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29 别污蔑狗

  黄宇腾特么懵逼了,他觉得秦泽顶多拿首口水歌应付一下,可听完这首歌,这可不是口水歌啊。

  精品没问题,不,精品中的精品。

  这种歌不但能发布即火,还能经久不衰,哪怕很多年后再听,还是觉得好听,不像口水歌,单曲循环几天,就腻味,就不想看。

  黄宇腾发现徐娇的目光亮的吓人,嘴里轻轻哼着,是秦泽那首歌的节奏。

  不止是她,同桌的徐璐,隔壁的几个歌星,再远处还有,这些人脸上都带着希冀和兴奋。一边咀嚼词曲,一边灼灼的望着台上。

  这样的歌,当然要啊,谁都不想放弃。

  男主持人道:“感谢秦总给我们带来的歌曲,是叫《不要说话》对吧,感谢!”

  台下艺人鼓掌配合。

  “不过有件事要问清楚,秦总打算怎么卖。”

  主持人说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一百五十万起价,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秦泽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场下微微沸腾,交头接耳。

  这个价格显然高出他们的预计,且高出很多。

  现今娱乐圈,金牌作曲人不多,最著名的在宝岛和香江,和九十年代天王天后合作过。他们填一首曲子、词,收费是六万到十万。

  这是最顶尖的作曲人,底层的词曲作家,几千一首就可以谢天谢地。

  秦泽的话,开价高个几倍都无所谓,歌手们对才华横溢的快枪手总是这么偏爱。

  可这个价格,太夸张了,低价一百五十万,每次叫价不得少于十万,即便是浑身铜臭味的明星也觉得难以接受。

  “因为是慈善晚会,所以肆无忌惮的开高价吗....也算合理。”

  很多慈善晚会都有拍卖活动,也只有这种场合,才能卖出十倍于物品本身的价格。卖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捐款。

  “啧,估计大半的歌手会退出拍卖。”

  “有点不值啊。”

  “看情况拍吧,两百万之内还能接受。”

  心思更活泛些的,则想着通过竞拍拉近和秦泽的关系。

  “所有版权。”秦泽补充道。

  “.......”所有版权?

  众人恍然大悟,这就合理了,如果是所有版权,凭“秦泽出品”这四个字,凭这首歌的质量,这样的拍卖方式完全没问题。

  场面立刻火爆起来了,明星眼中再次燃起兴奋的火苗。

  作曲人的收入不止填曲作词,知名的作曲人和歌手之间是一种合作关系,他们写歌作曲,歌手来唱,火了,各种版权费特别爽歪歪。

  而且这种收益是细水长流的,ktv点唱、网站下载、专辑再销售等等。还有中国姨洞等平台每年支付的版税等等,为什么说有些歌手、作曲人一首歌能吃一辈子,就是这个原因。

  “那么,开始吧。”秦泽看向男主持人。

  “各位先生女士,我们就一切从简,竞拍的时候,大家喊慢点,安静点,不然我们看不过来,倒计时我们也不会喊,会给你们充足的时间。”男主持人道。

  “一百六十万。”黄宇腾举起手,喊道。

  声音清晰可闻,不能否认,明星群体的素质在整个社会群体里,绝对数一数二,至少台面上是这样。

  这么大的会场,说安静就安静下来。

  “一百七十万。”

  第二个喊价的是徐娇。

  做为秦泽座下的童子童女,他俩很尽责的在捧场。

  顺便看情况,最后价格如果在能接受的范围,他们就争一争,不行就算,他们和其他艺人不同,其他歌手一歌难求,他们则不缺秦泽的雨露滋润。

  我们不一样。

  “一百八十万。”

  同桌的,徐璐出声竞价。

  “一百九十万。”

  ......

  “两百万。”

  ......

  “两百一十万。”

  竞价声此起彼伏。

  秦泽站在台上,很满意艺人们热情的竞价,平时积分省吃俭用,小心翼翼的拽手里,也就这种时候他才能心甘情愿的大方一把。

  好歹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嘛,社会有困难,当然要义不容辞的出手,你有难我帮忙,我住隔壁我姓王。

  这会儿,竞价已经达到三百万,很划算不是么,三十点积分而已,怎么都不亏。

  真要让秦泽一口气拿出五百万来捐款,他还得犹豫一下,虽然我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可国家当年费尽心机想要干掉我的事实,一样不能抹去。

  好像也不对,国家想要干掉的“我”已经卒了二十四年。

  果然啊,逆天而行都没有好下场,在国徽的照耀下,动物都被压制不能成精,更何况是区区一个“秦泽”。

  最后拍卖以五百万成交,被一个小鲜肉拍到手,满脸喜悦的上台和秦泽握手。

  钱应该会由娱乐公司出,直接打给基金会,不过是以秦泽的名义。

  “谢谢秦总,谢谢这次慈善晚宴给我的机会。”

  小鲜肉笑起来,两块填充了玻尿酸的苹果肌特别喜感。

  五百万一首歌,说出去可能没人信,感觉观众们是时候在震惊一波。

  乍一看,似乎怎么也不值这么多钱,可这里是慈善晚宴,贵一点能理解。

  而且深究起来,其实是赚了。先是秦泽的“品牌”效应,注定它会广受关注,然后还有各种版税,细水长流,再加上小鲜肉借此赚一波人气和知名度,林林总总,价值肯定不止五百万。

  “回头我让人把词曲给你送过去。”秦泽道。

  “好的好的。”小鲜肉用力点头,忍不住又和秦泽握手。

  还有件挺有趣的事,小鲜肉虽然演技备受吐槽,但素质方面,比老一辈老二辈的艺人要高。

  至少小鲜肉崛起的这几年,从没有见过哪个小鲜肉大言不惭,嚣张狂妄。在圈子里表现的很谦虚。

  秦泽和眼前这位都是小鲜肉,但有本质的区别,他坦然接受小鲜肉恭敬的姿态。

  慈善晚宴在十点钟结束,明星陆续离场。

  保姆车里,徐娇语气略有不甘:“秦总,你可真是大手笔,这样一首歌,说捐就捐。”

  在她看来,显然是不值的,秦泽不缺几百万,捐钱比捐歌更好。

  捐歌就亏大了,不仅是钱,还有很多隐性好处,比如它会给歌手带来庞大的人气。

  很多歌手一辈子就靠一首歌火,很多年后,仍然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

  “回馈社会。”秦泽说。

  五百万啊,若加上之前那两百万,就是七百万。别说姐姐,他都得心疼死。捐歌就没那么心疼了,毕竟不是真金白银,况且,它其实就三十点积分的事儿。

  徐娇悄悄翻白眼,她画着棕色的眼影,将一双眸子点缀的非常出彩,妩媚而俏丽。想了想,她又扑哧一声笑起来。

  “笑什么?”

  “秦总有女朋友了吗。”

  “有了。”

  “哦。”

  秦泽疑惑的看她,到底想说什么。

  “我刚才突然想,秦总要是普通的词曲作家,光凭这份才华,就能在娱乐圈交到很多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有很多女朋友。”

  “啊?”徐娇懵了一下,睁大眸子:“那是有几个女朋友。”

  语气很八卦。

  “开玩笑的,没有女朋友。”秦泽道。

  不好说太多,这姑娘和秦宝宝关系打的挺好,万一哪天说漏嘴怎么办。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很多算天算地的牛人往往都因为一个小疏忽而惨淡收场。

  “骗人。”徐娇皱了皱鼻子。

  “单身狗,没女朋友。”

  “不要污蔑狗,狗不单身,我家两只泰迪天天办事。”

  嘿,这姑娘嘴皮子挺利索的,你让单身狗情何以堪,连狗都不如。

  “真巧,我也没男朋友。”徐娇笑容含蓄而甜美,眼神却很大胆,那是一种“你来追我,追我我就接着”的眼神。

  类似的眼神秦泽见过很多,年轻、帅气、有才华、有钱,名气大,钻石王老五都不足以形容他,钻石咸鱼王还差不多。因此女朋友一直是个迷的他,被各路女豪杰觊觎着。

  秦泽自己也时常感慨:我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帅气。

  秦泽假装看不懂徐娇眼里的意思:“下个月开始准备单曲专辑吧。”

  虽然朕射你无罪,但朕惜精,一寸光阴一寸精,寸阴难买十滴精。

  “知道啦。”徐娇撇嘴道:“每天都有再练歌哦。”

  “你没理解我的意思,”秦泽说:“我是说,这个月多接活儿,下个月做专辑,总得把损失补回来。”

  “......”徐娇嘀咕道:“扒皮老板。”

  商务车驶入某别墅区,秦泽亲自把她送到家门口,徐娇站在铁艺大门前,裙摆飘飘,挥手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