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百零四章 南柯一梦

  天花板的炽光灯让他眯眯眼睛,闭上眼,几秒后,重新睁开。

  他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盖着蓝白条纹的被子,身上穿的也是医院的病号服。

  这是......医院?

  “阿泽,你终于醒了,感觉怎么样?”秦妈坐在床边,紧张的问。

  姐姐和妈妈并排坐,喜极而泣:“阿泽你终于醒了,姐姐担心死了,嘤嘤嘤。”

  秦泽大脑当机了几秒。

  我是谁。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次奥,我怎么就住院了。

  他尝试着起身,但发现四肢疲软,根本无法支撑他坐起来。

  “别动别动,你刚醒,医生说要静养。”秦妈抹着眼泪。

  “我去叫医生。”姐姐一边嘤嘤嘤,一边跑出病房。

  趁着母女俩说话,秦泽环顾四周,没错了,就是病房,不大,十几平米,有沙发、电视机,应该是单独的病房。

  可我怎么会在病房里呢,都说傻人有傻福......重新组织语言,都说平凡的人有安稳的人生。

  我这辈子无灾无病的,可顺了。

  他再看自己的手,吓了一跳,这尼玛哪里是手,这是鸡爪。

  瘦骨嶙峋,皮肤裹着骨头,骨骼历历分明。

  这时,姐姐领着白大褂医生返回。

  医生翻了翻秦泽的眼皮,然后听心跳,做完一套简单的检查,说:“没事了,人已经醒了,我先帮你排队,晚点有护士带着做全面检查。”

  母女俩喜极而泣,秦妈高兴的掏出手机:“喂,老秦啊,你儿子醒了,终于醒过来了。”

  “妈....我,我怎么了?”秦泽惶恐的语气。

  “你还记得吗,你那天离开网吧,被人捅伤了,本来只是外伤,可那帮挨千刀的,捅了人还不算,还对你拳打脚踢,等送到医院来的时候,差点就没能救回来。你险些变成永久的植物人。”秦妈说着说着,眼泪又流出来了。

  秦泽汗毛倒竖,感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升起,噼里啪啦炸到头顶,头皮发麻。

  他响起来了,去年他确实被人捅了一刀,在医院住了七天。

  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住院。

  “妈....我,我躺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候?”

  秦妈说:“你躺了整整一年,阿泽,妈有多怕你醒不来。”

  说着说着,妈妈泪流满面,姐姐也在一旁配合的嘤嘤嘤。

  姐姐还是那么漂亮,栗色的卷发,白皙娇俏的狐媚脸,一双能勾人的眸子蓄满泪水。

  但秦泽无心欣赏姐姐的美貌,他头皮都炸了。

  我成了植物人,在医院躺了一年?

  那我这一年来的经历,算什么?

  南柯一梦么。

  他明明记得自己在写剧本,因为试着代入到精分患者的视角,大脑不堪重负,意识混乱,虽然就醒来了,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思路很清晰,没毛病。

  但就因为这样,他才恐惧起来,思路越清晰,代表他越清醒,代入......现在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巨大的惶恐笼罩了他。

  很快,老爷子也来了,皮鞋在光滑的瓷砖上敲出响亮的音符。

  几天没见.....哦不,一年没见,老爷子苍老了许多,鬓边白发斑斑,眼角的鱼尾纹也更深了。

  他站在床边,眼眶湿润,把手轻轻摸在秦泽油腻的头发上,哽咽道:“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是爸的错,要不是爸让你跟着李教授学习,你就不会遭遇这些事,都是爸不好。”老爷子满脸悔恨。

  秦泽莫名的心酸。

  这个男人,当年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儿子吧。

  所以他对自己苛责严厉,望子成龙。

  所以妈妈编造了一个瞒天大谎,把自己当儿子养大。

  不对不对,如果这一切都是梦,那我的身世到底怎样?

  秦泽看向姐姐。

  只见秦妈握着女儿的手,语重心长道:“好啦,现在你弟弟也醒了,妈改天就安排你相亲,你今天都二十六了,再不嫁,就成老姑娘了。”

  秦泽:“......”

  妈,你儿子刚醒来,你就要把我姐嫁出去?

  你还是我亲妈么。

  姐姐灵动的眸子落在他身上,欲说还休,最后叹口气:“知道啦妈。”

  “那你要好好相亲,不要敷衍了事。”

  “嗯,看到合适的,我就处处呗,好的话就嫁了。”

  秦泽心里一凉,“不能嫁。”

  “为什么?”爸妈齐声问。

  姐姐眼睛也亮起来。

  “不能太早嫁,总得等我好了再说吧。”秦泽弱弱道。

  姐姐眼里的目光黯淡下去。

  “对了,老秦,我们下去交费,早上护士刚提醒我的,该续费了。”

  秦妈叮嘱秦泽好好休息后,和老爷子并肩离开。

  病房安静下来,只有秦泽和姐姐。

  秦泽轻声道:“姐,你真的要相亲吗。”

  漂亮的姐姐点头:“是啊,姐都一把年纪了,不结婚也该交男朋友。”

  “那我呢?”秦泽声音空洞。

  “你?”姐姐奇怪的看他一眼,温柔的笑:“你就是小舅子啊。”

  秦泽目光盯着她,心说,装的太像了吧,好像我们从来没有相互觊觎似的。

  说好一起去欧洲看骨科的呢?

  你半路跳伞了,把我一个人留在飞机上吗?

  “那个......子衿姐呢?她在哪里。”

  秦宝宝更奇怪了,惊讶的语气:“子衿姐是谁,你不是就我一个姐姐么。”

  “她是你闺蜜.....”秦泽一愣,心狂跳了两下,他想到了一种可能。

  “我闺蜜里没有叫纸巾的。”秦宝宝没好气道。

  心,像是被挖了一块,疼的难以呼吸。

  “那,你认识苏钰吗。”

  “苏钰是谁?”姐姐纳闷道。

  她紧蹙小眉头,探了探弟弟的额头:“是昏睡太长时间,意识错乱了吗。”

  “系统,系统,系统你在哪里。”

  秦泽先在脑海里呼唤系统,很快气急败坏,大喊大叫:“系统你出来,你特么给我出来,出来啊......”

  姐姐吓了一跳:“阿泽你冷静,冷静点。”

  死死按住他。

  秦泽喃喃道:“是梦吗?是我的梦吗?”

  他惨笑一声。

  没有王子衿,没有苏钰,没有系统。

  什么投资公司,什么娱乐公司,什么苏泰迪,都是他昏睡期间的一场梦,一场编造出来的,美丽的梦。

  2018年,9月盛夏。

  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