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24 喜欢上一个渣男

  “曼姐,我跟你说啊,刚才秦泽被人调戏了。”

  “调戏?”

  “还是男的,给摸屁股了。”

  “摸屁股?”

  “嗯,我来这里这么久,才知道这儿有gay,之前那么多男人搭讪咱们,我竟然没看出来。”

  “.......搭讪你的男人是无辜的。”

  既然是gay,当然不会理睬你。

  苏钰和裴南曼喋喋不休,这会儿已经不怎么愤怒,反而有种小女生之间分享八卦的劲头和热情,裴南曼默默听着,时而瞄一眼秦泽。

  “看我干吗。”秦泽觉得曼姐的眼神怪怪的,忍不住翻白眼。

  裴南曼收回目光,暗道,这种身材、外表的男人,确实很吸引gay。

  越发达的地区,信奉“同性真爱,异性繁衍”的人越多。落后地区的人在这方面,反而取向很正。

  贫穷限制了他们对啪啪的想象力。

  据说十个男人,九个都有嗅菊的爱好,只是有的人藏在心里,有的人表现出来了。

  “茶凉了,曼姐,再煮一壶吧。”秦泽咂了砸嘴,凉茶尤其苦涩,喝几口,舌头就难受,像是有一层厚厚的舌苔似的。

  这是他和姐姐更喜欢和咖啡而不爱喝茶的原因。

  “想喝你自己煮。”裴南曼斜他一眼,道:“苏钰,叫人过来足浴。”

  三个穿工作服的大妈上来时,裴南曼和苏钰已经换好泳装,披上浴袍,而秦泽还是那副装扮,好在苏钰打电话时,让工作人员送上来一条男士泳裤。

  秦泽拉上帘子,换上泳裤,泳裤比较贴身,只能将就着用了,委屈一下它,龙游浅滩,虎落平阳。

  足浴过程中,秦泽的目光始终停在苏钰和曼姐的两双玉足,白皙玲珑,脚底的红色都显得很可爱。难怪有那么多四肢末端控。

  小的东西总是特别卡哇伊,比如小奶狗,比如小脚丫,比如小丁丁.....啊,这个不可爱。

  足浴过程并不舒服,大妈们铆足了劲儿的揉压穴位,痛的秦泽菊花一紧一紧。

  不过事后确实感觉舒服很多,足浴效果还是挺好。

  大妈们洗干净手,准备给客人推油、按摩。

  “留一个人就好了,我和他不用。”苏钰突然说。

  大妈们相视沉默,神色失望。

  推油啊足浴啊都是要收费的,而且比外面贵很多很多,可以大赚一笔。

  “按摩一下么,对身体好。”不甘心的大妈争取了几句。

  “不用不用。”苏钰摆摆手。

  于是她们很失望的走了。

  苏钰往床上一趟,开心道:“阿泽,帮我推油,曼姐,我跟你说啊,他可厉害了,上次把我弄的好舒服,舒服的要死。”

  你说的厉害是哪方面啊。

  裴南曼嘴角抽了抽。

  于是享受的就只剩下苏钰和裴南曼,秦泽和大妈一样,成为服务者。

  出于职业习惯,大妈喜欢和客人唠嗑,但不管她说什么,裴南曼都懒得搭理,自顾自的闭眼假寐。

  出身原因,裴南曼的性格并不好,强势、冷冽,还有点“在座各位都是垃圾”的骄傲。

  别说是一个推油的大妈,会所的经理过来,裴南曼都不一定爱搭理。

  那些身价百亿上千亿的大佬和颜悦色跟小人物唠嗑的桥段,都是小说里哄人的。

  毕竟有钱大佬们身边没有记者和摄像头,不需要演“爱民如子”的戏码。

  “小伙子,她是你老婆啊。”大妈说。

  大妈没看出秦泽的本体,因为他还戴着墨镜。

  “对。”秦泽点头。

  “真有福气,你老婆很漂亮。”

  “谢谢阿姨,我们高大英俊,确实很般配。”

  也就秦泽这样成为大佬日子尚浅,并且习惯装温良的,才能和她聊。

  “做什么的啊。”

  “没,无业游民。”

  “你媳妇....”

  “我媳妇有本事啊,公司全靠她一个人支撑,我就什么都不干,吃喝玩乐。”

  大妈恍然大悟,原来是小白脸啊,于是很违心的说:“小伙子有本事,有本事。”

  裴南曼蹙眉,似乎是觉得太吵。

  她睁开眼,看向苏钰,发现她已经睡着了,难怪半天不说话。

  竟然这么快睡过去,往常都是裴南曼打盹,苏钰无聊的玩手机,苏钰睡眠质量一直不好。

  “她睡着了。”裴南曼道。

  “嗯。”秦泽点头。

  裴南曼在自己肩膀拍了拍,“好了,不用按了。”

  “啊?才十分钟.....”大妈愕然。

  “不用了。”裴南曼说。

  这个客人太高冷,不好相处,大妈点点头,识趣的离开。

  反正按照规矩,按一分钟和按一个小时,收费是一样的。

  她十分钟赚一个小时的钱,比先走的两个同事赚大了。

  人走后,裴南曼瞄一眼苏钰,她睡容沉静,于是,歪着头,一双藏好凌厉后,黑亮黑亮如秋水的明眸,看他。

  “秦泽,帮我捏捏?”

  “我很贵的,一小时五百,包夜两千,全套再加五百。”

  “好啊。”

  裴南曼认真点头。

  秦泽见苏钰睡的深沉,便走到裴南曼床边,倒油,推拿、按摩。

  裴南曼的肌肤细腻白嫩,都三十一的少妇了,皮肤保养的和少女似的。

  她脊背的弧度很漂亮,不止是女子的纤细,还有矫健的曲线,这是锻炼得体的女人独有的,就像人鱼线那样。小蛮腰配人鱼线,啧啧,法力无边。

  所以女人瘦,不一定就身材好,运动的女人最美,指的就是这点。

  他时不时的瞄苏钰一眼,虽然只是单纯的按摩,但这种趁媳妇睡觉和她闺蜜偷偷摸摸.avi的画面,有种背德的刺激。

  “嗯....”

  或许是觉得太舒服了,裴南曼鼻腔里,不由自主的呻吟出来,但立刻忍住。

  “曼姐,舒服就叫出来吧。”秦泽说。

  裴南曼扭头,瞪他一眼,可惜那娇嗔妩媚的模样,没啥杀伤力。

  “几次了?”

  “什么。”

  “帮她按摩。”

  “这是第二次。”

  裴南曼点点头。

  二十分钟,裴南曼轻声说:“好了,秦泽,我们泡个澡?”

  晴天霹雳。

  秦泽张大嘴巴,瞪眼。

  曼姐今天,真的要重精求子?

  “曼姐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裴南曼先是一愣,继而翻身坐起,狠狠一脚踹在他小腹,贼用力。

  粉面腾起两团淡淡的红晕。

  秦泽捂着肚子,干笑:“开个玩笑吗。”

  裴南曼下床,脱去浴袍,只剩一套黑色的泳装,衬着白皙的肌肤,晃瞎秦泽的狗眼。

  两人背靠水池边缘,闲聊。

  “这次请你出来,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什么事。”秦泽点上一根烟。

  “借钱。”

  “借钱?”他惊讶的看向裴南曼,修长曼妙的身躯在清澈的水波中荡漾着、扭曲着,34D的胸脯宝刀未老的坚挺着。

  姐姐以前和他抱怨,总担心秘密太大以后下垂,但差不多的规模,裴南曼目前看不出摇摇欲坠的趋势。

  这可能和她持续锻炼有关系,还有禁欲。

  道家儒家的养生里,有一条就是禁欲,不管男女,私生活太浪荡,都会老的快。

  记笔记,回头传授姐姐经验。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无限制展开的时候。

  秦泽回归正题,茫然道:“你借钱干什么。”

  曼姐资产绝对比他丰厚,这点毋庸置疑,毕竟他再怎么能赚钱,也才一年时间。

  “有个集团和我抢一块地,官面上的关系双方都抛开了,接下来是资金战,我能用的流资都用了,但没人家多。”她说。

  “两百亿之内没问题。”秦泽沉吟片刻,“实在急用,过阵子我还可以再给一百亿,极限了。”

  他最多的就是流动资金,总资产可能比不过那些上千亿的大佬,可他能一次性拿出来的钱多。这就是不搞实业的好处。

  宝泽投资,虽然投入大,但说抽就能抽出来。

  天方娱乐,事实上维持公司运转,不需要太多资金。

  紫晶科技,互联网的流资是出了名的充裕。

  裴南曼眼波闪了闪,很好的把情绪藏住,转身正面朝着李羡鱼,戏谑道:“就这么答应了?不提条件吗。”

  秦泽想了想,“给我生个娃?”

  裴南曼:“.....”

  “你又生不了。”他翻了个白眼:“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就别矫情了。当然,欠条还是要写的,利息就算了,真要过意不去,你给我捶捶背,伺候一下本大爷。”

  裴南曼娇笑道:“好啊大爷。”

  秦泽浑身一激灵。

  “恶心。”他说。

  裴南曼泼了一瓢水过来。

  秦泽不理她。

  她又赌气似的再泼一次。

  秦泽怒了,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一个踉跄,然后反拧双手压在水池边,胸脯从球形挤压成椭圆形。

  整个过程就两秒,裴南曼根本无从反抗。

  她的力量在秦泽面前微不足道,挣扎几次,没挣脱,薄怒道:“放手。”

  “求我。”

  裴南曼的性格,会求他才怪,便使劲挣扎。

  这个姿势,两人的身体难免贴在一起。

  裴南曼挣扎了片刻,突然僵硬身子,不动了。

  她被人用枪顶着了,不敢动。

  秦泽嘴角抽了抽,默默松开手,今天的鸡儿甚是喧嚣。

  微微尴尬的沉默了十几秒,裴南曼淡淡道:“抛开咱们的交情不说,苏钰是我的闺蜜,结果喜欢上一个渣男,我的性格你知道,换成别的男人,现在早凉了,可你知道我为什么忍你这么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