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9 明晚陪你睡(感谢“幽明之羽”的盟主)

639 明晚陪你睡(感谢“幽明之羽”的盟主)

  商务车里有三个人,都是专业的狗仔,其中一人手里捧着单反,加长镜头那种,刚才秦泽和秦宝宝的一举一动全在里面了。

  “普通姐弟没这样的吧?”捧着单反的年轻人愕然道。

  “这样在公众场合反而正常,秀一下姐弟情博关注,可私底下都这样.....”另一个年轻人说。

  如果不是知道男人是秦泽,女人是秦宝宝,说他们是情侣,毫无违和感。可当知道他们的身份后,再联系他们的行为,这就很有嚼头了。

  想通这一环节后,捧单反的年轻人眼睛唰的亮起来,脸色因为激动而涨红,“这回有大新闻爆了,这个月的奖金够我们在大宝剑住一个月。”

  真相不重要,娱乐新闻从来不注重真相,更不需要和新闻联播一样,要编的合情合理。

  娱乐新闻,只追求爆点。

  有这几张照,再取一些博眼球的表态,光是卖版权就能卖疯。

  另一个年轻人也激动起来。

  中年司机皱眉道:“相比起这些,咱们不应该先考虑怎么应付秦泽吗?他过来了。”

  “怕他干嘛,还能吃了咱们?”

  “就是,干咱们这行的,哪个明星没怼过?”

  两个年轻人,不愧年轻气盛,丝毫不怵。

  “咚咚!”

  秦泽敲了敲司机的车窗玻璃。

  中年司机降下车窗,就降一个缝,假装不认识秦泽,皱眉:“有事吗。”

  秦泽笑道:“你们跟了我一路,辛苦了。”

  司机看傻子的表情看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泽墨镜,开门见山:“这样,刚才的照片我出钱买回来,连带着你们那台单反。”

  中年司机笑了笑,转头看身后两个年轻人。

  心领神会,捧单反的年轻人狮子大开口:“五百万,这个单反给你。”

  秦泽一愣:“五百万?几张照片换沪市一套房?”

  捧单反的年轻人老神在在:“反正你也不缺钱,五百万多么?你不知道,前阵子一个女明星被曝出轨,封口费付了什么?一千多万。你不给,我们就把照片曝出去,姐姐屁股好摸吗。”

  车里响起几声嗤笑。

  威胁的意味很明显了,相较之下,曝光出去,肯定没有敲诈明星来的钱多。

  关键是这几张照片可大可小,秦泽和秦宝宝的动作过线了,但不至于见光死,没那么严重。所以如果能敲个五百万,肯定比曝光更划算。

  秦泽淡淡道:“最多十万。”

  年轻人诈了他一句,没能看到秦泽什么慌张的反应,他先否定了心里晃荡不及的猜测,然后有点失望,似乎对秦泽来说,曝光出去也没什么大不了。

  另一个年轻人道:“那就是没得谈咯?”

  秦泽摇头:“十万,把单反给我。”

  捧单反的年轻人嗤笑:“凭什么,老张,我们走。”

  秦泽道:“你们走不了。”

  中年司机更通人情世故,处世更圆润,笑道:“秦总,你退几步,我们要走了。”

  捧单反的年轻人不耐烦道:“和他说什么,直接走,你赶拦路?”

  中年司机升回车窗,发动车子之前,斜了眼秦泽,见他不动,就直接打方向盘,车子蹭了秦泽一下。

  站在车外的秦泽握拳,抬手,拉开架势,一拳捶出。

  “砰!”

  车窗玻璃分崩离析,响声清脆,惹来周围人的侧目,以及不远处的交通辅警。

  拳头击碎玻璃后,打在司机脸上,牙齿飞出来两颗。

  秦泽反手一巴掌抽晕司机,绕到客座位,拉开车厢门。

  目瞪口呆的两个年轻人反应过来,靠车门位置的年轻人骂了一声草,一脚蹬向秦泽,但秦泽挥手又是一巴掌,把他扇的满嘴血。

  就剩拿单反的年轻人没挨揍,他抱着单反,脸色稍白。

  “我们不是在做生意,照片是我的,不是你们的。和你谈价格是给你面子,不要把偷来的东西当成自己的。”秦泽伸出手,“单反拿来,钱没了。”

  年轻人强撑着说:“你敢抢劫?我们会报警的。”

  不理他的负隅顽抗,秦泽打了他一巴掌,特响亮,从他怀里夺过单反,当场摔的支离破碎。

  看到这一幕的行人,驻足观望。

  但秦泽被对着他们,没露脸,所以他们错过了拍视频的机会。

  做完这一切,秦泽朝车里的姐姐压压手,让她别出来,接着掏出手机,给公司法务部打了个电话:“浦东机场,2号航站楼,6号门,半小时内给我赶到。”

  正好,辅警过来了,沉声道:“怎么回事。”

  年轻人心中大定,大声道:“他抢劫。”

  辅警一愣,下意识的握住对讲机,呵斥秦泽:“你别动。”

  他打算呼叫机场里的保安。

  国内一二线城市,机场附近几乎都有派出所,浦东机场的派出所更是在候机楼里面。

  秦泽道:“我是秦泽,他们是狗仔,跟踪偷拍,刚才问他们要照片,没还我。”

  他摘下墨镜,露出真容,又飞速戴上。

  辅警“哦”一声,放下对讲机,朝车里的年轻人说:“那你自己报警吧。”

  明星、狗仔,等于麻烦。

  万一插手了,给人曝在网上,没准会被人肉。

  他熄了多管闲事的念头,打算当一个吃瓜。

  抢劫什么的,又不归他管,他只是交通辅警,连编制都没有。

  抢劫也不归交警管。

  而且这种事件没什么危害性,因为秦泽的身份注定他不会继续做出格的事。

  年轻人:“.......”

  他只好自己报警了,合格的狗仔,怎么会怵明星?

  就像光脚不怕穿鞋的。

  而且秦泽打人、摔单反,他犯法了。

  不多时,机场治安派出所的人过来,他们过来的很快,因为听到是明星和狗仔起了冲突,便匆忙赶来。

  不是过来解决矛盾,而是过来维护治安。

  秦泽身份一曝光,机场治安就完了。

  所以当那个年轻人嚣张的掏出手机朝秦泽拍视频,并叫嚣道:“就拍你怎么了,你有本事再摔我手机啊,当着这么多警察同志摔啊。你秦泽敢摔吗。”

  行人纷纷掏出手机,围过来。

  人群堵住了车道,车子卡在人群外,死命的按喇叭。

  警察们嘴角抽搐。

  这家伙刷新了秦泽对狗仔的认识,果然是一点都不怵,恨不得你跟他撕逼,求之不得。

  他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抢了对方的手机,狠狠摔碎。

  “我要告他损坏个人财产。”年轻狗仔大声道。

  “还有,他打我同伴。”他指了指自己红肿的脸,补充说:“我也被打了。”

  警察象征性的拉住秦泽,出言调解。

  “带人走啊,别堵在这里。”交警和辅警一脸mmp的表情。

  而就在此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大汗淋漓的跑过来,在人群里顾盼片刻,硬挤进来,喘着气到秦泽身边:“秦总,车子堵在后面了,我跑过来的。您出什么事了。”

  秦泽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道:“我没时间耗这里,能解决吗。”

  律师:“可以可以。”

  他喘了几口气,走向警察,“哪位是队长?”

  短暂的沟通过后,他返回,说:“秦总,您先走吧,这里交给我。”

  秦泽点头,走到年轻狗仔面前,拍拍他肩膀:“教你一个道理,钱包瘪的人,永远斗不过钱包鼓的人。做事前,先摸摸自己钱包。”

  “我走了,你继续。”

  年轻人看着他钻进车里,在交警的协助下疏散人群,让出通道,车子驶离了机场高架路。

  心里有点凉,他暂时走不了,还得去一趟派出所。

  浦东机场被抛在身后,渐渐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秦宝宝收回目光,蹙眉道:“好恶心的狗仔,差点着了他们的道。”

  秦泽目视前方,嘴角含笑:“不会,我离开公司就注意到他们了。”

  姐姐一手刀砍他脑瓜,抱怨道:“那你也不提醒我。”

  秦泽没解释。

  久别重逢,不想说“身后有狗仔”这样的丧气话。而且上次在舅舅家小区外差点被狗仔偷拍,姐姐之后就很注意了,不会在外面亲他。

  眼下顶多就是亲密的过分些,曝光出去会有点麻烦,所以秦泽想要回照片,但不至于见光死。

  哪天他在银幕之外吃姐姐嘴上的胭脂被偷拍到,那才是他们俩的世界末日。

  秦宝宝埋怨了几句,打电话到公司,让公关部的人提前把这件事曝在网上,然后解释。

  这样一来对秦泽的名声影响就会降到最低,大家都知道狗仔讨厌,自己主动澄清和被人曝光打人,完全两回事。

  挂断电话,姐姐蹙眉道:“他们会不会在网上乱写?”

  她指的是那帮狗仔。

  “网上有句话你听过没。”

  “什么话。”

  “没图你说个鸡霸。”秦泽稳的一匹。

  派出所那边交给律师,身后有整个法务部。

  网上即将出现的舆论,交给公关部。

  几乎没秦泽自己什么事。

  有钱人的福利就是好。

  耽搁了这么久,回家已经五点。

  秦泽键入密码,然后掏出钥匙开门,他一只手拖行李箱,一只手牵着姐姐的手。秦宝宝在他边上叽叽喳喳,说着自己在广东碰到的趣事。

  “有没有帮姐姐换床单?”

  “有。”

  “浴池有没有刷?保洁阿姨刷不干净。”

  “有。”

  “乖,姐姐香吻.....”

  门打开,秦宝宝的话卡在喉咙里。

  玄关位置,秦妈正蹲着,打开鞋柜,认真的摆着里头凌乱的鞋子。

  “妈....妈,你怎么在我家。”秦宝宝声音里透着怂。

  “你家?”秦妈没好气道:“你还没嫁出去,你哪来的家。”

  她目光落在姐弟俩十指相扣的手。

  秦泽和秦宝宝触电似的分开。

  秦泽:Σっ

  秦宝宝:Σっ

  又双叒叕一次被老妈看到了。

  刚才在机场威风八面的海泽王腿都软了。

  秦妈愣了好久,强做镇定:“傻站着干嘛,进来。”

  姐弟俩慌忙逃进屋子,又看见了坐在客厅的老爷子。

  “爸,你怎么也来啦。”秦宝宝一个乳燕投林,扑过来,抱住父亲的胳膊。

  老爷子坐在沙发看电视,笑容里充满父爱:“你不是今天回来嘛,我和你妈过来看看。”

  秦宝宝忙表忠心:“爸,想死你了。”

  秦泽干巴巴道:“爸。”

  他也不知道姐姐的话,有没有被老妈听到,心里虚的厉害。

  老爷子点点头。

  秦泽叹口气,如果我小时候嘴巴有姐姐一半甜,我的童年会更加幸福。

  玄关,秦妈摆好鞋子,鞋柜有四层,前三层都是女士高跟鞋、罗马鞋、帆布邪、慢跑鞋等等。

  第四层是球鞋和皮鞋,男士的。

  小赤佬又跑来和姐姐同居了。

  她叹口气,眉间露出深深的忧色。

  秦泽帮姐姐把行李箱拖到房间,把她里面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在试衣间里挂好。

  姐姐的主卧不但有独立卫生间,还有试衣间,极其奢华。

  里头挂满了一年四季的衣服,还有十几套泳衣,琳琅满目。

  秦泽小手扫过姐姐的泳装,过了把瘾。

  秦妈和老爷子难得过来视察姐弟的生活,而恰好新电影上映,秦泽和秦宝宝分外心虚。跑出去买菜的时候,姐弟俩沉默不语。

  拎着菜回家时,恰好在电梯撞见下班回家的王子衿。

  “买这么多菜?”王子衿和秦宝宝拥抱,互相在对方脸蛋吻一口。

  “我爸妈来了。”秦宝宝忧心忡忡。

  王子衿脸色略显紧张,她已经是秦家有实无名的儿媳妇了。

  晚饭秦泽和秦妈动手,正常人家,应该是母女合作,到他家,就是母子合作。

  厨房里,秦妈洗菜切菜,秦泽炒菜。

  “阿光在深城好久没回来了。”秦妈说。

  “那边忙,他应该要到年底才回来。”

  “挺好的,有事做,省得他成天胡思乱想。”秦妈笑容温婉:“就是让他当厂长没问题吗,你舅不怎么靠谱的。”

  做母亲的,始终把儿子放第一位,不愿看到他吃亏。

  “没事,许耀那边有人帮他.....”

  完了,说漏嘴了。

  秦泽炒菜的动作一滞。

  “许,许耀?!”秦妈脸都白了。

  秦泽心里一动,再次试探母亲的反应:“嗯,舅舅介绍的,说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也是许家镇的人,妈你认识吗。”

  秦妈手颤抖着,愣愣的望着秦泽:“他,他有和你说什么吗.....”

  “妈,我给你说个笑话。”秦泽道。

  一家三口晚饭后坐在客厅看电视,父亲意味深长道:“我儿子长的一点都不像我。”母亲说:“有些事知道就好,不要计较,儿子都二十四了,非要较真,没准儿子没了,老婆也没了。”

  这是秦泽想说的笑话,可当他看到母亲眼里的慌乱和紧张,清晰的感受到她害怕的情绪,秦泽的心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就没说。

  她,没欠我什么啊。

  她,把我当亲儿子养啊。

  她养育我二十四年,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让我有一个不自卑和贫困的童年。

  可我做的是什么?

  不断的试探她的底线。

  试图去揭她心里的伤疤。

  “前阵子公司缺资金,舅舅就找他入股,他说挺看好我的厂子,决定投资。”秦泽开心道:“我偷偷告诉你,我多要了他很多钱,他都不知道。哈哈。这波生意你儿子赚大了。”

  秦泽顺便把舅舅摘出来。

  秦妈细细观察儿子的神情,他有几分得意,几分骄傲,此外,没任何异样。

  她不知道自己儿子有演帝级的演技。

  “那就好。”秦妈安心的笑着。

  “妈。”

  “嗯。”

  “妈.....”

  “嗯?”

  “没事,就是想叫叫。”

  晚饭后,秦泽和姐姐送父母到地下停车,老爷子出电梯后,借着抽烟当借口,把秦泽拉到边上。

  “王子衿.....”

  “嗯。”

  今晚,王子衿“秦叔叔”叫的格外甜,秦泽煮的菜偏辣,她殷情的给老爷子和秦妈倒水。

  老爷子当了快三十年的老师,目光何其老辣,王子衿晚上表现出的,与平常不同的乖顺和热情,足以让他察觉到“真相”。

  于是秦泽痛快的承认。

  老爷子“啧”了一声,抬巴掌想削儿子头皮,考虑到他已经长大,又收回巴掌,头疼道:“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小赤佬。”

  秦泽说:“没准年底您能当爷爷了。”

  心里补充,外公还要再等等。

  老爷子:“苏钰还是王子衿。”

  秦泽:“不知道诶,可能两个一起?”

  没忍住,他一巴掌削儿子头上。

  老爷子和秦妈开车回家去了。

  秦宝宝茫然道:“你和爸说什么了,好生气的样子。”

  秦泽:“我说你女儿三十岁都嫁不出去,要不要赌一把。”

  秦宝宝一脚踹他:“滚。”

  他只是不想老爷子问太多,问了,秦泽不好回答。任何让他二选一的提议,都会使他烦躁,厌恶。

  送走爸妈后,秦宝宝开了瓶香槟庆祝自己演唱会成功。

  本来打算晚饭时嗨一嗨,不料爸妈突然杀到,毕竟不能当着爸妈的面,喝酒高呼:呦呦切克闹煎饼果子来一套!

  有父母在嗨不起来。

  有酒有氛围,三个很快就喝嗨了,秦宝宝在客厅翩翩起舞,五音不全的王子衿在酒精下,禁不住高歌了一曲。

  被秦宝宝狠狠嘲笑,闺蜜俩在沙发掐成一团。

  秦泽给自己倒了杯酒,就着阳台外明亮的月光,唱道:“一杯敬朝阳,一杯月光。”

  一口干。

  秦宝宝从王子衿胸口抬起头,“新歌吗?”

  王子衿双腿缠着姐姐的腰,扭头看来:“这句挺有味道,阿泽继续唱。”

  呃……

  这首歌叫什么来着?

  秦泽忘记了,他每天在积分商城试听的歌曲堪称海量,不过是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脱口而出。

  后面怎么唱的,忘了。

  想了想,便唱道:“一杯敬羽凡,一杯敬宝强。”

  “再倒一杯还要敬奶亮。”

  “什么乱七八糟的。”姐姐说。

  我也不知道,只记得商城里歌曲评论有这么一句。

  晚上,秦泽在自己房间等到十点半,没等来姐姐敲门。

  心里颇为纳闷,按说分别这么久,姐姐肯定夜袭他。

  他摸出门,轻轻敲了几下姐姐的房间门,没被她理睬。

  累了?

  所以早早的睡了么。

  回房间后,他给王子衿发短信:“我姐睡了。”

  王子衿:“嗯。”

  秦泽:“晚上我到你房间来。”

  太露骨了,删掉,灵机一动,重新编辑:“天京、安灰,湖楠,江锡。”

  王子衿:“???”

  秦泽:“子衿姐冰雪聪明,你懂的。”

  足足五分钟,王子衿才弄懂,给他回复:“山冬。”

  秦泽:“......”

  呸,你这个假老婆。

  他床上鞋子,轻手轻脚的杀向王子衿的房间,却发现她房间空空如也。

  人呢?

  人哪里去了。

  跑去厕所看了看,还是没人。

  正茫然着,手机叮咚一声,有信息进来。

  姐姐:“你别敲我门了,子衿在我房间,今晚我和她睡。讨厌,害姐姐刚才紧张的要死。要让我怎么和她解释嘛,乖,明晚再陪你睡。”

  秦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