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23 猥亵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要不要再加两块?”一个温和的嗓音在秦泽耳边响起。

  他微微侧头,看见身侧站着一个唇红齿白的年轻人,左耳还有一枚银色的,拇指盖大小的耳环。

  秦泽点头:“好,帮我加两块20kg的杠铃。”

  年轻人依言,搬起一块10kg的哑铃平板。

  “不是,是每块20kg。”秦泽纠正道。

  “你行吗。”年轻人愕然。

  “男人不能说不行。”秦泽嘴角勾起,可惜戴着墨镜,否则唇红齿白的年轻人能看到对方朝自己眨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泽发现这家伙脸蛋红了下,可能是激烈运动后的原因吧。

  20kg的哑铃平板,他搬的有点吃力,憋红了脸才让那根棍插入洞里。

  “吃不消的话,你听下,我帮你”

  话没说完,秦泽已经开始上下,上下,不停的运动。

  这时候,他卧推杆上的重量,已经达到80kg,相当于一个油腻大叔的体重。

  可对他来说,仅仅只是手里的鹅软石从一块变成两块,别说达到自身极限,胸口远远没感觉到酸疼。

  系统说《时代在召唤》能增强他的体质,能让他对力量控制更得心应手,效果,似乎好到有些离奇。

  他以前看过一则新闻,一个母亲为了救被公交车压在底下的儿子,硬生生把公交车抬起几公分。很多年前的报道了,按照专家的说法,人体所有细胞同时往一个方向使劲,可以撼动三十吨的重量。

  这是要本咸鱼日破苍穹的节奏么。

  健身房,男人女人都停下来,愣愣看着秦泽撸铁。

  能撸八十公斤的好汉比比皆是,但像秦泽这样,一下又一下,如此持久,简直可怕。

  这一幕深深颠覆了众人的常识。

  可惜身边没有手机,放在个人柜里,否则以人们的习惯,肯定又要掏手机拍小视频。

  戴银耳环的小哥,渐渐从惊骇中挣脱,他目光自然而然落在秦泽没有被墨镜罩住的下半张脸,小麦色的健康皮肤,但又不像男人那样粗糙,而是细腻。嘴唇偏薄,唇色鲜艳。脸颊的轮廓弧线很赏心悦目。

  再往下,短袖里,结实的胸膛,卧推杆每一次落下,推上,胸肌膨胀

  他看痴了。

  很想把脸上的墨镜摘下来,看他长什么样,但又怕唐突佳人。

  这个过程维持了半个小时,秦泽感觉二头肌和胸肌开始发热、酸疼,他结束了撸铁。

  而在这个过程中,不但健身房的人大开眼界,甚至还有两个教练也参加了围观,目瞪口呆。

  八十公斤的杠铃,撸半小时,这是人吗?

  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可怕的不是力量,而是耐力。

  等秦泽结束,两个肌肉夸张的教练上前搭讪,但秦泽摆摆手,没搭理他们。

  “好厉害。”唇红齿白的小哥竖大拇指。

  外行看热闹,他只觉得秦泽厉害的过分。而不像两个教练那样感觉惊悚。

  “还行。”秦泽微笑回应。

  “兄弟,加个>“不好意思,我手机没在。”

  “没事,你告诉我你微信名字,我加你。”见秦泽微笑沉默,他忙道:“要不你记我的,我:比杨幂还风骚”

  我还能说什么,秦泽就说:“好,回头加你。”

  “你这么厉害,带我健身吧。”小哥道,他的目光略带侵略性。

  “不好意思,我要跑步去了。”秦泽婉拒。

  小哥目光追随着秦泽的背影,看到他朝着跑步机上那道高挑窈窕的身影走去,眉飞色舞的交谈。

  那个女人很漂亮,气质清冷,她一进来,把原本姿色都不错的少妇、大姐们给压下去了。

  “小贱货。”他心里骂了一句。

  “你怎么这么厉害。”苏钰崇拜的语气。

  “这话奇怪的,我厉不厉害,你心里不清楚?”秦泽站在另一架跑步机上,慢跑。

  “这东西曼姐也玩过,一百公斤,她能举五十下,可厉害了。”苏钰道:“以前来健身房玩,男人虽然不多,但经常来搭讪,教练也很期待给我们私人授课,还说给打折,但曼姐直接往那里一趟,吭哧哼哧举了五十下打那以后,大家就识趣了。”

  秦泽想起那一晚和曼姐的切磋,她的身体,紧绷而有力,像一只矫健的雌豹。

  曼姐其实也挺爱装逼的,虽然她本来就有,这一点秦泽很早以前就意会到了,哦,指的是爱装逼这回事。

  不长不短,恰好一个小时。

  健身房有中央空调,苏钰仍然浑身大汗,清丽的脸蛋汗津津,鬓发紧贴脸颊。

  这让她气质里多了几分娇憨。

  果然运动的女人最美丽。

  一般的健身房,沐浴的地方和厕所一样,分男女厕,但这里不一样,这里的浴室就像酒店的房间一样,从一号到四号,独立的。

  秦泽和苏钰当然是一起洗了,没矫情的你先我后。

  浴室不大,二十平米,有衣柜、浴缸和莲蓬头的小隔间。

  苏钰小媳妇似的放了温水,秦泽泡在浴缸里,而她自己选择淋浴。

  “你怎么不来。”秦泽茫然。

  “啊我不想泡澡。”苏钰这样解释。

  秦泽嘿嘿一笑,懂了懂了。

  毕竟在水里不怎么好,不卫生。

  于是他泡了几分钟,感觉胸口的酸疼渐渐褪去,便从浴缸里跨出,推开淋浴隔间的玻璃门,从后面搂住苏钰。

  “曼姐找我什么事,她往常有事儿,直接打电话给我了。”秦泽道。

  “待会儿你们自己谈,我来说,不太合适。”苏钰回答。

  “这么神秘?”秦泽惊讶道:“重金求子吗?”

  曼姐这个年纪的话,确实该有个孩子什么的,来弥补她人生中的缺憾。

  不对,曼姐不能生育。

  怀里的苏钰娇躯僵了僵,二话不说,一把握住秦泽的把柄,气道:“噢,你果然惦记着曼姐。”

  “没有。”

  “就有。”

  “刚才是嘴快,你别当真。”

  “嘴快才是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你这是孕妇生孩子,穴血口喷人。”

  “哼,最好是这样,不然我就就不给你生孩子。”

  两人斗了会嘴,秦泽帮苏钰擦了擦背,然后一巴掌扇她小翘臀:“该你帮我擦背。”

  苏钰很会来事,从后面抱住秦泽,让他享受到了人生中品质最好的沐浴乳。

  还顺手捣蛋。

  当秦泽转身,把她按在墙上时,苏钰慌道:“别,我来大姨妈了。”

  “少来。”

  “真的。”

  “大姨妈你还跑步,还洗澡?”

  “谁说大姨妈不能跑步,我又不痛经。可以淋浴,但不能泡澡。”

  “我好像没看到姨妈巾啊。”

  “呵,姨妈巾又不是唯一的选择。”

  “不信,我姐姐她们都用了二十几年。”

  “呵,两个目不识丁的女人限制了你的想象力。”

  秦泽没懂,但不再纠结这个。

  他怒道:“大姨妈来了,你还捣蛋?”

  苏钰吐舌头:“唯手熟尔。”

  秦泽:“”

  也不好让弟弟浴血奋战,不至于那么悲壮。

  “要我帮你吗。”苏钰小手再一次握住秦泽的把柄。

  我用双手,成就你的梦想。

  “算了。”秦泽摇头。

  这个社会对女人是不公平的,比如木耳再无还粉时。

  这个社会对男人同样不公平,比如年少多精,老来多金。

  多精时靠双手,多金后还是靠双手,多么痛的领悟。

  所以,能省则省。

  不管多金还是多精,都要懂得节约,如诸君共勉

  戴好墨镜,秦泽和苏钰离开浴室,出口处立刻就有保洁阿姨进去打扫。

  他在出口又碰到了那个唇红齿白的小哥,他显然刚刚沐浴结束,换下了那套运动服,此时的他,花格子衬衫,闪亮的紧身裤,风骚的小皮鞋。

  “洗好啦。”他目光直勾勾的望着秦泽。

  秦泽朝他笑了笑,眼神在那条骚气十足的紧身裤停顿片刻。

  正好都要离开,于是三人一起进了电梯。

  苏钰挽着秦泽站在前方,“比杨幂还风骚”的小哥站在她俩身后。

  如果是正常的男人,他眼神会自然而然停在苏钰身上,或欣赏或炙热的看她窈窕曼妙的背影。盈盈一握的小纤腰,修长的双腿,愈发丰腴的臀。

  但他不是正常男人,他是gay。

  苏钰的身材完全不能吸引他,甚至觉得,他自己也有这样的身材,没什么好羡慕。

  让他性趣盎然的是秦泽的背影。

  秦泽大概不知道自己背影有多吸引女人,偶尔还会吸引男人。宽阔的肩膀,紧窄的腰,完美的倒三角。当然还有让人无法避开的翘臀,结实、挺拔。

  这个东西尤其吸引某些男人,简直毒药。

  小哥一时口干舌燥,那两片臀,仿佛有个漩涡,在不停的吸引他,呼唤他。

  他没控制住,伸出手,想如大老爷们一样用力拍一下,然后夸赞一声:兄弟,身材练得不错,教教我。

  以此掩盖他吃豆腐的真相。

  但他手触到秦泽臀部的刹那,不由自主变成了抚摸。

  秦泽先是一愣,然后触电般的往前弹了一小步,转身,怒视相视。

  卧槽,果然是基佬。

  我就知道穿紧身裤的不是伪娘就是gay。

  遍体鸡皮疙瘩。

  小哥没看到秦泽愤怒的眼神,以为戴着墨镜,他有些兴奋,眼神中闪烁着垂涎,“小哥哥,身材练的真好。”

  苏钰茫然的看看他,再看看自己男人。

  秦泽低声道:“他摸我屁股他是gay。”

  对男人来说,自家媳妇光天化日被人摸屁股,这是不死不休的事情。

  对女人来说,同样是不撕不休的事情。

  何况对方还是个gay。

  苏钰两条眉毛,瞬间竖起来,俏脸如罩寒霜,抬手就是一巴掌。

  小哥显得很愤怒,他是想反抗的,但秦泽轻轻推了他一下,把他推弱鸡似的推到,然后看向苏钰。

  眼里的意思是:我不方便动手,你来打,你男人被猥亵了,你打人你有理。

  苏钰含恨点头,在他肚子上补了两脚。

  小哥捂着肚子,蜷曲着,脸白了。

  恰好此时,电梯停下,门打开。外面站着三四个人,看到电梯的情况,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我”苏钰本来想爆粗口骂一句“我草你全家”,但电梯外站着人,脏话就说不出来了,想了想,呸道:“晃!”

  拽着秦泽的手臂,赶紧溜。

  “我们换地方吧,那家伙没准要报警。”

  走向包间的路上,苏钰蹙眉的说。

  换位思考,如果她被人打了,肯定报警,然后让动手的知道那一巴掌有多贵。息事宁人是普通人的做法,有钱人只会往死里怼你。

  “报警说自己是gay,猥亵男人被打?”秦泽白眼:“男人也有人权的好吧。”

  其实他也不确定,毕竟法律上有强女干罪,没有撕菊罪。

  可见这个社会对男人是不公平的,这就是铁证。

  但这种事,要点脸的人,都不会兴师动众闹的天下皆知。

  苏钰“哦”一声,突然很嫌弃的看一眼秦泽的屁股:“回包间把屁股洗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