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六百零二章 参加葬礼

  秦泽开车带姐姐返程,下午的阳光仍然很闷热,中午没怎么好好吃饭的姐姐蜷缩在副驾位,吃一包咪咪虾条。

  秦泽的厨艺固然出色,但秦宝宝现在的身份,伙食是很精致的,外卖直接从五星级酒店订,大厨手艺不错,可她总觉得少了一分熟悉的味道。

  她那么恋旧的一个人。

  晚饭和王子衿在家里煮面条吃,各煮各的,王子衿嫌秦宝宝的面条不够烂,她胃向来不好。秦宝宝嫌王子衿下面泥泞,没劲道。

  本来可以点外卖的,但她们都拒绝这么做,扬言自己做的面怎么怎么好吃,并装成津津有味的样子。

  “给我来几根。”秦泽道:“高铁上没吃午饭,饿了。”

  “干嘛不吃啊,饭要好好吃的。”姐姐柔声道。

  “高铁上的便当太难吃,而且都是冷冻的,不健康,那我还不如吃泡面。”

  “那你吃泡面啊。”

  “我敢吃吗我。”秦泽没好气道:“谁敢在高铁上吃泡面啊,惹不起。”

  “也是哦。”

  姐姐便把心爱的零食递给他,小时候喜欢各种欺负他,抢他的东西,看他哇哇大哭。

  长大后,却喜欢把好东西和他分享。

  人就是这么奇怪。

  “倒霉婆娘,我开车呢怎么吃,你喂我。”秦泽目视前方。

  “噢。”姐姐一根一根的喂他,很快一代虾条就没了,她乐滋滋道:“姐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对吧。”

  “嗯嗯嗯,姐汁很好喝,有机会能给我泡奶茶就更好了。”秦泽对姐姐的调侃一点都不在意。

  “奶茶?”秦宝宝说:“可以呀,晚上回家给你泡。”

  秦泽终于转头,看她,准确的说,看姐姐的胸。

  这个.....可能要等你怀孕。

  路过沪市大厦,那座全国最高的城市,秦宝宝感慨道:“一直想去看看的。”

  以前是没机会,现在是不方便。

  “哦,以前答应过你的,要上去看看。”秦泽说。

  他忽然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击,想带姐姐上去看看。

  记得第一次带子衿姐来这里,事后姐姐一脸吃味和失落的表情,那会儿是真的没时间,他有大把时间,可姐姐没有。再后来就忘记了。

  “不要啦,狗仔很烦的,而且不小心会被认出来。”秦宝宝口嫌体正直,目光牢牢盯着上面。

  “没有狗仔。”秦泽说:“我路上观察过了,后面没有车子跟着。”

  狗仔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尾随,又不是CIA特工。

  而且姐弟俩私生活太正经,真正坚持到现在的狗仔很少了,最多只是在小区门口蹲一蹲。

  偶尔也会来公司蹲点,但今天没看到。

  因为秦泽和保镖说,看到偷拍的狗仔,见一个打一个,打到他们叫爸爸。

  然后秦泽会假惺惺的阻止,查看狗仔情况,如果没打出毛病,就很失望,打伤了,赔钱也高兴啊。

  好多明星都是这么干的。

  只是大部分明星私底下没有贴身保镖,秦泽和姐姐也是在公司才有保镖,回家就没了。

  买票,上楼。

  站在观光台,他们戴着口罩和墨镜,妈妈当面都不一定认得出来,秦宝宝仍然能吸引很多视线,一双大长腿光是看着就让人**,还有七分裤勾勒出来的臀型,短袖里饱满的胸脯,盈盈一握的小腰。

  身材好的女人,就算不露脸也能吸睛。

  很多人都喜欢登高望远,但在京城和沪市这些一线城市,其实不建议大家登高望远看风景。

  因为,你看的除了风景,还有卑微。

  看,那连绵的楼房,每一套房子的主人都比你有钱。

  中国14亿人,你大概排在13亿以后。

  扎心。

  两姐弟看风景,都不敢靠的太近,他们有恐高症。

  秦泽前几天陪苏钰玩跳楼机,是真的觉得自己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上一次这么刺激的时候,还是二十四年前,差点被后面一群的兄弟姐妹追上。

  秦泽眺望外滩风景,弯曲如弓的黄浦江,以及密密麻麻的楼房,唏嘘不已。

  去年和子衿姐来,他还是一条小咸鱼。

  今年和姐姐来,他已经是咸鱼王。

  如今腰缠万贯,数钱数到脑抽筋。

  身边,是高挑妩媚的姐姐。

  一时间豪情万丈,秦泽指着下方的风景,道:“你看到了什么。”

  “好漂亮的风景。”

  “回答错误。”秦泽一巴掌扇姐姐的屁股,“再回答一遍。”

  “江山如画。”秦宝宝揉了揉臀瓣。

  “回答错误。”秦泽有一巴掌,说:“错,是朕的江山如画。”

  秦宝宝:“.......”

  “好了好了,逼王,我们下楼喝咖啡。”姐姐妩媚的小白眼,可惜隔着墨镜,秦泽看不到。

  “我刚才的话是不是很帅。”

  下楼的电梯里,秦泽问姐姐。

  “嗯嗯,超帅的。”姐姐随口敷衍。

  你是皇帝,那我是什么呢。

  她心想。

  在楼下的咖啡屋喝了杯咖啡,顺便带些甜品垫垫肚子,秦泽和姐姐回家时,天快黑了。

  “子衿姐的电话,帮我接一下。”路上接到王子衿的电话,秦泽把手机递给姐姐。

  “喂,阿泽,你到家了吧,我今天想吃......”

  王子衿话没说话,就被闺蜜没好气的声音打断:“他没回家,在深城呢。”

  “见鬼了,哪来的妖艳贱货,我家阿泽的手机怎么在你手上。”王子衿讥讽的语气。

  “你欠揍姓王的。”秦宝宝挑眉。

  “怕死了。”

  秦泽喊道:“子衿姐,我们正往家里赶。”

  王子衿听到了,回道:“那我也提前下班吧,反正公司最近没事。那个,如果你们先到,那在小区门口碰头,我们去买菜。”

  “干脆直接去店里碰头吧。”秦泽道。

  于是快到小区时,秦泽转头去了超市,他们在那里等来了王子衿。

  王子衿和姐姐随意的打扮不同,她穿的是OL套装,漂亮的鹅蛋脸,黑长直,眼角眉梢带着笑意,如果穿居家服的话,她就是一个爱笑的邻家小姐姐。

  “我今天想吃大餐。”王子衿凝视着秦泽,同时踢了踢脚跟,抱怨:“宝宝,你给我买的这双鞋子老膈脚了,好难受。”

  “废话,”秦宝宝说:“这是高档奢侈品,重要宴会、舞会、酒会场合才穿的,你穿一整天,当然不舒服。”

  这大概就是有钱人和普通人的区别。

  普通人买鞋子,先看款式,再试穿看舒不舒服。有钱人不这样,他们只注重高档,能配的上他们的身份才行。舒不舒服是其次,鞋子脏了要洗?丢掉就好了呀。

  哦,有钱人的鞋子都不会脏,因为他们不会去乱七八糟的地方。

  “你早说这是舞会鞋就好啦。”王子衿顺势搂着秦泽的胳膊:“姐脚疼了一天,你给胳膊给我搂搂。”

  秦宝宝不屑语气:“没用的东西。”

  秦泽猛的反应过来,尼玛子衿姐套路深似海啊。

  什么膈脚,什么难受,都是假的。

  既能和他亲密的手挽手,又能不让闺蜜起疑。

  相比起来,姐姐在这方面就有点稚嫩了。

  她也就欺负一下苏钰。

  苏钰虽然爱搞事,但宫斗技能其实点的不高,最多初级精通。

  姐姐是中级精通,子衿姐,起码高级了吧。

  在外面,有熟悉的人在身边,姐姐多少会克制一下,没去抱秦泽的手臂,不然一左一右两个大美人,海泽王的厚脸皮也有点扛不住路人火辣辣的视线。

  向来吃素为主的王子衿,今天一个劲儿的挑荤菜,好像大半年没开荤似的。

  “怎么了,吃这么肉?”秦泽纳闷。

  “想吃了嘛。”

  秦宝宝跑一点挑海鲜去了,王子衿的语气就从一本正经变的撒娇。

  “是吃面吃多了吧。”秦泽一针见血。

  “嗯嗯。”

  何止吃多了,青菜煮面条,老娘吃了四天,嘴巴淡出鸟来了。

  买完菜回到家,裹着一层檀木的防盗门打开的瞬间,三人齐齐捂住鼻子。

  “什么味道啊这是。”秦宝宝直皱眉。

  “好像是煤气漏了。”王子衿说。

  “一定是你昨晚煮面没关煤气。”

  “呸,那咱们不可能活着见到今天的太阳,是你早上起来煮面吃的,你没关。”

  “那......那这肯定不是煤气泄漏,是别的味道。”

  这还吵上了。

  秦泽慢条斯理的掏出打火机,幽幽道:“是不是煤气泄漏,我打个火试试看。”

  “啪”

  “啪”

  两只小手同时扇在他手背,姐姐们娇叱道:“想死啊,炸上天啊。”

  秦泽怒道:“那你们特么还站在门口瞎哔哔,关煤气去啊。幸好我今天回来了,晚几天,是不是要参加你俩葬礼?”