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6 深渊和深渊

  回到房间,王子衿开始收拾牙刷、浴巾、睡衣、毛巾等生活用品,秦泽坐在桌边,低头和姐姐发信息。

  秦宝宝:“王子衿有没有吓的尖叫起来,她最怕虫子。”

  秦泽:“我只想知道你吃了吗。”

  秦宝宝:“吃了,可好吃了。”

  秦泽:“好的,香吻奖励什么的,请从我的人生里抹去。”

  秦宝宝:“没有没有,姐姐没有吃啦,就是看他们在吃,我拍照炫耀一下,假装自己也吃了。”

  秦泽嘴角一挑,他知道姐姐不会吃这种东西,她平时看到蟑螂都要吓的汗毛倒竖。很小的时候,秦泽拿过蟑螂吓她,主要是报复她把自己那份布丁吃了,把蟑螂放进她的铅笔盒里。姐姐打开铅笔盒,看到一只蟑螂朝自己微笑,差点吓成智障。

  后来就是秦泽被老爷子一顿打,说他现在敢拿虫子吓姐姐,将来长大了岂不是更加过分?

  一语中的。

  秦宝宝:“不过我今天吃了鳄鱼肉,味道还不错。”

  秦泽:“广东什么都有,你想吃胡建人都没问题。”

  这时,他收到许燕燕发来的一条信息,ID叫做“等一个人书店”,她说:“我今天回沪市,你什么时候回去。”

  秦泽随手回复:“也是今天。”

  然后就没后续了,头像上显示她在输入,然后停下,又显示输入,又停下。女孩大概在纠结和犹豫要不要回复:“反正顺路一起回去?”这样的话,但又怕这样太唐突。

  结果又来一个许久不见的小丫头搭讪:“小哥哥网恋吗,我御姐音哦。”

  陈清袁这段时间不怎么纠缠他了,秦泽老怀甚慰,少女就该有少女的生活和憧憬,憧憬自己一个老男人算什么,高中jk,不应该喜欢在球场驰骋,在课堂称王称霸的校草么。

  可后来裴紫琪告诉他,陈清袁最近老忙了,忙着上补习班,说是要考哈佛考剑桥考麻省理工,一开始大家都笑她,谁知道大半年时间,人家从学习中下游,直接突飞猛进,冲到班级前十,年级前五十。

  以前她学英语是这样学的:

  howareyou。

  pregnant

  admire

  fail

  英语歌也是这样,以前喜欢上一首英语歌,整天嚎着:胃癌又闹,胃癌又闹~

  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发音准的一匹,听说是家里给她请了专业的英语老师,天天学英语。

  这丫头是认真的吗?

  秦泽一脑门的汗。

  因为裴紫琪生日那天,他和陈清袁约定,做女朋友什么的,等你考上哈佛、剑桥或者麻省理工再说。

  当时觉得一个学渣妹子,想考国外名牌大学,痴人说梦呢,且不说需要靠关系,单成绩而言,十个陈清袁一起开动脑瓜,都没指望。

  见他不回复,陈清袁又重复了一遍:“小哥哥网恋吗,我御姐音。”

  秦泽默默回复:“小妹子不网恋,我林正音。”

  陈清袁:Σっ

  怕就对了,给哥补习去,等你考上哈佛再说。就算现在,秦泽还是不认为陈清袁能考上。

  他对小妹子没兴趣,不仅仅是被姐姐带坏的审美观,关键是感觉自己这个九零后大叔,和蛋蛋后有代沟。

  蛋蛋后整天把爱挂在嘴边,动不动就“没有爱,不想活”,这些都是当年九零后玩剩的,现在九零后看到蛋蛋后,就感觉看到了少年时代的自己,羞耻的恨不得满地打滚。

  秦泽情况又不一样,少年时代的他和很多同龄人都没法正常相处,因为家教太严苛了,他没法接受那种非主流和杀马特。

  当然,在当时的同龄人眼里,他属于那种观念土气,很闷没趣的男孩。

  像他那个表弟江澄,据说已经睡了好几个女孩了,而当年的秦泽,是文学家:莎士比亚。

  陈清袁:“我一定会考上哈佛的。”

  秦泽:“加油。”

  陈清袁:“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秦泽:“等你考上再说吧妹子。”

  陈清袁发来一连串表情,然后没有再继续纠缠他。

  其实这样也不错,画一个大饼,让傻丫头去拼命奋斗,野鸡大学毕业和名牌学府毕业,是两个概念啊。

  野鸡大学毕业,以后没准专业对口。

  名牌学府毕业,以后怎么都能混的比较不错。

  假如她真的考上哈佛了,相信日渐成熟的陈清袁会慢慢选择接受现实,然后振翅高飞,若干年后回忆起来,还是一段甜蜜又珍贵的回忆也说不定。

  王子衿把东西收拾完毕,催促道:“没东西了吧?没东西就走吧。”

  秦泽瞄她小腹下方三寸位置,调侃:“还疼吗。”

  她红着脸,轻轻敲一个板栗,微微侧身,骂道:“找死啊。”

  秦泽咧嘴,记得他和苏钰达成管鲍之交的那晚,第一次看苏钰那个位置时,苏钰虽然娇羞,但强撑着说: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然后秦泽就脚下一滑,进入了深渊。

  子衿姐在这方面比苏钰保守、娇羞,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赏了你一个爆栗。

  当你脱裤子邀请深渊再来一发的时候,深渊娇羞的说雅蠛蝶雅蠛蝶。

  ......

  乘车返回沪市后,秦泽和王子衿过了几天同居的日子,隔天深渊在灾区酒店受到的重创就恢复了,重新张开血盆大口把秦泽吞噬。

  对于王子衿来说,这几天应该是人生中最有纪念意义的时光,蜜里调油老汉推车.....呸,恩恩爱爱。

  他们捅破那层窗户纸后,王子衿变化最大的地方是买东西,给秦泽买,鞋子袜子衣服昂贵纽扣等等,这一点,苏钰同样如此。

  女人常常说最讨厌妈宝男,但其实她们最喜欢把男朋友当儿子。

  仿佛是母爱的天性。

  月底,雨停了。

  姐姐在广东的演唱会很顺利,好评如潮,除了以前成名的作品,还有几首秦泽给她创作的歌,大概很少有明星能像秦宝宝一样,一言不合甩新歌。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歌,不,是,秦泽特意让她唱的。

  铺天盖地的好评,大半是这首歌的功劳。

  视频出来后,秦泽看了两遍,一次是和王子衿看,一次是和苏钰看。

  网友热议不断,希望秦宝宝能到自己的城市开演唱会,然后也唱一首类似的歌。

  “我是胡南的,歌名叫做”

  “不,应该叫马桶爱情故事。”

  “我是东北的,歌名叫做”

  “我是何南的,歌名叫”

  “不,应该叫”

  “楼上找屎。”

  “我是你爸爸。”

  “你等着,十八米大刀在路上了。”

  “说窨井盖那个放学别走。”

  而在月底,秦泽的新电影上映了。事关任务成败,秦泽对此很上心,积分可比人民币有价值多了。这段时间,公司大力宣传,他的微博,秦宝宝的微博,以及旗下艺人的微博都在宣传这部电影。

  曝光度已经足够,加上江湖流传“秦泽出品必属精品”,所以电影的期待感还是很强的。

  同天,下午茶时光。

  许久没见面的父亲约苏钰出来见面,说以前的生意伙伴,现在的故交陈叔叔一家要来沪市,关系很好的两家人出来见见面,吃吃饭。

  地点选在闹中取静的西餐馆,离公司不算远,十几公里。

  苏钰没犹豫,应了。

  这一年来,她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始终和父亲保持电话联系。

  父女俩其实疏远了,父亲苏桐还是一如既往,重男轻女,但也不能说不喜欢这个女儿,他的态度其实没变,变的是苏钰。

  她不再是以前渴望得到父亲认同、重视,以及和哥哥争风吃醋的女儿。

  结束一段感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这么比喻不恰当,但就是这个理。

  她的情感,她的心灵,有了新的寄托,也就不那么渴求父爱了。

  苏钰处理完公司的事,赴约赶到餐馆包间,两家人都齐了,就等她。

  “不好意思,公司有点事没处理好。”苏钰解释了一句,坐在哥哥苏昊的身边,但和苏昊其实隔了一个位置。

  这就是她和这个家的距离,父亲身边是后妈和哥哥,她又不想挨着苏昊坐,好在桌子很大,位置足够。

  两家人围着一个大圆桌,桌上餐点琳琅满目。

  陈叔叔朗声笑道:“钰儿,前年回国的吧?”

  苏钰微笑:“16年底回国的。”

  苏钰发现陈叔叔边上一个年轻人在偷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