尖叫声。

  有的喊秦泽,有的喊秦宝宝,最多的还是在喊秦泽。

  从粉丝的疯狂程度来说,女粉丝要比男粉丝高,她们喜欢哪个小鲜肉,会肆无忌惮的尖叫,不顾一切的追星。而男人不同,即便再喜欢秦宝宝,也不好意思表现的太疯狂太魔怔,也不可能在追星上付出太多金钱以及精力,这是男女的社会压力不同造成的。

  压力不大的人,花钱总是容易大手大脚,这个现象同样出现在学生群体,比如他们喜欢哪个女主播,可以丧心病狂的花光爸妈的积蓄。

  而男人不会这样,他们会想,最多打赏五块钱,不能再多了,搬砖好累的。

  再比如一个很经典的例子:一百块都不给我。

  所以哪怕流量上秦宝宝高于秦泽,但现场的女孩们的热烈气氛,看着好像秦泽比姐姐更受欢迎。

  秦泽朝着粉丝们招招手,露出一贯的温和笑容。

  “秦泽最帅了。”

  “笑的好暖,网上说他是娱乐圈头号暖男,真的诶。”

  “老娘的少女心好激动。”

  对宝岛的粉丝而言,见一面秦泽和秦宝宝,是很难的一件事。

  两岸三地居民的来往就跟出国似的,要办通行证,宝岛那边的人过来更麻烦,需要大陆的台胞证,但宝岛官方又不认可这种证件,他们只认“中华民国护照”,因此来往旅游倒是可以,但仅仅为了听个演唱会,见偶像什么的,耗时耗力又麻烦。

  所以趁着金马奖,见一见偶像是难得的机会,秦宝宝和秦泽在宝岛收获的粉丝数目极其客观。

  又是一片尖叫声,人潮愈发踊跃,后面的人拼了命想往前挤,前面的人又被保安死死推住,就像挤地铁那样,里头的人屎都快挤出来了,喊着雅蠛蝶雅蠛蝶,这不是去幼儿园车,不要再挤了。

  但外头的人仍然卯足劲的想上车。

  先是用来挡观众的广告牌被挤翻,接着保安被数十倍与己方的人数挤开一个豁口,一大票观众挤进来,最前排一个穿透明雨衣的女孩,啪叽一声摔在地上,浑身湿透。

  “干什么干什么,都退后。”保安聚拢过来,呵斥着兴奋不已而失控的粉丝。

  “推什么推啊,保安了不起?”

  “人家小姑娘摔倒了,你们保安还推她。”

  “再推一个你试试看。”

  观众可不是善茬,被保安一顿呵斥推搡,立刻回击。

  “不是你们推,她会摔倒?都推一边去。”保安们大怒。

  不远处在广告商车里排队的许多明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纷纷转头观望。

  “那边怎么了。”

  “保安和粉丝吵架吧。”

  “啧,秦泽的粉丝真疯狂啊。”

  “不管我们的事,看戏就好。”

  进场专用车里,张耀和杨丽并肩坐在后排,男女组合进场是标配,杨丽有幸和张耀合作过几次,出入场他俩搭伙走红地毯。

  “那边好像出状况了。”杨丽侧身,朝后张望。

  “记者这回又有新闻写了。”张耀撇撇嘴,“他的处理结果,无非是上去呵斥一下保安,赚一赚名声。”

  比如“金马奖现场疯狂的粉丝因秦泽和保安发生冲突”之类的标题。

  太疯狂的粉丝惹出了麻烦,这对明星来说,是比较不舒服的体验。

  “也有可能不处理,毕竟这是主办方的事。”杨丽道:“毕竟骂保安,会让主办方的人心里不舒服。”

  附近的保安过来帮忙维持秩序,安保的负责人也闻声赶来,此时粉丝和保安还在对喷。

  “怎么回事。”负责人皱眉。

  一个保安把事情说了一遍,低声道:“这群人烦的要死,说了他们几句就揪着不放,硬和你吵。”

  负责人看了眼已经走到雨棚下的秦泽,不悦的皱了皱眉,叹口气,想着和观众们道个歉,把秩序维护好。

  这年头粉丝的脾气变大了,但素质也在提高,好好说的话,秩序就能稳定下来,搁在以前,粉丝冲动且盲目,时常有冲击警戒线的现象,所以每个明星出行,都要安排一大堆的保镖。

  “没事吧。”

  他正要开口,身边传来脚步声,以及秦泽的声音。

  不知什么时候他折返回来了,左手撑伞,右手还握着一把收好的伞。

  负责人转头,刚要回话,发现秦泽不是和他说话,秦泽的目光落在那个浑身**的女孩身上,她穿着一次性雨衣,透明塑料膜上沾满了污水,连带着衣服也湿透了,十一月的天气,暴雨,有点冷,她瑟瑟发抖。

  “没事吧。”秦泽又问了一句。

  女孩涨红了脸,兴奋和激动都有,拼命摇头。

  秦泽没多说,朝她温和一笑,把手里的伞递给她:“风大,雨会斜到脸上,伞送你了。”

  女孩愣愣的接过伞。

  秦泽再转头,看向几个保安,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批评保安,保安们自己也这么认为的,但凡保安与粉丝发生冲突,明星一准儿是护自己的粉丝,但其实保安心里也挺委屈。

  不管,是失职,挨骂。

  管了,还是挨骂。

  几个保安里,有的撇头看向一旁,有的微微低头。

  可秦泽只是把伞递给其中一位保安,拍拍他肩膀,说:“辛苦了。”

  他顶着大雨,往雨棚走去。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眼中都有点感动。而他们在维护秩序时,观众变的安分起来,没继续冷言冷语,不知是负责人的道歉起了作用,还是秦泽不算安抚的安抚。

  “秦泽好暖,感觉令人如沐春风。”

  “是啊是啊,好喜欢他。”

  观众窃窃私语。

  保安们相视一眼,低声道:“他没骂我们。”

  “换成别的明星,我们得挨骂了。”

  “不愧是当大老板的,气度就是不一样。”

  入场专用车,秦宝宝从助理那里拿了纸巾,帮秦泽擦干净肩膀的雨水,可惜了他来时做了半小时的发型,给雨打乱了。

  姐姐“啧啧”的调侃,“呦,中央空调,不仅对女人暖,还对男人暖。”

  “这话咱们私底下说说就好,你别在公众场合这么说,”秦泽没好气道:“不然我快枪手的称号保不住了,变成中央空调。”

  秦宝宝嫣然道:“就算你是中央空调,打不了姐姐把屋子里的人全赶出去。”

  他们的交谈就此打住,因为司机是举办方的人,也不是隔音很好的保姆车,所以姐弟俩同时想到了隔墙有耳这句话。

  排队期间,安保负责人亲自送来了毛巾,由于时间不够,没法重新做头发。

  因此,这对娱乐圈备受瞩目的姐弟走红地毯时,姐姐光鲜亮丽,而弟弟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打过发蜡的都知道,遇水后,越擦越乱,像鸡窝一样,哪怕秦宝宝在车里细心帮秦泽梳理过一遍,但并不足以抹去发蜡。

  秦泽和姐姐走过不算长的红地毯,两边记者咔嚓拍照,粉丝齐声高呼,大家都觉得秦泽的发型挺....别出心裁。

  两位主持人念着她俩过去一年来的事迹、票房、电影,闪闪发光的履历,构成一个娱乐圈的传奇。

  “我觉得很多年后,现在拍的这些照片,会成为将来粉丝们调侃“秦泽最想删除的照片”的素材。”秦泽低声和姐姐嘀咕。

  “是挺low逼的。”姐姐补了一刀。

  “妈蛋!”

  脑子里,系统条件反射的骂了一句,然后应该反应过来了,所以秦泽叫它也不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