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40 日进斗金

  秦泽晚上睡的不太安稳,做了一个不可描述的梦,接着被自己裤裆里的杀气惊醒。

  伸手一摸......

  “阿西吧。”

  秦泽掀了被子,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抽出几张纸巾擦干净,下床,到衣柜取出新的四角裤换上。

  他看着手里的四角裤,一脸茫然,这就.....精满自溢了?

  男人的这东西就和女人的大姨妈一样,每个月都会来,但男人可以手动释放,而女人只能被动忍受。

  可见男女之间,主动和被动,是天生已经注定的。

  多少年前了。

  竟然还能碰到这种事。

  记得他除了青春期那段时间来过几次,后来初中时同学之间用mp4传看东瀛扶桑流传进来的魔幻爱情片,他无师自通领悟了江湖中盛传的“五龙抱柱”手法,开启了新世界大门。

  然后就再也没有过这种体验了。

  尼玛好像才三天吧,金库就满了?

  可以可以,说明我日进斗金。

  秦泽把四角裤丢地上,满意的拍拍腰子,低声道:“儿子,你说,今晚想睡子衿妈妈的房子,还是苏钰妈妈的房子,粑粑肯定满足你。”

  换上运动服后,发了条信息给王子衿,片刻后,姐姐房间传来开门声。

  秦泽看见王子衿顶着两个黑眼圈出来,双眼发直,秀发乱糟糟,鹅蛋脸懵懵的,显然没有睡醒。

  “这模样是怎么回事,昨晚几点睡的。”秦泽道。

  “十二点左右吧,”王子衿打着哈欠:“你姐可把我折腾死了。”

  “怎么折腾的?”秦泽一惊。

  “聊天呗,叽叽歪歪的没完没了,我都睡了,几次把我摇醒。”

  秦泽想了想,“反正我姐不睡到七点不会醒来,要不咱们也回房间睡一觉?大不了你早上不去公司了。”

  王子衿白了他一眼,“才不要。”

  五点半到七点,晨练结束,秦泽到早点铺买吃的,王子衿则进了隔壁的超市。

  很快她拎着塑料袋出来,里面装两包袋装泡面。

  并肩往小区走,秦泽声音透过口罩,好奇的问:“你买泡面干嘛。”

  “给你准备的。”

  “我?我不吃泡面。”

  “不是吃,”王子衿狡黠一笑:“跪。”

  秦泽:“!!!”

  王子衿道:“泡面碎一根,加罚十分钟,新式罚跪法了解一下。”

  秦泽怒道:“我做错了什么?”

  王子衿哼哼道:“昨晚敲她门干嘛。”

  秦泽:“我这是想试试她有没有睡觉,睡了我就到你房间来......谁知道我还没睡你,你已经被她睡了。”

  王子衿红着脸,嗔道:“睡你个大头鬼,粗俗。”

  秦泽:“呵呵,叫哥哥就不粗俗?”

  王子衿拎着泡面一路追打,两人撒欢似的跑进小区。

  泡面还没跪,就已经碎了一半。

  秦泽一溜烟到楼下,发现王子衿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息。

  睡眠不足,长时间晨练,体力早就透支了。

  秦泽返回,道:“累了吧?说了让你睡觉,偏要逞强。”

  王子衿气道:“真的是睡觉吗,在床上我不得更累?”

  毕竟是王·害怕被日·子衿。

  秦泽怜惜道:“蠢货,玩笑话都没听不出来,我抱你上楼。”

  王子衿哼一声,任他抱起自己,乖巧的双臂环住他脖子。

  秦泽哈哈道:“蠢货,玩笑话都听不出来,刚才的话才是开玩笑。这下你跑不掉了,待会让你尝尝秦氏针法。”

  王子衿:“......”

  她突然想起一首很符合自己此时心境的词: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公然抱我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仗自叹息。

  秦泽发出一连串丧心病狂的淫笑。

  王子衿嗔道:“阿泽别耍无赖,你姐姐这会儿要醒了。”

  秦泽:“没事,我的速度你又不是不知道。”

  海泽王,一秒a三刀。

  王子衿不高兴的撇撇嘴。

  “生气了?那我给你讲个笑话。”秦泽说。

  王子衿猛摇头:“不要不要,我没生气。”

  秦泽不理,问道:“鸭是嘎嘎嘎的叫,羊是咩咩咩的叫,狗是汪汪汪的叫,你知道鸡是怎么叫的吗。”

  王子衿没好气道:“这是笑话吗,一点都不好笑,公鸡够够哒,母亲咯咯哒。”

  秦泽:“不对,鸡是嗯嗯啊啊。”

  王子衿愣了三秒,反应过来,想板着脸,但没忍住,扑哧笑了出来。

  有时候也会纳闷,这么聪明的人,辣么高身价的大老板,怎么就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一点都不严肃不稳重。

  可她偏偏就喜欢。

  想了想,大概女孩都喜欢活泼有趣的男人,没谁愿意和木头人过一辈子。

  所以美女老碰到渣男,因为渣男会玩,内向的宅男老感叹好白菜让猪拱,这不废话吗,猪看到白菜起码会拱,宅男只会看着白菜,默默解放双手。

  社会三大毒瘤:宅男、码农、公务猿。

  程序猿=宅男+码农。

  到了家门口,秦泽就把她放下来,确实想让她早上睡个回笼觉,中午再去上班。

  秦氏针法纯属玩笑,听名字就知道假的啦,真话应该是秦氏棍法。

  情侣之间很希望这类玩笑话来当调节剂,不然很容易丧失激情,相敬如宾,然后相敬如冰。

  秦宝宝已经醒了,洗漱完毕,蹲在餐桌边的椅子上看手机,穿着松垮的小熊睡衣,就等着弟弟回来奶她。

  姐姐很久没穿这种松垮的卡通睡衣了,可当她穿上这种睡衣,仿佛又把秦泽拉回了大学时光。

  她还是没变,漂亮、妩媚、高挑,以及穿小熊睡衣后透出的几分可爱。

  秦泽见过她穿ol套装,见过她穿华贵礼服,见过她穿丝绸睡裙,可只有小熊睡衣能让他在日渐改变的人生中找到一丝过去的味道。

  一人一笼小笼包,一碗豆腐脑,两根油条。

  秦宝宝和王子衿的饭量,吃完豆腐脑和油条,再吃两个小笼包,基本就饱了,剩下的都归秦泽吃。

  秦泽的饭量,比寻常成年男人,起码大一倍。

  吃完饭,王子衿在秦泽的要求下,回房间睡回笼觉。

  秦泽开门之间,姐姐拉了他一下,垫脚尖,啄一口他脸蛋,悄悄道:“晚上十一点,别锁门。”

  十一点,王子衿的生物钟决定她已经入睡。

  秦泽:“......”

  一言九鼎的姐姐,说今晚陪你睡就今晚陪你睡,可我晚上不想睡素的啊。

  儿子,爸食言了。

  ......

  晚上九点半,复旦大学,女生宿舍。

  许燕燕在本部,本部的宿舍楼大多都是老房子,又是大一新生,住宿条件并不太好,四人间,上铺是床,下铺是书桌。

  听说南区和北区的住宿条件更好一些,是套房,有独立卫生间,宿舍楼里还有公共洗衣机。但那是考研和博士的前辈们住的,初来乍到的新生,只能住条件最差的本部宿舍。

  就像武林中开大会,位置都是资深的江湖前辈坐,初入江湖的少侠只能站着。后来那些年纪轻轻就日天日地的少侠,都是宅男写手们天马行空脱离实际的幻想。

  女生宿舍比男生宿舍要赶紧整洁,但也好不到哪里去。阳台上挂着五花八门的衣服,书桌上摆着电脑、书籍、各式各样化妆品。

  矫情一点的,还要在床铺上装帘子,也不知道晚上准备在床上做什么见不得人的秘事。

  寝室里四个人,两个躺在床上敷面膜,一个在修脚指甲,许燕燕坐在桌边,用笔记本看秦宝宝演唱会视频。

  “燕燕,你听几遍了?”修指甲的女生道。

  “好听呀,里面有新歌诶。”

  “耳朵生茧子啊。”敷面膜的一个女生没好气道。

  “不会啊,”许燕燕道:“我在想,秦泽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创作出那么多情感各不相同的歌曲,他应该是情感世界很丰富的人。”

  “那你见过他了,你有什么看法?”敷面膜的女生躺在床上,脸不能动,只能斜眼看许燕燕。

  “很温和的人,像暖男,说话很温柔,眼睛很亮,身材很好,说话是总是盯着你的眼睛,给人很真诚很礼貌的感觉。而且比较幽默。”许燕燕回忆道:“我有他微信,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和他视频。”

  她总是这么说,几乎所有认识她的人都听过不下十次。

  对于她这种光在嘴上炫耀没有实际行动的做法,室友们很不屑。她大概是见过秦泽的,毕竟有图有真相,但加好友,可以视频,应该是小女孩的吹牛行为。

  许燕燕家里很有钱,这点从她的名牌包包以及普通女孩望尘莫及的昂贵化妆品等方面就能看出来。

  但这不妨碍富二代许燕燕和室友们相处愉快,因为她的大方。

  床上俩女孩现在贴的面膜就是她送的,不单如此,她的化妆品大家都可以用,周末也时常请客吃饭,没架子还大方的富二代,到哪里都吃得开。

  “嗯嗯,我们知道。”

  “你好厉害,能和秦泽视频。”

  “人家大明星都不做事,成天等着你视频。”

  室友的调侃和哄笑,让许燕燕很恼怒,犹豫片刻,打开聊天软件,发条信息过去:“秦泽,在不在。”

  不出意外,石沉大海。

  修脚趾甲的女孩凑过来,嘲笑着说:“真是秦泽么,不是你自己随便改了个名字吧。”

  床上坐起身朝下观望的女孩失望的躺了回去,抚平脸上的面膜。

  嘴上说不相信,其实还是抱了期待的。

  许燕燕白眼道:“他的id就是真名。”

  修脚趾甲女孩撇嘴:“朋友圈也屏蔽的,什么信息都看不了,谁知道真假。”

  许燕燕说:“那咱们打个赌,我要能和他视频,这个月寝室的卫生你们三个包了,我的被子也要负责叠好。”

  “如果你输了,这个月卫生你打扫。”

  许燕燕虚了一下,道:“不行,你们三个平摊,最多每人扫十天,我输了,也是十天。”

  室友们赞同。

  许燕燕朝秦泽发出视频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