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33 娶我

  “子衿姐你终于.....想开了吗。”秦泽凝视着她。

  她穿着睡衣站在灯光下,出浴的美人自带一股清新脱俗的气息,眼波澄澈明亮,藏着一丝丝的羞涩,但很勇敢的和秦泽对视。

  天呐,矫情的子衿姐竟然想开了,我是不是在做梦。

  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刮的秦泽思绪混乱。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王子衿给自己打气,故作淡定:“我们谈恋爱也有大半年了,关系早就可以再进一步。”

  您也知道早就可以再进一步了。

  秦泽的情绪很复杂,首先是激动,就像青春期被荷尔蒙支配的少年,终于死皮赖脸的哀求下,小女友答应和自己一起见周公。

  激动的蘑菇怒爆龙抬头,恨不得仰天长啸。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

  “你打算怎么处理王子衿?”

  那天裴南曼出于好奇和吃瓜,问的这个问题。

  有些事终究要面对,但不一定就是选择。

  秦泽可以选择做绅士,在他和王子衿感情升温到谈婚论嫁时,坦白他和苏钰的关系。

  呐,我是爱你的,所以我给你留了余地和选择的机会。你愿意接受我这么渣的男人吗。

  接着虎躯一震,王八之气汹涌澎湃如大姨妈。

  子衿姐就嘤嘤嘤的哭着说:我不在乎啊,只要秦·龙傲天·后宫三千不是梦·泽,你心里有我,我就不介意。

  别闹了,结局只会是王子衿甩他一巴掌,然后愤而走人。

  然后呢,怂了吧唧的咸鱼泽该怎么把她重新追到手?

  做绅士的结果只有相忘于江湖。

  正如裴南曼所说,没准就是十几二十年的心结。可能很久以后,子衿姐反而不会感谢他的绅士,而是因爱生恨,恨他的绅士。

  爱情是一片小舟,漂泊在茫茫大海里的小舟,你要做的不是找到海岸,送船上的姐姐们上岸。

  而是让它随风飘向远方,这样姐姐们永远只能和你待在小船上。

  可能会有哭,会有闹,会有悲伤和心痛,但最后,她们仍然会和你厮守在一起。

  要不然呢,看着她伤心回京,嫁给张明诚,或者别人?

  绅士和渣男,请选择。

  王子衿没察觉到他的异样,低声说:“我一直不愿意给你,会不会显得特别矫情。”

  秦泽摇头:“不会,因为你害怕被日。”

  王子衿:“......不是啊,不是啊。”

  “那是什么。”

  她咬着唇,表情有几分苦涩,“我只是觉得你不太爱我。女孩子都会犹豫的嘛,害怕碰上渣男。我又是那种喜欢钻牛角尖的。”

  我是渣男?子衿姐你和曼姐一样,眼光奇差。

  秦泽:“可我是真的爱你。”

  王子衿“嗯”一声,“是我自己的原因,我感觉一直活在.....她的阴影里。”

  谁?

  秦泽不敢去问,而王子衿不愿说。

  “我以前一直在赌气,就是要故意吊着你,可就算我做的这么过分,你也一直没抱怨.....我是说在心里抱怨。”王子衿捧起他的脸,喃喃道:“知道吗,你跳水之后,我在岸边等啊等,没等到你上来,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

  她捧着胸口,心有余悸的表情:“就这里,像是突然丢了什么,空落落的。”

  “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情话。”秦泽又把脸埋在她胸脯。

  “我们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很多话没有说,没有规划过人生,没有展望过未来,我怎么能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失去最爱的人。我从没想过会失去你,可当我觉得自己要失去你了,才知道你有多重要,才知道自己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做,还有那么大的遗憾。”王子衿幽幽道。

  她紧紧搂着秦泽的脑袋,柔声道:“阿泽,我想和你做更多的事,听你说更多的情话。”

  不管是女文青的心态爆炸,一时冲动,还是情之所至,想和他一起打破最后的桎梏。此时的王子衿,已经有更进一步的勇气了。

  秦泽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床头的台灯映着她的脸庞,双颊绯红,眼神却不闪躲,里面有水波在荡漾。

  “第一次的话,我要戴工作帽吗。”秦泽咽口水。

  心口小鹿乱撞的王子衿愣了好半晌,才明白工作帽是什么鬼,犹豫了一下,摇摇头,细声细气:“不给把第一次给套。”

  好有道理。

  秦泽解开她睡衣的系带,剥成一具白花花的羊羔,她忍受着秦泽火热的目光,终于扛不住了,颤声道:“把,把灯关了。”

  这个时候,我要是学小黄文里说一句:这样才能欣赏你的漂亮的身体呀。

  估计会被打耳光吧。

  今天吃了四个耳光的秦泽,乖乖的把灯关了。

  “子衿姐,听说第一次,会比较疼哦。”秦泽说。

  王子衿抛来一个青涩的媚眼,手指紧紧抓住床单,人生里中的第一次,怎么可能不紧张。

  “砰的一下。”秦泽说。

  “砰?”

  “嗯,破(河蟹)瓜嘛,书上都这么说。”

  “.......”

  “我应该感谢这场水灾。”他又说。

  “你还说,下次这么冲动,我就打死你。”王子衿气道。

  “我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善良变成了多余,正义变成了冷笑话,做好事要被旁人奚落。做人做事,都太功利。人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与我何干”,人们信奉的行事准则:走自己的路,别管闲事。你看现在网络上的小说主角,十个里面九个都是这个德行,还有一个动不动杀人全家。做了坏事洋洋得意,见死不救却睥睨自雄,看的我蛋疼。”

  “你是在嘲讽我吗。”

  “当然不是,我那么爱你,只会日你,不会嘲讽你。你说我救了人,顶多只是一句感谢,可我救人不是为了感谢啊,我只是受不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消失而无动于衷,虽然我还是没能救他,可如果我成功了,一条命就回来了。”

  “或许你说的对,但我们现在不是在谈心好嘛。”

  “小姐姐你不懂,我这叫预热,没有前戏的话,会摩擦起火,很疼的.....岛国的片子里是这么教育我们的。”

  预热结束,秦泽轻轻分开她的腿。

  “等下,关手机。”王子衿说。

  秦泽一拍脑门,还是子衿姐考虑周全,事到临头,如果姐姐来电话或视频,王子衿怂不怂不知道,他肯定要怂。

  “你关机我静音。”

  各自关了手机,调了静音。

  秦泽默默点开系统的积分商城界面,点击“音乐”选项,播放《痒》。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呀,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王子衿浑身崩紧,两条白皙藕臂抱紧秦泽,眼角含泪:“阿泽,你要娶我。”

  .......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