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44 麻烦事

  酒店。

  午后两点,秦泽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王子衿坐在床边,一身ol套装,头发湿漉漉的,她正在撸丝袜,肉色的,套住白皙的脚丫,慢慢往上,裹住脚裸,裹住纤细小腿,然后是圆润的大腿。

  “我记得有种丝袜是穿在腰上的。”秦泽说。

  在不可描述的动漫里,经常能见到那种丝袜,但好像现实里从没见过,所以秦泽叫不出名字。

  “你说的是吊袜带吧。”王子衿床好丝袜,仔细的压平裙摆的皱纹。

  “对对对。”秦泽道:“可好像没看见你和姐姐买那种。”

  吊袜带小御姐,最诱人了。

  “知道我没有可以理解,可你怎么知道你姐姐没有。”王子衿斜他一眼。

  “你俩衣服不都我洗的?”秦泽白眼。

  他俩刚幽会结束,的录制后,已经过了三天。王子衿始终不愿意在家和他探讨造人计划,总感觉心里有根刺儿。

  没法,只能在公司附近的酒店开房间,然后秦泽抱着她一起摇床,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搞得好像金夫银妇似的。

  和苏钰不同,王子衿有要求带工作帽,因为她没有做好受惊的准备。

  兴许是和她感情经历太少有关系,刚交了男朋友,刚尝到雨露滋润花蕾的体验,正是热恋期间,冷不丁就成妈妈了,委实适应不了。

  苏钰不同,苏钰比她大两岁,这个年纪是该生娃了,时间不等她。

  现在讲究晚生晚育,25岁结婚,次年生孩子,是最普遍的观念。在沪市这类一线城市,可以晚两三年。

  王子衿整理好套裙,褪去慵懒娇媚,恢复干练和温婉,突然身子一歪,扑到秦泽怀里,哼哼道:“累死了,想睡觉,不想上班。”

  这战斗力,比苏钰都差。

  苏钰好歹能咬牙承受一个多小时,王子衿不行,半小时她就不行了,得先缓一缓。

  虽然都是运动,但床上运动和床下运动不一样,尽管两者都会让人娇喘吁吁,双腿发软。

  “那我给前台打个电话,把钟点房续成一天?咱们在这里睡一会。”秦泽抚摸她的头发。

  “偷得浮云半日闲。”王子衿嫣然一笑。

  她像猫儿一样蜷缩在秦泽怀里。

  秦泽嘿嘿笑着,伸手解开她胸前的纽扣,王子衿忙按住:“你要这样,我就回公司了。”

  “诶。”没尽兴的海泽王叹口气。

  王子衿看他。

  秦泽说:“我以后,是不是要再买个女朋友?充气那种。”

  王子衿赏他一个娇媚白眼。

  既然要睡觉,她终究是衣服脱了,秦泽没丧心病狂的梅花n度,顶多过过手瘾。

  其实现在的年轻人都有一个错误的认识,时间越长,女人越开心。扯淡,十几分钟就足够了。

  时间长了,女朋友就会觉得游戏体验极差,脾气暴躁的,甚至会一脚踹开你。

  不过对于普遍只有五秒的广大男性来说,十几分钟是极大的挑战。

  不管是苏钰还是王子衿,秦泽总是摇啊摇的过程中,中场休息。

  “公司怎么样。”秦泽问。

  “呵,还记得过问公司的情况。”王子衿怨念深重。

  天方和宝泽秦泽都能帮忙,唯独她的紫晶科技,秦泽从来不理,这让王子衿觉得自己是孤儿。

  “我又不懂,专业不对口呀。”秦泽耸耸肩:“不过你让程序猿加把劲,近期第一批vr设备要上市了。”

  近期,就是半年内。

  有图纸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缩减了漫长的研发过程。

  “我要让虚拟现实游戏突破单机模式。”

  “吹牛。”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嘛,现在不行,不代表以后不行,到时候,你的紫晶就会成为世界著名的科技公司。”

  “嗯嗯,这个大饼画的好,我先吃为敬。”

  聊着聊着,王子衿声音渐渐低了,闭上眼睛,沉睡。

  秦泽丝毫没有困意,躺在床上想了很多,直到看见手机屏幕亮起,姐姐的电话进来。

  手机早就调成静音,关闭震动。幸好他看了眼手机,不然无声无息的就错过了姐姐的电话。

  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蹑手蹑脚进了卫生间,五星级酒店,房间大,卫生间里通话,不会吵醒王子衿。

  “姐。”秦泽接通。

  “江澄离家出走了。”姐姐的语气里透着八卦。

  “又被小姑父打了?”秦泽失笑。

  叛逆期的少年,总是这样,自以为长大了,开始对父母的絮叨不耐烦。不服管束,想着如果父亲再动手,就狠狠打回去。明明没有经历过菜米油盐的压力,却觉得生活不过如此,并对忙碌的大人嗤之以鼻,对开车的有钱人不屑一顾。喜欢坐在窗边故作忧郁,显得自己是有故事有心事的大人了。

  小姑父又是暴脾气,一发怒就动手,父子俩没少掐架。

  小姑经常感叹,说明明阿泽这么乖,到我家儿子,怎么就成这样。

  笑话,你大哥心有多黑你自己没逼数么。

  恩威并施加长期洗脑,秦泽要还能叛逆到离家出走,那他就是哪吒转世,脑生反骨了。

  上次离家出走,还扬言要断绝父子关系来着。

  这次又玩这套?

  “哦,难怪他问我们借钱,早就想离家出走了吧。”秦泽道。

  “这回更有意思了,”秦宝宝啧啧道:“他借钱不是要离家出走,他是要给女朋友打胎。”

  姐姐的语气颇为唏嘘。

  小了近乎九岁的表弟都差点当粑粑了,她还是个黄花闺女。

  秦泽懵了。

  如果是一年前接到这个电话,他要哭晕在厕所。

  一边哭一边嚎着: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妈告诉我的,”秦宝宝说:“江澄昨天就离家出走了,一直到今天,手机关机,亲戚朋友家问了一圈也没找到,小姑打家里问妈,妈说不在,然后妈又打电话到我这里。”

  “等等,把话说清楚。”秦泽揉了揉太阳穴。

  江澄的女朋友和他是同一个学校,同年级同班,据说是班花来着。两人上高一就好上了,那是一个春天,春天嘛,动物交配的季节。手上又有充裕的零花钱,于是就找了家青年旅馆体验大人世界。

  年纪小,男孩只会夯昆,女孩只会嗯嗯啊啊。

  避孕措施没做好。

  前段时间,女孩发现自己经期没来,上网一查,发现是怀孕了。

  这下慌神了,感觉天塌了。

  秦泽要是知道苏钰或者王子衿怀孕了,他会惊喜开心,但对青春期的少年来说,女朋友怀孕绝对是世界末日。

  事实上,他们谈恋爱都属于地下恋情,见光死。因为父母不会允许,学校更不会允许。

  不管时代怎么变化,在这方面学校的态度始终没变,发现一个开除一个。

  女孩怀孕的事,没瞒住父母,她家当时就炸了。这么大的事,小姑娘家,肯定做不到守口如瓶,什么都说了。

  对方父母还算有理智,没闹到学校,毕竟这种事双方都要担责任,甚至女方永远处在弱势。他们闹到江澄家里来了。

  然后小姑家也炸了。

  “所以是逃避责任才离家出走?”秦泽道。

  “不知道呀,我就知道这么多。”秦宝宝语气中的担忧没多少,反而浓浓的八卦兴趣。

  这种事,其实最麻烦的是女方家。

  “这件事处理不好,还是很麻烦的。”秦泽说。

  “那现在人不见了,找也找不到,怎么处理?”秦宝宝道:“听妈说女方家要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