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百零六章 内心的恐惧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咚!”

  脑壳砸在地上的巨响和疼痛让秦泽幽幽醒来。

  先捂着头一阵龇牙咧嘴,然后察觉自己躺在地上,窗户开着,风从外面递进来,掀动窗帘。

  书桌上摆着笔记本电脑,以及写了一半的剧本。窗外,车辆行驶而过,车轮和地面摩擦出噪音。

  时间是凌晨两点半。

  秦泽呈大字型躺在地上,浑身大汗淋漓,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浊气。

  只是一场梦。

  还好只是一场梦。

  我还是海泽王,是姐姐的小可爱,是苏钰的顶梁柱,是子衿姐的男朋友。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可怕的一个噩梦,比少年时期梦见可爱的小姐姐撅屁股朝自己招手,自己怎么都直不起来的梦,还要可怕一万倍。

  突然间就感觉生活如此美好。

  之所以做这么可怕的梦,是写剧本害的吧?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差点就精分了。

  “宿主,你醒啦?”系统的声音响起。

  听在秦泽耳力,简直啊,之音不过如此,比苏钰嗯嗯啊啊的声音还要动听无数倍。

  “系统,你再说几句给我听听。”

  “好的宿主,你醒啦宿主。”系统很配合。

  秦泽泪流满面:“第一次发现你的声音是如此的动听,好比初恋姑娘的撒娇。”

  “这个比喻让我高兴不起来,再说,你也没初恋。”系统说。

  “我告诉你,我做了一个梦,很可怕的梦。”秦泽唏嘘道:“梦中我一无所有,只是一条咸鱼,相当姐姐胯下的吹箫童子都没资格。”

  “我知道。”系统说。

  “你知道?”

  “我和你的大脑绑定了,当然能收到你的脑电波。”系统说:“恭喜你,终于体验到精分患者的真实感受。”

  “什么意思。”

  “你刚才差点真的精分,演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和催眠挂钩。”系统说。

  “扯犊子吧,那我把自己演成一条狗,我就真的是狗了?”秦泽反驳。

  “有的人把自己演成大善人,他演了十几年,他就真的变成善人了,我看过一则小故事,以前,有一个正直善良的警察,他混入黑帮当卧底,努力把自己演成十恶不赦的混蛋,很多很多年后,他成功完成任务,却从警队离开,成了另一个黑帮头目。因为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做一个警察和好人,他从里到外都坏透了,黑透了。”系统说“所谓演技,其实是一种自我催眠、暗示,把自己催眠成剧本中的角色,身临其境的代入。从而展现出爆炸的演技,越高深的演技,越像是一种催眠。开启演技精通,疯狂暗示自己是精分,然后代入到那些精分患者的案例中......很疯狂的想法。”

  秦泽无言以对,只能抱怨:“这是我接到过,性价值最低的任务,现在回想起来,心有余悸。我差点就演出一个大结局了。”

  “恐惧来源于心底。”系统说:“你之所以会有那个梦....其实不是梦,你从头到尾都是清醒的,也没有趴在桌上睡觉,只是你意识错乱了。”

  “我没睡?”

  “嗯,你傻不拉几的坐在桌上,一个人自言自语,偶尔陪着肢体动作。最后你爬上床,站在床边,纵身一跃。很精彩,可惜我不能来一桶爆米花。对了,你之所以会有那个梦,其实是你内心深处的恐惧,你害怕我的存在只是你的一个梦,毕竟太过匪夷所思。你害怕自己一觉醒来,一无所有,这个恐惧被你压在心里,直到今天,通过这个契机,它被无限扩大,扩大,再扩大.....如果哪天你真的精分了,不要怀疑,刚才的结局就是你将来的结局。”

  秦泽沉默了。

  “不用沮丧,你会有这样的恐惧,是正常的表现。”系统说:“记得那个说自己有系统,要靠毒鸡汤成为世界之王的高中生吗,还有那个幻想着自己都市修真的中年人,他们欣然接受,并深信不疑,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精分。”

  “我就想知道,我真的会精分吗。”秦泽问。

  “这个问题,价值五百积分。”

  “滚。”

  “我滚不滚无所谓,你继续写剧本,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系统提醒。

  “这篇剧本我不会再写。”秦泽笑了笑:“我对精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甚至可以说,我精分过一次了。梦里的场景让我感到恐惧,我为什么要编造一个虚拟的主角、故事?我可以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为了写一个剧本,身心都遭受巨大重创。

  秦泽把笔记本合上,拉上窗户,打开空调,倒床就睡了。

  此后三天,他没陪姐姐们去公司,也没去公司找苏钰,开始闭关写剧本。

  灵感爆棚,写的非常顺畅。

  第四天早上,写完剧本,出关。

  当然是陪着姐姐去天方娱乐。

  今天起,就要开始筹备拍摄新电影,这之前,答应写给黄宇腾的新歌《广冬嫖到失联》要给他。

  不过没等他写出歌词、曲谱,徐娇踩着高跟鞋,迈着一双紧实长腿,敲开了总裁的办公室。

  一见面,苦着脸,装成可怜巴巴的样子,说:“老板,你不能厚此薄彼的。”

  不用猜也知道她的意思。

  虽然只是在电话里随口一提,但黄宇腾的经纪人可开心了。这人是公司出了名的话唠,大嘴巴,不是机密事,他都不会藏着。

  拉着徐娇经纪人唠嗑的时候:

  “秦总要给宇腾写歌了,听宇腾说,歌的质量很不错。对了,你家徐娇有新歌了吗。”

  如此一来,徐娇的经纪人不平衡了,跑徐娇这里唠嗑:

  “秦总已经给黄宇腾写歌了,听说是金曲,娇娇,你别瞎等着了,赶紧找秦总要去,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金曲我也想要,秦总你也给我写一首呗。”徐娇坐在沙发对面,死皮赖脸。

  女人最大的利器:撒娇耍赖。

  聪明的女人都应该学会这一招,不一定就要对丈夫或男朋友用,对关系好的领导,家里的长辈,偶尔撒个娇耍个赖,只要不是过分要求,很容易得到承诺。

  秦泽向来以亲和力著称,除了相助理,公司员工都说秦总很好相处,比秦宝宝更容易处关系。

  因此公司里这批一二线艺人,很少把他当老板那样敬畏,准备的说,三分敬畏,七分亲近。

  如黄宇腾钱诗诗这样的老相识,两分敬畏,八分亲近。

  这样的公司人际关系,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艺人不容易跳槽,朋友关系总比上下级关系更牢靠。

  坏处是你得一碗水端平,处理事情、倾斜资源时要更圆润更智慧,公事公办的做法不太管用。

  “哪来的金曲,你当是地摊货啊。”秦泽没好气道,随手丢过去一根姐姐的棒棒糖。

  “那反正我也要歌。”徐娇剥开棒棒糖衣,撮了一口。

  “他是从年底专辑里匀出来的,可不是我白送的。”

  “我知道。”

  秦泽一时想不到什么适合的歌,他很长时间没听歌了,而且很少听女版歌曲。

  “要不这样,我免费送你俩一首歌,不过不是每人一首,是两人一首。”

  徐娇眸子里绽放异彩,“那我要先听听歌的质量。”

  “瞧你这话说的,我的歌哪首没质量?”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