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611 姐姐,我需要胶带

  双十一狂欢节来啦!推荐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免费领超级红包和限量优惠券。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买东西更划算。

  “我觉得吧,分组拍摄更有效率。”秦泽道。

  郑导演摆出认真听讲的姿态。

  “这样,你带着替身演员过去拍回忆片段,副导演留下来。”秦泽说:“先等等,我打个电话问问黄宇腾和徐娇现在有空没。”

  公司比较有潜力的艺人,以及已经成名的艺人,大多已经跟剧组出去拍真黄传。所以秦泽把黄宇腾和徐娇几个唱歌的拉来跑龙套,扩充演员阵容。

  光凭他和姐姐,名气再大,也显得有些单薄,养父养母也是娱乐圈知名的老戏骨,属于那种大家都认识,大家都叫不出名字的老一辈演员。

  于是兵分两路,导演带着一伙人到外面拍回忆,地点不远,在五公里外的一个高档公寓。

  房间里,灯光师调好灯光,秦泽和姐姐归位,姐姐坐在他腿上,摄像师在边上拍摄。

  副导演紧张道:“准备,action。”

  镜头中,两人激吻着,灯光柔和浪漫,特意把那张素描给收入镜头里,让这暧昧的一幕,多了几分搞笑色彩。

  两张唇分开,两张涨红的脸,男人是红牛的红,又激动又亢奋,女人是含蓄的,羞涩的红。

  秦泽抱着姐姐走向他的单人床,摄像师先一步跑到床头,固定镜头,镜头里,秦宝宝精致的脸蛋入镜,长长的黑发在枕头上铺开。

  镜头缓缓往下移动,尖俏的下颌,修长的脖颈,匀称的锁骨,到锁骨下时,停住,然后秦泽的后脑勺入镜,他把脸埋在姐姐的脖子间,亲吻,从轻柔到疯狂。

  秦宝宝闭着眼,红唇轻启。

  这段床上的吻戏十秒左右,摄像师把镜头移到床边,他一手架着摄像头,一手抓着准备好的衣服,往地板上一丢。

  风骚的操作。

  摄像师做完这些后,把镜头缓缓拉远,从一个稍远的角度拍摄床上激吻的男女。

  随后,他发现镜头里一个瑕疵,秦泽的背弓的太高了。

  正常男上女下的姿势,两人应该是贴着身体,而不是秦泽是弓着的,幅度有些夸张,所以很出戏。

  摄像师能理解,毕竟两位是姐弟,所以拍亲密戏的时候,会下意识的保持距离。

  “咔!”副导演喊停了。

  床上,姐弟俩齐齐转头,秦宝宝手还环在秦泽的脖子上,因为激吻的原因,两片唇瓣比往常更鲜艳。

  副导演咳嗽一声,干笑道:“秦总,你不要弓着背,适当的往下趴一点,这个幅度太夸张了。”

  秦宝宝歪着头看弟弟的背,她说:“你不要床上半跪着,往下趴一点。”

  “那从来?”秦宝宝问。

  “等,等一下。”秦泽叫停,他翻了个身,盘坐在床上,没掀被子,尽管他们俩衣服都完好无损,最多凌乱点。

  “我状态不太对,没找到感觉,”秦泽说:“休息十分钟。”

  拍摄暂停!

  副导演、摄像师、灯光师等剧组人员撤出房间,到客厅抽烟去了。

  在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很少有谁不抽烟的,干活累,忙的时候经常熬夜,有时候为了采景,通宵开车都不奇怪,需要抽烟提神。

  同时,烟是拉近男人之间关系的最好途径。

  聚在一起抽根烟,聊几句,最不济也能混个面熟。

  “怎么回事,我觉得挺有状态的。”秦宝宝拉扯被子:“裹着被子干嘛。”

  秦泽紧紧摁住,低声道:“别拽,别拽....”

  老子特么石更了。

  秦宝宝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了,眼神瞄向秦泽裆部,猛的闪开目光,啐道:“臭不要脸,姐姐都能石更。”

  秦泽把这话理解成姐姐的傲娇。

  真好笑,不对姐姐石更,难不成对弟弟石更?

  其实,以前和姐姐拍过床戏,都没石更。

  那时候,心里还是有点顾忌的,还能控制的住我jj。

  许家镇回来后,心里多了些沉重的东西,但同时也卸下了一个心结,开始控制不住我jj。

  “难怪你刚才弓着身子.....”她咬了咬唇,侧着脸,白皙的脸蛋慢慢升起晕红。

  秦泽惊讶道:“你没湿吗。”

  一个手刀就劈过来,贼痛。

  秦宝宝恶狠狠瞪眼,“谁跟你一样满脑子歪念头。”

  秦泽双手按住姐姐的腿,“我不信,你快给我摸摸。”

  秦宝宝抡起手刀,像猫打架那样的王八拳,啪啪啪砍在秦泽脑袋上。

  “滚!”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秦泽求饶。

  姐姐暂时还不能接受这种尺度的玩笑,毕竟在她的想法里,自己还是姐姐,不管真生气还是假生气,都要生气,不然会有犯罪感。

  确实是开玩笑,只是短暂的亲吻,秦泽估计,她最多渐入佳境,距离洪水泛滥还早。

  男人和女人的区别,男人搓几下就会从棒棒软糖变成硬糖,甚至只需要一个嘿嘿嘿的念头。

  因此夫妻之间,大多数时候是男人先主动。

  “软....软了没呀。”秦宝宝低声说。

  “差不多了。”

  “那我们继续?”

  秦泽犹豫道:“你不介意我顶你?”

  秦宝宝细弱蚊吟道:“我还没准备好.....”

  “啥?”

  “我说,”她表情一变,气势汹汹:“才不要被你那根恶心的东西顶。”

  好笑,不让我顶,你还想让谁顶。

  “那我现在去厕所,你找找胶带。”秦泽道。

  “找胶带干嘛。”秦宝宝没懂。

  “你床戏经验太匮乏,很多男演员拍床戏时,都会用胶带绑起来。”

  “绑....绑那里?”秦宝宝难以置信:“解的时候不疼吗。”

  “穿着胖ci绑啊,姐姐。”秦泽纠正。

  “哦,你找剧组的人问吧。”

  好吃懒惰的姐姐。

  “神经病啊,”秦泽抓狂,声音压低:“我怎么说?喂,你们给我卷胶带,我和我姐姐拍床戏的时候石更了,要把丁丁绑起来.....”

  这不就告诉所有人,我对自己的姐姐石更了么。

  秦宝宝暂时没想到这茬,一听秦泽解释,心虚了一下。她挪到床沿,把帆布鞋当拖鞋穿,扭着丰腴臀瓣,走了两步,猛顿住。

  姐姐疾步冲回来,怒道:“你怎么知道绑胶带的,我都不知道,你知道?除了我你和谁拍过床戏。”

  所以说女人太聪明很麻烦,你话里的漏洞,可能一开始没听出来,但事后必然能咀嚼出来。

  好在秦泽问心无愧,说:“李薇呀,我拍沪市滩的时候,和她有过吻戏,然后有几秒的床戏,当时导演问我,要不要绑胶带,所以我get到这个知识点了。”

  “哦!”姐姐转身要走,身子一僵,默默回头,居高临下的睥睨他:“就是说,你以前说用替身的,是骗我的?”

  秦泽:“......”

  矮油,说漏嘴了。

  “晚上在找你算账。”姐姐伸出一根春葱玉指,狠狠戳他额头。

  她走到墙边,把墙上画报一角撕下来。

  “干嘛。”

  “蠢的呦,”姐姐回眸,嗔一眼:“我就这么出去要胶带,都专业的,心知肚明好嘛。”

  她走到客厅,有些厌烦浓重的烟味,皱了皱眉。

  副导演察言观色,立刻跑去开窗,干笑:“忘开窗户了。”

  秦宝宝点点头:“有胶带吗,墙上的画报被我不小心撕下一角,我给贴回去。”

  副导演:“我来,我来。”

  秦宝宝说:“秦总在里面调整状态,别进去打扰了。”

  拿了胶布返回,关上门,丢给秦泽。

  秦泽伸手接过,一言不合脱裤子,夏天的裤子很薄,这也是他不愿意顶姐姐的原因,一不小心让姐姐了解了他的尺寸,双方都要尴尬。

  私底下顶一顶就算了,辣么多人面前顶姐姐,秦泽有心理障碍。

  裤子下面是一条黑色四角裤,姐姐给他买的,秦泽的胖ci、洗面奶、袜子、领带、衬衫、西服,目前都是姐姐一手操办,王子衿也会给他买,苏钰也会给他买,逢着苏钰买衣服送他,秦泽就说是自己买的。

  胶带绕着四角裤,一圈圈的绑起来,之前还看不出什么,胶带绑好后,双腿之间的鼓胀就愈发明显,就像被马蜂叮一口似的,鼓起一个大包。

  这么形容不妥协,重新来,就像藏了一只皮球似的。

  秦宝宝忍不住瞄一眼,再瞄一眼。

  “长针眼了。”秦泽打趣道。

  姐姐红着脸“呸”了一口。

  搞定之后,穿回裤子。

  床戏重新再拍,这次很容易就过了。

  下一幕戏在明天早上,有一场捉奸在床的戏码。

  秦泽和姐姐先开车回家。

  到家,晚上九点半,王子衿吃的是中午的剩菜,客厅灯黑着,这个时间,她应该洗完澡躺床上看电视剧或电影,熬到十点睡觉,早上五点半要和秦泽起床晨跑。

  趁着姐姐洗澡,秦泽溜进王子衿房间。

  她果然没睡,坐在床头,小腹搁着手机,床头柜放着一盘切好的火龙果,插着一根牙签。

  秦泽甩掉拖鞋,钻被窝,“子衿姐,我来了。”

  伸出一根指头,在小姐姐胸口比划:“葵花点穴手,看我能不能命中红心。”

  王子衿没搭理他,搞的秦泽骑虎难下,故意点岔了位置,假装失望:“哎,看来我经验浅薄,还需要勤加修炼。”

  “嗯。”王子衿放心了。

  “别看手机了,我们亲热一下。”他板着王子衿的身子,让她面朝自己。

  “那只给你十分钟。”王子衿轻笑。

  “十分钟不够穿道授液。”秦泽讨价还价:“半小时。”

  “不要,十点之前我要睡觉。”王子衿撩了撩刘海,把头枕在他胸口。

  他们以这样的姿势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秦泽说:“你一点都不爱我这个男朋友。”

  “挺爱的呀。”

  “我感觉不到。”

  “给你占便宜就是爱?”

  斜眼。

  “呐,男朋友回来,不合格的女朋友会等他做饭。合格的女朋友做好饭等他,而最优秀的女朋友,会一手端饭碗,一手接大胸之罩,问:老公,你先吃饭,还是先喝奶。”

  “那我就是不合格的女朋友咯?”

  “嗯呐。”

  “那你换一个呗。”

  “换不了啊小姐姐。”

  “为什么。”

  “货一出柜,概不负责。”

  “耳熟,银行?”

  “是滴,这是你们红党的风格,而是你可耻的红四代。所以我退不了。”

  “不服,那你说说合格和不合格的男朋友。”

  “不合格的男朋友什么活都不做,只会坐以待b,合格的男朋友会在赚钱之余帮忙做家务,最优秀的男朋友会说:老婆,现榨的热牛奶喝不喝。”

  王子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