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百十章 床戏

  秦昊从梦中醒来,睁开眼,昏暗的小房间,单人床,窗帘紧拉着,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

  他盯着墙壁上九十年代港城女星的比基尼照,以及当红动漫画报。

  茫然了几秒,猛的从床上坐起。

  昏暗的小房间,绣着鸳鸯戏水的被褥,床对面一张老式书桌,以及自己身上的三角裤衩,秦昊很多年没穿三角裤衩了。

  回忆如潮水灌入脑海,他满脸不可思议:“这是.....我读高中时的家?”

  迫不及待的拉开窗户,阳光照的他下意识眯眼,适应强光后,眼前是一片老小区。

  这是秦昊高中时住的小区,和养父养母住一起,大学后他就搬走了,很多年没有再回来。

  书桌边挂着日历,时间是2008年,3月。

  一觉醒来,他回到了十年后?

  房间的门被推开,穿短袖短裤的年轻女人一手叉腰,一手拿着黄瓜,边啃,边说:“秦昊,睡醒了没,出去买菜去,都十点半知道伐。”

  女人很漂亮,高挑、明媚,大长腿修长紧实,小腰纤细,标志性的狐媚脸,黑亮凤眼。

  秦昊没理会她,大步奔出房间,把她撞了一个踉跄,女人扶住门框,望着他的背影,嗔道:“干嘛呀。”

  镜头一直追随秦昊的身影,离开居民楼,离开小区,跑到大街上。

  小区对面有一家移动手机专卖店,正播着广博:“中国姨洞,引领三妓生活。”

  他张开双臂,深呼吸,享受着2008年的空气。

  错不了,3g是从08年开始的,那段时间,秦昊每天回家,都能听到这个广告。

  他渴望了很久,希望能有一部智能手机,可惜家里不富裕,满足不了他学生时代的梦想。

  2008年3月,北津奥运会还没开始。

  2008年3月,快枪手秦泽刚上初中。

  2008年3月,环球金融还没建成。

  “2008,我的天下!”秦昊振臂狂呼。

  画面定格在他狂喜的脸庞,数秒后,缓缓拉升,拉升,将整个老街收入镜中。

  “咔!”郑导演坐在十几米高的升降机上,大喊一声。

  升降机缓缓落地,郑导演脸上堆满了笑容,“秦总,太棒了,刚才那一幕太完美了。”

  导演不是在溜须拍马,他是真的被那一幕震惊到了,镜头里,秦泽的表情一点点的转变,茫然和震惊的神色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激动,是兴奋,还有哀伤。

  那个画面,值得他作为一个专业导演,回味很久。

  姐姐从旁边走上来,嘴里啃着一根黄瓜,手里拿着一根,递过来:“吃吗。”

  秦泽接过黄瓜,打量,心说,比我还长。

  导演招呼剧组人员搬设备回小区,准备下一幕。

  返回的路上,秦宝宝手挽着弟弟,低头刷手机,只有这样,她才能保证自己不走歪路。

  “看什么呢。”秦泽问。

  “李艳红发了几张不错的苗子,都是小鲜肉,可帅了。”秦宝宝把照片给秦泽看。

  确实很帅,阳刚型的,阴柔型的,娘炮型的。

  秦泽吃味道:“帅?姐,你眼睛什么瞎的。”

  秦宝宝眯眼笑:“嗯嗯,都没我家阿泽帅。”

  秦泽满意道:“小姐姐就是会说话,我们俩是高大英俊,绝配!”

  秦宝宝脸蛋红了一下,有些羞喜:“是郎才女貌。”

  秦泽摇头:“不,就是高大英俊,我gao大,你yin俊。”

  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生活中的败狗,在一次车祸中,意外回到了十年前。

  男主人公从小被亲生父母遗弃在孤儿院,三岁时被养父母领养,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姐姐叫秦思,那是他从青春期还是就暗恋的女孩。

  姐姐很优秀,男主人公很平庸,通过两个片段呈现给观众。

  第一幕:大学里,是个小透明,他默默的坐在图书馆,看着邻座的情侣相互依偎,笑容甜蜜,默默收拾书包走人。

  他穿过篮球场,看着球场上健步如飞的男生在妹子们尖叫中挥汗如雨,他默默走过。

  第二幕:父亲的训斥和牢骚中,体现出他对这个养子很失望。

  牢骚是因为做生意亏了,08年经济危机,危机不是突然间爆发的,而是呈现一个滚雪球的姿态。

  养父母家一年里,换了两次房,从高档公寓到普通小区,生活越过越拮据。

  “爸,今年生意会很不好做,你应该开源做不到,节流总行吧。别急着翻身,过了今年再说,有钱的话,把房子买回来,顺便多囤几套房,将来房价还会涨。”

  饭桌上,秦昊给养父提议。

  “好好上你的大学,你毕业能找份好工作我就谢天谢地。”养父不领情,反而训斥他。

  对面,姐姐悄悄朝他吐舌头。

  俏皮又可爱。

  这一幕也过了,拍摄工作一切顺利,郑导演殷情的递水,想起接到秦泽的任命,激动和喜悦褪去后,更多的是忐忑和紧张,他给墨俞打电话,询问和秦泽拍戏的注意事项。

  墨俞回复他,听话懂事,认真,然后在旁边看着就好。

  当时一头雾水,现在有点领悟了。

  趁着空闲,郑导演和秦泽聊剧本,他觉得这部会署上自己名字的电影,即便没有大话西游的火爆程度,也应该能取得不俗的成绩。

  “秦总,想我扑盖了,总算有出头的希望了。”

  他是真想过要去广冬发展的,广冬话都学了不少,偶尔会蹦出几句。

  秦泽道:“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的。”

  郑导演一愣,说着违心话:“有道理,有道理。”

  看,这人一有钱,说出口的话都成了至理名言。

  想他没钱的时候说这些话,换来的估计是一句滚犊子!

  秦泽最近在向忽悠马学习,锻炼口才,一个资本家,有一口流利的舌技,总比没有好。

  他研究过好多忽悠马的演讲视频,总结起来一句话:听着感觉很有道理,事后回味,全特么的是废话。

  .......

  养父终究没听秦昊的意见,孤注一掷,最后亏的底儿掉,还借了高利贷。

  不久后,高利贷逼上门来。

  养父母很惶恐,抱在一起像瑟瑟发抖的鹌鹑,色厉内荏的说不要乱来不要乱来。

  “不还钱,今天就送你上天台。”高利贷们露出丑恶的嘴脸。

  “啪。”

  一根黄瓜从天而降,砸在小头目的脑袋上。

  姐姐站在闺房门口,叉着腰,像一只威风凛凛的小老虎。

  “呦,姓秦的,你还有这么标致的闺女?”小头目双眼冒精光:“早说嘛,利息可以免,只要小妹子陪哥哥我聊聊天,谈谈理想。”

  说着,逼向秦思。

  一零年以前,沪市的高利贷还很猖獗。全国著名的金融中心,靠金融吃饭的人一抓一大把。

  哪怕是现今的沪市,高利贷同样遍地生花,只不过名字改了,叫财务公司。

  身为重生流主角,秦昊终于找到人前显圣的机会,挺身而出,挡在青梅竹马的姐姐面前,说:“我爸欠你的钱,我来还。”

  “两百万,你还的起?”小头目睥睨。

  秦昊怂了一下,一想自己是重生者,应该高大上起来,就说:“一个月后,连本带利还给你。”

  高利贷们答应给他一个月的时间,威胁如果半个月看不到钱,不但要姐姐,还要砍断秦昊的手。

  这之后的一个月,是男主人公秦昊开始发家致富的起点。

  他从姐姐那里借来所有存款,投入股市,他徘徊在娱乐公司楼下,推销自己的歌曲,他写小说投稿,开始爆肝之旅。

  身为“过来人”,他有大把大把的赚钱思路。

  一个月后,高利贷再次登门,看见客厅摆着一摞摞的票子,一家人的坐姿很有意思,秦昊坐在中间,嘴里叼一根雪茄,姐姐小鸟依人在他左边,妈妈小鸟依人在右边,爸爸给大佬儿子点烟。

  这里后期会配上动感十足的音乐。

  家庭危机解除了,秦昊的家庭地位一跃千丈。

  这部片子不是单纯的重生者的奋斗生涯,其中参杂了很多搞笑素材,大到剧情安排,小到角色对话,秦泽特意从京城请来著名的相声演员做参谋。

  轻松、搞笑,幽默,以及浓浓的时代情怀。

  以上几点元素是这部电影的核心。

  有多少人曾经幻想过,如果能回到初中或高中时代,自己改怎么样怎么样。

  晚上,姐姐捧着鸡汤进弟弟房间,“小昊,喝汤了。”

  秦昊在画画,“等我画完。”

  “画什么呀。”

  姐姐拿起一支铅笔戳他:“讨厌。”

  秦昊握住铅笔:“我的2B。”

  姐姐:“不,是我的2B。”

  镜头中,青梅竹马的男女相拥亲吻,秦宝宝坐在秦泽腿上,秦泽的手搭在姐姐的腰部。

  “咔!”郑导演喊停,道:“秦总,接下来是床戏了。”

  “好。”秦泽和姐姐分开,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郑导演感觉他俩有点意犹未尽。

  “不过,我们是不是应该拍一些回忆片段?”郑导演道。

  床戏之前,男主人公会回忆上辈子的往事,他和姐姐在青春期互有好感,生活中小心翼翼靠近,又害怕过线,然后大学毕业,各自联系减少,各奔东西,青梅竹马的姐姐找了别的男朋友,某次他回养父养母家,看到姐姐从男朋友车里下来,在楼下相拥。

  拍摄手法是现在进行时,时不时的掺杂男主人公的回忆。

  上一世的落魄和这一世的辉煌,形成鲜明对比。

  秦泽征询姐姐的意见。

  秦宝宝歪着头,想了想,“还把这段床戏拍了,我现在很有感觉。”

  秦泽:“......”

  哪种感觉,姐姐?

  “好,那就开始下一段。”导演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