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467 男人装

  “可这几年谁知道他又整出什么幺蛾子,真想揍死这兔崽子。”小姑父咬牙切齿道。

  “这个,我觉得吧,您应该多教他责任心。”秦泽建议道。

  他这个表弟,尽管让长辈深感头疼,可大祸是惹不出来的。

  这次纯属意外事故。

  如果江澄是那种品行恶劣的少年,秦泽不会打他骂他,只会划清界限。

  而如果没有闹出胚胎,其实嘿嘿嘿也不算什么大事,鲁迅曾经说过: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多睡女人。

  放眼中国几千年历史,最惨的就两代人:8090。

  以前就不说了,成婚早。以后更不说了,只会越来越开放。

  只有8090的同志们,是漫漫历史长河里最悲催的。

  根据网络收集的信息,80后和90后,是处男最多,性体验最晚的两代人。

  默默哭晕在厕所。

  小姑父感慨道:“我除了打,真不会别的了,可我看大哥打你也是从小打到打。”

  秦泽:“……”

  扎透心了啊小姑父。

  秦家的亲戚圈都知道,秦建章同志是一个揍儿狂魔,不是在揍儿子,就是在揍儿子的路上。

  每次亲戚聚会,秦泽都会被调侃:今天有没有被爸爸揍屁股啊~

  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了,随着年纪的增长,老爷子打他的次数以几何递减。

  现在老爷子要还敢动手打他,秦泽就敢说:你打我,我就给你女儿打针。

  但童年时代,他确实在父亲的胯下瑟瑟发抖,努力按照父亲的想法,长成一个笔直的白杨树。

  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就是付出的代价稍微惨烈了一点。

  秦泽聊天的兴致被小姑父一句话总结,意兴阑珊的挥手告别。

  “澄澄,送你表哥下去。”小姑吩咐道。

  江澄“哦”了一声,默默跟着秦泽出门。

  表兄弟俩沉默的进电梯,江澄按了地下一层按键。

  “你和那小姑娘什么时候好上的。”秦泽问。

  江澄扭头,小心翼翼看着他,默默退了一步。

  “问你话呢,不打你。”秦泽翻白眼。

  “表哥,不是好上,是恋爱。你说的真粗俗……”

  少年少女就是这样的,把爱情看的很唯美,无法接受“相好”、“浪货”、“大鸡霸”这样露骨的词语。

  成年人的世界,这个叫情趣。老公嘿嘿淫笑:“小骚蹄子,今晚让你洪水泛滥,哭着叫爸爸。”

  老婆浪笑:“来呀快活呀,最喜欢鸡肉味嘎嘣脆。”

  少年少女们听了这些话,心态会崩的。

  被秦泽瞪了一眼,他缩了缩脑袋,继续道:“上学期期末,我们一起报了班主任的假期培训班,暑假的时候开始熟悉起来的。我们经常一起坐地铁回家,然后我时不时请她吃饭喝牛奶,她家里不是很有钱……”

  秦泽了解了,点点头:“一来二去,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就做了你的女朋友,喝你的牛奶。”

  江澄争辩:“不是王八看绿豆,我们那时候是两情相悦的。”

  秦泽呵呵道:“报了培训班,你的成绩不也一样垃圾,小姑父有没有去举报你们班主任?”

  秦泽上高中的时候,教师私下开培训班是基本操作,有需求就有市场。普天之下的父母都有一颗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哪怕自己生的孩子是学渣。

  这些年,教师私下开培训班的行为被禁止了,仍然是那句话,有需求就有市场,私人培训班依然存在,只是少了,低调了,隐蔽了。

  “我有进步啊,我从30名进步到了25名。”江澄不服气。

  秦泽斜睨他:“年级?”

  江澄:“……班级。”

  秦泽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废物,你好歹有我秦家一半的血脉,怎么就渣成这样。你舅舅是大学教授,你妈是大学毕业,你表姐是复旦学霸,还有你表哥我……这个不用多强调了吧。”

  江澄弱弱道:“拼死拼活考了个垃圾财大?”

  垃圾财大?

  我特么的……

  对于沪市本地人来说,考财大的难度绝对比外省考生容易很多倍。

  秦泽一巴掌把他拍轿厢壁上,扣都扣不下去。

  你爸扎我心就算了,你这种小奶狗也来?

  秦泽最讨厌小奶狗了,小奶狗表面看起来秀气文弱,其实私底下硬的比谁都快。

  “说好不打我的。”江澄委屈道。

  “懒得和你扯犊子,”秦泽顿了顿,开门见山道:“我想知道的是你什么时候……破门而入的。”

  江澄想了想,懂了,脸上露出男人的自豪:“表哥,其实交女朋友很简单的,主动点,花点钱,给点关心和爱护,很容易就把女孩子追到手了。”

  秦泽怒道:“你闭嘴吧,我不会谈恋爱,要你交?我初中就有女朋友了,但我比你聪明,没搞出任何麻烦。”

  江澄愣了愣,不知道表哥为什么突然发怒。

  “我们是八月底坦诚相对的。”江澄如实回答。

  秦泽思考,八月底开始的,十月底怀孕了,两个月……

  也就是说,他们九月份就搞出胚胎来了。

  好快!

  是因为青春期容易受惊么。

  为什么苏钰肚子不见起色?年纪太大的缘故?

  尽管她皮肤细腻如少女,身段窈窕完爆青春期小妹子,但不能改变她大邻女青年的事实。

  可秦泽还算不错的中医知识告诉他,绝非是年龄的关系。

  那么……是我注入牛奶的姿势不对?

  此时此刻,江户四十八手在秦泽脑海闪过。

  他仰头,四十五度角,望天:“吾射不亦精呼?”

  初中有好好背诵课文的江澄,几乎本能的,脱口而出:“无他,为首熟尔。”

  “砰!”

  他又一巴掌被秦泽拍在轿厢壁上。

  再次委屈的爬起来,委屈的看着表哥,不知道怎么就又挨打了。

  “有什么好得瑟的。”秦泽哼道。

  江澄灵机一动,幽怨退去,露出八卦神色:“表哥你要和……子衿嫂子生娃了?”

  王子衿的存在,江澄是知道的,尽管他没和王子衿说过几句话,但在秦家有过两年之缘,后来听母亲和父亲八卦聊天,得知那个端庄大方的姐姐是表哥女朋友。

  秦泽警告道:“别到处乱说,不然打断你狗腿。”

  “哦哦,”江澄道:“那表姐有男朋友么?”

  秦泽沉吟道:“你就当她有吧。”

  江澄脸色突然就兴奋起来:“是谁是谁,表哥他是谁。”

  “关你什么事。”

  “我班里的男生老喜欢她了,天天嚷着非她不娶,他们还觉得自己很有机会,因为表姐没有男朋友,而且说表姐是娱乐圈少有不被潜规则的女明星。”江澄喋喋不休,兴奋的一匹。

  他显然对未来的表姐夫很感兴趣,关心程度远超秦泽的感情生活。

  别看秦宝宝对他态度恶劣,小时候经常玩弄他,但自幼开始,秦宝宝就是学霸,漂亮聪明成绩好,所以多年来根深蒂固的观念影响,江澄很崇拜表姐的。

  表姐虐我千百遍,我待表姐如初恋。

  反而是突然崛起的表哥,他对表哥的身价、财力、能力,其实只有一个很模糊的概念。但表哥咸鱼了这么多年,咸鱼臣服在舅舅胯下瑟瑟发抖的身影,早就烙印在江澄心里。

  “表姐夫的话……反正和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我可是你们唯二的表弟,表姐夫人好不好,关系到我问他要红包能不能多要点,一个好的表姐夫和一个差的表姐夫,福利天差地别。”

  江澄话刚说完,又被表哥一巴掌拍在墙上。

  秦泽说:“一个好的表哥不会吝惜自己的巴掌,一个好的表姐夫,应如是。”

  江澄:“???”

  “叮~”

  电梯门开了。

  “好好读书,别做一个得过且过的人,现在你泡妞用的是父母的钱,将来还得靠自己。社会上的女人很有爱心,她们喜欢小动物,比如:宝马、悍马、捷豹、路虎。当然还有天猫。但她们不会喜欢一无所有的小奶狗。”

  “那表姐夫属于哪种小动物。”江澄好奇的问。

  “……海鲜?”秦泽走出电梯,回身:“趁着刚高二,好好学习,将来你要是连垃圾财大都考不上,表哥带着表姐夫一起来疼爱你。”

  挥挥手,走了。

  秦泽开车离开小区,直奔天方娱乐,途中和姐姐通话:“小姑家的事已经解决了。”

  秦宝宝:“嗯嗯,小赤佬辛苦了,姐姐香吻奖励。”

  秦泽:“赔了二十万。”

  秦宝宝:“小钱。”

  秦泽:“不是我出的,小姑和小姑父自己掏腰包。”

  “我知道啊,二十万而已,小姑肯定是自己背了。让你过去不是赔偿五百万,是让你解决麻烦。”秦宝宝道:“对了,你怎么解决的。”

  秦泽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姐姐在电话那头笑的格外欢唱,咯咯咯的,小母鸡似的。

  “阿泽你学坏了,这么脏的套路都想得出来。不过恶人自有恶人磨,对吧。”

  “这句话说的对,所以我狠狠磨了一下江澄那个小崽子。”秦泽道:“太不公平了,我还是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只会五龙抱柱法,他却可以精研各种姿势。”

  “呸,别跟姐姐说这种话题。”秦宝宝象征性的啐一口,既然妖娆又妩媚的语气,贼兮兮道:“你跟姐住了这么久,有没有原地取材,修炼你那个……五龙什么的?”

  “有啊有啊,我到现在还有呢。”秦泽道:“毕竟姐姐这样的揉道高手在身边,我也要好好修炼才行。”

  秦宝宝显然是听不懂后一句话,沉默了一下,试探道:“真的……有?”

  “放心,我都给你洗干净了,不会出现类似泳池意外事件。”

  “滚!”

  姐姐大吼一声,挂电话了。

  秦泽哼哼两下,还说我喜欢口花花,自己不一样。明明内心怂的一匹,偏偏要装的稳如老狗撩他。

  许是觉得不甘心,秦宝宝又发给了条短信给他:“给你来点刺激的。”

  姐姐所谓的刺激,最多亲个小嘴,她自己可能觉得刺激的要死……

  秦泽没理,等车子停好,走向电梯,才顺手回复她:“怎么个刺激法。”

  姐姐秒回,她发了一张图片,是份合约。

  秦泽手指划动屏幕,拉大照片,看见黑体加粗的字体:。

  秦泽:“这是上次的合约?”

  去年姐姐刚火的时候,这部杂志邀请过姐姐做封面女郎,自称带着无比真诚的热情而来,希望能和姐姐合作。

  这部杂志秦泽可谓如雷贯耳,可惜不舍得花钱买,而且对他来说,里面的潮男读物,还不如封面女郎来的性感养眼,一条条大长腿,分分钟让小男生口干舌燥。l

  后来有钱了,他还是没看,因为他从上到下的着装,都是姐姐们帮着挑的。她们不但喜欢自己购物,还喜欢帮男人购物。

  秦宝宝:“笑而不语。”

  秦泽:“……”

  你弟的笑而不语。

  手机揣回兜,恰好电梯停稳,秦泽踏入公司,没在办公室看到姐姐,便逮着相貌平平的助理询问:“秦总呢。”

  相助理不自觉地挺直腰板,恭敬语气:“在二号会议室。”

  “有事?”

  “男人装杂志……”相助理没说完,发现秦泽已经撇开自己走了。

  相助理站在空调出风口,感受着凉凉的冷风,心里也分外凄凉。

  我果然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他了。

  秦泽赶到二号会议室,看见一身正装的姐姐和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相谈甚欢。

  注意到他进来,姐姐朝他俏皮眨眼。

  中年男人忙起来,二话不说先弯腰递名片:“秦总你好。”

  秦泽微微点头,双手接过名片,瞄了一眼,瞅到设计经理三个字,心里有数了。

  “这次能邀请到您,我回去也算能交代了。”中年人满脸的笑容显示出了他内心的愉悦。

  “其实很早以前就像和你们杂志合作,只是那时没自信。”秦宝宝微笑。

  秦泽在旁边听了一会儿,道:“我觉得没必要,姐你马上要开演唱会了,练习新歌更重要不是吗。”

  秦宝宝嘴角含笑,不等她说话,对面的中年男人火急火燎的插嘴:“秦总,不会耽搁多少时间,我相信这是一次愉快的合作。”

  秦泽淡淡道:“忙,没时间。”

  中年男人:“……”

  又是同样的说辞,去年公司邀请秦宝宝,这个秦泽淡淡的一句“忙,没时间”,把公司派过来的人给打发回去了。

  见鬼的忙,其实拍写真照根本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要知道多少女星收到他们公司的邀请,高兴的眉开眼笑。

  因为这是一个提升名气的好机会,就像镀金,女星上一次封面,原本镶钻的……逼格又镀上一层金。

  “秦总,我们有成熟专业的团队,最好的摄影师,能保证顺利的完成拍摄,绝对不会耽误你们的日程表。”中年男人说。

  没办法,秦宝宝太火了,而且口碑罕见得清高。去年公司抱着合则两利,稍微是你占了便宜的心态。

  今年,是男人装杂志想借秦宝宝的名气。

  秦宝宝从来没有过写真照啊,这个噱头了不得。

  秦泽心说,我当然知道你们专业,专业的让人微微一硬。

  可就是这样才不同意姐姐当封面女郎。

  他才不要姐姐穿比基尼露大长腿露深沟露可爱小肚脐给别人看。

  海泽王的福利,怎么可以和别人分享。

  “其实是我本人不太喜欢这部杂志,而且也觉得完全没有意义……不要误会,我不是对你们杂志有意见。”秦泽道。

  中年男人嘴角抽了抽,不要误会?没有意见?

  那请问什么才叫对我们杂志有意见。

  他语气略带不悦:“可我们已经签好合同了,秦总不妨过目一下?”

  秦泽愕然的看向姐姐。

  他知道姐姐同样不高兴在外人面前穿着暴露,签了……就为了给他刺激?

  秦宝宝狡黠一笑,翻开合同,给他看自己娟秀的字迹:“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

  秦泽:“……”

  阿西吧!

  “管你有没有签合同,”秦泽黑着脸说:“老子有的是钱,违约金算什么。”

  瞪了她一眼,起身走人。

  “诶,”秦宝宝看他脸色奇差,心里略慌,起身拉住他右手:“你先看看合同吗。”

  秦泽:“放开我的前女友。”

  中年男人:“??”

  秦宝宝软着语气:“姐姐刚才开玩笑的,阿泽看看合同呗。”

  在人在场,她得稍微端着点姐姐的架势,否则这会儿人已经挂上去了。

  秦泽疑惑的翻开合同,一目十行,又瞪了姐姐一眼,没好气道:“那我不反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