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22 宝剑会所

  从宿州回来的第三天,秦泽埋头帮姐姐写歌,十月底她要开演唱会,地点沪市、京城、杭城、广州。

  香江和湾湾暂时没定,她说要看心情,如果觉得姐还能拼一波命,就去唱。觉得累了,就明年再说。

  最近,姐姐疯狂爱上了咬唇妆,我的天,本来就一张祸水脸蛋够诱人了,竟然还画了这种勾人的妆,秦泽想吃姐姐嘴上胭脂的***无限膨胀,但又害怕死于化学物质中毒。

  前天晚上,姐姐问好不好看,秦泽说好看好看。

  王子衿听了不服气,晚上在房间里,学着秦宝宝也画了咬唇妆,然后期待的说,你姐姐好看,还是我好看。

  机智如秦泽,回答:我媳妇最好看。

  其实咬唇妆这种偏诱惑的妆容,妖艳型和冰山型是最好,前者锦上添花,后者反差美。独独王子衿这种鹅蛋脸的气质端庄美人不适合。

  王子衿听后很满意,略显羞涩说:那你想吃吗。

  秦泽心说,都是化学物质呢,还不如姐汁来的纯天然无污染。

  吃完午饭,听到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苏钰。

  秦泽接通电话,身边的姐姐立刻支起耳朵,清亮的眸子一瞬不瞬,凝聚耳力。

  虽然姐姐们不追究那天的事,但她也好,王子衿也好,心里都暗暗敲了个警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

  同理,敌人不止眼前的嘤嘤怪,还有远方的苏泰迪。

  不得不防呐。

  “喂,什么事。”秦泽正经脸。

  “公司有个项目需要你过来审核,我有点拿不住。”苏钰正经脸。

  “哦,那你等会,我现在就过去。”

  “嗯。”

  挂断电话,秦泽说:“我去趟天方?”

  秦宝宝一撇嘴,懒洋洋的挺胸,像条丰腴肥美的人鱼,没好气道:“去吧去吧,我要留你,某些人又要说我不知轻重。”

  秦泽把手机揣入兜里,点头。

  走到门口时,姐姐忽然道:“下班准时回来,明白吗。”

  秦泽用力点头:“知道知道。”

  人走后,秦宝宝翘二郎腿,捏兰花指端茶杯,哼哼道:“再敢给苏钰做饭,割了省心。”

  开车来到宝泽投资,推开办公室的门,他看见苏钰坐在办公桌后,无聊的转动手里的笔,她手指纤细修长,当的起春葱玉指,可惜手指并不灵活,转几圈,笔掉了,捡起来,又转,再掉。

  同样修长的手指,姐姐比她灵活n倍,正因为这样,姐姐的游戏操作才吊打苏钰吧。

  “什么项目,要让我亲自过目。”秦泽把外套脱下,丢沙发。

  苏钰扬起一个灿烂的笑靥,勾勾手指头。

  秦泽走近,她起身,把秦泽按在椅子上,侧身坐在他腿上,双臂勾住脖子,嫣然道:“几十亿的项目呢。”

  不妖娆不勾人,但说出来的话却及有内涵,本不该是她这种气质的美人该说的。

  秦泽愣了一下,心说,是不是被我传染了。

  没错了,苏钰这种时不时蹦出几句骚话的风格,明显是近墨者黑,受了他的影响。

  记得有人说过,两个人相处久了,性格、脾气、说话风格都会越来越相近,就是传说中的夫妻相。

  秦泽:“......”

  我虽然喜欢口花花,但我不希望我的媳妇整天口花花,秦泽暗暗决定,要改一下这个坏毛病。

  “就是说骗人的咯。”秦泽掐住白嫩软滑的香腮,使劲拉。

  “痛....”苏钰脸蛋在他手里变形,求饶道:“有正事的啦,我们下午去SPA会所.......”

  “好正的正事。”秦泽更用力了。

  “曼姐又是跟你商量嘛,我们下午正好要去喝茶,我就说找你一起好了,顺便把事情也谈了。”苏钰道。

  “曼姐找我有什么事。”秦泽皱眉。

  “她自己会跟你谈的,去了就知道。”苏钰揉着脸颊,原本白皙的左脸一片通红。

  苏钰开车带秦泽来到他这辈子从来没踏进过的女子美容养生会所。

  地段在陆家嘴,能在知名的国融大厦租下整整两层,以及停车库里时不时就能看见几辆七位数的豪车,可想而知这儿有多高档。

  会所的主要客户是女人,但不是说就没有男人来,只是比较少而已。

  有的是陪妻子女友过来,有的是为了喜欢保养自己,比如有分桃之爱的男人。

  踏入装修奢华的大堂,大理石的墙壁,红地毯,灯光柔和舒适,大概是这类休闲会所的装修风格都很类似,秦泽有点不舒服:“这气氛让我有些反感。”

  高档大宝剑场所的装修风格就是这种。

  苏钰茫然道:“有什么不舒服的。”

  秦泽当然不能说:和我之前去的大宝剑场所很相似。

  事实上秦泽去过沪市最高档的几个大宝剑会所,而且不止一次,都是热情的黄易聪约他去的,秦泽怀着无奈又厌弃但为了维持友谊无可耐心的心态,去了一次又一次。

  不过那些会所都很正规,后台再大也不敢顶风作案,至于背地里正不正规秦泽就呵呵了,至少他知道那些漂亮妹子是可以约出去的。

  妹子们有高中生,有大学生,有女老师,有都市白领,有单身妈妈,有金发碧眼。

  你可以约她们出去谈工作、谈习题、谈育儿经,还可以学英语。

  服务完善,一步到胃。

  “你们经常来吗。”

  “以前每个周末都来解压。”苏钰挽着他的手臂走向前台,感叹道:“年纪大了,不保养会老的很快。”

  秦泽扶了扶鼻梁上宽大的墨镜,心说,你这话让别的女人听到,会被打的。

  养生方面,苏钰确实做的比家里俩姐姐好,可能是被裴南曼带的。

  姐姐以前人穷志短,只能网购面膜在家里敷,成名之后,这张脸就不好曝光了,这类会所她也不会来。

  不过年轻就是资本,有规律的作息和坚持运动,是最好的养生。

  苏钰从皮夹里抽出她的vip贵宾卡,丢给前台,换来两枚钥匙,然后挽着秦泽走进电梯。

  她的vip贵宾卡是黑色的,左上角用金色字体写着“至尊”两个字。

  前台边有一个广告牌,至尊vip,单单这张卡,一年好像就要二十万。

  乘电梯上楼,苏钰打开29号包间。

  包间面积约两百平米,落地窗边有一方水池,水池边上的玻璃圆桌边,裴南曼坐在软沙上,面朝沪市烟雨,桌上,蒸气腾腾。

  “曼姐我们来了。”苏钰把包包挂在门边的衣架,脱掉高跟鞋,换上棉拖。

  “喝茶吗。”裴南曼道。

  “不喝,我们先到楼上健身。”苏钰说着,用另外一枚较小的钥匙,打开左侧墙柜的第二排第三个小柜子,里面有一套运动服,一双女士慢跑鞋。

  她凑到鞋口闻了闻,皱眉:“这双鞋子只能再穿一次就得扔啦。”

  其实鞋子还很新,看起来是专门为了健身买的,然后完事了,就丢她的个人柜子里,懒得带回家洗。

  “拜拜。”苏钰当着秦泽的面脱衣服裤子,换上运动服和慢跑鞋,朝裴南曼挥了挥手,拉着秦泽出门。

  “咱们先运动一个小时,然后足浴、泡澡,推油,爽歪歪。”

  “我有更爽歪歪的想法。”秦泽捏她屁股蛋。

  楼上有一个健身房,规模不大,专为会所客户提供,女人和男人的比例大概是7:3。

  秦泽没带运动服,好在他身为大老板,穿衣向来休闲,七分裤,短袖,运动鞋,同样能撸铁能慢跑。

  健身房以跑步机、椭圆机、动感单车、推肩器、蝴蝶机等器械为主,有助女人练身材。

  肌肉男最爱的器械里,就一台卧推架,一台史密斯架,就没了。

  而且都空着,没人用。

  苏钰去跑步,秦泽目光转了一圈,选中卧推架。

  这东西他刚上大学那会玩过,当时,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健身房,室友们要么长小肚子,要么瘦的跟麻杆,觉得这样不行,现如今男女比例失衡,狼多肉少,不提高自身硬件,怎么在万军从中泡到漂亮小白菜,于是结伴办了张健身卡。

  秦泽那会儿只能举四十斤,抬起落下,反复不到十次就吃不消。

  勉强坚持了一个星期,然后有人说今天好累,不想去健身房,网吧开黑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七百块钱的季卡只用了一个星期,生生废了。

  就因为这件事,他被姐姐狠狠鄙视,去年得到系统的时候,他说自己要练成八块腹肌的美男子,姐姐捂着嘴厚厚厚的嘲笑,说他能练出腹肌,自己做一个月的饭。

  10kg的杠铃平板他单手轻松拿起来,咔咔咔,卧推架两端各自装上40kg。

  躺好,双手握住卧推架,起落,起落,起落.....

  先是边上玩椭圆机的少妇慢慢停下来,看着他,目光随着卧推架起落。

  起落,

  起落....

  心里大概还给他数数了。

  然后从好奇惊讶,到瞪大眼睛,长大小嘴,一脸懵逼。

  几分钟后,越来越多的人看过来,看着这个男人从躺下到现在,大概五分钟的时间里,一直单调的重复起落的动作。

  仿佛永不停歇的永动机。

  卧推架上两边各三块黑乎乎的圆盘,像是泡沫道具似的。

  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