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25 衰仔和喜欢

  “话要说清楚好吧。”秦泽不悦道:“喜欢上渣男,是苏钰个人品行问题。喜欢上渣男,则是我的品德问题。”

  我是渣男?

  开玩笑吧你,这话别说我不同意,全国人民都不同意。

  “难道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只是一只渣男?”秦泽怒道:“渣男刚才借了三百亿给你,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地需要几百亿的资金去拼,**广场么?”

  “难道不是吗。”裴南曼脸色平淡,借此敛去脸庞的红晕。

  秦泽心酸的一匹,他虽然不出彩,但从小到大都是长辈眼中沉稳听话的孩子,虽然前途堪忧,但人品坚。

  竟然成了裴南曼嘴里的渣男。

  人家渣男粤b无数,管鲍之交成群结队,而他直到去年才告别前女友——双手。

  小右奔放,小左含蓄内敛,都很有特色。

  “可我并不厌恶你,”裴南曼正色道:“一点都没有。”

  秦泽:“原来.....曼姐也喜欢上渣男?”

  裴南曼叹口气:“按说,以我的经历,我对你这种脚踏两只船的男人应该深恶痛绝,在我那个圈子里,价越高的男人,越不会只专一个女人,女人亦然。我看习惯了,但并不认同。秦泽你知道吗,可偏偏对你,我有无限的容忍。”

  秦泽小心翼翼道:“承蒙错....”

  裴南曼摇头:“因为你还是一个孩子。”

  秦泽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很想喷她一脸。

  这是秦泽今年听过,最伤自尊的一句话。

  虽然他确实比裴南曼小不少,但好歹是二十四的铮铮男子汉,居然还是个孩子.....

  “苏钰和我待一起的时候,话题总是绕不开你,她和我抱怨,说王子衿太难缠,不知道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左右为难,难以决断。可她没看明白,你不是难以决断,你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裴南曼吐出一口气,感慨道:“青涩,太青涩了。你对感的处理,简直连高中生都不如。在里,你就是个孩子。”

  “手里抓着一个玩具,看到另一个玩具,又忍不住想要。两个玩具你都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欢,可不是玩具,当你需要二选一的时候,你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丝毫没有处理感的经验,所以除了犹豫和拖延,你什么都不敢做,什么都做不了。”

  “这和那些富豪是不同的,他们或许心里只有一个家,玩女人是为了玩。又或者他们早就不在乎感了,堂而皇之的纵声色。你和他们不一样,除了苏钰和王子衿,你从来不和别的女人玩暧昧,明明只要勾勾手,就有女人争着抢着上你的,可苏钰和我说,你只和她有过关系。我呢,就看你在两个女人之间,一边喜欢着,一边纠结着,像个六神无主的孩子。”

  “你是个让我很好奇的人,有时候成熟睿智,有时候怯弱心虚,你对并不随便,可偏偏又陷在的泥沼里难以自拔。我老是在想,怎么会有你这么矛盾的人,就像有截然不同的正反两面,正面才华横溢,睿智果决;反面默默无闻,敏感自卑。”

  “在感里难以抉择的人很多,他们最后都会选出一个最合适的结婚,那是普通人。你现在的价和地位,才华和能力,社会会“善待”你,如果说你这辈子只拥有一个女人,我反而不信。孩子做错事,总能得到大人的谅解,所以我并不反感你,哪怕苏钰是我闺蜜。”

  “曼姐你到底想说什么。”秦泽挠挠头。

  “想问问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苏钰那蠢丫头,嘴上说挖墙脚,要给你生孩子,然后奉子成婚打败王子衿,其实都是她嘴硬,你真以为一个女人,能忍受自己男人脚踏两只船,还心甘愿的不哭不闹?她又不是那种需要依靠男人的弱女子。其实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不想离开你,好比那些为了婚姻忍气吞声的女人。可你是真的她,宠她,这是我忍你的另一个原因。”

  “可王家那个千金小姐呢,她能忍苏钰吗,她能甘心和别的女人分享男人吗。如果她硬bī)你选择呢。苏钰这边你会放手吗。”

  秦泽张了张嘴。

  “你不用回答我,你自己心里衡量。以苏钰的格,真的分开了,再痛苦也不会缠着你,将来可能还会碰到喜欢的人,虽然是纯粹的,却并不是唯一的,但对她来说,喜欢过你之后,任何人,都是一种将就。”

  将就的过下半辈子么。

  秦泽想起了许阿姨,从她决定嫁人那一刻起,下半辈子对她来说,大概就是将就两个字。

  “反而是王子衿你要注意点,我对她了解不多,可有件事很在意,这姑娘跑沪市来是逃婚的吧。”

  “准确的说,是不满意父母乱点鸳鸯谱,毕竟也没定下来的事,不算逃婚。”秦泽说。

  “这是个对感有洁癖的人,偏执、专一、倔强,那种喜欢上谁,就会变得特别强大的女人。就算全家人都反对,她也不在乎。”裴南曼道。

  秦泽想了想,点头。

  “这种女人太偏执,你处理不好,说不准就是一辈子的心结,给你来一个终不嫁,同归于尽什么的。”

  秦泽嘴角抽了抽,“曼姐,这种女人我边好像不止一个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裴南曼没好气道:“放心吧,苏钰不是这样的女人。”

  秦泽:“......”

  内心在咆哮,不是啊,不是苏钰啊,是我姐姐啊。

  那是个比王子衿更偏执的疯子啊,那是我的心魔啊。

  早知道就不和裴南曼废话了,这之前,他还是信心满满的海泽王,想着船到船到桥头自然直,海泽王能征服一切困难。

  被裴南曼一说,心里怂了半边。

  嘤嘤嘤。

  裴南曼眼波转动,嘴角似笑非笑,充满了幸灾乐祸。

  秦泽陷入沉思。

  “你想什么?”裴南曼好奇问。

  秦泽下意识回答:“要是能把曼姐你追到手,寡人的后宫就安宁了。”

  话音方落,他左腰被一条白花花的大长腿踹中,用了巧劲,不疼,但整个人朝右翻到。

  秦泽扑腾着水花站稳,撇嘴:“君子动口不动手。”

  裴南曼冷冷道:“我是女人。”

  秦泽一小半:“来啊。”

  这个动作充满了威胁,裴南曼不想再被手枪顶第二次,恶狠狠瞪他一眼,偃旗息鼓。

  秦泽缓缓沉入水里,露出上半个头,咕噜噜吹了一连串泡泡。

  泡了十几分钟的冷水,秦泽胯下的大布袋,缩成一个硬核桃。

  睾处不胜寒.....

  古人诚不欺我。

  “我也给你说个故事怎么样。”秦泽道。

  裴南曼凝眸望来,等他说下去。

  “以前啊,有个衰仔,不聪明也不笨,他就一个普通人,长到二十三岁,没谈过一次正经的恋,整天鸡儿硬邦邦,想着这个cāo)蛋的社会,找个女朋友都这么难。国家也不知道体恤一下九零后空巢老人,发个女朋友什么的。”

  “他看着学校里的富二代开豪车,带系花兜风,感觉好羡慕。他也就只有羡慕了。从小到大老爸只会用鸡毛掸子鞭挞他,然后就是灌毒鸡汤,亲戚朋友也觉得他很平凡,以后能有份稳定的工作就很不错了。”

  “他这辈子最嘚瑟的时候,就是初中拿了一次作文二等奖,那是他学生生涯里,最大的荣誉。”

  “就像一根草,再怎么翠绿也都不起眼,路人踩一脚就过去了,看都不会看他。可就算一根草,希望自己能站在灯光耀眼的舞台。他过一个女孩,一个很光芒万丈的女人,可那份,就和他本人一样卑微,他甚至不能对任何人说出口。”

  “那年十八,母校舞会,站着如喽啰。”

  “那时候我含泪发誓各位,必须看到我。”

  “在世间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

  “屋村你住哪一座,”

  “中工作中受过的忽视太多,”

  “.....自尊已饱经跌落,”

  “重视能治肚饿.....”

  裴南曼无声的看着他,听着他轻声唱歌,他面无表,但眼中闪烁着很复杂的绪。

  像一个孤独的孩子在高歌。

  “在女生眼里,他唯一的闪光点,就是家里那大房子。那是普通男人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的奢侈品。”

  “你说可笑不,这辈子最大的闪光点,其实和他本人毫无关系。那根卑微的小草,他也想被人喜欢啊,去他吗的房子。”

  “直到有一天,有天晚上,喝醉了酒,有个女孩对他说: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那种。”

  “那一瞬间仿佛有道光劈入他的心里,人生中第一次有女孩和他说这句话。”

  “不是因为钱,因为那女孩自己就很有钱。”

  “第一次啊.....”秦泽喃喃道:“第一次有女孩子喜欢他这个人,把喜欢,说出口。”

  裴南曼低声道:“你的那个女孩,是谁?”

  半天没回答,他说:“这是另外一个故事。曾经有一个很他的女孩,但那时候,他只是一根小草,连主宰自己的命运都做不到,这句话,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口。”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