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54 借酒消愁

  第二天,秦泽从公司拷贝了片源带回家,王子衿和秦宝宝插入u盘,通过本地视频在液晶电视上观看甄嬛传。

  打这以后,两个姐姐每天都顶着黑眼圈上班,真正的好剧就像吸du,让人欲罢不能,总想着看完这集就睡觉,但总忍不住看了一集又一集。

  这个和是相通的,躲在被窝里看书,想着看完这章就睡觉,一不留神,卧槽,凌晨三点了。更卧槽的是明天要早起上班。

  王子衿更惨,她要起早晨跑,所以午休时间和秦泽煲电话粥的活动就取消了,改成睡午觉。

  电话粥取消就取消,秦泽无所谓,中学时,男女同学很喜欢煲电话粥,又穷,就借别人的电话和女朋友聊天,把别人打停机了,还特么不还话费,性质特别恶劣。

  那时秦泽没女朋友煲电话粥,偶尔和姐姐聊聊天,现在长大了,更加对煲电话粥没兴趣。

  他气愤的是晚上蹭一蹭的机会没了,两姐姐差不多都是十二点回房休息,他要等姐姐睡着才夜袭子衿姐,时间上太晚了。也不舍得太过操劳王子衿。

  所幸还有苏钰,苏钰近几天怨念有点大,不是秦泽不陪她,而是突然发现秦泽又恢复以前的骁勇状态。

  “你是不是和王子衿上床了。”

  中午,公司对面的全季酒店,苏钰握住秦泽的把柄不放,语气充满威胁。

  女人是敏感的,不但心灵敏感,身体也敏感,早就察觉出秦泽的火力不够集中。

  以咸鱼泽的尿性,下意识的想否认,可她想了想,沉默片刻后,无声点头。

  苏钰愣了很久很久,什么都没说,没哭没闹,没用指甲挠他脸,她只是打了个滚,把被子卷在身上,裹住修长的娇躯,然后滚到床角蜷缩起来。

  一如当年。

  秦泽心生愧疚,从身后轻轻搂住她,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语言在此时很苍白无力。

  十几分钟后,眼见着钟点房的时间快到,苏钰却睡着了。想来是累了,就刚刚他们做了近一小时的激烈运动。

  秦泽给前台打了个电话,把时间延长到全天。

  她一直到下午两点才醒来,简单的冲洗后离开酒店,房间是苏钰退的,秦泽戴着口罩和墨镜在门口等她。

  “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秦泽柔声道。

  苏钰看他,“这是补偿么。”

  没等他回答,苏钰收回目光,视线微垂,淡淡道:“不用,晚上约了曼姐。”

  她还是生气了,强行伪装的很淡定,可她的伪装太拙劣,往常每次从酒店出来,她会幸福而喜悦的抱秦泽的胳膊,而现在没有。

  她气质冷清,表情漠然,但她只在外人面前才装出高冷女神的模样,她下意识的把惯用的面具戴上,恰恰说明她心乱的一塌糊涂。

  .......

  经过这几天的发酵,甄嬛传口碑持续爆炸,剧情展开后,它的吸引力和魅力才真正展现出来。薄情而专情的皇帝,心机深沉的皇后,跋扈又精明的华妃,以及各式各样的后宫美人。

  女主角在后宫中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生存,装病躲避侍寝的机智让观众眼前一亮。

  前期的躲避侍寝导致自身被冷落,搁在里就是典型的先抑后扬,特别能挠观众的心。

  逻辑也没问题,按照网上观众的说法,台词句句伏笔,不忍快进。

  随着口碑的爆炸,收视率节节攀升,不但女观众喜欢,连不怎么喜欢看宫斗剧的男人都深陷其中。

  “这剧有毒。”

  “看了几集,忍不住就跟着媳妇天天追了,根本停不下来。”

  “剧情紧凑,逻辑缜密,就算宫斗剧也能看进去,比小鲜肉主演的小鲜肉好看多了。甄嬛传演技都超好。”

  “钱诗诗演技很赞,她演的华妃让人忍不住想打她。”

  宿州电视台统计,单日最高收视率已超过百分之一,平均收视率从0.314%升到0.591%。

  这让宿州电视台的中高层极其振奋。

  “继续做广告,把懒猫视频的60秒广告买下来,一个星期。”

  “让人联系天方,请他们帮助再做宣传......算了,我自己打。”

  “我们要冲击平均收视率1%。”

  赵总编在自己的办公室指点江山。

  甄嬛传的受欢迎程度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买下它时,预感它不会埋没,但没料到如此受欢迎。原本把收视率稳在0.3的目标在这几天里被推翻了好几次,0.4、0.5、0.6,直到现在有望冲击1%。

  平均收视率达到1%以上的,能排在同时段全国收视率前三。

  宿州电视台很多年没有过这样的电视剧了。

  赵总编打电话联系秦泽时,他刚和苏钰分开不久,人在天方娱乐,和某网络播放平台沪市分公司的负责人谈合约。

  甄嬛传火了之后,对方立刻找上门来,买网络播放版权。

  现在的年轻人没几个愿意守着电视看了,网络版权才是王道。这个时代正慢慢进入网络时代,电视剧行业也不能幸免。

  前几年,电视版权要重于网络版权,而现在,很多新剧选择在网络上首播。

  合约很顺利的签署,甄嬛传网络版权以每集300万的价格出售,总共75集。

  不过网络版的更新速度,不能超过卫视的播放速度,目前卫视播放甄嬛传已经有十二集,网络版即便上线,也不会拉低收视率,反而会在网上形成第二次爆红,从而推动收视率的增长。

  若是在以前,电视台就得叫停,不让网络版权卖出去。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电视台称王称霸的年代已经过去,而且无数次先例证明,网络和卫视一起上架播放,是互惠互利的事。

  甄嬛传的火爆,同样让天方娱乐大为振奋,尤其参演该剧的艺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下,取而代之的巨大的喜悦。

  一部爆红的电视剧,对明星带来的收益是难以想象的,远比片酬更重要。

  不断涌现优秀作品的艺人,方才在娱乐圈长盛不衰。

  长期没有优秀作品的艺人,叫做过气明星。

  钱诗诗拉着叶卿、刘薇跑秦泽办公室喝酒,往日只有秦宝宝在时,叶卿和刘薇是不会来的,钱诗诗和姐弟俩都熟,但她们和秦宝宝不熟,更多的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她们只和秦泽有交情。

  “感谢秦总给了我第二春。”钱诗诗举杯:“toast。”

  “是事业第二春,”秦泽与她碰杯,接着与刘薇和叶卿还有姐姐碰杯。

  她毫无悬念的火了,微博关注暴增,粉丝活跃性不可同日而语,每天都有人在她微博下方留言:华妃娘娘!

  也有人看了电视剧后过来喷她的,可就算喷子她也高兴,那是对她演技最大的认可。

  从此以后摆脱了“综艺明星”的称号,这几天,仿佛找回来当年毕业时的激情和野望。

  昨晚一个人窝在被子里小小的哭过,要不是秦泽有女朋友了,她恨不得以身相娶。

  “秦总,我不管,以后跟定你了。”钱诗诗咧嘴。

  “你还背着五年的合约呢,想走都走不了。”叶卿取笑道。

  两个星期的辛苦减肥,她略显圆润的下巴恢复了尖俏,此时容光焕发,整个人状态很好。

  “还是你眼光好,签了十年,大气魄,这不,女主角就让你演啦。”钱诗诗唉声叹气。

  身为主角,叶卿是最大的得益者,想来等甄嬛传完结,她便能顺理成章的跻身一线明星行列。

  一线明星啊,在娱乐圈属于金字塔顶尖,多少女艺人梦寐以求。

  二线和一线的差距,从最直观的金钱方面衡量,怎么也能翻一倍。

  “那我也签了十年呀,为什么我不是女主角。”刘薇似笑非笑的看秦泽。

  这就有点后宫争宠的味道了。

  秦泽忙看向姐姐,姐姐很识大体,面色如常。

  钱诗诗哈哈道:“你酸什么,天方这么多女艺人,你是唯一和秦总亲过嘴的,而且秦总拍的电影,哪部没捎上你?”

  这女人,哪壶不开提哪壶。

  秦泽感觉自己被身边的一道凌厉目光剐了一下,小手微微一抖。

  “对了,月底金马奖开幕,秦总有收到邀请吗。”叶卿含笑。

  “有啊,大话西游被提名了,我也被提名了,本来不想去,但我姐也被提名了,所以月底可能还得再去一趟宝岛。”秦泽道。

  “你肯定能拿影帝。”刘薇道。

  “不一定,”钱诗诗分析道:“秦总入行太晚,严格来说,也不是专业演员。估计会被提名,然后过去陪跑。”

  “喝酒喝酒。”秦泽打岔道。

  娱乐圈的艺人视为荣耀的奖项,他没放在心上,眼界不一样了,他是要成立超级集团,然后看着姐姐们领着各自的马仔勾心斗角打架的男人。

  堂堂海泽王。

  之所以混迹娱乐圈,初心是和姐姐光明正大的舌吻。

  拍个床戏,能摸一摸屁股,顺带在胸前深沟里吐息。

  ......

  甄嬛传火了,沪市电视台某个部门笼罩在一片阴云中。

  开完会,陈副总监回办公室后,脸色极其难看。

  “甩锅甩的比谁都快,当初还不是你们决意压价,哐一下,锅到我头上了。”

  可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副的,人家是正的。

  甄嬛传本该内定给沪市电视台,但双方因为价格问题,合同迟迟没能签下,半路杀出一个宿州卫视,截胡了。

  截胡就截胡呗,竟然还火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火,十一月了,按照这样的成绩稳下去,年度火爆剧也有甄嬛传的一席之位。

  网络有新闻爆料甄嬛传原本将在沪市卫视定档,因为和天方在价格上没谈拢,被宿州卫视截胡。

  台长开会的时,提及此事,批评了几句。

  负责此事的陈副总监首当其冲,黑锅哐一下,盖到陈副总监脑袋上了。

  是他没把价格谈拢么,电视台的指标在这里,你没能力把事情搞定,你不背锅谁背锅。

  不问过程只问结果,体制里惯用的套路。

  可以预见,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会以“罪人”的身份,频繁的被电视台的员工提及,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想想就来气。

  ......

  晚上九点半,吃完饭后,裴南曼和苏钰坐在会所喝茶,二十年份的普洱,晚上不宜喝绿茶。

  裴南曼仔细观察着苏钰的表情,她一整晚显得闷闷不乐,食量挺好的,今天却只吃半碗,除了发呆还是发呆,话要反复问三遍她才能回神。

  此外,眼圈有点肿,下午明显哭过。

  “有心事就说。”裴南曼喝了口红茶,“做忠实听众我还是很合格的,偶尔还能客串情感咨询师。”

  “没心事。”苏钰抿嘴。

  她不愿说,裴南曼就不多问,不需要多问,苏钰的喜怒哀乐只和一个人挂钩。

  除了那条咸鱼还有谁。

  吵架了?有点意外,虽然咸鱼花心了点,向来很宠苏钰,终于闹矛盾了么。

  “我想喝酒,曼姐陪我去酒吧。”苏钰道。

  呦,还打算借酒消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