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百零五章 班主任的助攻(为盟主“未能渡你”加更)

第六百零五章 班主任的助攻(为盟主“未能渡你”加更)

  隔壁心理科的医生闻风而来,因为根据家属反映,病人可能出现了严重的精神病,他胡言乱语,他说这个世界是假的,说自己有系统,自己是快枪手,大名鼎鼎的快枪手。

  心理医生听了情况,纳闷很久,他估计应该是精分,但精分患者通常会把自己臆想的和现实相反,现实有多失败,臆想中就有多风光,多成功。

  快枪手是怎么回事?

  系统又是什么。

  赶到病房后,发现病人其实情绪还算稳定,靠在床头,目光呆滞。

  他示意家属出去,要对病人做单独心理辅导。

  但这时,病人忽然抬头,说:“你来啦,是心理医生吧。”

  医生愣了愣,点头。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姑且算是梦吧,”病人说:“梦里我是身价百亿的大老板,有三家公司,此外,我还是股神,是快枪手,还会武术,这一切,都源于我在某天得到了系统。一个能让我改变命运的系统”

  医生心说,尼玛,这病的不清啊。

  “按照你们专业的说法,我这是精神分裂症,典型的感知觉障碍,因为不满现实的生活,精神受到刺激,从而胡思乱想,把自己从理性的世界中剥离,开始对臆想出来的东西深信不疑,这就是所谓的精神分裂症。”病人口吻清晰,语气平淡。

  医生开始认真起来,他发现自己遇到了很棘手很罕见的病例。

  一个知道自己得了精分的患者。

  “不介意的话,我问你几个问题。”医生道。

  “你问吧。”秦泽点头。

  “名字,出身,学校。”

  “秦泽,生于94年,本地人,财大毕业没毕业,我昏睡了一年。”

  “你最害怕什么。”

  “怕高。”

  “最喜欢什么。”

  “姐姐。”

  “嗯?”

  两声嗯,是边上爸妈发出来的。

  医生皱眉:“你们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们出去吗。”

  家属很听话的离开了。

  医生道:“别管他们,继续说为什么喜欢姐姐。”

  秦泽瞄了他一眼:“你猜。”

  医生:“”

  这真的是精分吗?为什么看着辣么正常,还有点皮

  但接下来,医生改变了这个看法。

  病人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说他是一条败狗,是咸鱼,出身在小康家庭,本人没什么优点,各方面都很稳,稳的叫人绝望。

  这不算什么,平庸的人多的是。

  可他有一个很优秀的姐姐,优秀到让人绝望。

  她漂亮、聪明,在学校里是老师同学交口称赞的优等生,在家里是爸妈捧在手掌心的明珠。

  男孩一度很渴望像她那样,他对这个姐姐始终心怀憧憬。

  可不管他怎么努力,他仍然默默无闻着,平庸着,像一条咸鱼。

  这个世界上唯一高估他的人,哦不,东西,是包……皮。

  直到有一天一个意外改变了他的人生,让他从此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姐姐不再是高不可攀,人生不再是平庸绝望。

  他成了很多人眼里的成功人士,他有钱了,变帅了,亲戚朋友提到他都要竖大拇指,再也没有人调侃虎姐犬弟。喜欢他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可他万花丛中过,只沾了两片叶。

  心理医生心说,尼玛,你对这个姐姐是真爱啊。

  医生沉默了很久,坦白道:“你这样的情况,和我见过很多病例都不一样,因为你有着清楚的意识,你意识到自己精分了,这是好事,说明你还能抢救回来。这样,我给你做一次深度催眠,咱们看看结果,好吧。”

  秦泽点头。

  医生从兜里取出怀表,开始对秦泽催眠。

  “放松你的意识,你躺在床上,如果觉得累,可以睡一觉。”

  秦泽闭着眼睛,无声无息。

  他面容很安详,像是睡着了一样

  医生其实说了谎,他并不是要催眠,而是要给秦泽洗脑。

  听完他的话,医生总结出所有的心病的源头:姐姐。

  没什么系统也好,美女总裁也好,闺蜜也好,只是一场臆想中的组成部分,核心仍然是姐姐。

  所有他要把“姐姐”从病人的脑海中抹除。

  抹除他对姐姐的一切憧憬和向往。

  这是心结所在。

  “好,就是这样放松”

  经过深度催眠之后,医生语调缓慢:“其实,你是单身子女”

  医生观察着秦泽的表情。

  很好,很平静。

  “对的,你是单身子女,父母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孩子,你可能平凡,可能平庸,但你不存在姐姐。”

  病人开始皱眉。

  “你不存在姐姐,忘了她,清除她”

  “忘了她,”

  “清除她”

  但就在这时,病人突然睁开眼睛,他宛如暴怒的恶魔,又仿佛被逼到悬崖边的猛兽。

  “闭嘴!”

  伴随着一声咆哮,他探出枯瘦的爪子,狠狠的掐住医生的脖子。

  “你敢清除她,我就弄死你,我不能没有她,不能没有她”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那我这一年算什么?”

  “算什么!”

  秦泽出院了,精神也恢复了很多,不再幻想自己是身价百亿的大佬。

  他平静的生活,按时上学,认真听课,安分守己的过日子。

  没有王子衿和苏钰的日子里,姐姐开始认真的相亲,说要在三十岁之前把自己嫁出去。

  他觉得自己生活不会过得太精彩,但也不至于落魄,好歹父亲是教授,家里有套一百多平的大房子。

  毕业后参加工作,希望能在二十五之前找到女朋友,然后结婚,安静的渡过青年,进入中年

  直到有一天,校园里,图书馆,身边某个女生手机铃声响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秦泽如遭雷击,质问那个女生:“为什么你的铃声是我写的歌。”

  女生一脸懵逼:“深井冰,这是周董的歌好不。”

  秦泽大怒起来:“神特么的周董,敢偷我的歌,我要打死他”

  他说着说着,人就崩溃了,转身朝图书馆外跑去,踉踉跄跄的背影,像一条仓惶的狗。

  教学楼,天台。

  学校的天台几乎都被锁住了,他找了半天只有这一栋开着门,可能是疏忽忘关了。

  秦泽站在天台边缘,阳光灿灿,低头俯瞰,这一刻,他又想起了被恐高症支配的恐惧。

  有点犹豫要不要换个姿势帅气点的死法。

  跳下去就好了。

  跳下去就告别平庸的生活了,他还是海泽王,是快枪手,是股神,有苏钰,有子衿,有姐姐。

  不知何时,下面聚拢了一群人,在哪里围观,有人举着手机拍照、拍视频。

  很快的,秦泽的班主任就跑上来了。

  “秦泽,你想开点,千万别跳。”班主任急切道。

  秦泽扭头,无声看他。

  “秦泽你千万别跳,虽然你人笨了点,考试成绩差了点,但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啊。”

  秦泽默默收回目光,突然发现恐高症好了,这无聊的人生,果然还是早点结束吧。

  于是纵身一跳。

  班主任,谢谢你的助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