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百零三章 高级演技精通开启

  确实是煤气泄漏,姐姐早上起床煮面时给忘关了。关了煤气,从厨房出来,心虚的厉害,怕被弟弟骂。

  秦泽打开客厅窗户,喘了几口气,这尼玛漏了一整天,倒霉婆娘,惆怅的抽出一根烟叼上。

  哦,现在不能抽烟。

  于是夹在耳朵里,返回客厅,见姐姐一脸做错事的孩子般的站在沙发边,也就没穿裙子,不然没准要绞一绞裙角什么的。

  “厨房窗户开了没。”秦泽虚着眼问。

  姐姐立刻点头。

  秦泽叹口气:“还好不是晚上忘了关,不会做饭就别做,点外卖不行?非要逞强。”

  秦宝宝告状道:“都是王子衿啦,就爱跟我较劲,姐姐是小仙女嘛,当然不能认输。”

  秦泽抬手。

  姐姐很识时务的认怂:“姐错了,是姐姐没用,得认。”

  秦泽抬起的手放在她脑袋上,揉了揉:“没事,不会做饭还有我嘛。”

  反正沪市不会做饭的女人海了去,不缺你一个。

  秦宝宝嫣然一笑,凑过来,垫脚,轻轻啄他脸庞:“还是阿泽好,姐姐香吻奖励。”

  客厅通往卧房的走廊口,王子衿恰好看到这一幕,顿住了脚步,无声凝视片刻,默然转身。

  厕所的窗户好像没开.......厕所应该有窗户吧,我去看看。

  眼里有一抹自己没察觉的黯然。

  晚上秦泽给姐姐们做了一顿大餐,她们没怎么顾忌吃相,下筷如飞,秦宝宝四天没吃到小鸡炖蘑菇,恨不得搂在自己怀里,不跟入室狼分享。其实真的就她爱吃小鸡炖蘑菇,王子衿早吃腻了,尽管秦泽做的很好吃。

  “细嚼慢咽。”秦泽说着风凉话。

  “对啦,姐你真的不和我演戏吗。”秦泽说。

  “不了。”秦宝宝道:“我准备过阵子开演唱会。”

  “我怎么不知道。”秦泽一愣。

  “你知道个屁,你整天不知道在干嘛。”秦宝宝怨气十足。

  现在她对公司业务越来越纯熟,开个演唱会什么的,根本不需要弟弟帮忙了。

  “子衿姐呢?”秦泽又问。

  “还好啊,公司打算过阵子模仿吃鸡,做手游。”王子衿闷闷道。

  “不是很多类似的山寨手游被禁了吗。”

  “我们不一样。”王子衿淡定的语气。

  她也确实有这个底气。

  秦宝宝逮住机会,呛闺蜜:“有什么不一样,吃屎长大的吗你。”

  王子衿哼了一声,唱道:“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她以前被秦宝宝这样呛过,如今,早已想出破解之法,看你怎么接。

  秦宝宝想了想,想黑几句,但脑海中突然跃出国徽闪闪发光的形象,心境受到压制,顿时无言以对。

  吃完饭,姐姐和王子衿静坐十分钟,然后学着电视做了一套健身操,当做饭后锻炼。

  姐姐回家后换了摆着小短裙,两条白花花的紧实大长腿晃瞎秦泽的狗眼。

  裙子本身很短,哪怕是饭后健身操,也会飘起来吧,于是秦泽使劲的猛看,试图窥探裙底的无限风光,可惜她在里面穿了条安全裤。

  这,在家里都要穿安全裤吗?

  人与人的信任呢?

  安全裤这种反人类的东西,谁发明的。

  王子衿穿的是合身的睡衣,认识秦宝宝之前,她对自己的身材和美貌有无与伦比的自信。

  认识秦宝宝后,对美貌还是有自信,但对身材没那么自信了。

  尽管秦泽很多次私底下安慰她:你身材也很好啊,天天锻炼,比例很nice。

  可在大长腿和36D面前,再自信的女人也很难完全不介意。

  就好比一夜七次的男人,12cm,可当他面对18乃至20尺寸的大佬面前,难免心虚。

  哪怕大佬一夜最多一次。

  嗯,反正是这个道理。

  健身操结束,姐姐泡澡去了,她的主卧有厕所,但偏偏喜欢在浴池里泡澡,还特么不锁门的。

  王子衿出了一身细汗,跑厨房翻出茶柜里的茶叶和茶盘,在客厅煮茶。

  “小阿泽喝茶吗,我有铁观音。”王子衿献宝似的取出一罐茶叶:“赵铁柱寄给我的,从他老子那里坑来的,有钱也买不到的货。”

  “小姐姐啪啪吗,我转基因。”秦泽挤眉弄眼:“存了二十四年的,味道纯正,有钱也买不到。”

  王子衿:“.......”

  阿泽又皮了。

  她歪着头,很努力想着自己该怎么接话。

  按她的作风,嗔一眼,打一下,仅此而已。

  换成秦宝宝的话.....脑海里浮现画面:嘤嘤嘤,姐姐好想吃。

  然后顺手一个手刀劈过去。

  王子衿打了个寒噤,学不来,学不来。

  王子衿一直被秦宝宝压制着,不管是武力角逐还是争宠手段,虽然她心眼多,手段多,可对于一个外貌已然无可挑剔的女人,其实不需要那么多的心机和手段,只要学会撒娇卖萌扮妩媚,绝大多数男人都扛不住的。

  如果王子衿是超凡大师级的,那秦宝宝就是返璞归真,无招胜有招的东方不败.....呸,独孤求败。

  一直穿嘤箭,千嘤万嘤来相见。

  可怕。

  姐姐洗澡加泡澡,花了半小时,直到吹风机的噪音隐隐约约的传来,王子衿和秦泽喝完一壶茶,途中上了两次厕所。

  王子衿进了洗手间洗澡,秦泽也进洗手间洗澡,他进的是姐姐主卧的洗手间。

  洗手间的门没锁,姐姐不锁门,我也不锁门,有本事你进来。

  刚脱掉衣服,穿着可爱的小熊睡衣,镂空啊情趣啊的睡衣她始终没有,可能是没有过男朋友的缘故,有点难以接受这类羞耻的睡衣。

  所以说女人还是要开发的,看,苏钰现在就开始买符合成年人品味的睡衣了。

  “阿泽,你在我厕所吗?”姐姐敲门。

  “嗯。”秦泽应了一声,解开缠腰的貂蝉。

  十分钟解决,秦泽裹着浴巾出门,房间里,姐姐靠在床头,秀发披散,一张白皙尖俏的狐媚脸,低头玩手机。

  “晚上我过来。”姐姐鬼祟的语气。

  “可我要写剧本。”

  “写剧本比姐姐更重要?”

  “是的....”

  一个枕头飞过来,姐姐怒道:“滚。”

  晚上十一点半,秦泽坐在书桌前,键盘声噼里啪啦,有了丰富的精分案例后,他灵感爆棚,不过码字速度不算快,因为还要构思,偶尔上网查一些精分资料。

  他把自己代入到那些精分患者的视角,网文作家是怎么疯的,高中生为何钟爱毒鸡汤,绿帽男人当时何等的绝望?中年大叔唤醒出的修真世界如何瑰丽莫测。

  他见识过那些人的症状,听过他们的事迹,当开启高级演技精通后,很轻易的代入了这个角色。

  我有一根葱。

  没事就喜欢掐葱尖尖。

  我是要以毒鸡汤成为世界之王的男人。

  我有各种说不完的骚话。

  啊~眼前一片绿光,那是辽阔的草原。

  以及,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意识开始错乱,各种念头飘过,无数画面走马灯闪过。

  整个世界变的虚幻起来,意识开始和理性的世界割裂,仿佛坠入深海的人,看着水波折射的阳光渐渐远去,沉入深海,一片黑暗......

  “阿泽。”

  “阿泽.....”

  呼唤声从黑暗中传来,像妈妈温柔的低语。

  混淆的意识慢慢平复,他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