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15 推油

  “换,通通换,舅舅我跟你说,你要让我知道你收那些家伙的礼物,把他们留在厂里,我马上把你撸下来。人员聘用问题,你让许耀的人负责吧,这个月中旬前搞定这些,该申请的专利一个不能落。”

  驶离机场的商务车里,秦泽和舅舅许光通电话,耳提面命。

  “其实,你舅舅在那边看着,我们可以少操心哦,我说的不是这个脱线不靠谱的舅舅。”苏钰说。

  小鸟依人般的缩在他怀里,有浅浅的眼袋。

  按照惯例,他们昨晚大战三千回合,苏钰不出意外被杀的丢盔弃甲,但战场就那么点大,她受精而逃的资格都没有。

  今早起床感觉身体被掏空,腰还特别酸,苏钰渐渐开始吃不消他了。

  幸好那盒六味地黄丸没丢掉,本来买给秦泽的,看样子得她自己嗑。

  从生理角度来说,大家都是两个肾,没道理凸的亏,凹的不会亏。

  从农业学角度来说,固然是有累死的牛,可也有耕坏的田,开垦过度土质会下降,这一点,农民伯伯最清楚。

  “腰疼?我帮你揉揉。”秦泽把苏钰拉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揉捏苏钰腰两侧的穴位。

  “嗯嗯嗯疼呀轻点,你轻点就是这个力道呀,好舒服”

  苏钰趴在他怀里,下颌抵在他肩膀,眯着眼,满脸享受。

  她一直知道秦泽口技很厉害,但没想到他的指功更了得。

  比会所里的按摩师还厉害,苏钰和裴南曼有空就会去养生会所做面膜、做推油、做美容,相比起来,女妓师的小手显得太过软绵,而秦泽更有力,更均匀。

  “阿泽,回家帮我做推油呗。”苏钰撒娇道。

  外人很难想象,她这样一个清冷如兰的女人,会有这么小女儿撒娇的一面。

  “我是你男人,不是男宠。”秦泽拒绝。

  “如果是王子衿你一定欣然接受,你一点都不疼我。”苏钰动不动就抬出王子衿和自己比较,她知道秦泽基于对自己的愧疚,就会立刻同意,这招屡试不爽。

  “就是疼你,才不给你推油。”秦泽说。

  “骗人。”

  “不骗人,按照本子里的剧情发展,但凡按摩推油,最后都会演变成惨无人道的啪啪啪,你腰酸,我就不折腾你了。”秦泽嗅着她身上的香水味。

  “没道理啊。”苏钰嘀咕。

  “什么?”

  “不是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么。”苏钰委屈道:“老娘的腰子”

  并不是错觉,她发现秦泽那方面越来越悍勇,以前苏钰收公粮,你好我也好,如今收成越来越好,公粮多的她都吃不下。

  秦泽还总取消她是泰迪,明明他自己是泰迪。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咸鱼吧。”秦泽解释。

  “咸鱼?什么意思。”

  咸鱼不会软呀。

  秦泽心说。

  “来首歌调解一下气氛。”苏钰伸手从包包里摸出手机,打开音乐软件,播放。

  “我曾经想让全世界知道我爱你,最后我们没能在一起”

  “可是我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你,也许一切都是天意”

  男女合唱声传来。

  秦泽一愣,这不是他写给黄宇腾和徐娇的歌吗。

  “这是我写的歌吧。”

  “是啊,很好听的,”苏钰奖励他一个香吻:“我老公就是厉害。”

  “只是网络歌曲而已。”

  “可是它很火,块手斗音里全是这首歌配乐的视频,火的不要不要。”

  “时尚居然还玩块手斗音。”

  “偶尔看看而已,当做解压。”

  苏钰说完,闭上眼睛,享受秦泽的按摩,嘴里嗯嗯啊啊。

  手机铃声响起,裴南曼打来的。苏钰接通电话:“嗯曼,曼姐啊”

  “晚上有时间吗,出来喝茶。”裴南曼道。

  泡澡、桑拿、推油、美容、喝茶,在和秦泽好上之前,这是苏钰和裴南曼每周末雷打不动的活动。

  俗称女人的大宝剑。

  “好好啊嗯嗯晚点啊行吗嗯”苏钰满脸享受。

  “你在干嘛。”裴南曼听着她声音,就觉得不对劲。

  “我我没干嘛啊。”

  “你和谁在一起。”

  “秦泽”

  “”沉默片刻,裴南曼:“再见。”

  “挂了。”苏钰把手机一丢,半眯眼:“肩膀也揉揉,舒服的想睡觉了。”

  秦泽:“对曼姐这么皮,真的好吗。”

  苏钰:“没事,我就只能在曼姐那里秀一秀了。”

  苏钰像只慵懒的猫儿,趴在他肩头,眯着眼,正要睡,又被手机铃声吵到了。

  这次是秦泽的手机响。

  来电人:蛆宝宝。

  “我姐的电话。”秦泽拍了拍她挺翘的臀瓣,示意别发出奇怪的声音。

  苏钰睁眼,竖耳朵,偷听。

  “在哪,回来没。”

  “在等航班,下午能回来。”

  “哦,有个事跟你说,”秦宝宝似乎有正事,没和他扯皮:“刚才公司收到邀请,隔壁宿州电视台邀请你去录节目,当嘉宾。”

  “什么节目。”

  “好像是《超级大脑》。”

  “不合适吧,我这智商,去了太欺负人。”

  “想什么呢,当嘉宾老师,相当于评委,再说,就你这脑瓜子,能比的过人家那些高智商人才?”姐姐嗤笑。

  秦泽算了算,电影拍完了,深圳那边也用不到他,真黄传在外地拍摄,不需要他帮忙,近期似乎真的没事情了。

  “那行,帮我接了吧,什么时候。”秦泽道。

  “下星期。”

  “知道了。”

  挂断电话。

  苏钰好奇道:“那节目我看过,挺有意思。”

  秦泽道:“都是节目效果吧,假的,我上过好多综艺节目,都有剧本的。”

  苏钰分析道:“好歹是省级电视台,纯娱乐综艺节目还好说,这种稍微有“深度”的节目,不可能都是剧本,不然早让人笑掉大牙了。我以前看过几期,对选手们的速算能力很佩服,普通人感觉不可思议,甚至怀疑是剧本,但其实速算能力是可以练习的,你是理科生,这方面你清楚,对智商反而没那么大要求。我巅峰时期,如果练几年速算,我也能做到。”

  苏学霸,rbq。

  她说的有道理,其实这个节目,玩的不是智商,是大脑。

  两者差距很大,智商太片面,它上面的很多节目,更多的是记忆、空间想象、速算能力等。

  比如玩魔方,其实靠的是熟能生巧,反而和智商没太大关系。

  苏钰吹嘘道:“姐姐就是年纪了,而且节目组不邀请我,否则就没选手什么事,我能吊打他们。”

  秦泽笑道:“吹牛。”

  苏钰咯咯笑:“不吹牛。”

  秦泽道:“不信,我考你一个问题。”

  苏钰来了兴趣:“说。”

  秦泽道:“妓生瑜,何生亮?”

  苏钰:“啊?”

  她张着小嘴,满面懵逼。

  秦泽道:“答不上来了吧。”

  苏钰:“”

  既生瑜何生亮,这不是疑问句啊,这是感叹句好不好。

  她撅嘴,“你耍赖。”

  “不知道就不知道,”秦泽哼哼:“还博士呢,读书读傻了吧,脑筋不会转弯,太不灵活。”

  司机把他们送到苏钰的精装公寓,秦泽戴上口罩墨镜,苏钰挽着他,两人步行到附近的蔬果超市,秦泽挎着篮子,苏钰挎着他的胳膊。

  买完菜,苏钰撒娇说要先推油,不要吃饭,精油她家里有,会所赠送的。一言不合就脱衣服。脱外套不脱内衣,故意留给秦泽来脱。

  老刺激了。

  她趴在床上,青丝铺散在洁白的枕头,秦泽解开b罩杯的扣子,扣带就顺着她滑嫩的肌肤滑落。

  雪白的脊背,脊椎骨从臀部到后颈,走出一条性感的弧线。她身材很好,匀称,但摸上去又不骨感。

  秦泽发现自己以前疏忽了,只顾着做她上面的男人,很少试一试做她后面的男人。

  倒油,推背,让黏稠稠的液体遍布她背脊。

  他嗑过中医精通技能书,论点穴手法,比大多数男人都厉害,苏钰在他双手的伺候下,舒服的直娇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