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56 回家

  周末,秦泽和姐姐回了一趟父母家,不对,是回家,毕竟他和姐姐还没成家立业,户口都没迁出去,用“回父母家”形容不妥帖。

  王子衿也跟着来了,她刚来沪市时,老爷子和秦妈对她很客气,期间,因为和秦泽的关系,有进入过一段尴尬期。

  女儿的闺蜜来家做客,和儿子的准媳妇来家做客,完全两码事。

  好在秦妈性情温婉,又中意这个儿媳妇,王子衿也很通情达理,双方很容易便转换了心态,关系变的更加亲密。

  老爷子分外惆怅,他是中意苏钰的,王子衿隔三差五来家里做客,苏钰却极少来,去年除夕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来登门做客。

  好在他俩私下底一直有交流,偶尔打打电话,每次国家出新政策,金融行业出大新闻,苏钰会打电话和老爷子进行学术交流。

  持续不断的刷着未来公公的好感。

  尽管王子衿给人的观感极佳,可自己生的孩子都还有偏爱的呢,更何况儿媳妇。

  老爷子心里一直憋着一句话想对苏钰说:哝长点心吧,不知道来家里坐坐,怎么和王子衿争。

  说出来的话,总感觉自己这个父亲有自卖自夸的嫌疑。

  文化人脸皮薄,所以难以启齿。

  客厅里,男人和女人泾渭分明,父子俩讨论财经实事,母女外加一位儿媳妇,在看甄嬛传。

  父子这边相谈甚欢,古代读书人最爱聚在一起激扬文字,现在也一样,知识越丰厚,越喜欢侃侃而谈,所以老爷子终于对儿子满意了,因为儿子已然能跟上他的节奏。

  很不可思议,如果是在一年半以前,他和儿子谈论宏观经济,儿子会一脸懵逼,并且配字:whatareyou说啥嘞。

  而秦妈那边,她们再看甄嬛传,应老妈的要求,姐姐把储存着片源的U盘带回家来了。

  这部剧太火了,自打播出后,迅速俘获了无数大妈、阿姨的芳心,除了广场舞之外,在家守着电视追更甄嬛传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

  现如今的电视台收视率,大妈们撑起半边天。

  唯一不和谐的就是秦宝宝叽叽喳喳的剧透,说这个安陵容以后可坏了,说甄嬛以后要给皇帝戴绿帽,说其实纯元皇后也是被皇后嫩死的。

  观剧体验极差,秦妈也忍无可忍了,拎着女儿玲珑耳垂,怒道:“全给你说完了,我看什么?”

  “痛痛痛,妈您轻点。”秦宝宝苦着俏脸求饶。

  事实证明,无论在那种人群看来,剧透都是不可饶恕的事。

  “宝宝,楼下周阿姨还记得么,”看剧之余,秦妈随口问道。

  “怎么啦。”

  “她女儿结婚了呗,嫁的还不错,男方家有三四套房,本身还是国企的。”秦妈透着羡慕的语气。

  “国企?”秦宝宝没好气道:“他累死累活,还不如你家儿子动动手指赚的钱多,哪里就嫁的不错了。”

  这种不自觉的把弟弟拿出来和其他男人作比较的行为,让王子衿和秦妈微微皱眉。

  “人家好歹嫁出去了,比你还小一岁呢。你到现在也没个消息。王子衿都比你强。”秦妈说。

  “呸,”秦宝宝不悦母亲贬低自己的说辞,哼哼道:“她不也没男朋友,哪里比我强。”

  秦妈:“哦,那子衿也该努力了。”

  王子衿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秦阿姨是个有心机的。

  她刚才在试探秦宝宝知不知道自己和秦泽的关系。

  这种问题,直接询问女儿亦可,根本无需试探,这说明她之前的猜测是对的,秦阿姨也知道自己女儿的弟控情结。

  于是又有新的疑惑生起,子女的心理健康问题,大可以坦诚不公的谈一谈,又不是青春叛逆期,大家都是成年人。而且,秦宝宝的弟控情结明显很严重,靠时间去修正,感觉得很久很久。

  那么,秦阿姨在忌惮什么?

  王子衿想不明白,也想不通,她只是觉得里头有蹊跷。因为事件本身难以启齿的缘故,她连私下问秦泽的念头都没有。

  你和你姐打算什么时候停止互控。

  你妈好像知道你俩互控的事儿,但选择不说,她忌惮着什么嘛。

  根本没法问出口。

  聊到九点,老爷子回书房了,秦泽躺在沙发另一侧,舒服的伸懒腰。

  满足了老爹的口舌之欲,我终于成为合格的儿子了。其实挺无聊的,在秦泽的知识量里,他和父亲聊的这些东西,太过粗浅了。

  就像大学生和小学生在聊九九乘法表。

  老爷子的水平,顶多中学三年级,秦泽靠着系统那里嗑来的技能书,已经是一名光荣的大学生。

  所以他能在金融界日进斗金,而老爷子只能当一个大学教授。

  曾经为了不让父亲失望,成为优秀的儿子,他忍受了多少棍棒教育和洗脑式教育。

  在老爹的鞭挞下努力学习,开拓思路,吃了老大的苦头。

  每每念及,唯有一句歌词能形容:回忆总想哭.....

  “去,把你的臭脚挪开。”秦宝宝拍开他的脚丫。

  “帮我捏捏脚底嘛,累。”秦泽把大脚丫搁在姐姐的圆润大腿上。

  “去去去。”秦宝宝啐道,小手挥舞,挡开他的脚。

  秦泽不停的用脚**姐姐,踢踢她的腿、她的胳膊、她的屁股,秦宝宝每次都挥舞小手拍开他的脚,但秦泽就是不放过她。

  “妈,他好烦啊。”秦宝宝委屈着向母亲告状。

  秦妈嘴角抽了抽,没记错他女朋友好像是身边这位,她看向王子衿,发现对方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在抽嘴角。

  “啊,有点困了,我回房间躺一会,妈你有帮我换床单吧。”看到子衿姐黑乎乎的小脸蛋,秦泽忙坐起来,走为上策。

  不知道为什么,踏入自己二十平的房间,他才能找到家的感觉,现在住的房间太大了,客厅太大了,卫生间太大了,虽然能和子衿姐鸳鸯浴,但只有这里才能嗅到熟悉的味道。

  这儿是他睡了十几年的房间。

  虽然他和姐姐好几年没在家里常住,秦妈仍然每天打扫子女的房间,春去秋天,更换床单、被子。

  他躺在床上,想着系统最近颁布的任务,想着苏钰。

  苏钰一开始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尽管得到了秦泽的抚慰,可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并非语言能迅速抚平,而是需要时间去沉淀和接受。

  可当秦泽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苏钰后,她突然就斗志昂扬起来。

  之前几个公司各自独立,各自为政,哪怕秦泽舍弃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足以伤筋动骨,因此哪怕成为宝泽的大股东,苏钰也没太大安全感。

  但如果建立集团的话,所有的资源整合,资金合并,那会创造出一个庞然大物。天方和宝泽以及紫晶,单独拎出来,全国五百强都挤不进。

  但三家合并,资源共享后,它的盈利效果绝对翻好几倍。

  而掌握着宝泽投资的苏钰,将在新集团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以后集团腾飞,她的权位会更重,这样一来,她就有足够资本和实力,不用担心秦泽割舍宝泽抛弃她。

  而且职场上的勾心斗角,她有信心吊打王子衿和秦宝宝。

  前途忽然就光明起来了。

  唯一遗憾的是她肚子至今没起色,以前是刻意避开危险期,后来尝试了几次,没怀上,苏钰特意找医生咨询,还做了体检,身体没问题,医生说不着急,慢慢来,毕竟生孩子和生猪崽不同,不是想生就生。

  只能慢慢来,难不成众筹一个孩子。

  秦泽思考合并前自己还能做什么,或者说上市前,他应该做些什么。

  最重要的肯定是提高各个公司的业绩、资本,这样上市的时候,股价才能起飞。

  东风科技那边,即便有图纸,但要制造出成型且立刻投入市场的设备,时间上欠缺些。但想来年底总该没问题了。

  天方的话,甄嬛传刚火,伴随着公司名气也提升不少,他想赚钱的话,还可以继续拍电影,不过一年半的时间,他拍了五六部电影,高产似母猪,再这样下去,快枪手的称号该光荣退休,换成机枪手了。

  仗着沪市光腚局有人,他的电影上映一直在插队。如此才能做到高产。

  倒是宝泽那边可以走走关系,把私募转型成公募,这个难度有点大,而且公募受到的监管力度会成倍增加,如果转型成公募了,然而不适合并入咸鱼集团。

  但仅仅是私募的话,潜力当然不及公募的。

  打开聊天软件,天方娱乐的艺人群,恰好在讨论月底的金马奖。

  “甄嬛传如果是电影,最佳女配非我莫属。”

  钱诗诗近来名气暴增,有点小膨胀。

  公司里的艺人,基本都参演了甄嬛传,纷纷表示可惜:“飞天奖、星光奖、金鹰奖应该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那我就是金马影后咯。”叶卿说。

  刘薇:“想多了,不说其他艺人,光是秦总就把你压下去了。”

  一个二线艺人:“@刘薇是宝总,请把两个秦总区分开来,不然联想到秦泽得影后,感觉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