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27 好心机

  “这雨下的真大啊。”

  总经理办公室,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眺望着外面瓢泼大雨,秦泽感慨道。

  暴雨模糊了视线,雨水沿着玻璃往下流,形成透明的水膜。

  “嗯,下的人心烦意乱,南方就是讨厌,时不时下雨。”王子衿坐在他身后不远的沙发,煮茶。

  “下雨总比吃沙尘暴好吧。”

  “沙尘暴也比下雨好,特别烦下雨。”

  “我觉得沪市比京城好。”

  身为全国人民皆穷鬼的沪市淫,有着得天独厚的傲气。

  “天子脚下,区区沪市能比?”

  身为全国人民皆基层的京城淫,有着目空一切的霸气。

  “你这个京城淫想和我这个沪市淫打架吗。”

  “哼。”王子衿娇哼一声。

  除了位高权重和有钱,两个地方的人还有一个共同性:吸霾吸的百毒不侵!

  十月中旬,天气炎热,暴雨骤降,已经连下了一个星期。哪怕是雨季,也很少有这样的降雨量。

  好在沪市这座城市的排水系统很好,局部积水严重,但不妨碍交通,除了小毛病一大堆的地铁延误频繁,倒没给市民带来太多的不便。

  超级雨云笼罩大半个中国,相比沪市,还有很多城市受到这场大暴雨的波及,比如杭城,比如姐姐目前所在的广东。

  她在广东开演唱会,但因为暴雨原因,造成交通不便,只能延期,正纠结着要不要回来,还是待广东等降雨过去。

  “叮叮~”

  兜里的手机发出一连串铃声。

  秦泽咬住烟,伸手掏出手机,姐姐发来视频请求。

  “阿泽,想我了没。”

  视频里,她看着刚洗完澡,秀发随意披散,脸蛋酡红,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灵动非凡。

  她趴在床上,穿了一件紫色睡衣,低领,白腻的沟壑若隐若现。

  “没想。”秦泽叼着烟,翻白眼。

  “哼,没良心的小赤佬。”秦宝宝皱了皱鼻子,不动声色的把领口往下拉了拉,这下,庐山真面目就暴露了,虽然只有一半:“想了没。”

  摆脱凶兆束缚的姐姐,果然赏心悦目。

  好球!

  国足要是能踢出这么漂亮的球,秦泽觉得自己少年和青年的愤青时代,就会少点戾气。

  做为一支球队,国足显然走歪了路子,他们的主业不是踢球,而是为段子手提供素材。

  秦泽用力点头:“想了。”

  秦宝宝翻了个傲娇又妩媚的白眼,抱怨道:“广东雨好大,人走在路上都要飘起来。”

  秦泽说:“那你这段时间待在酒店别出去了,小心在广东飘到失联。”

  这次他没陪姐姐去开演唱会,秦宝宝带着浩浩荡荡的团队杀向广东,光助理就有四个,保安八个,其他工作人员二十多个。

  之所以选择广东做第一站,秦宝宝在微博做过投票,一共六个城市,广东投票最高。

  广东人觉得秦宝宝这个北方人唱歌好听人又漂亮,很期待她来开演唱会。

  秦宝宝也很意外,没想到她在广东有这么多粉丝。

  “晚上是不是有捐款活动,我看群里有说。”秦宝宝道。

  是关于几个地区洪灾的捐款活动。

  娱乐圈自发组织起来的。

  公益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为了平息“民愤”,毕竟现在“英雄枯骨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的社会舆论风行。

  大家都觉得明星赚钱太可怕了,过个场,走个穴,几十万上百万到账,一部电视剧能赚上亿。

  普通人穷其一生,可能都没有他们一个星期赚的钱多。

  这是件很绝望的事。

  所以很多明星积极做公益活动,把自己光明的形象树立起来。

  这个操作叫做回报社会。

  就好比大文豪卖报的,时不时要在扑街写手群发个小红包,平息一下扑街的怒火,求他们放过自己。

  虽然他自己兜里也没几个铜板。

  “晚上我会去,你的那份,我帮你一起捐。”秦泽道。

  做为沪市娱乐圈两尊大菩萨,他和姐姐自然收到邀请,避不开的。

  最近洪灾最严重的几个区域,地铁淹没了,车站淹没了,车停马路上,只能看到一个头。人们出行不走路,得坐小船。

  新闻说这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暴雨.....近几年,动不动就百年一遇,自然环境越来越恶劣。

  好在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不算什么大灾难,反而很多人觉得刺激、好玩,连当地人自己都发微博发朋友圈调侃家里被淹了。

  搁在古代,这种情况的水灾,一个王朝的气数分分钟走到尽头。

  “捐多少呀。”秦宝宝问。

  “一人一百万吧。”

  “这么多?”秦宝宝软濡着嗓子,故作娇气:“姐姐想捐少点,五十万行不行。剩下的五十万你给我充老婆本。”

  “你的身份地位,五十万太少了,不好交代。”秦泽无奈道。

  成千上万的圣母婊盯着呢,捐少了,又得招黑。

  秦宝宝把领口再次拉低,两个半球晃瞎秦泽的狗眼。

  秦泽:“.....”

  他刚想说话,突然看见视频里的姐姐慌张的把领口拉了回去,像一个勾搭弟弟的不要脸姐姐被人逮住了那样慌张,不,本来就是。

  秦泽头皮一麻,扭头,看见王子衿就站在自己身后。

  王子衿一头黑线,冷笑道:“你不捐都没关系,五十万是吧,我以公司的名义捐五百万。”

  不要脸的小贱货,连弟弟都不放过。

  气炸了。

  “子衿姐不愧是党员,思想觉悟高,像我这种共青团成员,自愧不如。”秦泽竖大拇指。

  “我又没说不捐,不就是一百万吗。”秦宝宝翻白眼,“阿泽你看着点啊,别让她做傻事。”

  出身在小康家庭,和秦泽一样只是共青团的姐姐,不管是教育还是成长环境,都无法像王子衿这样有忧国忧民的觉悟。

  小爱心有,钱多了,就得犹豫一下。

  结束视频,秦泽手里的烟燃尽,他把烟蒂丢进烟灰缸,拉过余怒未消的王子衿一顿啃。

  “嗯....办公室里别,别这样....”王子衿心里疙瘩一下就没了,嗔道:“一嘴的烟味。”

  “我包里有炫迈,子衿姐帮我拿一下。”秦泽说。

  王子衿扑到另一张沙发边,撅着小屁股,打开秦泽的包翻找口香糖,心里有几分羞怯,待会肯定要被占便宜了,尽管早已不介意和秦泽做一些很十八禁的事情,但那仅限于在家里,办公室亲热的程度,她最多能接受亲嘴。

  包里的东西很少,钱包、钥匙、再就是一盒炫迈,嗯,还有一个奇怪的瓶子。

  王子衿拿手里,定睛一看,两条眉毛微微一挑。

  鹿血软胶囊。

  “阿泽,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王子衿回身,扬了扬手里的瓶子。

  秦泽:“......呃,广告商硬塞给我的。”

  鹿血软胶囊,壮阳补肾,杠杠的。

  他脑海里,浮现苏钰竖大拇指吹嘘的表情。

  这东西是苏钰买的,买了两瓶,一瓶给自己吃,希望自己下次能翻盘。一瓶给秦泽吃,希望他身体越来越棒。

  当时秦泽说:“我不需要好吧,我已经是高速公鹿了。”

  一秒A三下,高速疯狂输出。

  后来是苏钰趁他不注意偷偷塞他包里的?

  “哦。”王子衿把胶囊放回去,没起疑。

  秦泽松口气,幸好是壮阳药,如果换成避孕套或蓝色小药丸,妥妥的完犊子。

  他把王子衿拉进怀里,低头,肆意的蹂躏她湿软的唇瓣。

  “唇膏?”秦泽咂嘴。

  “嗯,我去洗一下?”

  “不,在涂点。”

  “那你要什么味道的,我这里有草莓味、蓝莓味、苹果味。颜色的话,有浅色的,粉红色的,巧克力色的。”王子衿翻出她的唇膏盒。

  “粉唇和黑唇我都喜欢。”

  五分钟后,王子衿整理着凌乱的领口,系好衬衫的扣子,媚眼如丝。

  “有件事要和你说。”她说。

  秦泽一愣,心想,我就说你怎么辣么放的开,在办公室和我做羞羞的事。

  “什么事。”

  “咱们去割水小镇吧。”

  割水小镇?

  秦泽忙然。

  “大半个小镇都被淹的那个,”王子衿提醒道。

  “哦,去那里干嘛。”

  “去送物资送钱啊。”

  “不是,你这思想觉悟太高了吧,你现在又不在体制里了,咱们只要捐钱就好啦,亲赴战场没必要吧。”

  “咱们去做秀的,”王子衿道:“咱们给予洪灾的百姓一点帮助,然后媒体肯定会播你的新闻。”

  “然后呢。”

  “然后我爸和爷爷就能看到,他们会更喜欢你,再然后,我年底前带你回家,咱们的事办起来就更容易。”

  好心机。

  搜索书旗吧,看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